我不是李白 (16人评价)


【故事简介】

精神病医生杜仲与一位自称是李白的臆想症病人交谈,病人把他当成了杜甫,与他聊起两人游历洛阳的往事。在杜仲的帮助下,病人很快出院,改名为李十二,并住到了他家里,两人上演啼笑皆非的同居生活。在杜仲眼里,李十二仍然是一个病人,他患有罕见的“时间错位症”,他只记得大唐天宝四年以及这个时间点之前围绕李白所发生的事。杜仲接近李十二的真实意图是把他当成研究对象,以便更好地研究他。杜仲的邻居小爱是一个自闭宅男兼发明家,他答应李十二为他量身打造时光机。由于经费捉襟见肘,向李十二要一百万,李十二挪用杜仲的积蓄,导致付不起房租,两人被房东扫地出门。李十二无意间看到了杜仲写的关于他的精神病学研究报告,在一场激烈的争执之后,两人产生了隔阂,互不往来。李十二被两个前卫的摇滚青年收留,加入了乐队,凭借他的词作天赋,“飞越疯人院”组合一炮而红。成名以后的李十二受人追捧,却渐渐迷失了自己。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李白还是李十二。就在这时,杜仲在他身上发现了他是李白的蛛丝马迹。


【人物小传】

李白——唐代大诗人,才华横溢,被玄宗赐金放还后,与杜甫同游洛阳,结下深厚的友情。写《梦游天姥吟留别》时,穿越到了现代,受困于精神病院,在一个和杜甫长得很像的医生的帮助下,改名为李十二,摇身一变为摇滚巨星,受人追捧,渐渐迷失自己。

 

杜仲——青衫疗养院精神病医生,性格刻板,最大的纠结是要不要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对一个自称是李白的病人产生兴趣,在他的帮助下病人出院,住到了他家里,两人上演啼笑皆非的同居友情。他最终在这位密友身上发现了他是李白的蛛丝马迹。

 

白瑞希——杜仲的前女友、同事,美丽且多愁善感,双胞胎妹妹去世后老是见到其鬼影,被确诊为多重人格,杜仲接手的第一个病人,治疗后期出现问题,频繁的自杀,杜仲因此内疚不已。她后来嫁给了另一个治好她的心理医生,并向杜仲发出婚礼邀请。

 

院长——赏识杜仲的领导,一心想提升疗养院的知名度,与多家研究机构竞争,利用关系得到患有罕见时间错位症的12床病人,即李十二,命令杜仲将他接到家里,通过朝夕相处,展开研究,对杜仲和白瑞希感情纠葛有所了解,知道杜仲的弱点是什么。

 

小爱——自闭宅男、发明家,杜仲的邻居,主要发明成果是T-800仿生机器人,答应李十二研究量子泡沫,为他量身打造时光机。由于经费捉襟见肘,向李十二要一百万,李十二挪用杜仲的积蓄,导致付不起房租,两人被房东扫地出门,心里挺过意不去。

 

【作品亮点】

《我不是李白》电影剧本融合了穿越、摇滚、心理学、唐诗和道经等元素,是一部想象奇特、爆笑颠覆同时又有其深度的原创作品。李白在梦中穿越到现代,体会到了庄周梦蝶虚实难辨的人生困境,最终顿悟,当他醒来时,他将梦中的奇遇写成了《梦游天姥吟留别》。

 

【正文】

1、荒野坟地  夜  外(人物:李十二 病人们)

(背景声)恐怖音效响起。

狼牙月高悬,雾气氤氲的荒野坟地,一群孤魂野鬼来回游荡,他们穿着古代服装,披头散发,挥舞着水袖。

一袭道士袍的李十二手执桃木剑一跃而上,面对群鬼大吼一声。

李十二:呔!俺李太白来也,妖魔鬼怪哪里跑!

 

2、青衫疗养院病房  日  内(人物:李十二 杜仲 病人们 男护士)

(画面切换)李十二手拿一柄玩具剑,在病房里追逐一群精神病人,被一个高大魁梧的男护士一把擒住。

李十二拼命挣扎:放开我,让我执剑击鬼,斩除妖邪!(对着玩具剑念口诀)拜请桃木剑神,降下人间天地巡——

男护士:12床,安静一点,是不是想穿束身衣了?

李十二叫嚣:十步杀一鬼,千里不留行!知道我的大名吗,我就是写诗调戏杨贵妃、羞辱高力士脱靴的“谪仙人”李白。

男护士:龟仙人还差不多。

李十二定睛一看:咦,你不就是高力士吗,靴子就不用你脱了,放开我吧。

男护士:想得美。

李十二: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

一个精神病人从他手里夺过玩具剑,嬉笑着跑开。

李十二:把剑还我,我还要靠它御剑飞行呢,放开我!

任凭李十二挣扎呼救,男护士不客气地给他穿束身衣。穿上束身衣的李十二动弹不得,像乌龟一样缩着头,被男护士扛到床位号为12的床上。

众病人围上前拍手叫好:李白被抓了,李白被抓了!

李十二不满地:去去去,我怎么可能被抓,我是在闭关修炼,希望早日得道,升入仙班。

男护士喂他吃药:赶紧把药吃了。

李十二瞪大眼睛:敢问这位道友,这是仙丹吗?

男护士:是仙丹,快吃吧。

李十二吃下药丸,闭上双眼,神情安定地念道: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男护士耸了耸肩,转身走到门口,迎面碰到穿着医生白大褂的杜仲,打了声招呼:杜医生好。

杜仲点了点头,将视线投向李十二。

男护士:那个楚狂人,今天又不安分了,拿着玩具剑驱鬼,

众病人齐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李十二:这词写得不错,有我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清冷意境,是哪位大神写的?

男护士:他还影响了其他病人。

杜仲:交给我吧。

男护士:杜医生,你小心一点,他一见你就把你当成好基友杜甫了。

杜仲:那总比你被当成公公好吧。

 

3、青衫疗养院花园  日  外(人物:李十二 杜仲 病人们 护工)

秋光明媚,花园里的雏菊绽放,暗香动人。三三两两的病人由护工陪同着,在园子里赏花。

一个戴着头巾的病人甲双手托住下巴,蹲在一株雏菊前。另一个病人乙好奇地问:你在干嘛?

病人甲没有回答,病人乙不高兴地撇撇嘴,一扭头,看到三个病人组成一架轰炸机,嘴里嗡嗡有声地跑过。

病人乙:等等我,我也要做B-52,我就是挂在弹舱里的核弹。

说完,病人乙就跑到居中的一个病人身前,屈膝跑着。杜仲和穿着束身衣的李十二正好路过,看到这一幕,李十二惊叹:这是大鹏展翅吗?

杜仲:没错,扶摇直上九万里,你写的《上李邕》。

李十二:知我者莫若子美啊。

杜仲:我现在不叫子美了。

李十二:我靠,你把字改了,改成什么了,不会是豆腐吧,当日在东都洛阳初次见你,我也就开个玩笑,杜甫杜甫,一听就像豆腐。(打量杜仲)小杜,洛阳一别,你越发抑郁了是吧?

杜仲搔搔头:我现在叫杜仲,在这家青衫疗养院做精神病医生。

李十二:杜仲,杜仲不是名贵的滋补药材吗,《神农本草经》里列为补肾安胎的上品。

杜仲:啊?

李十二:看你也不需要啊。

两人走到病人甲面前,病人甲看到李十二,呵呵一笑:你好,蘑菇。

李十二:蘑菇,这比喻很别致啊,我像吗?(低头打量自己的束身衣)还真有点像,你叫我蘑菇,那你是什么?

病人甲:我是秋菊啊,(指着身旁的雏菊)这是我表妹秋香,我们就在这里静静地绽放。

李十二:哦,需要给你们浇水吗?

杜仲打断:会有人给她们浇水的,我们去那边坐。

 

4、青衫疗养院花园一隅  日  外(人物:李十二 杜仲 病人们)

秋风乍起,金黄的枯叶纷纷扬扬地落下。李十二和杜仲坐在一张长椅上,望着周围萧索的秋景。

李十二:如此光景,当赋诗一首,小杜你来,我看好你的哟。

杜仲: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李十二震惊:你写的?小杜,可以啊,比我的《秋下荆门》差不了多少。

杜仲:是吗?

李十二在束身衣里扭动着手臂:好紧。

杜仲起身绕到李十二身后:我帮你松一点。

李十二:谢谢。

(特写)李十二扭过头,看到杜仲右手大拇指上有一道疤痕。

李十二:咦,你的大拇指什么时候割伤的?

杜仲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李十二: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下一句是什么?

杜仲: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李十二全身一激灵,忙用大笑掩饰内心的嫉妒:好诗,已经可以跟我的《秋下荆门》比肩了,万里悲秋、百年多病,太苦悲了,上次就跟你说别把诗写得这么苦,你看你整张脸都成苦瓜脸了,不就是怀才不遇吗,我还被玄宗打发了呢,跟个乞丐似的,赏了点钱就滚蛋了。

杜仲:上次是什么时候?

李十二:就是天宝三年夏天啊,你忘了?我们一起游历洛阳,做了不少疯狂的事。

杜仲:有多疯狂?

正说着,四人轰炸机嗡嗡地从他们面前跑过。

李十二:总之比他们疯狂,连小安子都自愧不如。

杜仲:小安子?

李十二:对啊,安禄山,那个靠跳舞发迹的小丑,我觉得我们俩的胡旋舞可谓是洛城一绝,如果玄宗知道我们的舞技,就不会邀请安禄山去花萼相辉楼跳舞了,太丢人现眼了。

杜仲: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被玄宗邀请跳舞就没有安禄山什么事了,他也就不会发迹,后来就不会和史思明一起犯上作乱?

李十二:你说什么呢,什么犯上作乱?

杜仲:就是安史之乱啊。

李十二:没听过,现在可是太平盛世,别提什么乱不乱的,就应该——

杜仲: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李十二:好诗啊,我现在对你的嫉妒之情已经滔滔不绝,难以掩饰了,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杜仲惊愕:这首《将敬酒》是……

李十二:原来叫《将敬酒》,好名字!小杜,其实你的酒量还需要提升,比小红差了许多。

杜仲:小红?

李十二:你也太健忘了吧,就是洛阳最当红的歌姬啊,陪了我们三天三夜。

杜仲:歌姬,好吧,束身衣已经松开一点了。

李十二:舒服多了,我们还越过黄河,去了王屋山,这个你总不会忘记吧?

杜仲:王屋山?噢,就是我陪你求仙访道,去找那个道士华盖君。

李十二:你总算记得此事,唉,可惜我们去了小有清虚洞天,华盖君已经仙游了,真是不胜唏嘘,当时你哭得像个泪人。

杜仲:明明是你自己要求仙,华盖君死了,应该是你哭。

李十二:小杜,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抬杠,我都已经束手无策了,在这里哪有乐趣可言,简直比在禁宫里还要封闭,比之翰林院还要单调缺乏个性。

杜仲:你想出去?

李十二:做梦都想,我本计划辞别东鲁,南游吴越的,如今困顿于此,去不成了。

杜仲:如果你真想出去,我这边办法倒是有,就是怕……

李十二:怕什么,我李白狂妄自大,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杜仲:是怕你不配合。

李十二:我配合,我一千个一万个配合。

杜仲:那好,从今天开始你要积极配合治疗。

李十二:我积极配合。

杜仲:约束自己的言行。

李十二:我约束,就像李林甫一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杜仲:最重要的,你要声称我不是李白。

李十二:什么,我不是李白,那我是谁?

杜仲:其实我也想知道你是谁。

李十二:我就是李白啊。

杜仲:不,你不能再叫自己李白了,就像我不是杜甫,这样大家都能接受,你明白吗,我们已经不在开元盛世的大唐了,有些观念不能表露,有些言语需要严谨。

李十二:那我总应该有个称呼吧,难道叫自己无名,好俗。

杜仲:大家都叫你12床,不如就叫李十二吧。

李十二:李十二,说来也巧合,我在同辈中排行第十二。

杜仲:那就这么定了,只要你配合得好,很快就能出院了。

李十二:好,等我出院了,我们一起彻夜痛饮,不醉不休,就像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杜仲: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李十二:从今天开始我不是李白了,我是李十二,我要让所有人记住这个新名字!

(画外音)伴随着嗡嗡声,四人轰炸机袭来,病人乙撞到李十二身上,两人倒地。

病人乙:啊呀,撞机了!

画面转为黑底,片名出——我不是李白

 

5、青衫疗养院  日  内(人物:李十二 杜仲 病人们 男护士 医生 院长)

(背景声)欢快的配乐。

(切换画面)脱掉束身衣的李十二起床,伸了个懒腰,从男护士手里接过药;下了床的李十二跳着欢快的舞步,与进门的杜仲击掌,两人旋转如风,把男护士看得一愣一愣的;李十二与病人下象棋,轻松将军。

下一个镜头,李十二急不可耐地从男护士手里夺过药;他在全院象棋比赛中,与医生、院长下象棋,病人们手摇纸板助威,纸板上写着歪歪扭扭的三个字——李十二。李十二把对手下得连连摇头,弃子认输。

杜仲在治疗室给李十二催眠,李十二安详地闭上眼睛,嘴里念叨: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杜仲:这是谁写的诗?

李十二:李白,一个很狂的人。

杜仲:是你吗?

李十二:Are you kidding me?

杜仲满意地点头。

李十二把一整瓶药往嘴里倒;病人们群魔乱舞,现场纸片纷飞,如同白色的雪花,李十二挺剑上前,与众人共舞,气氛融洽。

伴随着一声细长的尖叫,男护士被一个狂躁的病人摁倒在地,李十二飞扑过去,将病人制服。男护士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十二,李十二伸手将他扶起。

李十二代替男护士给病人们发药;李十二和院长在办公室里喝酒聊天,院长不胜酒力,趴在李十二的肩头嚎啕大哭,李十二劝慰。

院长如泣如诉:如果能从来,我要做李白。

李十二:哦,你就是李白。

李十二与所有人一起跳舞,画面旋转。

众人高呼:李十二!

(切换画面)李十二从床上坐起,睡眼惺忪:叫我干嘛?

 

6、青衫疗养院  傍晚  外(人物:李十二 杜仲 病人们 男护士 医生 院长)

    在众人的目送下,李十二依依不舍地走向杜仲的车。

病人甲扯住他的袖子:蘑菇,我把秋香晒干了,一部分制成了菊花茶,你带着,喝茶的时候就能想到我们。

李十二接过茶包,攥在手心:不喝茶的时候,我也会想你们的,你们是我最难忘的朋友。

李十二发自肺腑的话,让众人哀鸿遍野。李十二有点于心不忍,正想说什么,杜仲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吧,天快黑了。

李十二:我还会来看你们的,(对男护士)力士,少溜须拍马,勤练功夫就不怕发狂的病人了。

男护士:听你的。

李十二拥抱院长:院长,多保重身体,你就是李白,你可以的。

院长:十二啊,外面住的不习惯就回来,青衫永远是你的家。

李十二:十二明白。

李十二转身上车,杜仲踩下油门,车轮掀起落叶,在黄昏冷寂的路面上向前行驶,留下默默挥手的众人。

 

7、杜仲的车  夜  内(人物:李十二 杜仲)

车厢里,两人保持着沉默,频频用余光扫视对方,蓦地,两人放声大笑。

杜仲:教科书级的演技啊,恭喜你,顺利出院了。

李十二:多亏了你帮忙,要不然我还穿着束身衣,被人当成蘑菇呢。

李十二随手将茶包扔出窗外,杜仲皱了皱眉头: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李十二:不是照计划,先住到你家吗,对这里我不熟。

杜仲踩下刹车,车子缓缓停下。窗外夜色如幕,只有两束单薄的车灯照耀着前路,隐约可闻草丛里蟋蟀的叫声和不远处田埂里的蛙鸣。

李十二一脸不解:怎么停在半路了?

杜仲:有些话还是要挑明。

李十二:你说。

杜仲:我确信你就是李白。

李十二:哦?

杜仲:之前的催眠治疗,你我都很清楚我并没有深入到你的潜意识,你还是保持在一个清醒的意识之下,回答我提前告诉你的问题。那句Are you kidding me,你模仿得不错。

李十二:英语原声电影里学来的,我觉得说No太简单了,就学了一整句话。

杜仲:我查不到你的身份证、收入证明和社保缴费记录,你就好像突然出现在这个城市里,这不可能,也不科学。而你对李白以及他周围发生的事了如指掌,而且声称自己就是李白,你的气质、性格也像他。

李十二:我本来就是他,是你让我扮演另一个人。

杜仲: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是从大唐天宝四年穿越过来。

李十二:穿越?

杜仲:对,就像关公战秦琼,两个人相隔几百年,要让他们相遇只有通过时空穿越,让其中一个人来到另一个人的时空,你也是,你来到了我们的时空。

李十二:我穿越了多少年?

杜仲:1273年。

李十二:哇,那你能送我回去吗?

杜仲:我是一名医生,不是科学家,我帮不了你,我只能暂时收留你。

李十二:那你就先收留我吧,在这里我简直是寸步难行,什么互联网、手机、微信和支付宝,我听都没听过,你的这辆马车甚至不需要马拉,跑了半天也不需要喂它吃草,看它拉屎撒尿。

杜仲:这是汽车,是四个轮子的自动车,通常用烧汽油的内燃机推动的。

李十二:听不明白,可以让我驾驭一下吗,好不容易穿越一回,总要让我不虚此行吧,拜托了,阿仲。

杜仲望了一眼窗外:要看有没有路人,万一你油门当刹车踩,横冲直撞就完蛋了,你还没驾照呢。

李十二:驾照什么鬼,知不知道我的志向是做一个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游侠,早二十年我就离开成都,出门闯荡了,什么野性难驯的马我没骑过,这个汽车一看就比马拉的马车稳妥。

杜仲:下车吧,换座位。

李十二:不用下车,看我的。

 

8、杜仲的车  夜  内(人物:李十二 杜仲)

(切换画面)李十二坐在杜仲身上,车厢狭隘,李十二头顶车顶,歪着脖子。杜仲的视线被挡住,身体难以动弹,崩溃不已:你这样怎么踩油门和刹车啊?

李十二:你帮我踩啊,我来驾驭这个圆轱辘。

杜仲:那是方向盘,行吧,油门和刹车我来踩,你看着前面的路,有行人要避让。

李十二:知道了,赶紧踩。

伴随着油门声,汽车往前行驶,李十二笨拙地打方向盘,车头左摇右晃。

杜仲:大哥,方向盘不用一直打的。

李十二:方向盘不转动,那开车有什么意思?

杜仲:稳住!

李十二:脖子好酸啊。

杜仲:那就别开了。

李十二:开,当然要开了,好不容易蹭了一辆汽车。

杜仲:能不能看着前面的路。

李十二:那是什么,是一个转弯吗?

杜仲:那就赶紧转啊!

李十二猛转方向盘,车头一横,伴随着车轮的滑移,杜仲惊恐地大叫:车速太快了,方向盘别打死,会漂移的!

李十二掰回方向盘,长舒一口气:差点就撞山了。

杜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来开。

李十二:我还没开过瘾呢。

杜仲:你过瘾了,我们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李十二:阿仲,你知道你和子美哪一点相同吗?

杜仲:哪一点啊?

李十二:就是你们太多顾虑了,前怕狼后怕虎,就算去红袖坊也玩不开。

杜仲:红袖坊是哪里啊?

李十二:就是小红——前面是不是一个田埂啊?踩油门!

(画外音)传来汽车冲进田埂的落水声。

杜仲(画外音):前面是一个田埂你居然让我踩油门!

李十二:Sorry啊。

画面淡出。

 

9、居民楼  夜  外(人物:李十二 杜仲 房东)

画面淡入。

杜仲的车身上满是泥渍,发动机被什么堵塞,伴随着奇怪的突突声,排气管喷出白烟,车子骤停到一栋老式五层居民楼的楼下。

杜仲精疲力尽地从车里爬出来,身后传来李十二的声音,他漠然回头。李十二正被安全带束缚着,起不了身。

李十二:喂,阿仲,我怎么出来?

就在这时,一辆工程车呼啸着驶过,尘土飞扬。杜仲咳嗽了两声,绕到副驾驶车门。

李十二:那车的个头都快赶上麒麟兽了,我能开吗?

杜仲没好气地打开车门:不能。

杜仲解开李十二身上的安全带,李十二伸展四肢,抖擞精神,下了车。他仰起头,望着居民楼发出惊叹。

李十二:哇塞,阿仲啊,这整栋楼都是你的吗,你好阔气啊!虽然有点年头了,但其气势之巍峨,构造之雄奇,让我想到了王季凌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杜仲:你还不如用你那首《夜宿山寺》形容呢。

李十二:哈哈!那太夸张了,《夜宿山寺》是我喝大了以后的自嗨,怎么可能惊动天上的仙人呢。

(画外音)三楼传来拖沓的拖鞋声,还有狗吠声,窗户猛地拉开。杜仲和李十二回过头,看到一张敷了面膜的脸探了出来。

李十二吓得哇哇大叫:你家怎么有妖怪,而且还是白骨精!

房东吼道:大半夜的在楼下吵吵嚷嚷,都打扰到我敷面膜了!

杜仲:抱歉了,房东。

李十二:房东?这房子是朝着东面的吗?

房东:杜仲,这个神神叨叨的人是谁,你带回来的病人吗?你知道我这里的规矩的,病人不能往楼里带,我这里不是你的精神病院。

杜仲:他不是我的病人,他其实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姓李,名十二,没见过什么世面,初来乍到的,我接他住几天。

房东:不能长住啊,另外水电公摊你得多算一个人。

杜仲:好。

房东:也不能吵吵嚷嚷,我就在你楼下,吵得我不得安宁,我只能下逐客令了。

李十二:她要下逐客令,那我能不能像李斯一样写一篇《谏逐客书》啊?

杜仲:别说话。

房东正要转身,想到什么:对了,房租这周五得交了,本来按照合同提前半个月交房租,我多给了你五天。

杜仲:还是房东照顾我,我杜仲心领了。

房东:我这里可是未来的CBD,你看周围都是工地——

(画外音)工地里作业的声音不绝于耳。

房东:我们的房价比上海北京涨得还快,(杜仲皱着眉头)要不是看你规规矩矩,还是一个医生,平常可以帮我看个神经衰弱什么的,才不会以这么便宜的租金租给你呢,你说是不是,做人要厚道,就这么滴吧。

杜仲:好,房东早点休息,不打扰您了。

伴随着砰的一声,三楼窗户拉上,杜仲和李十二面面相觑。

李十二:我知道她像谁了,杨玉环。

杜仲:那你还写什么云想衣裳花想容?

李十二呃的一声:你以为我愿意,写完《清平调》我就吐了。

 

10、杜仲家客厅  夜  内(人物:李十二 杜仲)

杜仲和李十二刚一进门,就听到从楼上传来激烈的敲打声,节奏感十足,伴随着吉他的弹拨。

李十二四下张望:家里没酒吗,你们楼上也是工地?

杜仲:不是,楼上住着两个摇滚青年,一个叫立农,一个叫加驹,总喜欢午夜扰民。

说着,杜仲拿起拖把,往天花板上捅了捅,楼上音乐骤停。

杜仲:这是我们沟通的方式。

李十二:有意思,我能上去找他们聊天吗?

杜仲:那你去吧,我帮你收拾铺位。

李十二瞅了一眼十几平米的狭小房间,里面除了一张两米的床,还有一个靠窗的写字桌,桌子上堆满了心理学书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整个房间的形式单调,没有生活情趣。

李十二摇摇头:只有一张床啊,那我睡外面,不打扰你,(摸着沙发)这张床挺舒服的,我就睡它了。

杜仲:这是我在宜家买的沙发。

李十二:宜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杜仲:没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李十二:嗯,不错,想不到过了千年,仍能听到这么有古典韵味的名字,我先上去了。

杜仲:好,你适当地注意一下言行。

李十二:知道了。

(切换画面)杜仲在沙发上铺好了床,把崭新的毛巾、牙刷和杯子摆在茶几上。就在这时,楼上传来杂乱无章的敲打声,夹杂着李十二的大笑。

杜仲懊恼:糟糕,我这是放虎归山。


11、立农加驹家  夜  外(人物:李十二 杜仲 立农 加驹)

杜仲跑上楼,摁了门铃没反应,他用力地敲门。

(画外音)门里传来击鼓、弹奏吉他和放肆的大笑声。

杜仲隔着门边敲边喊:立农、加驹,我是杜仲,开一下门!

门里面的声音稍弱,伴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李十二眉飞色舞地打开门,手里还拿着一罐冰啤酒。

李十二:阿仲,你怎么上来了?

杜仲:我看你半天没下来,所以跑上来看看,怎么样?

李十二:什么怎么样,挺好的,他们两个真的好热情,跟我聊音乐,音乐我只知道宫商角徵羽,他们是哆来咪发梭拉西,还有什么五线谱,我听都没听过,但觉得很有意思。对了,他们还请我喝啤酒,这是冰的,(喝了一口)太爽了!

杜仲往门里看了一眼,客厅里烟雾缭绕,立农和加驹穿着背心和破洞牛仔裤,一个击鼓,一个弹吉他,节奏舒缓,甩动着一头浓密的长发。

杜仲打招呼:嗨,立农,(粤语)内好,加驹。

立农:杜医生,要不要进来喝啤酒?

加驹:对啊,我们又创作了一首新曲子,进来指点一下吧。

杜仲:我不怎么听摇滚的,你们这个曲风像是中国风,但又不古典,重金属味道很重,歌词倒是像《东风破》、《发如雪》。

李十二:词是我帮着改的,我加了我的《长相思》,是不是很寂寥?

杜仲:有那么一点。

李十二:我拜了加驹为师,学弹吉他。

加驹:十二已经是乐队一份子了。

杜仲:真的假的?

李十二:当然是真的,我一听到摇滚就全身热血沸腾,我已经爱上了它,(做了一个摇滚手势)We will rock you。

杜仲:可你刚从疗养院出来。

李十二:我又没病,是得到你确诊的。

杜仲: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睡?

李十二:时间还早吧,我通常是子时,偶有灵感写诗,或者酒兴起了,就不好说了。

杜仲:好吧,我明天还得上班,所以我先睡了。

李十二:晚安。

杜仲把钥匙给他:家门的钥匙,给你一把,这里隔音效果其实不好,你们注意控制一下音量,别把房东吵醒了。

立农:她睡三楼,中间隔着一层呢,问题不大。

加驹:我们房租已经给了。

杜仲:我走了。

李十二:拜拜。

杜仲压低声音:对了,他们应该抽大麻烟,你不要抽,那个对身体不好。

李十二:大麻?

杜仲:嗯,那东西会上瘾的,对情绪的影响也很大,千万不要抽。

李十二:听你的。

杜仲转身下楼,李十二砰的一声关上门。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我不是李白》融合了穿越、摇滚、心理学、唐诗和道经等元素,是一部想象奇特、爆笑颠覆同时又有其深度的原创作品,期待与您合作!微信:jay631396063
10月01日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