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农业史诗剧《心债》 (20人评价)


50集电视剧《心债》

 

故事简介

  这是一部建国以来太行山人民改天换地创造美好生活的大农业史诗剧。

  主人公赵得胜早年家破人亡参加抗日。解放后,他带领太行山百姓为改变穷困面貌劈山开路、拦水造田,历经数次政治风波忍辱负重,几经沉浮初心不改,几十年鞠躬尽瘁直至命终……

 

故事梗概

  本剧以太行山百姓改变穷山恶水的迫切需求和赵得胜唤起民众兴修水利的施工进度为主线,以赵得胜和周青山在战争时期结下的矛盾恩怨为纠葛辅线,以历次政治风波为背景,描写了赵得胜从县农工部长、县委书记、国家水电部部长、平原省委副书记到被撤职后沉寂、由一封农民来信再度“布衣”出山,从帮助农民治虫开始,和退休的泰县老干部们一起,重新带领群众扶贫济困治山治水、历经磨难初心不改的一生,回顾了建国以来农民、农业发展的不屈与不易,表现了中共优秀党员感念百姓疾苦、忍辱负重、鞠躬尽瘁改造山河的大国公民群体英雄形象。

  位于平原省河源市的泰县北依太行山,自古山上极度干旱,山下十年九涝。每次山洪暴发,沿坡及下游田宅皆毁,百姓流离失所,不仅殃及河源地区、潮河下游、华北平原,而且波及海河流域以及天津。解放后很多年,百姓依然生活困苦甚至逃荒要饭。

  1955年,国家特邀苏联水利专家对该地进行勘测,拿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迁徙20多万人口至甘肃、宁夏,在这里淹没20万亩平原修建大型水库。 

  一时,百姓抗争,怨声载道。抗争不过,只得迁坟扒屋,携家带口,哀恸移民。

  时任泰县农工部长的赵得胜(33岁)和县委书记谷春生(30岁)等领导认为这个方案极不合理,他们悲悯百姓疾苦,向上级要求收回成命,受到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此时,潮河滞洪区建设指挥部已经进驻泰县,投入7万民工开工建设,小铁路迅速铺设完成,所需调拨物质开始向这里运输。

  谷春生、赵得胜等县委领导突击拿出一整套方案,要在山沟里修水库以保平原。他们不屈不挠,历经多次反映甚至越级上访,终于赢得河源地委书记牛瑞山(35岁)的支持。

同时,以肖天厚(35岁)为代表的很多百姓迁到甘肃、宁夏后,又成群结队扒火车、或逃荒要饭回到泰县。由此,泰县人民在赵得胜等优秀党员的带领下,掀起了治山治水改天换地的建设高潮。

  但是,省里派来的水利专家觉得泰县一穷二白,修水库简直是天方夜谭。赵得胜、谷春生不敢犹豫,带领大家用钢钎、大锤劈石砌岸,先在山沟里修小水库。

  赵得胜在工地上邂逅早年青梅竹马的恋人薛春玲,当年其父阻拦,两人未能成婚,薛春玲逃婚至山西参加革命。赵得胜的妻子因难产离逝,留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和女儿青梅(6岁)。

  在干部下放劳动中,原潮河滞洪区建设副指挥长周青山(35岁)和妻子郭红霞也来到泰县。郭红霞听说薛春玲离婚后,极力窜掇她与赵得胜,被周青山喝斥。薛春玲、赵得胜得终于成婚。赵得胜被提拔为泰县县委副书记。

  1958年,大跃进开始。周青山作为大炼钢铁的指挥长,带领人们大肆砍树毁林,受到谷春生、赵得胜的严厉批评。全国到处都在“放卫星”虚报产量,县长吕达欲顺上意,被赵得胜、谷春生断然制止。

  上级派来工作组,张文斌(18岁,潮河滞洪时周青山的通讯员)将赵得胜、谷春生降职为公社书记到队里劳动改造。

1960年,赵得胜、谷春生官复原职,两人马上筹建水泥厂、化工厂。他们调动9000人马,大战石门水库。工程刚开始,上级为保证钢铁工业生产,责令工程下马。没有煤炭也没有铁矿的泰县再次派人探矿。 

  1964年,全国掀起学大寨高潮,谷春生和赵得胜等人非常震憾:都是在太行山上度日月,别人能干出那么大的动静,而自已却带着老百姓小打小闹度荒年。赵得胜号召大家:社会主义幸福生活,全靠自力更生干出来。苦干有奔头,苦熬没有头。他们设计出了治水也治山,治涝也治旱的全盘规划及实施步骤。

  为盘活全县交通,他们在没有工程技术人员、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情况下,发动群众,手持钢钎、大锤,要凿穿六奎岭“愚公洞”,修通山区主干道十八盘。

  当过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打过洞的秦思亮(30岁)主动请缨担任指挥长,他的战友宗庆保做施工技术员,公社党支部书记肖天厚组织起了愚公移山专业队。赵得胜和谷春生带领泰县百姓点响了山区公路建设的开山炮。

文革开始,生性刚烈的谷春生和因“出身有问题”的吕达,遭造反派揪斗、痛打。赵得胜深感在劫难逃。他们解放前与周青山结下过怨恨。

  牛大锤(16岁)和白蛋(18岁)等造反派冲击县委,吕达自尽,谷春生“意外”被烧死。赵得胜狼狈逃至邻县山里躲避。造反派开车带人前去抓他,被自发联合起来的群众民兵痛打。

  地委书记牛瑞山和省市党政机关领导亲临泰县,白蛋被扔出县委大门。赵得胜被任命为县委书记。

  赵得胜带领县委领导重新走上六奎岭工地。最后一块顽石被肖天厚砸碎,“愚公洞”打通。该洞800多米长,将侯兆川到县城的70里的山路缩短一半,成为当时全国最长的公路隧道。全县士气大振。方圆十几里的青壮年强烈要求加入愚公移山专业队。

  勘探队传来消息,泰县西南有煤矿。

  上八里公社书记赵丰堂(30岁)坚信赵得胜自力更生的工作方向,他排除干扰,带领1000民工开进了石门山沟修建水库。

为改变郊东沟的穷困面貌,县委成立拍石头公社,新上任的党支部书记肖天厚带领17名干部卷起铺盖来到全县最穷困的地方,庄严宣誓:“面貌不改变,宁死不下山。”

  随着水利、农田建设,县里土地迅速增加,大量需要化肥。建化肥厂,煤炭是关键。100多名民工自带工具、干粮开赴煤矿工地,鸣炮动工。建化肥厂资金少,困难多,赵得胜将这个重担交给了秦思亮。

县城开始文攻武卫,造反派掀起夺权高潮,赵得胜也已改变说话方式,他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总能将理论高度与生产实践结合起来制胜对方,造反派一时难以得逞。

  这年春天,赵得胜带领肖天厚等人,对东山一带地形勘探并确定渠线,准备西水工程到位就开始东调以解决东山干旱。

  北方会议上,泰县被评为“全国农业学大寨先进县”,奖给县委两辆红旗牌小轿车。赵得胜立即向到会的中央领导要求将小轿车换成拉水泥的大卡车,中央领导被感动,决定支援泰县18辆散装水泥的大卡车。

  赵得胜从生产一线选拔思想进步的青年,成立汽车二队,要他们学技术的同时要熟背毛主席指示。造反派再来工地煽动造反,年轻的司机们唇利舌锋,用毛主席语录怼得他们无话可说。

  县革委顶住各方面的压力,第一座中型水库――陈家院堆石重力坝开工,路桥建设同时起动。工地需用定制大量石料,县革委一天接多个电话,多处工地急需增派石匠。赵得胜给县革委委员每人配发一套锤拢錾,连夜带着他们来到工地。半月后,工地石匠激增到几千人。16岁的小姑娘郝清月组织起石姑娘队,和愚公队的队员们一起,成为开山主力军。

  愚公桥提前建成,成为跨度居世界第二的大桥。郝清月的石姑娘队80多名队员主动领命,在自己的公社建起一座红色娘子桥。陈家院水库胜利竣工,县里决定用节省下来的钱修建另一座中型水库,石姑娘队强烈要求将这个水库交给她们修建,起名“红色娘子水库。”

  黄水公社党支部书记李石柱(40岁),遵照赵得胜“山上多栽树,等于修水库”的教导,在到处都是寸草不生的石头山上种树失败。再次下放到泰县的张文斌,不知农田稼穑闹出笑话,李石柱非常冒火,让干部每人要种小麦、玉米、棉花各一亩,不允许请社员帮工、搞特殊照顾。

  随着水利兴修,良田扩大,90多万亩的黄土地急需农肥。县委关停所有非生产性建设项目,全县百姓自发捐钱集资,支援化肥厂建设。

  肖天厚带领拍石头公社社员造田70亩种上玉米,就在玉米刚刚长了半人高的时候,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将70多亩玉米及黄土冲得一干二净。赵得胜和他一起找到原因,为支持肖天厚,县委带教育系统3000多名教师开赴郊东沟,当地驻军也赶来支援。他们奋战20天,造地180亩。

  这年冬天,工程建设繁忙,赵得胜被造反派们挟持着难以脱身。他集中生智,用毛泽东思想说服他们,两派头头积极携手打通了“战备洞”。

  滴水成冰的寒冬,化肥厂第一套自动线一次试车成功。

李石柱种的油松500亩全部成活。赵得胜总结他们的经验,在全县开展了大规模的植树活动。

  当三郊口水库即将峻工时,山区人民迫切要求修通泰陵公路。赵得胜指示水库指挥长郝清月,抽出1500人开赴悬崖陡壁,要他们大干20天,汽车通陵川。

  这时,上级下发《通报》,说泰县“某些领导”劳民伤财,一意孤行……冒着风雪从工地回到县委的赵得胜开通邮电局话务室向全县广播:“……我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向大家保证,带领群众谋利益的事,无论多么艰难,我们都要坚持到底。天塌下来我承担,出了问题我坐监……”

赵得胜指示县水利部门尽快用干渠把大大小小的水库连起来,形成完备的灌溉体系,有好心人告诉他,说上面要撤职严办他。赵得胜抓紧来到刚测量出来的西干渠渠线上,要趁着上面的文件还没到达县里的空隙,把群库汇流的样板渠建成,以便自己下台后,泰县人民能照着这个标准把渠修好。

就在石门水库、三郊口水库落成的同时,汽车载着欢呼的人们,从太行山肚子里开进了山西陵川。

  他们的精神感动了中央领导,新华社记者田正北随社长穆青来到泰县采访。

  很多从干校出来、或拖着罪名的国家级优秀知识分子被下放到泰县劳动改造,赵得胜如获至宝,每人都以最高的生活费予以特殊关照。

  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工作组再次从天而降,周青山首先站出来,揭发赵得胜充当走资派的保护伞,以生产压革命不顾群众死活。“反潮流分子”也因工作中的不如意到各处工地煽风点火,号召群众起来批斗赵得胜。赵得胜再次狼狈投奔邻县。

  造反派们认为秦思亮放跑了赵得胜,白蛋带领红卫兵冲击化肥厂,与工人发生冲突。混乱中,高压机被炸,白蛋被工人乱棍打死。已升为省委书记的牛瑞山得知消息后,亲自来到化肥厂,制止了这场暴乱。

秦思亮忍着病痛办了第二个、第三个化肥厂后,被检查出食道癌晚期,他感到时日不多,不再住院,加速投建第四个化肥厂。

肖天厚终因劳累过度心梗发作,悄然离逝。他的儿子肖大海带着自己的孩子肖金在父亲的坟前,从赵得胜手里接过父亲的钢钎铁锤。

  北京全国化工炼油工业学大庆会议召开,全国劳模秦思亮的座位上,只搁着他的奖状和红花,这一天,全厂工人和赶来的家属在为他下葬。 

1975年冬,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造反派又开始骚动,人心不稳。赵得胜带领县委,再次组织小长征,重走当年八路军抗日打老蒋的纪念地,他们勘测山形地貌,重新规划建设蓝图。

  赵丰堂带领社队干部畅想“两年实现水利化,农林牧副大发展”,赵得胜一纸调令,将他调到城关镇任党委书记。

  洪洲城是太行山脚下的20万亩乱石滩。上任后的赵丰堂带着近2000人组成的开荒大军进驻荒滩。就在他们大战洪洲时,附近的20多个大队5000多名社员也远征来到洪洲城,他们把滚滚荒滩建成了千顷良田。

  有了企业,泰县供电矛盾特别突出,赵得胜号召大家不等不靠大办电厂,并且水电、火电一起上。

  已升任平原省委书记的牛瑞山非常赏识赵得胜,调任他任省生产指挥部副指挥长兼石化厅厅长。上任当天,牛瑞山就给他下达了任务。由于派性干扰,很多化工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工人不断上访。赵得胜亲自带队,来到老大难单位红旗化肥厂,没想到在这里作乱的竟然是周青山。

  由于赵得胜能力出色,国家将他调任国家水电部部长。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赵得胜异常兴奋,以为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了。牛瑞山也想大干一场,他向中央打报告,让赵回到平原省任省委副书记。

  赵得胜督促泰县抓紧敲定北干渠的设计方案,尽快解决东山干旱缺水问题。就在这时,泰县被当成揭批查的重点。张文斌淫威大施,赵得胜被以“执行了四人帮的路线”等罪名免去省委副书记和省革委会副主任的职位。

  成为平民布衣的赵得胜痛苦万分,他惦记着泰县百姓。

  这年春天,泰县农民来信,反映太行山区柿蒂虫泛滥,大批山林柿树被毁。赵得胜回到泰县,将退休的老干部组成一支老头治虫队(后改“老干部服务队”)。他的“部队”迅速壮大至百十人,赢得了百姓的拥戴。

  初冬,一个百姓的一句话,将他带到了尖山洼村。这里是当年抗日指挥地,军烈属、支前模范在修水利时也曾跟着转战全县工地十几年,可如今这里极度缺水,只剩下老弱妇孺20来口人。赵得胜惭愧不已,泣不成声。他发动群众,要凿通方山引水。

  赵得胜带着有关人员确定了方山引水工程,以解决这里及周边10个村、7300口人、2300头大牲畜饮用水及14800多亩耕地的抗旱用水,预算投资100多万元。眼下不仅人力不足,去哪凑这100多万元呢?

  尖山洼的穷苦村民却等不及了,倾馕集资买来炸药雷管。全村24名男女老弱,挑着工具,推着独轮车,来到大雪封山的石洞口祭神开炮。 

赵得胜携带《泰县水利建设示意图》,找各方游说,要求支援。四处碰壁。他不甘心,索性把当年的北干渠规划图拿出来四处宣讲,想促成北干渠的动工,被敷衍、拒绝。

  张文斌是现任副市长(泰县已升为地级市),周青山经营的酒楼成了官商聚集的好地方。

  上级有关人员想出种种办法,勒令方山工程下马,村民们排出万难,偷偷打洞。

大年初一,河源市委书记符平来赵家拜年,赵得胜拉住他失声痛哭。符平回去后,一批中央、省级新闻记者来到方山。

省解决人畜吃水办公室主任袁隆决定解决这部分资金。

  愚公移山专业队早已解散,队长高春雷看到新闻后重整人马上了工地。

泰县县委成立了工程指挥部,赵得胜推荐肖大海任副指挥长。

工程消耗加快,资金出现严重缺口。赵得胜实在无处弄钱,他让人背着功德箱跟自己上街化缘。

  薛春玲一直在伙房帮忙,一天,她胃疼难耐,诊出是胃癌晚期。

  赵得胜一来分身无术,二来实在是心疼钱。薛春玲在泰县医院手术失败,当天离世。13天后,一期工程如期通水。赵得胜悲戚地跑到远远的山坳里,放声痛哭。

  赵得胜督促方山引水二期工程开工后,和有关人员再次踏进太行山勘测北干渠线,希望尽快解决4万多人口、5万多亩耕地的严重缺水问题。他们反复核对数据,提出了北干渠的第三套方案,使工程总量与难度明显减少。

   县里人事变动,原书记、县长调走。新上任的领导对北干渠并不关心。

  赵得胜失魂落魄,他给穆青打电话,想请各方记者关注泰县扶贫。田正北邀请各媒体记者云集泰县。

  田正北拿着他写的通讯报道找到平原省委副书记李政平。李政平和田正北专程来到泰县。泰县县委县政府非常高兴,向李政平汇报北干渠工程的造价需1.05亿,令所有的人感到惊诧。

  方山村百姓因生活困苦,派宗亲长辈去找周青山,希望得到帮助。他们误撞一个官场酒宴,被训斥一顿撵了出来。新上任的市委书记金韶光撞见,怒不可遏。

  金韶光向赵得胜要了一份北干渠图,将它设计成名片,四处宣传北干渠的重要性和对东山人民脱贫致富的必要性。

  赵得胜不甘心,再次带着老干部勘察北干渠的沿线地形,施工难度及费用再次降低。

  老干部中不断有人离世,焦虑难眠的赵得胜给原水利部领导写信,请求支持1000多万元修建北干渠扶贫。水利部拨款500万元用于修建北干渠,但此款被挪作他用。

  生命的短暂,让赵得胜感到惶恐,他向泰县领导建议,不等不靠,发动群众出义务工先干起来,抓紧修建北干渠。没有结果。

  周青山与张文斌合伙开了两家公司,生意兴隆。

  春节临近,一个田间老汉看见赵得胜,追过来给他磕了一个头:战争年代,这里的人们跟着共产党打鬼子打老蒋除汉奸抬担架支援前线,因为缺水,至今村里仍穷困不堪……

  春节过后,田正北来到泰县,赵得胜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怕自己死后,百姓饮水问题没有着落。

  田正北几经周折找到现任平原省省长张援朝、主管副省长陈刚。

  陈刚在省政府召见河源市及泰县市委市政府官员和赵得胜,责令北干渠建设今年开工,3年完成任务,并当场提出几个解决经费的途径……

  赵得胜逢人便宣传修建北干渠的事,希望把有能力愿意做贡献的人发动起来。

  肖大海的儿子肖金(41岁)在外承包工程,听说要修北干渠,和妻子刘叶(当年的石姑娘队员)要义务打通一个山洞。

  愚公移山专业队历经沙场,全队120名队员就有40多名伤残和职业病。每个月巨额医疗费使整个队伍深陷困境。尽管如此,他们坚决要自费打一个山洞。

  郝清月现在一家企业做董事长,董事会决定义务承接一个隧洞。

拍石头乡四里厂村28名新老党员,听说后涕泪欢呼,要义务承包小东沟山洞。

  指挥部举行工程招标会的同时,肖金在远处点响了开山凿洞的第一炮。

  当年教赵得胜劈石头的老石匠郝虎头,带着十几个老石匠,又成为四大班子的师傅。 

  很多群众自发来到工地义务劳动,当地驻军部队300多名官兵来到现场助战。很多外出工作的泰县籍乡亲以及老干部的子女都捐钱捐物。

  3年后的春天,北干渠举行了隆重的通水仪式。大渠修通后,赵几次奔走于杨闾川与平岭之间,提出改造“思源洞”,把北干渠的水从杨闾川输向平岭。他和工程计术人员百般设计改造,将造价由百十万降至30来万。再筹资已非常困难,82岁的赵得胜彻夜难眠,叫来子女筹措6万,80名老干部很快筹资26.7万……

  赵得胜下楼时旋晕栽下楼梯……临终他交待家人,死后速速葬入祖坟,不要惊动百姓。

  秋天的太行山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一辆辆旅行大巴从街道穿过,上山。

  车过战备洞时,老司机牛大锤久鸣汽笛。游客问其原因,他说:因为修这个山洞时严重塌方,多人为此献出年轻的生命。第二个原因,这个山洞上面的山坡上,埋着我们的好书记赵得胜。(全剧完)

 


编剧:李金华

手机号:13938228842

邮箱:380629768@qq.com

联系地址:郑州市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