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42集 (8人评价)


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

全剧本概要:

一域无人拍摄的战斗史,一页古镇土楼的传奇篇,一段刻骨铭心的真情爱,一首难以忘怀的抒情歌,一张地方风俗的生活照,一批鲜为人知的养生方,一幅闽西名胜的山水画,一本记录轶闻的陋室铭,一部您心中有影视无的电视连续剧《闽西战事》写就的文学剧本。该剧本是以红军时期战斗在闽西山区由政委方方、团长吴胜领导的闽西独立红九团和由寻淮洲任军团长粟裕任参谋长的中央红军第七军团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游击在闽西连城、小陶和永安燕城一带攻城拔寨的真实战斗历史为背景,再现红军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战斗历程的精彩故事。剧情紧紧围绕主副两条线而展开:

一是主线从闽西独立红九团首次攻打燕城失利开始,血战燕城,智取连城,三打土楼,三战蛇崖,在夺取贡堡的战斗中红七军团为保护明朝木质廊桥“会清桥”红军战士舍身扑灭大火,在夺取小陶的战斗中于戏园子里红九团的几名英雄虎胆迫使三百敌人缴枪投降,红九团把缴获的数万银元、两万多斤食盐和几十万斤粮食送到红都瑞金支援中央苏区反围剿,直到红七军团奉命与独立红九团会师闽西小陶镇,公开打出“北上抗日先遣队”旗帜,于1934年7月15日首先从闽西小陶开始东线长征后结束。

二是副线紧紧围绕主线展开,刻画出了主角苏林峰及其一家祖孙三代人在永安燕城下层社会环境里奋力抗争支援红军的文学形象。青年学生苏林峰在燕江沙溪水面贡席竞渡比赛中初露锋芒,参加红军后大智大勇战果累累;苏家准儿媳青年学生吴飞云参加红军后担任农民赤卫队长,她掩护村民安全转移英勇杀敌被围困坚决不投降手握炸弹引爆敌群;“豆腐西施”邓思林经营一家煨豆腐小吃店,在贡堡中秋节参加对歌的美女群中脱颖而出,她力劝父亲向红军报告了藏宝地点支援红军五万银元,她秘密参加红军后担任红军情报员坚定勇敢无私奉献,终于把真爱投向了长期并肩战斗的苏林峰;苏家爷爷苏一方用秘方草药为红军治病被敌军保安团长李聚财冤狱后拒绝交出秘方;苏家姨奶奶贡献昂贵的秘药治疗红军伤病员被敌人逼迫投身火海;苏家真诚奉献、英勇战斗、青春无悔的革命历程血肉相连。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爱情生活,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42集 戏园斩首


第1场  外  小陶街道上  日

金桔戏班的马车队沿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向前走着,

 

苏林峰和林班主并排走在赛西施和水莲花乘坐的马车后,

 

苏林峰:林班主我先告辞了,

 

林班主:刚才多亏了苏先生见义勇为,大恩不言谢晚上过来看戏吧,

 

苏林峰:我还有事要办,

 

林班主:我们很投缘,办完事请一定过来,

 

坐在马车蓬子里的赛西施探出头来,

 

赛西施:来吧苏兄弟,林班主轻易不请人的,

 

马车里的水莲花也探出半个身体,

 

水莲花:晚上我还想请苏兄弟用排箫伴奏清唱《桔颂》呢,

 

赛西施:是呀苏兄弟你就别推辞了,我们姐妹俩愿意为你歌舞相随今晚保证你一炮走红,

 

林班主:苏先生再推辞就,

 

苏林峰:那好等我办完了事,就去戏园拜访林班主和二位姐姐,

 

林班主:一言为定,我在后台恭候,

 

苏林峰与林班主握手,

 

苏林峰:一言为定,

 

赛西施:我等你,

 

水莲花:二姐也等你,

 

苏林峰:晚上见,

 

苏林峰停下左右摆摆手,

 

两位女伶:晚上见,

 

马车渐渐走去,

 

第2场  外  一座带院子的大房屋  日

大院子门边挂着一个写着“收购山货”的木牌,

 

院子大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用右手向院子门里一摆,

 

苏林峰和钟志强身后跟着挑担子的别动队员们都悄悄地走进了院子大门,

 

第3场  内  房屋大厅里  日

大厅里放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摆着茶壶和茶碗,

 

先到达的邓世勇副队长和别动队员们坐在桌子边,

 

苏林锋和钟志强从门口走进来,

 

邓世勇他们站起来,

 

邓世勇:队长指导员到了,

 

苏林峰:人都到齐了吧,

 

邓世勇:到齐了,

 

钟志强:我们开会,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

 

苏林峰:大家先把进城时摸到的情况凑完整,而后我们再制定晚上的行动方案,

 

王小楼:我们班是从北门进来的,守敌是一个加强排有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敌人检查得很严,我们是把武器藏在柴草车里混进来的,

 

苏林峰:武器都带进来了吧,

 

王小楼:带进来了,不过我们班的粽子都被敌人抢去吃了,这可是昨天医院的女护士来帮我们包的,大家自己都没舍得吃,

 

钟志强:等打下了小陶,我请女护士再给你们包,

 

李燕江:王小楼,我们班是跟着队长指导员从南门进来的,粽子还在可以分一半给你,

 

王小楼:不能让他们白吃,我请求晚上由我们班去收拾他们,一定让他们把白吃的粽子都吐出来,

 

他说得样子很幽默引来了一阵笑声,

 

邓世勇:我们是从西门混进来的那里检查的也不是太严,守门的敌人有一个排配有一挺轻机枪,兵力相对薄弱,攻城时可以考虑作为主攻点,

 

钟志强:我和队长是从南门进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一个戏班子做掩护,有惊无险地混进了城,

 

苏林峰:南门的敌人把守很严火力配备很强,有一挺重机枪和两挺轻机枪,兵力是一个加强排,我判断南门可能是敌人防守的重点。不过今天晚上敌人要在戏园子里看戏,这个机会可以利用一下,

 

钟志强:对,根据大家说的情况综合分析,敌人守城的兵力大约是150人左右。东西两个门的火力配备要弱一些,南门和北门最强。可以建议上级把主攻和佯攻方向,选择在东门和西门,

 

苏林峰:我同意,进攻的时间建议提前到今天晚上敌人集中看戏的时间里,这样就可以趁敌人守备相对松懈的时候发动进攻,

 

钟志强邓世勇:同意,

 

苏林峰:另外,我想利用戏班林班主邀请我们看戏的机会混进戏园子,当场击毙朱麻子让敌人失去指挥,达成方政委交待的斩首任务,

 

钟志强:这个办法好是好就是太危险,看戏的敌人有300多人啊,

 

邓世勇:我反对,如果失败不但要牺牲自己,而且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攻城战斗,

 

苏林峰:你们两个班长怎么看?

 

李燕江:我同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王小楼:我也同意,只要多带些人行动果断而且配合默契,就有可能成功,

 

苏林峰:我们来时方政委说过,夺取小陶的关键是看别动队,一是要混得进去,二是要打得开门,三是要斩得下朱麻子的头,

 

邓世勇:那任务怎么分配?

 

苏林峰:东西两个城门敌人的火力比较弱就先从这里下手,邓世勇带一个班负责打开西门而后支援东门,指导员带一个班负责先打开东门而后支援西门,我负责带李燕江他们去戏园子里斩朱麻子的头,如果顺利再支援你们,

 

邓世勇:行动时间,

 

苏林峰:敌人看戏的时间是晚上8点到11点,我建议动手的时间是在晚上9点正,你们夺取东西门后,立刻用红色手电筒连向攻城部队发信号,我一听到枪声就立即开枪击毙朱麻子,李燕江立刻带人冲进戏园子缴敌人的枪,

 

李燕江:明确,

 

钟志强:我补充一点,戏园子里的敌人很多这是重点,我和邓副队长打开城门后,要首先派人把大部队带到戏园子去,优先解决那里的300敌人以防不测,

 

邓世勇:明白,

 

钟志强:好就这么定了,队长可以派人立刻去向团长报告,晚了怕来不及,

 

苏林峰:管理明罗先火,

 

二人同时:有,

 

苏林峰:你二人立刻去向团长报告情况,骑马去要快,

 

二人同时:是

 

第4场  外  一家名为陶阳春的酒店  日

小陶街道上一家酒店挂着名为“陶阳春”的招牌,

 

酒店门口站着两个保安七团的卫兵,

 

第5场  内  陶阳春酒店包间里  日

桌子上摆满了酒菜,

 

朱麻子身穿上校军服坐在正位上,

 

他左边坐着赛西施,

 

右边坐着水莲花,

 

下位坐着马副官,

 

马副官:报告团座,卢师长刚来电话说粮食要后天才运来,

 

朱麻子:他妈的,卢大头敢不给军粮老子照样吃香喝辣的,来喝,

 

他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就灌进了嘴里,

 

桌边几人只是喝了一小口,

 

赛西施拿起酒壶给朱麻子斟酒,

 

赛西施:朱团长真是豪爽,我给你满上,

 

朱麻子:好满上,唉我要是肚子里再多点墨水,蒋委员长早就封我当军长了,官位决不会比五十二师师长卢兴邦低,

 

马副官:我们朱团长当年在北伐攻打武昌城的时候就是营长了,

 

赛西施:朱团长可是老资格了,

 

水莲花:我们姐妹俩同敬朱团长一杯,

 

朱麻子:有两位美女敬酒真是我的福气,喝,

 

三人碰杯朱麻子一口喝光,

 

朱麻子放下酒杯赛西施又给他满上,

 

朱麻子:我的恩师是陈仪省长,他总是夸我打仗是个好手,但有两个改不掉的噬好:一是听戏二是女色,

 

他说着就双手搂住两位美女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下,

 

马副官眼睛先看着朱麻子亲赛西施然后盯着水莲花,

 

朱麻子:陈仪省长说,总有一天我不是死在戏园子里,就是死在石榴裙子里,哈哈哈,

 

他又端起酒杯

 

朱麻子:来我的赛西施,死在你的石榴裙子里我愿意呀,喝,

 

赛西施:去你的,

 

朱麻子喝光酒杯放下用手抓起一个猪蹄子,

 

赛西施为他倒酒,

 

朱麻子:小心肝儿,快尝尝小陶的咸猪手,

 

朱麻子为讨好赛西施把一只咸猪脚递给她,

 

赛西施:我才不吃呢,一看到它我就恶心,

 

她一脸厌恶地把咸猪脚还给了朱麻子,

 

朱麻子:好好好你不吃我吃,就是不给他卢大头吃,

 

他在猪脚上狠咬了一口边嚼边说,

 

朱麻子:我的小美人儿今天怎么不高兴啊,过去你不是最爱吃这一口吗,

 

赛西施:过去是过去,今天是今天,

 

朱麻子:这么不高兴,到底是为什么嘛说来听听,

 

赛西施:还不是你带的好兵,一个个都把咸猪手伸进我的怀里了,你说我还有胃口吗,

 

朱麻子:他妈的,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摸我的女人,

 

马副官:团长,就是刚调来的那个张排长可能是误会了,他手下的人也以检查为名揩了水莲花的油,不过,我已经教训了他们,罚他们排晚上不准去看戏继续守大门,

 

朱麻子:这个张排长真混蛋,他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他们是想女人想疯了连我的女人也敢碰,这不是太没王法了嘛,马副官明天关张排长的禁闭,给二位美女出气,

 

马副官:团长,张排长的亲叔叔就是被红军处决的第十八师师长张辉赞,他到我们团就是要为他叔叔报仇,

 

朱麻子:我知道是个可用之材,但是摸我的女人就不准许,

 

马副官:是,不过团座,兄弟们在一个地方呆久了难免出点事儿,不如轮流让他们放放风,

 

朱麻子:行,等剿灭了红九团再说,现在不谈公事了只喝花酒,

 

朱麻子端起酒杯,

 

朱麻子:这是上好的燕城贡酒,由于本团长对手下人管教不严冒犯了二位美人,我向你们陪不是自罚一杯,

 

他一口干了,

 

马副官:我也罚一杯,

 

他也喝了一杯,

 

马副官:二位美女,还不敬团座一杯?

 

赛西施:凭什么要敬,他不诚心我就不敬,

 

朱麻子:我哪里敢不诚心啊,

 

赛西施:你就是不诚心嘛,人家罚酒都是三杯你才喝一杯,这算诚心吗?

 

水莲花:就是就是,

 

朱麻子:好好好,既然二位美人都这么说那我就喝,

 

他自斟自饮又连喝了两杯酒,

 

他放下酒杯脱掉上身穿的军装解开衬衣领口的扣子露出了浓密的胸毛,

 

他把左右两只手分别搭在两位名角的香肩上,

 

朱麻子:这下算是诚心了吧,喝,该你们喝了,

 

他的秃头顶被光线照的光亮光亮的,

 

马副官见朱麻子如此光景就低下头去强忍着笑,

 

马副官画外:这家伙头上的毛都长到胸口上去了,

 

赛西施拿开朱麻子的手端起酒杯,

 

赛西施:好吧,既然朱大团长这么给面子,那我就先敬团长一杯,

 

马副官:好,先和团长喝一个交杯,

 

赛西施:交就交,谁怕谁呀,

 

朱麻子:干,

 

他又是一杯酒下肚还乘机在赛西施的脸上啃了一口,

 

马副官:水莲花小姐,我们也喝个交杯吧,

 

水莲花:谁跟你喝呀,

 

朱麻子:喝喝,你跟他喝,

 

马副官强搂着水莲花硬是喝了一杯酒,

 

赛西施主动给了朱麻子一个香啵,又附在他的耳朵上说了些什么,

 

乐得朱麻子心花怒放频频点头,

 

他站起身穿上了军装,

 

朱麻子:中午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二位小姐晚上还有精彩的演出要提前化装,酒嘛明天再接着喝,我们晚上看戏戏后看人,哈哈哈,

 

第6场  外  戏园子门口  夜

苏林峰和李燕江二人来到戏园子门口,

 

林班主出来迎接,

 

林班主:苏先生里面请,

 

三人一同向前走着,

 

苏林峰:师傅,以后就叫我林峰吧,上午进城时您已经认下了我这个会吹箫的徒弟了,

 

林班主:行行行,那就委屈你了,

 

苏林峰指着李燕江,

 

苏林峰:这是我的伙计叫李燕江,师傅上午见过的,

 

林班主:见过见过,是个好小伙儿,

 

李燕江:谢谢林班主夸奖,

 

第7场  内  戏园戏台上  夜

林班主三人从门外走进了戏园里,

 

戏台上金桔班的演员们有的在练身段有的在吊嗓子,

 

戏台边乐师们的导板皮鼓、小锣小钹等已经打起了流水点,京胡二胡板胡也都各有各的音调,

 

第8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门  夜

林班主三人沿着过道走到后台化装间门前,

 

林班主和苏林峰走进了门里,

 

李燕江走到化装间门外就止步坐在了门边上的一个道具箱子上,

 

他敞开衣服扣子悄悄摸了摸插在背后的驳壳枪又整了整衣服,

 

过道上有几个演员走来他们与李燕江点头招呼,

 

李燕江也点头回礼,

 

第9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化装间里赛西施和水莲花正在对镜化装,

 

林班主:思施莲莲,你们的师弟来了,

 

赛西施和水莲花都喜形于色地站起身来,

 

赛西施:师弟来了我都快等不及了,

 

水莲花:师弟,二姐帮你化化装,等下有劳你陪我们演戏,

 

林班主:林峰真对不起,我事前没来得及和你商量,二位师姐都要求你今晚用排箫为她们伴奏上午演的《桔颂》那一段唱腔,我也有心请你为我们金桔班长长脸,你该不会推辞吧,

 

苏林峰:那好吧,多谢师傅抬爱,我也可以借此良机向两位姐姐多多请教,

 

赛西施:太好了太好了,我今晚可以大展身手了,

 

水莲花:师弟才艺惊人,向我们学习这不是说反了吗,

 

林班主:那你们抓紧走走台合练合练,晚上演出不可大意,

 

三人:是,师傅

 

林班主:抓紧练吧我出去看看,朱团长快到了,

 

第10场  内  戏园大厅里  夜

戏厅里的欢迎锣鼓声响起来了,

 

台下300多保安七团的士兵坐得满满的,

 

第一排正中空着几个座位,前面专门摆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摆着茶水和点心果盘,

 

马副官站在桌子前向戏园大门口张望,

 

朱麻子身穿军装带着一个贴身侍卫走进大门口,

 

贴身侍卫身挂驳壳枪手上拿着一把铜质水烟壶,

 

马副官连忙迎上前去,

 

马副官:团座请,

 

马副官把朱麻子引到第一排正中的桌子后面坐下自己也陪坐下,

 

贴身侍卫把铜质水烟壶摆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朱麻子把军帽脱下丢到桌面上习惯地用手摸了摸秃顶,

 

他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八点正,

 

朱麻子:戏没开始我去后台看一下,你留在这管好士兵,

 

马副官:是,

 

朱麻子走向后台,贴身侍卫赶紧跟在后面,

 

第11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门外  夜

朱麻子二人沿着过道走到后台化装间门前,

 

朱麻子径直走进了门里随手关上了门,

 

贴身侍卫看见李燕江坐在门边道具箱子上就走到他面前,

 

侍卫:你是干什么的?

 

侍卫一脸地严肃,

 

李燕江看一眼侍卫带理不理的,

 

李燕江:我表姐在里面让我在这等她,

 

侍卫:你表姐是谁?

 

李燕江站起身来掸了掸衣服翘出大拇指显示很有面子,

 

李燕江:本戏班的名角赛西施,

 

侍卫连忙陪出笑脸,

 

侍卫:请坐请坐,

 

侍卫扶着李燕江坐在箱子上,

 

过道上走过来一个演员与李燕江点头招呼,

 

李燕江:戏老板,演出快开始了吧,

 

演员:快了,就等赛西施了,

 

演员转头看着侍卫,

 

演员:你在这干么看戏到前面去,

 

侍卫指着门,

 

侍卫:我们朱团长在里面,

 

演员看一眼关着的门离开了,

 

侍卫对李燕江躬着身体,

 

侍卫:老兄你真有福气,表姐长得真是漂亮,

 

李燕江:这有什么,

 

侍卫:她可是我们团长的相好,今后还要仰仗老兄多多美言,

 

李燕江:好说好说,

 

第12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水莲花正在为苏林峰化装,赛西施站在旁边指点着,三人有说有笑,

 

赛西施:好太好了,师弟本来就英俊,经妹妹这么一化装就更帅了,真让我们做女人的心动,

 

水莲花:师姐从不夸男人帅的今天是怎么啦,师弟可是我们姐妹俩见过的最帅气的小哥了,

 

赛西施:那是那是,瞧他这能勾走女人心的样子,

 

苏林峰:两位姐姐过奖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山野货郎,

 

水莲花亲睨的用手指头点了一下苏林峰的鼻尖,留下了一点红色在他的鼻尖上,

 

水莲花:山野货郎哪有你这般俊雅的,

 

水莲花和赛西施突然笑了起来,

 

赛西施:妹妹怎么这样给弟弟点了个小丑鼻子,姐姐帮你擦,

 

赛西施乘机挨在苏林峰怀里掏出手绢为他擦鼻尖,

 

水莲花也掏出手绢刚要为苏林峰擦鼻尖却被赛西施抢了先,于是就瘪了一下嘴巴表示不满,

 

朱麻子推门闯进来随手就关了门,

 

朱麻子:赛西施赛西施我的心肝宝贝儿,老朱先来给你捧个后场怎么样,

 

朱麻子一看见苏林峰在场就立刻冷下了脸,

 

朱麻子:你是干什么的?

 

赛西施:他是我的小师弟你别吓着他,

 

朱麻子:师弟?我怎么没见过,

 

水莲花:他是班主新招来的,团长大人军务繁忙怎么会记得一个小徒弟呢,对吧师姐,

 

赛西施:是啊我的团长大人,你要是不想看戏就连我们姐妹俩你也不会记得的,

 

朱麻子:你真是新来的?

 

苏林峰:是,

 

朱麻子:既是新来的徒弟,你不到前台去练功跑到后台来干什么?

 

赛西施:是我叫他进来的,他可是班主招来的吹排箫高手,今晚我唱的《桔颂》那段要用排箫进行伴奏,我请他进来配配戏,今晚的重头戏就在这儿朱团长到时候可要多喊几声好啊,

 

朱麻子:是吗?这次你有新的花样了,那我倒是真要好好看看,小子好好伴奏你师姐唱好了我连你一起都重重有赏,

 

苏林峰:知道了,

 

赛西施:那我就先谢谢朱团长了,

 

她说着就亲了朱麻子脸一下,

 

画外:前台的开场锣鼓响起来了,

 

赛西施:朱团长你先请前排就座吧,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和莲莲要换服装上场,

 

赛西施往外推着朱麻子,苏林峰礼貌地走出了门,

 

朱麻子却死皮赖脸地不愿走,

 

朱麻子:没关系没关系,你们换你们的我就坐在这不影响你们,

 

水莲花:你在这我们怎么换啊?

 

朱麻子:该怎么换就怎么换嘛,我老朱什么都见过还就是没见过你们换戏装呢,今天可算是碰到了就让我饱个眼福吧,

 

画外:开场的锣鼓响起了第二通,

 

第13场  内  戏园大厅里  夜

戏园大厅里的士兵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士兵A:开演吧,怎么还不开演,

 

士兵B:快出来,老子等不及了,

 

士兵C:赛西施再不出来我就到后台去把她背出来,

 

士兵A:好,猪八戒背媳妇,

 

士兵们:哈哈哈......

 

第14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画外:前台士兵们的吵闹声,

 

赛西施:朱团长快走吧,现在看了等下就不想看了,当兵的都在前台叫场了,

 

朱麻子:卫兵,你到前边去传我的话让他们等着,

 

第15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门外  夜

苏林峰从门里走出来,

 

朱麻子画外:谁敢再闹老子剥了他的皮,

 

侍卫:是,

 

侍卫兵赶紧向前台走去,

 

苏林峰和李燕江走到旁边角落的一长条幕布后面,

 

李燕江:朱麻子就在里面,现在动手吧,

 

苏林峰:不行,时间还不到耐心等待,

 

苏林峰从背后拿出方竹排箫,

 

李燕江点头,

 

苏林峰对着排箫吹了几个音符,

 

第16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开场锣鼓第三通又响起来了,

 

朱麻子缠住赛西施和水莲花还在拉拉扯扯,

 

林班主火烧火燎地从门外跑了进来,

 

林班主:思施莲莲火烧眉毛了还不快上台啊,快去亮相救场吧不然官兵们要砸场子啦,

 

林班主急出了一头大汗,

 

林班主:朱团长请到前排就座吧,上好的铁观音茶我已经为您沏好了,

 

朱麻子:不急不急,我和赛西施有话说,

 

林班主:有什么话等收戏后我一定让思施陪您说,救场如救火救场如救火啊,戏要是再不开始金桔班的牌子就算砸了,

 

朱麻子:那好先看戏先看戏,

 

朱麻子刚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

 

朱麻子:小心肝儿,戏后一言为定啊,

 

林班主: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朱麻子终于走出了房间门,

 

第17场  内  戏园大厅里  夜

第三通开场锣鼓点刚停大幕就徐徐拉开了,

 

台后赛西施和水莲花一长声:来——了——,

 

随着娇吟声未落,赛西施和水莲花二位名角儿在“哒巴哒巴哒巴……”的板鼓撕边声中从舞台的两边踏着细台步交叉走出来,

 

她俩迎风摆柳脚踏莲花走了一个双环交叉的圆场后同时来到了戏台的正中央,抬脸一个亮相,

 

第18场  内  戏台下  夜

赛西施和水莲花双美抬脸一亮相立即引来台下的士兵们一片兴奋地掌声并夹杂着叫好声和口哨声,

 

士兵A:快看呀,出来了出来了,

 

士兵B:美人儿真是美人儿,想死我了,

 

士兵C:这就是名角儿这就是名角儿,

 

第19场  内  戏台上  夜

双美亮过相,二人又成双飞燕在一片欢叫声中分头快台步下了场,

 

大幕快速关闭了,

 

伴奏的琴声不停地奏乐,

 

舞台边重新响起了清脆的板鼓声和悠扬的丝竹声,《屈原》的正戏开始了,

 

大幕又徐徐拉开了,

 

戏台上楚王饮酒作乐,赛西施扮作楚王爱妃坐在一边陪酒,

 

第20场  外  小陶城门内侧  夜

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夜里漆黑漆黑的,

 

邓世勇副队长带领一队红军战士向城门悄悄地摸了过去,

 

第21场  外  小陶城门门洞里的岗哨  夜

城门的门洞里挂了一只点亮的马灯,

 

两个敌人哨兵柱着枪站在城门洞里躲雨抽香烟,

 

邓世勇头戴斗笠手上提着一瓶酒和一竹篮粽子与王小楼一同向哨兵走去,

 

哨兵A:站住,干什么的?

 

邓世勇二人并不停步,

 

邓世勇:班长,我是老邓呀你忘啦,

 

哨兵B:班长找你的,

 

哨兵A:哪个老邓,我怎么不记得,

 

邓世勇:就是与你喝过酒的老邓嘛,我刚知道你晚上站岗天又下大雨我就给你送雄黄酒和粽子来了,

 

哨兵A:哦有雄黄酒拿过来吧,这个鬼天气,

 

邓世勇左手把一篮粽子递给哨兵A,

 

哨兵A刚接过篮子,

 

邓世勇右手挥起酒瓶狠狠砸在哨兵A的头上把他打趴在地,

 

王小楼立刻冲上去用匕首干掉了哨兵B,

 

邓世勇拔出刺刀连刺了哨兵A两刀,

 

他和王小楼一同去拔大门上的铁拴拔不动,

 

大门铁拴被一把大锁锁住了,

 

邓世勇:你守住这里我去找钥匙,

 

王小楼:是,

 

王小楼拔出驳壳枪,

 

第22场  外  城门旁边的一大间平房  夜

邓世勇和别动队红军战士们悄悄摸到平房的门边向里看,

 

第23场  内  一大间平房里  夜

敌人正在房间里搓麻将哗啦啦地洗牌声和吵闹声很大,

 

邓世勇带头冲进房间里来,

 

他瞅见一个戴少尉军衔的敌人军官上去就一把抓住他正要掷骰子的右手,

 

邓世勇:不许动!

 

少尉:混蛋你不想活了敢抓老子的手,要是破了老子的手气我枪毙了你,

 

敌人少尉赌兴正浓眼睛一直盯住桌子上的骰子碗,

 

邓世勇:老实点你们被俘虏了,再乱动就打死你,

 

他用枪顶了一下敌人少尉的头,

 

红军战士们:不许动举起手来,我们是红军谁动就打死谁,

 

冲进来的十几个红军战士大声喊着,

 

敌人这才吓得一个个都赶紧举起了双手,

 

少尉:你、你们是红军?

 

邓世勇:少废话,把城门钥匙交出来

 

少尉:钥匙不在我这,

 

邓世勇: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我数到三你不把钥匙交出来我就炸死你们,手榴弹,

 

几个红军战士立刻拔出手榴弹拧掉后盖高兴着,

 

邓世勇:一,

 

保安团士兵们:排长快给吧保命要紧,

 

敌人少尉看士兵们一眼又抬头看邓世勇,

 

邓世勇:二、

 

少尉:别炸别炸,钥匙就在我上衣口袋里,

 

邓世勇从敌人少尉身上搜出钥匙来,

 

邓世勇:把他们都绑起来谁敢反抗就打死他,四班留下看住他们,通讯员打开城门发信号迎接大部队进城,快快,

 

邓世勇把钥匙交给了通讯员,

 

通讯员:是,

 

通讯员接过钥匙从挂包里掏出包了红布的手电筒跑出门外,

 

第24场  外  城门门洞里  夜

城门已经打开了,

 

一营长带领大部队快速冲进城门里,

 

邓世勇:一营长来了,王小楼你带一营长去戏园子支援队长,那里更危险,

 

王小楼:是,

 

一营长:你去哪,

 

邓世勇:我带人去支援钟指导员,

 

一营长:好我们分头行动,一营跟我冲,

 

一营长带领部队向前冲去,

 

邓世勇带着人向另一方向跑去,

 

第25场  内  戏台上  夜

戏台上楚王饮酒作乐,

 

赛西施扮演的楚王爱妃明眸皓齿风韵绝仑,她轻舒广袖舞到戏台一侧时对正在用排箫伴奏的苏林峰倾心一笑,

 

第26场  内  戏台下  夜

朱麻子手持铜水烟壶嘴巴咬住铜烟嘴在狠狠地吞云吐雾,

 

他两眼死死盯着赛西施,

 

马副官眼睛盯住赛西施伸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把带壳花生塞进嘴里就咬,

 

第27场  内  戏台上  夜

赛西施莲步轻移舞到台中背对台面下腰后曲双手撑台突然来了个后桥,

 

她的一节白藕似的颈项裸露无遗,

 

她一双媚眼又对仰坐在台下首排中座的朱麻子投去一瞥,

 

第28场  内  戏台下  夜

台下保安七团的官兵们狂叫:好,好,太好了,

 

朱麻子把水烟壶往桌子面上重重一砸,

 

朱麻子:好,赛西施,真他妈的赛西施,

 

他用力在马副官的背上拍了一把掌,

 

马副官痛的咬牙切齿把嘴里的花生壳都喷了出去,

 

第29场  内  戏台上  夜

在戏台的一侧边上,水莲花扮演陪屈原一起流放的女弟子正在与扮演屈原的男演员一起走上戏台,

 

两人边走边对唱《桔颂》声情并茂,

 

在戏台另一侧的苏林峰一边伴奏一边盯住朱麻子,

 

他看了一眼打板鼓乐手身边的小闹钟,

 

时针已经准确地指向了晚上十点正,

 

第30场  内  戏台下  夜

《桔颂》这一幕刚唱完台下官兵们就暴发出了疯狂地叫好声,

 

整个戏园子里的情绪兴奋到了最高潮,

 

第31场  内  戏台上  夜

李燕江悄悄走到苏林峰身边,

 

李燕江: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一个钟头了,

 

苏林峰:嗯,戏快演完了,

 

李燕江:还听不到枪声真急人,

 

苏林峰:去通知大家,一听到我的枪声就立刻冲进来,

 

李燕江:攻城的枪声还没有打响怎么办?

 

苏林峰:不能再等了,戏演完就来不及了快去吧,

 

李燕江:知道了,

 

李燕江离开,

 

赛西施和水莲花两位漂亮的女角三出谢幕,

 

第32场  内  戏台下  夜

台下的朱麻子使劲一拍桌面,

 

朱麻子:太好了,真是让人裤裆里打鼓忍不住,

 

马副官:水莲花唱的太好了,

 

朱麻子:你在这等着,我去一下后台,

 

第33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赛西施一人正在化装间里换装,

 

朱麻子急不可耐地从门外闯进来把她一个人堵在了化装间里,

 

他猛扑上去企图来个霸王硬上弓,

 

第34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门外  夜

赛西施画外:朱团长朱团长别这样,还要演出......

 

化装间门外朱麻子的贴身侍卫急忙伸手拉上了门,

 

第35场  内  戏台上  夜

站在戏台边上的苏林峰看见朱麻子一个人离开座位走向后台,

 

苏林峰也悄悄离开了原地,

 

第36场  内  戏台下  夜

大厅里的士兵们又在狂喊乱叫的催促快演下面的戏,

 

第37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门外  夜

朱麻子的贴身侍卫站在门前,

 

侍卫:站住,别过来,

 

苏林峰继续走向前,

 

侍卫刚要拔枪,

 

苏林峰甩出一支方竹箫,

 

竹箫飞镖正好扎在侍卫的咽喉上,

 

侍卫倒地,

 

苏林峰从侍卫身上拔出驳壳枪,

 

他一脚踹开门冲进门里,

 

第38场  内  戏园后台化装间里  夜

只见朱麻子正在把赛西施压在地面强剥衣裙,

 

苏林峰冲上去用左手一把扼住朱麻子的颈脖就拖出了化装间,

 

第39场  内  戏台上  夜

苏林峰用枪顶住朱麻子的头来到戏台上,

 

苏林峰:都不准动,缴枪不杀不然我就打死你们团长,

 

第40场  内  戏台下  夜

台下300多个看戏的保安团官兵们都眼睁睁地看着台上被枪顶住头的团长,个个都惊呆了,

 

画外:远处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李燕江带着十几个红军别动队员冲进了戏园里,

 

李燕江:不许动缴枪不杀!

 

红军们: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

 

陈敢:都举起手来,

 

敌人没有缴枪也没有举起手,

 

第40场  内  戏台上  夜

戏台边上的乐手们坐着不动也不知所措,

 

打板鼓乐手身边摆的那只小闹钟时针指着10,分针指着5,秒针在不停地走动着,

 

苏林峰用枪顶住朱麻子的头站在戏台上僵持着,

 

小闹钟的秒针在不停地走动并发出“滴哒滴哒”的响声,

 

画外:激烈的枪声,

 

朱麻子:快、快、放、放……

 

画外: 砰砰,台下台上两声枪响,

 

朱麻子胸前中了一枪迸出了血,

 

第41场  内  戏台下  夜

马副官额头迸血中弹倒下,

 

台下的士兵中慌乱地响起了骚动声和一片拉枪拴的声音,

 

第42场  内  戏台上  夜

苏林峰左手卡住朱麻子的尸体挡在身前右手又快速打出两枪,

 

苏林峰:谁敢再动,

 

第43场  内  戏台下  夜

一个刚举起步枪和一个正在端起轻机枪的敌人连续栽倒在地,

 

画外:(大喊)不准动都不想活啦!

 

最前排放果盘的桌子上站着高举一捆手榴弹的陈敢,

 

他大义凛然地右手举起一捆手榴弹左手紧紧扯住拉火环,

 

陈敢:放下武器,不想活的同归于尽!

 

李燕江:都把枪都放下,

 

他举起冲锋枪打了一个长点射,

 

红军别动队员们:缴枪不杀!,

 

一营长带着大部队在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及时地冲了进来,

 

红军们高喊:缴枪不杀,举起手来,

 

更大的喊声吓的敌人赶紧用双手把枪横举在了头顶上,

 

三百多支步枪横举在一个个敌人头上组成了一个个和平的“平”字,

 

第44场  内  戏台上  夜

苏林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松开了左手挡在身前的朱麻子沉重的砰然倒地,

 

第45场  内  戏台下  夜

陈敢高高地立在桌面上双手依然高举着手榴弹随时准备拉环引爆,

 

他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了,

 

一营长笑着走到桌子边,

 

一营长:小同志,敌人已经投降了你想站到天亮吗?快下来吧,

 

陈敢:我真的可以下来了吗?

 

一营长:没事了下来吧,快把拉环松开,小心点把手榴弹给我,

 

一营长接过了陈敢手上那捆手榴弹,

 

李燕江:陈敢好样的,我抱你下来,

 

李燕江见陈敢有些僵硬的样子就把他抱了下来,

 

陈敢:怎么搞的,我的手脚好像都不是我的了,

 

苏林峰走到他们身边,

 

苏林峰:不要紧,你要是不用那么大的力气怎么能镇住这么多的敌人呢?

 

一营长:你是力举泰山啊,

 

他把手榴弹还给陈敢,

 

苏林峰向一营长敬礼,

 

苏林峰:一营长,你们来的真及时这里就交给一营了,我们别动队还有其他的任务,

 

一营长:行,快去吧,

 

苏林峰:李燕江集合别动队,

 

李燕江:是,别动队集合,

 

本集结束。(有意合作者请联系福建电视台导演:刘毅13860671188,编剧:叶英平15306922895)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文屏路35号7楼


评论


评分:

叶英平:

评论:本集是根据当年福建红军独立第九团歼灭国民党福建保安第六团的真实战例创编,剧情真实震憾冲击强烈。
07月07日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