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27集 (35人评价)


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

第27集一打土楼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青春爱情,民间传奇,


第一场   日,贡川码头,外

装满笋干的船身突然一阵大摇晃,

 

眼看前头抬着大木箱的挑夫立脚不住身体后仰就要掉下船舷边,

 

挑夫:啊呀,  

 

苏林峰:别慌!  

 

陈礼顺:危险,  

 

吴飞云右手捂住嘴巴,  

 

陈长兴目瞪口呆,  

 

第二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大土楼的前堂里坐着华仰侨、巫师和三个大刀会的分会长,  

 

华仰侨:今天把各个分会长都请来,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商量,  

 

分会长一:有事就请总会长吩咐,  

 

另外两个分会长点着头,  

 

华仰侨:大家都知道,红军已经欺负到我们大刀会的头上来了,  

 

巫师:华司令,红毛鬼抢了您的地盘,这个仇不能不报,  

 

分会长一:总会长,你的仇,就是我们的仇,  

 

分会长二:对,红军打土豪分田地,可把我们害苦了,此仇一定要报,  

 

华仰侨,对,我们与红军不共戴天。现在,我想先听听各位分会长的高见, 

 

第三场   日,贡川码头,外

苏林峰从码头边上一跃跳上船台,右手拉住了前头的抬箱人,左手把抬箱子的竹杠一把托住,  

 

苏林峰与后面的抬箱人协力把箱子平安抬上了木船,  

 

在场的人们都发出了一阵叫“好”声,  

 

吴飞云笑了,  

 

陈长兴右手高举着黄布小包,  

 

陈长兴:表哥,好功夫!  

 

陈礼顺:长兴,小心手上的东西,  

 

第四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分会长三:仇是要报的,但红军的力量也不可小看,  

 

分会长二:是啊,红军能一夜之间就打下连城,这可不是小股红军能做到的,  

 

分会长一:对对对,两位会长说的不无道理,不无道理,  

 

巫师:红毛鬼就是再多,能顶得住华司令手下刀枪不入的神兵吗?  

 

华仰侨:说得好!各位害怕红军,就不害怕大刀会的堂规吗?  

 

三个分会长面露难色,  

 

巫师:华司令,我掐指一算,就知道红军大部队在连城待不长,  

 

华仰侨:对,我们留在连城的细作很快就会传来好消息的。大天师,你出去看看鸽子飞回来没有,  

 

巫师:遵命,这就去,  

 

巫师走了出去,  

 

第五场   日,贡川码头,外

苏林峰从船上走下,来到陈礼顺面前, 

 

苏林峰:舅舅,笋干和三箱聘礼都装好了,可以开船了,  

 

陈礼顺:林峰好样的,准备开船,  

 

第六场   日,连城红九团三营营部,内

字幕:连城县红九团三营营部,

 

屋子里的一张方桌子上摆了几个喝水的瓷碗,  

 

红九团三营长、教导员及八连和九连的连长、指导员等七人围着桌子刚坐下,

 

团部王干事急匆匆地走进门来,

 

王干事:我刚接到群众报告的一个紧急情报,

 

王干事走到桌子边端起一个碗大口喝水,

 

第七场   日,贡川码头,外

陈礼顺与陈长兴先后走上了船,  

 

苏林峰走到吴飞云面前,  

 

苏林峰:飞云,我也该上船了,  

 

吴飞云:去吧,一路平安。我在燕城等你回来,  

 

苏林峰:燕城见,  

 

吴飞云:燕城见,  

 

第八场   日,连城红九团三营营部,内

三营教导员:王干事,什么紧急情况?

 

王干事:我刚接到群众反映,说华仰侨要在明天上午带领一千多人来攻打县城, 

 

八连长:这么多人?  

 

三营长:情报准确吗?

 

第九场   日,贡川码头,外

苏林峰走上船回身招手,  

 

挑夫们撤去码头上的跳板,  

 

陈礼顺:开船,  

 

苏林峰高举右手,  

 

苏林峰:迎接新娘,平安启航!  

 

船工们:平安启航,一路吉祥,顺风顺水,迎接新娘!  

 

吴飞云频频招手,  

 

渐渐远去的木船,  

 

吴部部铁欺压百姓的华仰侨反动大刀会童子军,消灭了反动的武装警察。第十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华仰侨手上把玩着黑色蟾蜍石雕,

 

华仰侨:各位,无论如何,这一仗是一定要打的,   

 

分会长一:这好办,我们有一千多人,把连城包围起来就行,困死他们,  

 

分会长二:这恐怕不行。我们是人多枪少,如果十天半月打不来下怎么办,  

 

分会长三:对呀,打仗不但要死人而且还要吃饭,

 

分会长二:今年夏天的粮食收入可不多呀,

 

分会长一:对对对,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三个分会长相互点着头,

 

华仰侨:我看各位不是没饭吃,是怕出钱吧,  

 

分会长一:不是不是,  

 

华仰侨:不是?那你们就等着让红军到你们家土楼子里去共产共妻吧,  

 

三个分会长面面相觑,  

 

分会长二:总会长别误会,各分会的意思是怕我们打不过红军,  

 

巫师手持一只鸽子兴勿勿地走到华仰侨身边,悄悄对华仰侨耳语了几句,  

 

华仰侨接过巫师递上的小纸条打开看了看,面露奸笑,

 

华仰侨:好,大家要钱的事情好说,  

 

分会长三:总会长的意思是,  

 

第十一场   日,连城红军三营营部,内

王干事:情报基本属实,  

 

三营长:华仰侨太猖狂了,真是痴心妄想,  

 

王干事:还有,我们在组织老百姓抢收地主田里的晚稻时,群众都很害怕害怕,积极性不高。结果一打听才知道,这一带的水稻田大部分都是华仰侨的,  

 

三营教导员:群众是怕帮红军收了华仰侨的晚稻,会遭到他的报复。这就使我们的征粮工作很不顺利,  

 

三营长:看来没把华仰侨这个恶霸打死留下了后患。明天他敢来,就坚决回击,  

 

王干事:对,一定要狠狠地打,  

 

三营教导员:不过,眼下我们的兵力太少。说是两个连队和一个营部,其实总共只有136人。这是不可能消灭华仰侨一千多人的,能把他们打跑就是胜利,  

 

三营长:有什么好办法,既能守住连城,又能打败华仰侨呢?  

 

第十二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华仰侨站起身,

 

华仰侨:红军大部队已经离开连城,只剩下一百多个伤病员留守这是个大好机会,

 

三个分会长眼睛盯着华仰侨点点头又摇摇头,

 

华仰侨来回走了几步最后停在了几个分会长面前,

 

华仰侨:好吧只要夺回了连城,全县的地头钱我们四家平分,

 

三个分会长齐声:就按总会长说的办,

 

华仰侨:那你们准备出多少兵啊,

 

他转身向自己的坐椅走去,

 

三个分会长站起身走到一起开始相互计较、互相推诿起来,

 

分会长一:这次你们多出点下次我多出,

 

分会长二:不行,这是打仗哪有下次的,

 

分会长三:我的兵也不多呀,

 

华仰侨:浑蛋,你们这几个吃肉不吐骨头的狗东西,

 

他把手上的黑色蟾蜍石雕重重地往桌子上一趸,

 

华仰侨:蟾蜍大仙显灵,

 

桌子上那个三只脚的黑蟾蜍石雕瞪眼鼓腹的样子显得很毒辣,

 

三个分会长眼睛都死盯着黑蟾蜍,

 

画外:得令,

 

巫师带着十几个手持大刀的人冲进来站在大厅两侧,

 

三个分会长吓的赶紧跪在地上,

 

分会长一:蟾蜍大仙在上,总会长息怒总会长息怒啊,

 

分会长二:望总会长高抬贵手不要用蟾蜍大仙降罪我们,

 

分会长三:我们知罪了知罪了,

 

华仰侨:哼,你们这三个喂不饱的狗,当着我的面竟敢演什么刘海戏金蟾,今天我倒要看看是金蟾大仙厉害还是你们几个假刘海厉害,蟾蜍女把活蟾蜍端进来,

 

几个女声画外:得令,

 

三个蟾蜍女每人手上都端着一瓦罐活蟾蜍走到三个分会长面前站立,

 

瓦罐里的活蟾蜍互相挤爬着身上满是白胶状的毒液,

 

三个分会长的眼睛都盯着毒蟾蜍被吓的汗流满面,

 

华仰侨拿起桌子上的黑色蟾蜍石雕摸着,

 

华仰侨:蟾蜍大仙降下旨意,让你们自己动手一只一只地吞下它的子孙,

 

瓦罐里的活蟾蜍不停地挤动着身上的白胶状毒液越挤越多,

 

三个分会长同时不停地叩头:总会长饶命,总会长饶命,

 

华仰侨:既然你们自己不动手,那我只好让蟾蜍美女喂你们吃了,

 

三个蟾蜍女立刻都把瓦罐放在地上,她们伸手各抓出一只蟾蜍,另一只手熟练地掐住三个分会长的脸颊,就要把蟾蜍塞进三个分会长的嘴里,

 

巫师快步走到华仰侨身边低语,

 

巫师:华司令,大敌当前请慎用蟾蜍大仙治罪呀,

 

三个分会长都紧闭嘴巴摇晃着头不肯吃,

 

华仰侨:停下,

 

三个蟾蜍女停住了手,

 

华仰侨:现在有大天师在为你们求情,你们自己说该怎么办吧,

 

分会长一:多谢大天师多谢总会长,按大刀会童子军的规矩,我们三家大刀分会愿意各出两百刀兵听候华司令指挥,

 

华仰侨转眼盯着另二位分会长,

 

华仰侨:你们说呢,我不勉强,

 

分会长二:同意,

 

分会长三:同意,

 

华仰侨:好,就这么办,

 

华仰侨挥挥手,

 

三个蟾蜍女端着活蟾蜍瓦罐离开,

 

华仰侨左手托着黑色蟾蜍石雕右手抚摸着它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

 

华仰侨:唉,既然蟾蜍大仙不降罪了都起来吧,

 

三个分会长战战惊惊地爬起身站着,

 

华仰侨:大天师,你看哪天行动有利呀,

 

巫师:报告华司令,明天连城赶墟就是黄道吉日,

 

华仰侨:连城赶墟?你又有什么新花招,

 

第十三场   日,连城红九团三营营部,内

八连长:我建议,把四个城门都关闭,这样比较稳妥容易防守,  

 

九连长:对,守住连城最重要。等团长带大部队回来后再消灭华仰侨也不迟,  

 

王干事:这的确是个稳妥的办法。但我们只有被动挨打了,   

 

三营长:王干事有没有别的好办法?  

 

王干事:我有个险招,不知行不行,  

 

三营长:说说看,  

 

第十四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巫师走到议事厅中间,

 

巫师:花招倒是有一个,  

 

分会长一:请大天师赐教,  

 

巫师:我发现红军不向老百姓开枪,也不向没有枪的人开枪,  

 

分会长二:红军一贯如此,

 

分会长三:对,这叫缴枪不杀,

 

华仰侨:住口,听大天师怎么说,

 

巫师:我们只要让喝了神水不拿刀枪的人走在前面,拿刀枪的人跟在后面就行,

 

华仰侨:妙,真妙,等我们走近城门红军就是发现拿枪的人跟在后面也已经来不及了,

 

分会长一:妙计真是妙计,到时候我们一窝蜂就可以冲进城门,

 

分会长二:对,进了城可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分会长三:花招,绝对是花招,

 

第十五场    日,连城红九团三营营部,内

王干事:姑田镇在连城的东面,敌人一般会从东边过来。我们把兵力分成三部分,在城门上放76个人把守,派60人出城埋伏在东门外马路两边的山上打伏击,  

 

八连长:面对一千多个敌人,我们才一百多人还要分成三份,行吗?  

 

王干事:所以这是个险招,有点像空城计,如果敌人从四面包围,就很危险。这不一定是个好办法,   

 

三营长:这是个好计,只是守城的人太少了,  

 

九连长:搞不好就要失守,  

 

八连长:这真是一招险棋啊,  

 

三营长:不过,如果敌人真的从四面包围来进攻,我们在一个城门口上的兵力,最多只有三十几个人,也不一定就能守得住城门,   

 

三营教导员:说的是。我看这个险应该冒,消极防守更不行,  

 

八、九连长同声:那怎么打?  

 

第十六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华仰侨:好,就这么打,

 

他起身站起来,

 

华仰侨:你们回去后要立即召集人马,明天上午八点半在连城外面的五里亭会齐,  

 

巫师:我会先做法事请天神保佑大刀会童子军,  

 

分会长一:大天师,还是你的神水管用,  

 

分会长二:对,多带些神水给我们,  

 

巫师:各位请放心,  

 

华仰侨:做好法事,九幺九(九点十九分)准时发动进攻,

 

他左手托着黑色蟾蜍石雕右手抚摸着它,

 

华仰侨:蟾蜍大仙在此,违抗命令者斩,

 

与会众人都站立抱拳,

 

众人齐呼:尊天命,走吉时,马到成功,

 

第十七场   日,连城红军三营营部,内

三营教导员:明天是大墟天赶集的人很多,不到万不得已城门不能关闭,情况十分复杂,

 

三营长:敌人看到我们不关城门,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

 

三营教导员:请讲,

 

三营长:一种情况是敌人硬往里冲,给我们造成极大的压力,

 

三营教导员:可能性很大,

 

三营长:另一种情况是,敌人看我们不关城门就会犹豫着不敢往里冲,就像三国里的司马懿那样,

 

三营教导员:那就御敌于城门之外,

 

三营长:不论是哪种情况出现,我们都要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坚决粉碎敌人的进攻,  

 

三营教导员:对,这就是韩信用兵破釜沉舟,置死地而后生,   

 

王干事:还有一点我们可以利用,  

 

三营长:我听说童子军打仗的时候都跟着自己的师傅走。我想,我们先打死他们的师傅,童子军就可能会不打自乱,  

 

八连长:怎么看出谁是师傅,  

 

王干事:师傅的身上都穿着写有师字的背心,  

 

三营教导员:这是个好办法,明天就这么打,  

 

三营长:好,战斗方案就这么定了,现在,我们进行分工,明天我带76个人守城,教导员和八连长一共30个人,埋伏在马路右侧,王干事和九连长也是30个人,埋伏在马路左侧,

 

三营教导员:一旦打响,就要狠狠地打,坚决把敌人打跑, 

 

王干事:战斗打响的信号是什么,

 

三营长:战斗打响的信号,以城门上的第一枪为准。如果敌人停止下来不进攻,那就以教导员先开枪为准,  

 

与会者:是,  

 

三营长:我再补充两点:一是明天的战斗原则是守城为主绝不恋战,二是打退敌人后,由城外的部队进行短暂追击,把敌人赶跑就撤回,

 

三营教导员:营长说的这两点大家都必须坚决执行,城里的部队绝不可以出城追击,以防陷入敌人调虎离山的诡计,明确没有,

 

与会者同声:明确,  

 

第十八场   日,五里亭,外

五里亭外聚集了八队大刀会童子军,

 

八支队伍分别举着乾坤兑巽坎艮震离八面卦象彩旗,

 

第十九场   日,五里亭里,内

亭子里站着手托黑色蟾蜍石雕的华仰侨和巫师、三个分会长、两个年轻道士,

 

亭子里的地面上放着一堆酒葫芦,

 

华仰侨:大刀会童子军们,我们今天要夺回连城消灭长着猪毛的红军,他们是土匪是妖孽是祸害,我们大刀会是上天派来的神兵天将,是来保护家乡平安的,

 

第二十场   日,五里亭,外

大刀会童子军用手一上一下的举着刀枪喊:打败红魔,保卫家乡,打败红魔,保卫家乡……

 

第二十一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三营教导员和八连长带着一队红军埋伏在山上的竹林里,  

 

三营教导员:同志们,注意隐蔽。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第二十二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王干事和九连长带着一队红军埋伏在山上的灌木丛里,  

 

王干事:大家在灌木丛里隐蔽休息,不要暴露目标,  

 

九连长: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第二十三场   日,五里亭里,内

华仰侨:现在,大天师给我们请天神,保佑我们刀枪不入,  

 

巫师:呜呼嗨,呜呼嗨……  

 

巫师身穿八卦服手握一柄七星竹剑立刻跳了一阵的傩伎舞蹈,然后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不动了,

 

第二十四场   日,五里亭,外

大刀会童子军都全神贯注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巫师,

 

第二十五场   日,五里亭,外

大刀会童子军都鸦雀无声地看着仿佛死去的巫师,     

 

第二十六场   日,五里亭里,内

躺在地上的巫师口中突然朝天上喷射出一束火焰,  

 

巫师猛然做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  

 

巫师:天灵灵地灵灵,我是太上老君来显灵,保佑大刀会童子军变神兵,  

 

他把手上的竹剑向天一指,  

 

巫师:刀枪不入,  

 

第二十七场   日,五里亭,外

大刀会童子军一下子就变得疯狂起来,  

 

齐声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八支队伍都举着八卦彩旗乱摇,

 

第二十八场   日,五里亭,内

华仰侨:现在,请显灵的太上老君给神兵们喝圣水,  

 

巫师从亭子里的地上拿起一个上面贴着黄色符咒纸的酒葫芦,  

 

他右手揭开贴在上面画着符咒的一张黄表纸,   

 

他从嘴里又喷出一束火焰,点燃了黄表纸,  

 

待黄表纸快要燃尽时,他把黄表纸的灰烬塞进了葫芦口里,  

 

然后使劲地摇了摇酒葫芦,自己先喝了一口就递给华仰侨,  

 

巫师:请华司令先喝圣水,  

 

华仰侨接过葫芦喝了一口,  

 

华仰侨:刀枪不入,  

 

巫师接回葫芦依次递给三个分会长,他们也都先喝一口再喊一声:刀枪不入,  

 

第二十九场   日,五里亭,外

两个年轻道士各抱着几个酒葫芦分给一队队的大刀会童子军身穿“师”字背心的领头师傅,  

 

师傅从年轻道士手上接过酒葫芦,先喝一口后再传给手下徒弟们喝,  

 

大刀会童子军有序地传着喝着酒葫芦里的圣水,  

 

喝过酒葫芦里圣水的匪徒们立刻面红耳赤地兴奋起来不停地踏着脚步,  

 

第三十场   日,五里亭里,内

巫师:华司令,九幺九吉时到,

 

华仰侨:大刀会童子军的神兵天将们杀进连城去,出发,  

 

第三十一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大刀会童子军手拿“乾坤兑巽坎艮震离”八卦旗,

 

分列成八个方阵疯疯癫癫地向前走着,  

 

第三十二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一位红军侦察员跑到三营教导员身边,  

 

侦察员:教导员,敌人离我们还有两里地,  

 

三营教导员:知道了,同志们,准备战斗,  

 

第三十三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一位红军侦察员跑到王干事和九连长身边,  

 

侦察员:王干事,敌人已经走过来了,  

 

王干事:九连长,我们准备战斗,  

 

九连长: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  

 

第三十七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远处可见大刀会童子军举着五颜六色的八卦彩旗走来,

 

第三十八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城墙大门的门楣上写着“连城东门”四个大字,  

 

三营长站在城墙上手持望远镜在观察敌情,  

 

第三十九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大刀会童子军朝着东门走来,  

 

队伍高喊着: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

 

第四十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三营长放下望远镜,

 

三营长: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  

 

轻机枪射手把机枪架在箭垛顶上拉了一下枪拴,  

 

红军战士们依托城墙的箭垛严阵以待,  

 

第四十一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举着五颜六色八卦彩旗的队伍不断走近,  

 

队伍高喊着: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

 

第一方阵为乾卦阵,主要由五十岁以上身穿刀字背心的老人和十三岁左右身穿童字背心的少年们组成,他们不拿刀枪,只举着五颜六色的八卦小旗,  

 

第四十二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一: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三百米,  

 

战士二:报告营长,前面都是老人和孩子,没有发现刀枪,  

 

战士一:报告营长,关不关城门?  

 

三营长手持望远镜在观察,  

 

三营长:不关城门,  

 

第四十三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华仰侨得意洋洋地骑在马上跟在队伍的最后头,   

 

巫师左手提着酒葫芦,右手拿着竹剑走在华仰侨的身边,  

 

一个童子军匪徒向华仰侨跑过来,  

 

匪徒:报告华司令,队伍离连城还有三百米,听候指令,  

 

华仰侨:继续前进,  

 

匪徒:得令,  

 

匪徒转身向前跑去,  

 

第四十四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三营教导员和八连长趴在山上的竹林里,  

 

八连长:教导员,拿刀枪的敌人都隐蔽在队伍里面,打不打?  

 

三营教导员:再等一下。营长在城门上可能还看不见拿枪的敌人,这是个新情况,  

 

第四十五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彩旗队伍高喊着: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不断从眼前走过,

 

大刀会童子军乾卦阵的后面依次紧跟着:坤卦、兑卦、巽卦、坎卦、艮卦、震卦、离卦方阵,

 

这七个卦阵的外围仍然是手举小旗不拿刀枪的人,里面却夹着很多荷枪实弹的童子军匪徒,

 

第四十六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王干事和九连长趴在山上的灌木丛里,  

 

王干事:九连长你看,童子军的师傅都躲在队伍中间,  

 

九连长:是的,真狡猾,  

 

第四十七场   日,通向连城东门的大马路上,外

不断向前走的每个八卦阵的最中间都有一个身穿“师”字背心体格强健的师傅担当方阵的队长,手上拿一把驳壳枪,满脸凶相地指挥着身边人快走,  

 

坤卦的方阵师傅:弟子们大胆走,今天是给师傅长脸的时候,谁要是胆小逃跑我就按堂规剥他的皮,

 

第四十八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一: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二百米,  

 

战士二:报告营长,敌人队伍里好像有枪,  

 

三营长从眼前拿开望远镜,  

 

三营长:大家注意,敌人队伍里有枪准备射击,  

 

红军战士们拉动枪拴,  

 

第四十九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一个童子军匪徒向华仰侨跑过来,  

 

匪徒:报告华司令,队伍离连城还有二百米,听候指令,  

 

华仰侨:继续前进,  

 

匪徒:得令,  

 

匪徒转身向前跑去,  

 

巫师:华司令,可以下令冲锋了吧,  

 

华仰侨:不急,再向前走走看,  

 

巫师:华司令真是胆识过人啊,  

 

华仰侨:大天师,你的办法真不错,红军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后面的人有枪,看来红军是被我们童子军的八卦阵给蒙住了,  

 

巫师:这都是华司令指挥有方,   

 

华仰侨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第五十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八连长:教导员打吧,敌人已经过去一半了,  

 

三营教导员:准备射击,瞄准敌人师傅,  

 

红军战士们拉动枪拴、瞄准敌人,  

 

第五十一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九连长:王干事开枪吧,不然敌人就要走进东门了,  

 

王干事:瞄准敌人师傅,准备射击,  

 

九连长:准备射击,瞄准敌人师傅,   

 

红军战士们拉枪拴瞄准敌人,  

 

第五十二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一: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一百米,  

 

红军小战士:班长,听说这些童子军刀枪不入,   

 

一班长:胡说,   

 

红军老战士:好像是喝了一种神水就会刀枪不入,  

 

一班长:什么刀枪不入,等下就让你们看好戏吧,  

 

三营长:毛伢子,把枪给我,  

 

三营长从身边的那个红军小战士手上接过步枪,  

 

三营长:一班长,你瞄准第一方阵师傅的头,我打第二方阵师傅的头,  

 

一班长:是,营长,  

 

三营长:三班长,关闭城门,  

 

三班长:是,关闭城门,  

 

第五十三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一个童子军匪徒向华仰侨跑过来,  

 

匪徒:报告华司令,还有一百米,  

 

华仰侨:城门关上了没有?  

 

匪徒:没有,  

 

华仰侨:好,红军已经被我的神兵吓坏了,   

 

巫师:华司令,是否下令停止前进,城门不关可能有诈,

 

华仰侨:红军是想用空城计吓唬我可我不是司马懿,快吹号角冲锋,

 

一个匪徒吹响了牛角号,

 

大刀会童子军疯狂地跑动起来,

 

第五十四场   日,连城城墙东门口的大门,外

红军关闭了城墙大门,  

 

第五十五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一: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五十米,  

 

三营长:大家注意,我的枪响后都瞄准敌人第二方阵射击,

 

“砰砰”两声枪响,

 

轻机枪和步枪激烈的枪声立刻响起来,  

 

第五十五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第一方阵中身穿“师”字服的童子军师傅头上中弹倒下,  

 

第二方阵中身穿“师”字服的童子军师傅头上中弹倒下,  

 

激烈的机枪和步枪声,  

 

第二方阵中拿枪的匪徒们纷纷倒下,  

 

第五十六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三营教导员:打!

 

他先用驳壳枪打了一枪,  

 

红军战士们整齐地打了一个排子枪,  

 

第五十七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大刀会童子军里身穿“师”字服的几个师傅首先中弹倒下,  

 

激烈的枪声不断,  

 

敌人方阵中拿枪的匪徒们中弹纷纷倒下,  

 

第五十八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九连长和王干事同时喊:打,  

 

二人同时用驳壳枪打了一枪,  

 

红军战士们整齐地打了一个排子枪,  

 

第五十九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敌人方阵中拿枪的匪徒们倒下一片,

 

第六十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三营长:大家快喊话发动政治攻势,  

 

一班长:大刀会童子军,你们的师父被红军打死啦,赶快逃跑吧,  

 

红军小战士:你们不能刀枪不入,快跑啊,  

 

红军小战士向敌人打了一枪,  

 

红军小战士:营长,我打死了一个敌人,  

 

三营长:好样的,  

 

红军老战士:童子军的伢仔们,神水挡不住红军的子弹,快跑呀,  

 

红军老战士也向敌人打了一枪,  

 

红军老战士:我也打死一个,  

 

城墙上的几十名红军大声喊着:丢下枪快跑吧,红军不打空手的人,  

 

第六十一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第一方阵的大刀会童子军看见城门被红军关闭了,  

 

砰砰两声枪响,  

 

第一方阵的小童子军看见“师父”被打死,顿时乱成一团纷纷丢下手中的彩旗调头就往回跑,  

 

第二方阵的童子军看见“师父”被打死,丢下枪也跟着第一方阵的人往回跑,  

 

第六十二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三营教导员:大家齐射,预备,放!

 

红军战士们整齐地打出一次排子枪,  

 

三营教导员:大家快喊话, 

 

红军战士们:放下武器,红军不打空手人,  

 

第六十三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敌群里倒下一批手拿步枪或大刀的人,  

 

没被打死的都赶紧丢掉手里的刀枪就往回跑,  

 

第六十四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王干事:大刀会童子军放下枪快跑吧,  

 

九连长:瞄准,放!   

 

红军战士们整齐地打出一个排子枪,  

 

九连长:瞄准,放!   

 

红军战士们又整齐地打出一次排子枪,  

 

大刀会童子军倒下一排排,步枪丢了满地,

 

第六十五场   日,连城东门城墙上,外

三营长:停止射击,敌人跑远了,  

 

城墙上机枪和步枪都停止了射击,  

 

红军小战士:报告营长,红军才是刀枪不入,  

 

城墙上暴发出了胜利的笑声,  

 

第六十六场   日,山上的一片竹林,外

三营教导员:同志们,冲下山去,  

 

红军战士们冲出竹林,  

 

第六十七场  日,山上的一片灌木丛,外

王干事:同志们,冲啊!  

 

九连长:冲啊!   

 

红军战士们冲出灌木丛,  

 

第六十八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前方传来激烈的枪声,

 

跟在最后面的童子军队伍仍在继续向前走,

 

华仰侨左手托着黑色蟾蜍石雕右手勒住马缰绳坐在马背上向前张望,

 

华仰侨:大天师,枪声响了应该是我的神兵攻进东门了吧,  

 

巫师:应该是,红军早已被华司令的神兵吓破了胆,

 

华仰侨:不,不对,怎么红军和大刀会童子军一起都在往回跑?  

 

巫师以掌加额踮起脚来向前看,

 

第六十九场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一大群大刀会童子军在前头跑过来,  

 

红军跟在后面追,  

 

红军喊: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快跑吧把枪丢掉跑得快,

 

大刀会童子军们纷纷丢下手里的步枪或大刀,  

 

第七十场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一个童子军士兵空手跑到华仰侨面前,  

 

童子军士兵:报、报告司令,都跑回来了都跑回来了,  

 

华仰侨:混蛋,不准往回跑,快往前跑,  

 

童子军士兵:是,往前跑,  

 

童子军士兵说完拔腿就向前跑去,  

 

华仰侨:站住快回来,我是让你往前跑,不是让你往回跑,  

 

童子军士兵:是在往前跑,不是往回跑,

 

华仰侨:他妈的,

 

华仰侨抽出手枪,

 

又一个童子军逃兵跑到华仰侨面前,  

 

逃兵:华司令,快跑快跑

 

华仰侨朝这个逃兵打了两枪逃兵倒地,  

 

华仰侨:不准逃跑,都给我往前冲,往前……

 

一大群逃兵涌过来把华仰侨骑的马头也推了个一百八十度转,

 

巫师:华司令,我们也跑吧红军就要追过来了,  

 

华仰侨:快,神水神水,

巫师双手举起药酒葫芦,

 

巫师:华司令,神水挡不住洪水,败军如同洪水,洪水不可堵呀,  

 

华仰侨赶紧把蟾蜍石雕放入口袋把手枪插入枪套左手推开酒葫芦右手拿起马鞭,

 

华仰侨:巫师你他妈的,驾,

 

他狠狠地抽了马屁股一鞭骑着马逃走,

 

巫师赶紧丢掉手上的酒葫芦也跟着跑去,

 

第七十一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红军跟在敌人后面追,

 

王干事、三营教导员、八连长、九连长都跑到了一起,  

 

王干事:教导员,这一仗打的真过瘾,  

 

三营教导员:王干事,你的建议太好了,  

 

王干事:你看我们像不像放羊倌,  

 

三营教导员:放羊倌?

 

三营教导向前看了看远处逃跑的敌人,

 

三营教导:像,我们前面赶的羊群可有一千多啊,  

 

九连长:对,我从小就是个放羊的,  

 

八连长:我也放过羊,  

 

大家乐的都发出了笑声,

 

九连长:教导员,大刀会童子军这么不经打,一鼓作气消灭他算了,

 

八连长: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华仰侨的大土楼也端掉,

 

三营教导员:好,先打了再说,同志们冲啊,

 

红军快速向前追去,

 

第七十二场   日,华家土楼大门,外

华仰侨骑马跑进土楼大门,

 

华仰侨:快关大门快关大门,

 

巫师和一群大刀会童子军跟着跑进了大门,

 

土楼大门关闭了,

 

第七十三场   日,华家大土楼,外

三营教导员带领红军刚追到大土楼前,

 

大土楼围墙上的射击孔里就响起了枪声,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红军战士中弹倒下,

 

红军立刻卧倒进行还击,子弹打在厚厚的围墙上溅起了火星,

 

三营教导员:准备手榴弹,

 

九连长提着一捆手榴弹跑过来,

 

九连长:我去,

 

三营教导员:好,炸开它,火力压制,

 

轻机枪向土楼猛烈射击,

 

九连长快速跑到土楼围墙大铁门前放下一捆手榴弹把拉火环一拉转身就跑,

 

手榴弹爆炸的浓烟,

 

浓烟散开土楼围墙的大铁门依然关闭着,

 

九连长灰头土脸地背着一个受伤的红军战士跑回来,

 

九连长:报告大铁门炸不开,

 

三营教导员:停止进攻,带上伤员赶快撤离,

 

九连长:教导员,我再去一定炸开它,

 

三营教导员:不行,没有大炮轰不开,快撤,

 

九连长:是,

 

红军战士们背上伤员快速撤离了,

 

第七十四场  日,沙土大马路上,外

红军回到大马路上,

 

王干事:教导员,敌人丢下的刀枪真多啊,

 

三营教导员:同志们赶快打扫战场,王干事先前我们都追过头了,

 

王干事:我也忘记提醒了,追得太高兴了险些犯大错误,

 

三营教导员:不过总算打了个以少胜多的漂亮仗,

 

路面上到处都是敌人丢下的刀枪和子弹带,

 

红军战士们高兴地把枪支弹药挂满全身双手还抱着几支步枪,

 

本集结束。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文屏路35号7楼


评论


评分:

叶英平:

评论:深刻揭露当年闽西反动会道门大头目是怎样用大刀会堂规极其残忍的刑罚逼迫部下攻打红军的场景。
05月18日 0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