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侦探2 (32人评价)



【故事简介】

梦境杀人案告破以后,白卓宇和欧阳联手追查盗窃Sigmund药剂的组织——神域,困难重重。崔景轩的室友林鸢邂逅谜一般的女孩陈姿,她身上有一种奇妙的光芒,每当她出现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和人都会黯然失色。一天雨夜,陈姿给林鸢留下了一份宣告自己即将死亡的信笺,从此人间蒸发。越来越多的证据关联了过去和现在的梦境杀人事件,矛头直指神域组织。但白卓宇还是无法找到锁定这个组织的方法,直觉告诉他陈姿可能是一个突破口。神域的目的是利用陈姿的脑波能力与梦境设备结合,开发出超脑干涉仪,他们将这个计划命名为天启,最终结果是审判全人类。这次,白卓宇必须在末日审判到来之前,力挽狂澜……


【正文】

1白卓宇家 夜 内

黑底中,字幕:梦境杀人案告破以后,媒体大肆报道案情,社会舆论哗然,安其拉公司宣告破产,周琳无法忍受各方压力,坠楼身亡。

画面切,周琳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托着腮,神情阴郁。镜头摇向落地窗,她死去男友的身影飘浮在窗外。周围光线昏暗,黑暗如幕布般垂落。

字幕:一个叫神域的诡秘组织偷走了梦境实验部分设备和药剂,白卓宇和欧阳警官联手追查,困难重重。

画面切,欧阳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案件卷宗,他在椅子上仰头抽烟。突然,他烦闷地一脚踢翻卷宗。周围光线暗淡,黑暗如幕布垂落。

画面切,白卓宇睁开眼睛,他的瞳仁略有呆滞,凝视着漆黑的天花板。

画外音是夜行汽车的呼啸声,挟带着乖戾的风声。天花板上闪过车灯的光芒,画面叠,警车的光芒闪烁。

 

2安其拉公司 夜 外

安其拉公司大厦楼下,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白卓宇踩着碎玻璃入画,他的脚步一路往前,直到停在一摊殷红的血迹前。那血迹如曼陀罗的花朵,无声地绽放,渲染着死亡。

镜头上摇,白卓宇微蹙眉头,向后移转视线。

晚风拂动,周琳的长发在风中扬起,她与白卓宇对视,雪白的容颜映衬凄艳的红唇,妩媚一笑。

慢镜头下,有两名警察从周琳面前跑过,他们并没有察觉到她。周琳转过身,逆着警车的车灯,背影娉婷地向前走去。

一辆运尸的推车入画,白卓宇低下头,他看到车上一具被白布遮盖的女尸,白布上血迹斑斑,有几缕长发像海藻般披散出来。

周琳(画外音):找到他们,要不然所有人都会大祸临头。

白卓宇叹了一口气,握紧拳头。

 

3白卓宇家 夜 内

天花板的光亮消逝,白卓宇依旧呆呆地看着。画外音传来一个人翻身拉动被褥的声音。

镜头摇向侧身躺在白卓宇身旁的夏晓柔,她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闭着眼睛,嘴角蠕动了一下。

夏晓柔:睡不着?

白卓宇:嗯,吵到你了?

夏晓柔:没有,我也睡不着。

夏晓柔睁开眼睛,坐起身,拧开床头柜上的暗红色台灯,柜子上还有一杯水。夏晓柔拿起水杯,仰头喝起来,白卓宇微笑着看她。

夏晓柔:喝水吗?

白卓宇摇了摇头,待夏晓柔躺下来,他忙不迭地翻过身,从背后抱住她,在她颈间轻轻吻了一下。夏晓柔咬着嘴唇,低吟一声,羞恼地说。

夏晓柔:讨厌,又在勾引我。

白卓宇:这是勾引吗,明显是挑逗,挑逗我自己的女朋友。

夏晓柔:哼。

白卓宇拿起夏晓柔纤细的右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端详着戴在无名指上的情侣戒指,上面镶嵌着细碎璀璨的钻石。

白卓宇:这位置戴错了。

夏晓柔:谁叫你不量尺寸就买了,这么小,中指戴着太紧只能戴无名指了。

白卓宇:量了你的尺寸就不是惊喜了。

夏晓柔:还侦探呢,观察力这么差劲。

白卓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观察力确实差了,崔景轩这小子说得没错,谈恋爱人会变蠢。

夏晓柔:他是自己本来就蠢。

白卓宇:嗯,沈梦晨因为过失杀人罪入狱,他傻傻地在外面等她,还订了七年之约,等人家出狱就交往。

 

4白卓宇家 夜 内

夏晓柔转过身,与白卓宇面对面,她酥胸半裸,白皙的肌肤在黑暗中隐现,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让男人无法招架的性感。

白卓宇忍不住斜眼偷看,被夏晓柔伸出双手,用力把头拧开。

夏晓柔:别看,要不我们也订个半年之约,半年里不见面。

白卓宇:才不要。

说着,白卓宇就贴身而去,将夏晓柔紧紧搂在怀里。在白卓宇怀里的夏晓柔一脸沉醉,却还是嗔怪地说道。

夏晓柔:勒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白卓宇:情侣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也挺合适的,就这样戴着吧,一生一世。

夏晓柔:想得美,松开。

夏晓柔从白卓宇臂弯里钻了出来,用手捧着他的脸颊。她的眼眸澄澈明亮,如同星月之下的深潭,倒映出他多情的面容。

夏晓柔: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无从抗拒,你是不是有魔力啊?

白卓宇:这个叫性吸引力,要不——

夏晓柔:别来!

夏晓柔竭力抗拒,白卓宇这边已经先发制人,用热情似火的嘴唇印上了她娇艳的红唇。两人缠绵地拥吻,身体紧贴着身体,被激情的海浪裹挟着。

夏晓柔急促地喘息着,满脸通红,用手捶打白卓宇,见他毫无反应,兀自投入,她自己也意乱情迷,指尖在白卓宇健硕的后背摩挲,最后探入他的睡衣里。

就在这时,她的眼睛猛地睁大,镜头摇向床的另一头,一个全身绿色的小男孩幽怨地站着,对夏晓柔怒目而视。

夏晓柔啊的一声,将白卓宇推开。

 

5白卓宇家 夜 内

房间里所有灯光都打开了,夏晓柔一脸惊惧地坐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自己,半低着头,眼睛疑神疑鬼地四下扫视。

白卓宇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他已经打开了衣柜,但里面没有人。他掀开窗帘,窗帘后面也没有人。他趴在地板上,一边检查床底下,一边问夏晓柔。

白卓宇:那个人是谁?

夏晓柔沉默不语,她不敢说,咬着嘴唇。白卓宇站起身,爬到床上,将夏晓柔揽到怀里,半开玩笑地说道。

白卓宇:别忘了你男朋友是做什么,你不说我也可以推理出来,是你前男友吧?在梦里还纠缠你。

夏晓柔:不是。

白卓宇:呃……那是谁,能把你吓成这样?

夏晓柔:我弟弟,夏鹏。

白卓宇:夏鹏?我好像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他。

夏晓柔:嗯,因为他已经死了。

白卓宇:啊?

夏晓柔:20年前他就死了。

 

6夏晓柔家 日 内

画面闪回,夏家正在服丧,空气中萦绕着香烛的袅袅烟气。光线暗淡的客厅里摆放着纸扎的红男绿女,妆容妖艳。正值花季的夏晓柔和母亲待在一起,母亲双眼垂泪,一边哭泣,一边往地上的铁盆里扔纸钱焚烧。

夏晓柔默不作声地看着,眼神里闪烁着一丝叛逆的光芒。在她面前断断续续有人走过,抽帧画面里,他们的身影快速地拖曳着,来回移动,如同鬼魅。

她突然抬起头,穿过人影,看向躺在纸扎棺材小船里的夏鹏。画面叠,夏鹏诡异的遗容,他闭着眼睛,浮肿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绿色,青筋暴起,双颊、嘴唇被入殓师画成鲜红色,突兀之极,而且嘴巴缝隙贴着红纸,如同吊死鬼的长舌头。腹部像得了腹水病一般隆起。

特写镜头下,他露出衣袖的双手都是一道道割痕,指甲上仿佛被涂了指甲油,在烛光的掩映下,显得绿森森的。

夏晓柔看不下去,扭头向家门口走去。这时候,她的父亲和两个男性长辈来抬纸扎棺材小船。

画外音,传来咚的一声,棺材船破了,夏鹏的遗体掉落,他在地上翻滚着,最后滚到夏晓柔脚边,怒目圆睁地瞪着她。

夏晓柔受惊过度,歇斯底里地大叫。现场一片混乱,父亲和长辈们匆忙上前收拾残局,竭力控制陷入癫狂、口吐白沫的夏晓柔。

 

7白卓宇家 夜 内

白卓宇咽了口唾沫,看着神情惊惶的夏晓柔,他伸出手,轻抚她的秀发。

白卓宇: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夏晓柔:意外。

白卓宇:真的是意外吗?你的表情可是写满了深深的恐惧。

夏晓柔:你别管了。

夏晓柔一把推开白卓宇,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白卓宇正要开口劝说,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他停顿了一下,见夏晓柔一动不动地趴着,不愿意和他说话,叹了口气。手机屏幕上显示崔景轩的号码,白卓宇没好气地接起来。

白卓宇:干嘛?

 

8凶宅 夜 外

崔景轩灰头土脸地站在一栋老旧的房子外面,他斜戴着鸭舌帽,脸颊上汗水涔涔,发梢都濡湿了,穿在身上的大号T恤脏兮兮的,沾着汗渍和尘土。

他身旁站着三个神情各异的人——脸色阴沉的林鸢,眼神闪烁的牧野和扑到他怀里哭得花枝乱颤的钟晓雯。

崔景轩:老大,你吃了朝天椒了,说话口气这么冲?

白卓宇(画外音):到底什么事?

崔景轩:我们这里发现凶宅藏尸,你过来吗?

白卓宇(画外音):没空。

嘟的一声,白卓宇挂断电话,崔景轩呆愣地站着,把鸭舌帽往脑后一拉。

崔景轩:我靠!

 

9白卓宇家 夜 内

白卓宇把手机往床上一扔,俯下身,贴着被子对夏晓柔说道。

白卓宇:晓柔,如果你心里有一道坎,是你弟弟二十年前的死,你还过不去,没关系,我可以陪你,我们一起过这道坎。

被子底下的夏晓柔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抓住白卓宇的手,紧紧地握着。突然她的手一抖,一把扯住白卓宇的戒指。白卓宇吃痛,嘴里发出嘶的一声。

白卓宇:怎么了?

镜头推入被子底下,夏晓柔脸色苍白,失神的眼睛瞪得老大,她身体不由自主地痉挛,仿佛在经受一次难以承受的惊吓。

镜头摇向被子另一头,一个绿色的影子钻进了被子,他赤裸着上半身,面向夏晓柔缓缓抬起头,那是夏鹏诡异扭曲的脸。

画面转为黑底。

画外音是夏晓柔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片名字幕——异度行者2:神之域

 

10医院病房 日 内

白卓宇将一束浅蓝的鸢尾插在陶瓷花瓶上,偌大的病房,窗台上摆满了龟背竹、虎皮兰、仙人球等绿植,在空气加湿器的朦胧水汽映衬下,看起来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他将百叶窗拉起来,让阳光洒进病房。一束温暖的阳光斜射到夏晓柔的病床前,她还在昏迷中,双眼紧闭,呼吸平缓。

白卓宇眼神中带着深深的关切,用湿毛巾为夏晓柔轻轻地擦拭脸颊。画外音传来门的咯吱推开声,穿着银白色风衣、潇洒英武的欧阳走了进来,他的腋窝下夹着一个档案袋,手里还端着两杯热咖啡,白卓宇忙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欧阳机敏地转为蹑手蹑脚走路,来到白卓宇面前,压低声音说道。

欧阳:嫂子还没醒来?

白卓宇:嗯……嗯?我们还没结婚。

欧阳瞟了一眼夏晓柔无名指上的戒指,将咖啡递给白卓宇。

欧阳:那也快了。

白卓宇呷了一口咖啡,撇撇嘴,似乎对速溶咖啡的味道不感冒。

欧阳:怎么就突然吓晕了?

白卓宇:现在还不方便跟你说。

欧阳:莫非……(脸上浮现狡黠的笑意)不愧是唐人街侦探啊,在那方面也喜欢刺激。

白卓宇:原来欧阳警官也是老司机。

欧阳:见笑了,见笑了,说正经的,那个神域组织是真的行踪诡秘,不好追查。

白卓宇(掏掏耳朵):从欧阳警官口中听到案子难查,还是第一次。

欧阳:废什么话,还跟我杠上了。

白卓宇(低声):轻一点,轻一点。

 

11医院走廊 日 内

为了不吵到夏晓柔,白卓宇和欧阳走到病房外面,悄悄地关上门,在走廊上对话。

欧阳:我们通过国际刑警方面,也只拿到零星的有关于神域组织的资料,你可以看一下,(档案袋递给白卓宇,手一停顿)这个都是保密文件,不能对外公布——

白卓宇不客气地一把夺过档案袋,厚着脸皮说道。

白卓宇:保密文件还给我看?

欧阳:那还不是因为你走狗屎运,被蛇蝎美人下了药,不仅大难不死,还能在别人的梦境里穿来穿去。

白卓宇:这叫梦境串联,只有服下梦境实验研制出来的药剂Sigmund的人才可以做到,除此之外,Sigmund还有意识渗透和道德审判的功能。

欧阳:而你和沈梦晨是服下Sigmund仅存的两个幸存者。

白卓宇:在神域重启梦境实验之前是这样。

 

12医院走廊 日 内

欧阳一脸满足地喝着咖啡,白卓宇神情专注地翻阅文件。文件里夹着一沓照片,都是泰国、老挝、缅甸军方照,还有非洲黑人擎着AK步枪的近照以及基地组织头部会晤的黑白照,另外还有一张倒十字的宗教徽记(神域符号)。

白卓宇:想不到神域来头这么大——(念文件)成员遍及全球各地,拥有数百年的历史和富可敌国的财力,并得到了东南亚国家军政界、北非武装势力和中东恐怖分子的暗中支持,厉害了。

欧阳:我们已经排查了安其拉公司所有人员,但没有找到与神域组织有关联的嫌疑人。

白卓宇:你就这么肯定?

欧阳:你是不相信我们警方的办案水平?是谁在沈梦晨家把你从——

白卓宇:我承认,你们办案水平一流,只不过太不近人情了。

欧阳:什么,我们不近人情了?

白卓宇:对啊,口口声声说警民合作,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我们做侦探的也是要吃饭的。

欧阳:你的前任雇主难道没有给你发薪水?

白卓宇:早就撒手人寰了。

欧阳:我们可以给你颁一面锦旗。

白卓宇:不要。

欧阳:你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助手呢?

正说着,白卓宇的手机铃声响了。白卓宇和欧阳对视一眼,苦笑着说道。

白卓宇:这人邪门着呢,一说他,他就打来了。

 

13医院走廊 日 内

白卓宇咳嗽了一声,故意打开免提,让欧阳也听听。

白卓宇:干嘛?

崔景轩(画外音):老大,你快来吧,我们这里出大事了。

白卓宇:什么事在你嘴里都成大事了。

崔景轩(画外音):这次真的不是我添油加醋,有命案发生了,现场血腥得要命,简直惨不忍睹!

白卓宇:那我就不用过来给自己添堵了。

崔景轩(画外音):别啊,这个案子可能跟梦境杀人案有关联。

白卓宇、欧阳:什么?

崔景轩(画外音):死者是我们的一个学长,他临死之前是半梦半醒的,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欧阳:他把自己吓死了吗?

崔景轩(画外音):不,他把自己的头割下来了,咦,我好像听到欧阳警官的声音了,欧阳警官,我昨天就想找你了,昨天我们在一个凶宅里发现了——

白卓宇和欧阳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向走廊尽头跑去。

画面淡出。

 

14牧野家 日 内

画面淡入。

某个人的第一人称视角(黑白画面)——他的呼吸深沉而粗重,仿佛刚刚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客厅,天花板上挂着水晶吊灯,闪烁着纸醉金迷的光芒。耳边回荡着其他人打牌的叫嚣声,其中就有崔景轩的声音。

崔景轩(画外音):炸弹、炸弹、炸弹,手气太好了,出完了。

画面转动了一下,他坐在红木沙发一侧,透过身旁的热带鱼水缸,倒映出自己呆滞臃肿的面容,他的名字叫阿亮,是崔景轩的学长。

阿亮将视线转向崔景轩等人,画面里多出了五个人,分别是崔景轩、牧野、钟晓雯、雅子和Edward。他们坐在靠近沙发的餐桌上打牌,桌子上一片狼藉,烟灰缸上插满烟蒂,吃剩的披萨盒子随意摊开,啤酒罐压扁凌乱地摆放。

因为是打双扣,钟晓雯没有参与,她一个人盘腿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光腿穿着牛仔短裤,裸露出白嫩的肌肤。崔景轩忍不住偷瞄她,被她白了一眼。

Edward:这么快,好,我借个东风,一个对,王炸,再一个顺子,我也出完了。

崔景轩、Edward(击掌):双扣!

 

15牧野家 日 内

阿亮的第一人称视角(黑白画面)——画面摇晃了一下,视线水平位置升高,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众人走去。

阿亮(画外音):你们饿了吧,我炖猪头汤给你们吃。

崔景轩怪异地抬起头,看着阿亮说道。

崔景轩:哪来的猪头肉啊?

阿亮(画外音):呵呵……

伴随着呼吸节奏加快,阿亮猛地转过身,画面剧烈摇晃,他径直向厨房走去。

阿亮走进厨房,他一边呵呵地诡异笑着,一边拧开燃气灶,用勺子搅动一个汤锅。身后是牧野的追问声。

牧野(画外音):阿亮,你干什么?

阿亮(画外音):我要请你们吃上好的猪头炖汤。

牧野(画外音):阿亮!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阿亮拿起一把剁肉刀往自己颈间剁了下去,画外音混合着血花飞溅声和生肉的切割声。

画面被染成一片血红,最后在钟晓雯的惨叫声中,画面转为黑底。

 

16牧野家 日 外

画面切,一幢富丽堂皇的山间别墅,门口拉起了警戒线,旁边还泊着三辆警车,有拿着单反相机取证的警员面色冷峻地跑过。

白卓宇、欧阳、崔景轩和一名短发干练的年轻女警员站在一辆警车旁边,崔景轩向他们讲述案情经过,女警员低头专注地做笔录——她的名字叫刘颖超,刚从警官学院毕业。

崔景轩:……差不多就是这样,太他妈残暴了。

正说着,钟晓雯裹着一条毛毯从别墅里走出来,脸色苍白,她身旁有雅子陪护。崔景轩朝她看了一眼,补充道。

崔景轩:连富家千金都吓晕了。

刘颖超:你说谁?

崔景轩:就是钟晓雯,她是牧野学长的妹妹,他们两兄妹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欧阳(指着雅子):她是谁?

崔景轩:那个是雅子学姐。

欧阳:怎么都是学长学姐的,你小子在大学里混得不错嘛。

崔景轩:那是。

镜头摇向白卓宇,他一直托腮思索着,默不作声,欧阳看了他一眼,打趣地说道。

欧阳:大侦探,不要一声不吭好不好,有什么想法拿出来交流一下。

白卓宇:我觉得这个案子跟梦境杀人案不同。

崔景轩:老大,怎么不同了,他就跟梦游一样走路,咔嚓一下,还把自己头割下来了。

白卓宇:那他有吃Sigmund吗?

崔景轩:这个……我哪知道。

欧阳:我会让法医检验死者的血液,Sigmund的成分是可以检验出来的。

白卓宇:那就麻烦欧阳警官了。

欧阳:不麻烦,除了觉得这个案子和梦境杀人案有差异,你还有没有别的想法?

白卓宇:对死者的背景和生活过往调查——

欧阳:这个当然是交给我们警方了,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不开。

崔景轩:他绝对不是想不开,要不是中邪了,要不就是嗑药了……我会不会也误食了,(夸张地抠喉咙)呃,死定了。

 

17牧野家 日 外

镜头摇向别墅大门,牧野和Edward走了出来,两人边走边低头说话。白卓宇瞟了一眼牧野闪烁不定的眼神,眯缝起眼睛。

白卓宇(对崔景轩):那个高个子、长发戴眼镜的就是牧野吧?

崔景轩:对,我们学校鼎鼎大名的高帅富,钟氏集团的大公子,他老子身家过百亿,是咱们江城的首富。

白卓宇:没问你这个,他旁边那位呢?

崔景轩:Edward,爱德华,是不是很像《暮光之城》里的男主角?

白卓宇:你还问起我来了。

这时候,刘颖超将做好的笔录交给欧阳过目。

刘颖超:欧队,笔录做好了,您看一下,没问题,可以让他签字。

崔景轩对刘颖超颇有好感,忙不迭地说。

崔景轩:我来签,我来签。

欧阳和白卓宇不约而同地白了他一眼,崔景轩识趣地低下头。

欧阳:还有昨天的藏尸案没有做笔录。

白卓宇:确实。

崔景轩:那个藏尸案,牧野学长、他妹妹钟晓雯、Edward和雅子学姐都是目击者,对了,还有——

正说着,一个黑色的身影闪了出来,他径直跑到牧野面前,砰的一声在他脸上打了一拳。牧野猝不及防,身体踉跄倒退,黑影继续追击。钟晓雯看到了,发出惊恐地尖叫。Edward和雅子反应过来,上前拦阻,欧阳和其他警员也跑了上去。

现场陷入混乱,崔景轩呆呆地看着,对白卓宇说了一句。

崔景轩:就是他,林鸢。

 

18警车 日 内

林鸢坐在警车后排座位,他头发凌乱,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半遮住眼睛,他眼神桀骜凶狠,沉默不语,嘴角还残留着被殴打的淤青。

白卓宇和崔景轩透过车窗打量他,崔景轩递给他一张纸巾。

崔景轩:林鸢,你小子能耐了,连牧野学长你都打。

林鸢不接纸巾,崔景轩直接把纸巾推到他脑门上。

崔景轩(对白卓宇):他跟我同一个寝室的,平常都是我们欺负他,我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小林子,(对林鸢)小林子,是吧?

白卓宇仔细端详着林鸢,林鸢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因为刚才出拳过猛,手指关节上已经红肿了。白卓宇侧着头去看他的后脑勺,发现上面还沾着零星血迹。

白卓宇:他后脑勺被人打了,从伤口结疤的程度看,应该是两到三小时前。

听到白卓宇的分析,林鸢突然扭头瞪着他,崔景轩则是惊讶不已。

崔景轩:你什么时候遭人暗算的,难道是从凶宅出来以后,你不是一个人回去了吗?

林鸢没有回答,这个时候,欧阳走了过来,对着白卓宇无奈地耸了耸肩。

欧阳:打了人,而且还是藏尸案的目击者,所以必须得去一趟警局。

白卓宇二话不说,打开车门,上了警车,并招呼崔景轩上车。

白卓宇:我们也一道去,哪里有案子我们就去哪,(对崔景轩)顺便听一下你们昨晚深入凶宅花样作死的经过。

崔景轩:我已经忍不住要说了。

欧阳:那好,走人。

 

19警车 日 内

林鸢一直盯着白卓宇,他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咬了咬嘴唇。白卓宇也留意到他的小动作,回头微笑着注视他。

林鸢:你是白卓宇吗?就是协助警方破获梦境杀人案的唐人街侦探。

欧阳在一旁听着,不满地咳嗽了一声,白卓宇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白卓宇:我是白卓宇,你想说什么?

林鸢: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只有你知我知,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欧阳:喂,林同学,这是你接受警方审讯的态度吗?

林鸢扭过头去,故意不看他,欧阳气愤地提高声音。

欧阳:喂?

白卓宇:喂,任何公民都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吧?

欧阳:他迟早得说啊。

白卓宇:你又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如果是跟我探讨一些关于把妹的技巧呢。

崔景轩:这个我也要听。

白卓宇:一边去,别在这里聒噪。

崔景轩被白卓宇怼得无言以对,愤愤不平地离开,当他看到刘颖超的时候,又变得眉飞色舞了,走上前搭讪。

崔景轩:学姐好。

刘颖超:我又不是你学姐。

镜头摇向欧阳,他和白卓宇互使眼色,在沟通完信息以后,他咳嗽一声说道。

欧阳:就给你十五分钟,你们聊完了,我们回警局接着聊。

 

20警车 日 内

欧阳走后,白卓宇和林鸢并排坐着,两个人保持沉默,暂不开口。白卓宇扭头,看到车后挡风玻璃下面有一个医药箱,他把箱子拿过来打开。

画面切,白卓宇倒了一点酒精消毒水到海绵上,将海绵沾湿,然后帮林鸢擦拭后脑勺的伤口。林鸢一开始抗拒,但看到白卓宇坚定的眼神,动作轻巧灵活,像个训练有序的医护人员,他就不再抗拒了。

白卓宇:那个攻击你的人比你高半个头,用的是一根铁棍,还好棍子没有铁锈,要不然你就悲剧了。而且,他还是一个左撇子,这个可以从你后脑勺疤痕的半月形切口方向推断,左撇子是右斜向下,右撇子是左斜向下。

白卓宇一边说,一边观察林鸢的反应,他皱紧眉头,咬着牙齿,似乎在内心压抑着某种仇恨。

白卓宇:我看到你和牧野打架的场景,他好像就是左撇子。

林鸢猛地深吸一口气,白卓宇拍拍他的肩膀,用海绵压住他的伤口,然后贴上胶带。

白卓宇:你一直在听我的分析,显然是想评判我的侦探能力。

林鸢瞄了一眼后视镜,检视包扎情况,他半开玩笑地说。

林鸢:跟你拙劣的急救能力有一拼。

白卓宇:好吧。

林鸢:穿越别人的梦境,一定会见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你怕不怕?

白卓宇:我是身不由己,已经见怪不怪。

林鸢:你见过在一道白光中绽放的女孩吗?

白卓宇:没见过。

林鸢:我见过。

当林鸢开始回忆过去的场景,他的双手紧握,眼眶里闪烁着泪光,一股悲伤的情愫攫住了他。而这一切,白卓宇都看在眼里。

画面淡出。

 

21公交车 夜 内

黑底中,传来林鸢叙述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林鸢(画外音):这种感觉很奇特,仿佛中了某种魔力,我在公交7路车上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孩,就完全被她吸引。她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戴着耳塞听音乐,旁若无人,沉浸在跟我们截然不同的世界。

画面切,林鸢走进车厢,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公交车后面,右手悬停在半空,手上拿着公交卡却迟迟不刷。他穿着白衬衫搭配蓝色牛仔裤,单肩挎着黑色背包,浑身上下透出青涩的学生气息。

镜头摇向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陈姿,柔光效果下,她长发披肩,吊带的黑白格子长裙映衬着白皙的肌肤,长睫毛卷曲,扑闪如蝶翼,唇色浅红,淡雅而光亮,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勾勒出细长的腿部曲线。

林鸢(画外音):我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再也没有移开视线。她的身体被一团柔和的白光包围,若隐若现,神秘而不可捉摸。更难以置信的是车上的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唯独我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长久凝视她。

画外音传来嘟的一声,司机摁了一下喇叭,林鸢反应过来,忙刷了公交卡,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22公交车 夜 内

林鸢坐在座位上也不安分,透过车窗玻璃上的反光偷看陈姿。陈姿身上的白光让他惊叹不已,反复揉着眼睛。他环顾四周,公交车上稀稀疏疏地坐了五六个人,或是玩手机,或是聊天,或是打瞌睡,都没有注意到陈姿和鬼鬼祟祟的他。

陈姿戴着耳塞听歌,眼睛一直注视着窗外,外面街边的霓虹灯投射到她脸上,如同斑斓的光带掠过。而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不为所动。她身上的白光就像一个白色的透明果壳,将她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画外音是从她耳塞里流泻出来的旋律,一首伤感的民谣。林鸢侧着头,就这样呆呆地透过车窗看她。

伴随着刹车声,公交车到站,陈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林鸢的表情一阵紧张,慌乱地低下头去。陈姿从他身旁经过,似有察觉地扫了他一眼,然后缓缓走到车后门。

陈姿下车以后,车门关上,公交车继续向前行驶。她下站的地方是一个住宅区,一排排楼房鳞次栉比,如同缄默的队列。

林鸢凝视着她发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这才注意到自己长时间扭着脖子,脖子已经僵了,呲牙咧嘴地敲了几下。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噩梦侦探》第一部目前已拍摄成网络大电影,计划是完成三部曲,亦可改编成12集网络剧,期待与您合作!微信:jay631396063
05月02日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