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怪车 (26人评价)


海报.jpg

【故事简介】

    雾色中,司机白卓宇载了一个从酒吧里出来的年轻女孩,她的名字叫苏月。漫漫归家路,闲来无事,一男一女分别讲述了一个恐怖故事,有围绕迷雾杀人案展开的《闪回》,有研究所里的不死尸《尸眠》。诡异的是,两个故事竟关联着白卓宇和苏月不为人知的秘密……


【正文】

1白卓宇的车 夜 内

黑底中,隐约传来酒吧狂欢的喧嚣声和节奏激烈的舞曲。

伴随着车门的打开声,画面切,一个年轻女孩坐进了后排座位。司机白卓宇回过头,当他看到女孩穿着黑袍、戴着骷髅面具,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女孩的名字叫苏月,她呵呵一笑,摘下面具,露出五官清秀、皮肤白皙的脸。白卓宇又发出一声惊叹。

白卓宇:哇哦,美女好,你是尾号2373的机主吧?

苏月:对啊,刚刚吓到你了吧?

苏月也打量着白卓宇,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头发中分、沉稳老练又英俊帅气的司机。苏月关好车门,下意识地捋了捋刘海。

白卓宇:哈哈,忘记今天是万圣节了,乍一看是惊到了。

苏月吐吐舌头,好奇地打量自己打到的专车,车厢里很宽敞,收拾得干净整洁,没有杂物堆放。车前挡风玻璃下还摆着一个摇头晃脑的大白,那是电影《超能陆战队》的机器人,肥嘟嘟的暖心角色。苏月看到了,不由会心一笑。

白卓宇缓缓将车驶出酒吧街,深秋的薄雾笼罩下来,周围都是白蒙蒙的,他尽量控制着车速。

白卓宇:大雾天气,车速不能太快。

苏月:我明白,你慢慢开好了,反正我也不是太着急。

白卓宇(看打车软件):以目前的速度,到达目的地可能要一个小时哦。

苏月:这么久啊,好吧,还是安全比较重要。

白卓宇:哈哈。

白卓宇笑了,苏月也跟着笑了,两人透过后视镜注视着对方。

 

2白卓宇的车 夜 内

在密闭的车厢里,苏月深吸一口气,脸上泛出红晕,她故意低下头,看手机。白卓宇也移开视线,转动着方向盘,在下一个路口拐弯,驶入一条开阔的路面。

画外音传来手机电量告急的声音,苏月不由蹙起眉头。

苏月:没电了,师傅,你有充电宝吗?

白卓宇:别叫我师傅,听起来特别老,叫我白卓宇吧。

苏月:哦。

白卓宇:我没有充电宝,你有数据线吗,我前面可以插着充电。

苏月:没带。

白卓宇:好吧,我也没带,值得庆幸的是你在没电之前打到了一辆专车。

苏月:嗯。

白卓宇的话,让苏月舒展了眉头,脸上再度浮现笑容。

白卓宇:年轻就是好啊,有玩的资本,像我这样去酒吧嗨,估计撑不到十二点。

苏月:我其实也不喜欢去那么喧闹的酒吧,今天比较特别,平常都是去静吧。

白卓宇:哦,今天为什么特别啊?

苏月:因为是鬼节啊,(戴起面具)特别喜欢这种群魔乱舞的气氛。

白卓宇:刺激、有点小惊吓,把内心的压抑情愫都可以释放出来,一吐为快。

苏月:没错。

 

3白卓宇的车 夜 内

白卓宇的回答说到了苏月的心坎上,她兴奋得两眼发亮,呜呜地学鬼叫,白卓宇也附和着,扮了个鬼脸。两人都被对方逗笑了,言谈显得更亲密。

白卓宇:我小时候扮过吸血鬼的哦。

苏月:真的吗?

白卓宇:嗯,那时候有部动画片叫《怪鸭历险记》,特别喜欢那只绿鸭子,(模仿主人公的叫声)呱呱呱。

苏月:哈哈。

白卓宇:我就扮演他,脸上抹了我妈的植物面膜,整张脸绿莹莹的,戴着尖尖的牙套,披了一条黑色斗篷,一摇一摆地走出家门。

苏月:然后呢?

白卓宇:然后就被我爸看到了,拖回家打了一顿。

苏月:哈哈。

白卓宇:童年一大囧事啊。

苏月:挺好玩的。

白卓宇:小时候除了从来没有成功过的角色扮演,还有一件特别喜欢的事。

苏月:什么事?

白卓宇:我觉得你应该也喜欢,就是一到晚上,小孩子扎堆围着上了年纪的老人——

苏月:听他们讲鬼故事。

白卓宇:没错。

苏月:我也特别喜欢,一直以来都喜欢。

白卓宇:有共同语言哦。

苏月:现在也是长夜漫漫,不如——

 

4白卓宇的车 夜 内

正说着,白卓宇的手机铃声响了,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的旋律,白卓宇不好意思地看了苏月一眼,接听电话(他没有开启免提)。

白卓宇:今晚还比较忙的,要晚点收工,你不用等我,早点睡。放心吧,大雾天的我会控制车速,我可不是幽灵骑士。嗯,晚安。

当白卓宇用亲昵的声音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说晚安的时候,苏月禁不住眉头一皱,她预感到给白卓宇打电话的人是谁,表情显得十分失落,将骷髅面具紧紧攥在这里。白卓宇挂掉电话,透过后视镜看她,苏月勉强挤出笑容。

白卓宇: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苏月:哦,我说这一段路程还挺远的,我手机又没电了,车上就我们两个——

白卓宇:孤男寡女。

白卓宇半开着玩笑,苏月却一脸正色,瞪了他一眼,说话的语气也显得有些生硬。

苏月:你想到哪去了,我刚才是觉得我们都喜欢听鬼故事,也许可以分享一下,讲一讲自己听过的最恐怖最诡异的故事,这样一路上也不会太无聊。

白卓宇:有道理,讲故事最容易活跃气氛了,可是我现在一时间还想不出什么好的故事,要不你先讲一个。

苏月:行,我这个故事也是发生在雾天。

白卓宇:雾天才神秘,神秘就是未知,恐怖之源。

苏月:但这个故事有些长。

白卓宇:不会要讲一个小时吧,我还想表现表现呢。

苏月:会给你机会挑战我的。

白卓宇:哦,你是想搞个讲故事比赛吗?

苏月:比比谁的故事最恐怖,如果我赢了你得发我红包,红包的金额是这趟的路费。

白卓宇:好刺激,那我赢了呢?

苏月:不会给你机会赢我的。

白卓宇:如果我赢了呢?

苏月故意戴上骷髅面具,不予回答。

画面转为黑底。

片名出——午夜怪车。

 

5刘毅家 夜 内

字幕:闪回

画面淡入。

深秋,肃杀的夜,薄雾笼罩的某个住宅小区。

门牌号1304,不祥的数字。卧室里,独居的刘毅躺在床上,睡意正酣。落地窗被漆黑的帘布遮掩,流泻出的一缕光线,将明与暗分割。一侧靠墙的老式座钟,有规律的摆动,读解着时间。

刘毅在睡梦中猛然睁眼,骤变的瞳仁,投射出一幅怪异的景象。一具黑漆的身影,鬼魅般坐在他的床沿。

那黑影仿佛被大火炙烤过,周身烟气缭绕,黑色的碎屑落满床单。他始终耷拉着脑袋,脊背如同骨折,弯曲成骇人的V字。

刘毅惊得不敢出声,下意识地将头埋在被褥里。他对这个不速之客一无所知,他怕对方会袭击他。

黑暗中,两个人缄默地对峙。

 

6诊所 日 外

清晨,雾色消散,小区诊所门口。

风度翩翩的白卓宇医生开车缓缓驶过。车轮底部掀起的疾风,将沿途的落叶吹得缤纷飞舞。车载音乐播放着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沉郁感伤。

白卓宇透过后视镜,看到诊所外泊满了车。他皱了一下眉,顺手推了推眼镜边框,将车驶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7地下停车场 日 内

光线昏暗的停车场,就像空旷的墓穴,稀稀落落停了一些车。天花板的白炽灯因电压不稳闪烁不停。

白卓宇将车泊在一隅,风衣口袋里有微微震颤。他掏出手机,却看到上面没有来电显示。

他下意识地透过车窗往外看,窗外的黑暗里,没有任何人影。

白卓宇关好车门,背着单挎包,向电梯间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四周。偌大的停车场,视线却被曲折的车道、墙壁和立柱遮挡,他觉得陌生。

他尝试了几个方向,发现都走错了。他只能掏出车钥匙,摁下遥控汽车的按钮,来重新定位。

画外音传来嘟的一声,白卓宇扭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车子就在身后。他停下脚步,重新审视这个地域,眼神里透出一丝不解。

白卓宇看到转角处一辆车在黑暗中闪了一下车灯,庆幸还有一个同伴。他加快脚步,拐了个弯,走到跟前,却看到那辆车厢里空无一人。

白卓宇紧锁眉头,推了推眼镜边框,继续往前走。他低下头,凭着直觉走,眼睛的余光扫过路边陌生的车辆。

他感觉到黑暗的车厢里,有一双双冷嘲热讽、不怀好意的眼睛。最后忍无可忍地抬起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8地下停车场 日 内

白卓宇表情沮丧,又摁了钥匙按钮,前面传来嘟的一声,是自己的车子在回应。于是往前走了几步,转弯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脚踩着一摊血。

那摊血深深浅浅地延伸好几米,血迹已干,被灯光映衬得发亮。这场景令人显得无助,白卓宇只能叹了口气,压抑住情绪。这时候,他听到电梯门刷的打开的声音,不远处就是电梯间。他抬头,看到一具焦黑的身影闪进电梯。

那影子耷拉着脑袋,脊背弯折成V字,诡异得让人倒抽一口气。大理石地面残留着他黑色的脚印,如同一长串诅咒。

白卓宇呆愣着,心里踌躇是否要跟进电梯。

 

9诊所 日 内

白卓宇戴着手机耳塞,边接电话边走进诊所。

白卓宇:你真去西藏,这次要几天,错过圣诞我可不管,照片拍了吗,有拍朝圣者、转经筒和佛像,还拍了雪山上的牦牛。

一身护士装的舒莹好奇地看着他。

舒莹:白医生早,今天你怎么……

白卓宇对她摆了摆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转身走进办公室。

白卓宇:今天起晚了,闹钟都没有听到,刚到诊所,你在一个寺庙的外头晒太阳。

舒莹跟进来,将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摆在他的桌上。白卓宇扫了一眼,摇摇头,打开自己的公文包。

白卓宇:行了,不说了,我要开始工作,好好享受你的日光浴吧。

白卓宇挂断电话,摘下耳塞,抬头看到舒莹脸上的一抹浅笑。

舒莹:嫂子又去西藏摄影了啊,好赞。

白卓宇:有些人的职业整天就跟玩似的,哪像我们这么命苦。

说完,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10诊所 日 内

白卓宇坐在办公桌前,埋头翻看病历,舒莹在一旁帮他整理书橱。他有一阵子感觉到恍惚,摇了摇头,让思绪清晰。

突然,一只焦黑的手臂从桌底下伸出来,扯住了他的衣角。白卓宇脸色骤变,猛地往后闪避,等缓过神,那只手已经不见了,是个幻觉。

白卓宇惊魂未定地抬起头,呼吸,平复自己的心跳。他心虚地看舒莹,舒莹俯着身,似乎并未觉察。

墙壁上的挂钟嗒嗒作响,室内的光线逐渐明朗。白卓宇端详着舒莹俏丽的背影出神,视线缓慢下沉,滑过了腰际和臀部,一直到被丝袜包裹的紧致的腿。

他屏住呼吸,眼神灼热,竭力克制自己。舒莹有所知觉,回过头,长睫毛忽闪忽闪,懵懂地看他。

两个人相对无言,白卓宇只是笑,没有恶意的。舒莹脸上浮现一抹红霞,秋日的阳光正斜斜地照进来,沐浴着她年轻的身体。

白卓宇:人的大脑真是很奇妙,通过眼睛看,就能联想和回忆。舒莹,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大学时你嫂子的样子。

舒莹:嫂子是大美女,我可望尘莫及。

白卓宇:那时她很漂亮,也很单纯。

舒莹:现在也是啊,大家都很羡慕你们,简直是天作之合。

白卓宇(想到了什么,皱眉):医大那个实习生小崔呢?

舒莹:那个中二病患者,还没来,估计又被保安拦在门口。

 

11诊所 日 内

画外音传来开门的声音,崔景轩拎着一个硕大的登山包,推着一辆破旧的捷安特,风风火火地进来。

从外表就能看出崔景轩是那种荷尔蒙过剩的大学生,剃着平头,一米八几的个子,深秋的天气,外面套一件宽大的卫衣,里面一件紧身T恤,牛仔裤上都是破洞。

崔景轩(抬头看墙壁上的挂钟):Shit,十点了,都是这辆破车。

白卓宇:你是从国道,还是从省道上下来啊?

舒莹:我倒觉得他有点像《七十七天》里那个男猪脚。

崔景轩:啥?

舒莹:骑行去西藏,半死不活回来。

崔景轩:我有这么逊吗,对了,(看白卓宇)嫂子也去西藏了吧?

白卓宇:嗯,她去摄影。

崔景轩:羡慕这种生活,太诗意了!西藏啊,我做梦都想去,在布达拉宫做一年僧侣,然后在雪山脚下的湖畔转经,那经历,当然了,前提是等我赚到钱。

白卓宇:你先把脸洗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从朝鲜挖完煤回来。

 

12诊所 日 内

崔景轩放下背包,把车推进走廊尽头的储藏间,然后被舒莹推着去盥洗室洗脸。

舒莹:崔景轩,你到底去哪了,从实招来。

崔景轩用手掬着冷水,爽快地抹了把脸,手还是湿的,从衣袋里里掏出几块精致的石头,递给舒莹。

舒莹:好漂亮。

崔景轩:白色的是鹅卵石,黑色的是矿石,还有这个棱角分明的是岩石。

白卓宇(画外音):啊哟,泡妞送石头,不错哦。

舒莹:我不要了。

崔景轩:拜托老大,这些都是我去郊外找到的,心血花了不少。

白卓宇(画外音):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崔景轩:当然是……我快要毕业了,学校催着我要……

白卓宇(画外音):噢,明白了。

舒莹:还是被你收买了。

崔景轩(拱手作揖):实习鉴定,拜托了。

 

13诊所 日 内

崔景轩换上白大褂,嬉皮笑脸地走进白卓宇的办公室。

白卓宇: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衣服不合身?

崔景轩:两袖清风,君子坦荡,这是我的Free。

白卓宇:吴亦凡也甘拜下风,你的门禁卡办好了吗?

崔景轩:脑残物业,硬要我拿暂住证,我说我是学生,朝鲜族的,哪来什么暂住证,后来就吵起来,他们狗仗人势,把我修理了一顿。

白卓宇:你没事吧?

崔景轩:脖子被掐了一下,没事。

白卓宇:这件事我来出面。

崔景轩:真没事,我已经用精神胜利法化解了。

白卓宇:啥,精神胜利法,那不是阿Q吗?

崔景轩:谁都知道我是这里的实习医生,门卫不可能不放行,就让他们每天帮我开门,哈哈,享受爷的待遇。

白卓宇:崔大爷,你已经胜利了。

 

14诊所 日 内

这时候,一身制服的小区保安队长王海峰走进来,脸色凝重。崔景轩见状,避之唯恐不及,急忙闪开。

白卓宇:王队,什么风把你吹来,请坐(指一旁的红木沙发)。

王海峰坐下来,表情有些无所适从,调整了一下坐姿,又掏出烟盒,自己嘴里叼了一根,递给白卓宇一根。

白卓宇:已经戒了。

王海峰:戒了,什么时候?

白卓宇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王海峰:那我也不抽了,说正事,昨天晚上我们小区里发生一件怪事。

白卓宇:什么怪事?

王海峰:我们在监控里见鬼了。

白卓宇:啊?

王海峰:我先说一年前,你还记得260幢302因为煤气罐爆炸,被大火烧死的孤儿吴清吗?

舒莹正好端茶进来,听到吴清的名字,神色紧张地看白卓宇。

白卓宇:当然,他是我的病人,因为父母早丧,十三岁得了抑郁症,他有严重的自杀倾向,附近的孤儿院不肯收他。他又不肯住精神病医院,每次都逃回来,还用割腕威胁。他举目无亲,父母留给他的遗产,除了一套房子,什么都没有,他只能整天待在家里,靠周围的人接济。

王海峰:这孩子太可怜了,大家都当他是疯子,厌恶他,嫌弃他,他也受够了这个冷嘲热讽的世界,最后自杀了。

 

15吴清家 日 内

画面闪回,年少的吴清踽踽独行,嘴里喃喃自语,他的身影羸弱无助,眼神满是惊恐,小区的居民对他指指点点。他的手腕上布满伤痕。

他经常是倒在血泊里被人发现,然后被救护车带走抢救的。有好心的老婆婆给他送饭吃,也有讨厌他的人,直接把一碗剩饭扔在他的桌前,趾高气扬的叫他吃。

他经常被人拳打脚踢,完全是发泄似的,当有人姗姗来迟,他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他在暗夜里哭泣,眼神里闪烁绝望和仇恨,诅咒这个世界。

 

16诊所 日 内

王海峰皱着眉头,望向白卓宇的表情显得十分不安。

王海峰:昨晚小区故障性停电,十一点左右电力才恢复,你知道这件事吗?

白卓宇:哦,我不知道,我又不住这个小区。

王海峰:小区所有监控都有备用电,就像安全指示灯一样,我们也怕停电时,有人趁机盗窃。后来等通电了,我例行回放监控,结果在地下停车场的镜头里,看到了他。

白卓宇:你确定是他吗?

王海峰:他跟吴清死的样子太像了,全身焦黑,腰部弯曲,在停车场一摇一晃地徘徊,每走一步,脚底下就一个黑印。

舒莹:太恐怖了,怎么会这样?

王海峰:我当时也吓了一跳,但由于停电时间过长,后面的监控就看不到了。我还查了日期,发现昨天是那个孩子的忌日。

白卓宇不为所动,表情淡然,呷了一口舒莹泡的茶,凝神品味。

白卓宇:舒莹泡的茶越来越好喝了,王队你也品一品。

王海峰:嗯,不错,回味无穷。

舒莹羞红着脸,低下头,难掩喜色。

白卓宇:人的大脑真是很奇妙,过眼云烟的东西也是一种刺激,接受了,产生了记忆,即便过去了很多年,还是会浮上心头,让你回味,或者痛苦。舒莹泡的好茶,或者那个孩子的惨死,我们都会记忆犹新。

王海峰:再过十年,我退休了,脑子糊涂了,也还记得那孩子被烧焦的样子,太惨了,太可怜了。

白卓宇:除了我和你,其他人也会记得。

王海峰:是啊,当时他的遗体从302抬出来,吓坏了不少人。

 

17吴清家 日 内

画面闪回,被浓烟笼罩的302门口,消防人员用斧头将本已经残破的大门劈碎,冲了进去,接着医护人员也赶到了。

由于是煤气罐爆炸,空气里弥漫着有毒的一氧化碳气体,围观的人都戴着呼吸面罩,白卓宇也混杂其中。他呼吸沉重,眼神里满是焦灼。

直到医护人员用担架把吴清抬出来,原本盖住他遗体的白布一角被火燎着了,火势瞬间上窜。众人一片哗然。

混乱中,白卓宇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什么东西扯住,定睛一看,居然是吴清的一只烧焦的手扯住了他。出于本能,他往后闪躲,撞到旁边一个男人,那人失去平衡,往前猛扑,掀掉了那张白布。

结果,吴清的遗体暴露无余,他的脊椎弯成V字,牙齿外翻,像森然的僵尸,而且还七孔流血。所有人的感官都遭受凌迟,有的猛地转过头去,有的捂住眼睛,有的当众哀嚎,还有的呕吐在呼吸面罩里。

 

18诊所 日 内

    回想过去,白卓宇不由摇头叹气,舒莹的反应相对剧烈,捂着胸口,竭力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

白卓宇:吴清是被活活烧死的,他全身都烧焦了,从外表上都无法辨认是他。他的身体因痛苦而扭曲,那种痛苦好像能传染人,像病毒一样。

王海峰:这件事以后,很多人渐渐对火产生了恐惧,因为会联想到吴清。有些人还得了精神衰弱,晚上不敢一个人出门;还有人在260幢楼下插香、烧纸钱。

白卓宇:当时我就不应该给他配这么多安眠药,让他终日恍惚,我也有责任。

王海峰:你这样说,所有人都有责任了,我没有注意防火,隔壁邻居没照顾好他,其他人每天指着他说他疯子。

白卓宇:你还记得吗,他被抬出来的时候,是七孔流血的。

王海峰:他死前对这个世界一定充满怨念。

白卓宇:我觉得他是受了很重的伤,内出血所致。

王海峰:你说什么,他受了伤?

一旁的舒莹也是惊诧不已,身体忍不住颤抖。白卓宇站起身,轻拍她的肩膀。

白卓宇:这只是我的猜测。

王海峰:我不相信这是你的猜测,你一定是想到什么,当时却没有说。

白卓宇低下头,默默地推了推眼镜边框。

王海峰:你就说吧,我不会跟任何人透露。

白卓宇:你知道尸体是会说话的,虽然我没有法医执照,但对外科医理还是有一定了解。吴清的脊椎分明是断了,不是因为被火烧,他身上其他骨头都是完好的。

王海峰:那是怎么回事?

白卓宇:可能是外力所为,例如撞击,但我没有证据。

王海峰:他死得太冤了,自己变成鬼也念念不忘,所以回来了。

白卓宇:你这话说的,我可以直接让你挂精神科。

 

19诊所 日 外

白卓宇送王海峰到诊所门口,外面秋风飒飒,阳光依然灿烂。

白卓宇:站在阳光下,觉得世间的一切还是美好的。

王海峰:大白天总不会见鬼。

白卓宇:晚上你再看监控吧,兴许只是一场恶作剧。

王海峰:但愿如此,先走了。

白卓宇:早上我去地下停车场,靠近电梯间那里好像有一摊血。

王海峰:有吗,早上我还巡过,没有看到。

白卓宇:那就是我老眼昏花,对了,停车场做几块指示牌吧,老是让人迷路。

王海峰:知道了。

崔景轩(探出脑袋):知道个屁,八成当没听见。

王海峰:小子,下次这么多嘴,直接把你头拧下来。

崔景轩:我又不是被吓大的。

白卓宇(敲他头):干活去。

 

20诊所 日 内

夕阳西斜,白卓宇坐在办公桌前,把玩着手机,似乎在等待某人的电话。

舒莹站在门外,调皮地拨通了他的电话。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依然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白卓宇迫不及待地接起,看到号码,一脸的无奈。

白卓宇:舒莹,你搞什么鬼?

舒莹:我以为你在等我的电话。

白卓宇受不了地摇摇头,一脸的苦笑。舒莹走进办公室,对白卓宇做了个鬼脸。

舒莹:想嫂子了吧?

白卓宇:想起几年前她的样子,但人总会老的,对吧?

舒莹:有些人是越老越有味道。

白卓宇:还是年轻的时候美好,特别是女人,如花一样的少女是难以抗拒的。

舒莹掩嘴笑,脸红扑扑的,分外诱人,白卓宇呆呆地看着她。

 

21诊所 夜 外

天色逐渐暗淡,诊所外陆续有归家的人流和车流。白医生、舒莹和崔景轩一起下班,三人有说有笑地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崔景轩:今天能搭老大的顺风车,太幸运了。

舒莹:那明天你得自己走回来了。

崔景轩:对哦,我车还搁诊所呢。

白卓宇:放心,明天我会载你们上班。

崔景轩:爱死你了,老大!

 

22住宅区 夜 外

三人不知不觉走到260幢楼下,不约而同放慢脚步,抬头仰视,三楼靠角落有一个窗口是被大火熏黑的,奇怪的是里面居然有微弱的灯光投射而出。

崔景轩:你们说的就是那个地方闹鬼,对吧?

舒莹:里面怎么亮着灯,难道有人住?

白卓宇:上去看看。

三人走到260幢门前,透过落地玻璃,里面走廊的灯都坏了,漆黑一片。白卓宇掏出门禁卡一刷,随着嘀的一声,门可以推开了。

白卓宇:还好小区的门卡通用,哪幢楼都可以进。

崔景轩:放着这么大漏洞不管,却要限制别人办卡。

舒莹:别碎碎念了。

 

23电梯间 夜 外

三人抹黑往里走,来到电梯间,摁了一下上楼的指示。电梯从十八楼顶楼徐徐下降,出人意料地停在三楼,再也没有动过。

三人面面相觑,舒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崔景轩嘴巴嘟哝着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白卓宇突然想到什么,掏出手机,摁下手电功能。一缕光线射出,映亮了他们深邃的脸。

白卓宇:别想太多,电梯也有精神错乱的时候。

舒莹紧张兮兮地嗯了一声。

崔景轩:如果让我知道谁在上面开我的玩笑,我保证他会死得很难看。

 

    24楼道 夜 内

三人走进黑暗的楼梯间,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缓步而上。楼道上堆满了杂物,碎裂的花盆、折旧的沙发、生锈的自行车、脸部被刮花的洋娃娃,凌乱不堪,占据着狭小的空间。

舒莹:这么久了,大火烧焦的味道怎么还逗留在这里?

崔景轩:这叫阴魂不散,人死后都会带着味道的,他一定还在。

舒莹怒气冲冲地拍了他一下。

舒莹:白医生,你看他又吃错药了。

白卓宇(望着楼道口):三楼真有东西。

舒莹和崔景轩都怔住了。

白卓宇:我听到一小段拖沓的脚步声。

崔景轩(咽了口唾沫):Shit。

 

25吴清家 夜 外

三人走上三楼,302如同一个阴森的洞穴,隐藏在走廊的深处。镜头缓慢向前推近,可以看到大门敞开着,里面有摇曳的烛光。

白卓宇:进去看看。

三人屏息往前,未知的恐惧将他们紧紧攫住,舒莹胆怯地抱住白卓宇,一旁的崔景轩看到这一幕,表示无语。

白卓宇:事实证明,我比较有安全感。

崔景轩:哼,待会看我怎么扫尽里面的牛鬼蛇神。

说话间,迎面一具黑影从302冲了出来,边冲边嚎叫。崔景轩大惊失色,扭头狂奔。那黑影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太婆,好像跟他赛跑似的,追着他不放。崔景轩腿都软了,跑不动,老太婆猛地把他抱住。

崔景轩:搞什么?

白卓宇:你搞什么,你不跑她就不追了,她是陈婆婆。

陈婆婆穿着黑衣,顶着一头蓬乱的白发,脸上脏兮兮的,眼神迷离,表情惊慌。

陈婆婆:着火了,着火了,那孩子要被烧死了。

 

26吴清家 夜 内

302黑洞洞的大厅,到处都是大火烧灼的痕迹,地面也是狼藉一片,未曾清扫,保留着一年前的景象。

白卓宇眉头紧锁,一脸的凝重,低头将一根烧到一半、弯曲变形的蜡烛吹熄。陈婆婆嘴里絮絮叨叨的,在房间里转圈,脚步拖沓有声。

白卓宇:陈婆婆得了老年病,时好时坏,我们现在不论对她说什么,她马上就会忘记。她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一年前,吴清的死对她刺激很大。

舒莹:听说吴清和她很亲,老是带她出来逛,晒太阳,陪她聊天。

白卓宇:我猜陈婆婆犯病的时候就在这里徘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见鬼了。

崔景轩:老大,你的意思是监控里看到的黑影是她。

白卓宇:难说,到时我问问王队的意见,时间不早,我们走吧。

舒莹:陈婆婆,我们走了,你也走吧。

陈婆婆从黑暗中探出头,好像知道了什么,诡异地笑。

陈婆婆:吴清回来了,对不起他的人都得死。


27地下停车场 夜 内

泛着淡青色光芒的地下停车场,靠近电梯间的拐角,白医生凝视着一处地面出神。

崔景轩:老大,你在看风水吗?

白卓宇:看你的大头鬼,赶紧走。

舒莹:说实在的,我总觉得这个停车场怪怪的。

崔景轩:我有个朋友读土木建筑的,现在也住在这里,他说这个停车场设计成环形结构,像一口井,看过《午夜凶铃》吧,贞子就是关在井里,阴魂不散。入口和出口又设计得极隐蔽,没有任何指示,有时绕个三五圈都不一定能找到。人在这里会迷路,鬼也一样,所以指不定哪天会遇上。

舒莹:要遇到也是你遇到,我一个人再也不来这里了。

白卓宇在一旁沉思着,什么也没说。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采用国产恐怖电影少有的“戏中戏”套层结构,叙事新颖有创意,灵感来源于《世界奇妙物语》中的一个经典短片《推理出租车》。
05月02日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