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道之序》 (19人评价)


一句话梗概

主人公夏繁因幼时目睹身为警察的父母被越狱寻仇的罪犯杀害,十分仇视罪恶,后被茅山派掌门收留,学了一身本领,仗着自己自己道行高深,从不给作过恶的鬼魂留活路,这让本应下地狱受刑再投胎的鬼魂失去了转世的机会,好比警察抓住了杀人犯,没有将其送进监狱,而是当场击杀,为死者报仇一样。因此他被师傅赶下山,师妹雨舒陪其下山历练。二人机缘巧合下来到一个江湖骗子的佛堂中打工,以此维持生活。坚持自己没错的夏繁下山后依旧我行我素,灭了不少厉鬼冤魂,直到遇见一个来历不明的厉鬼,过度自信的夏繁这次却失了手,眼看厉鬼在自己面前害死了人,夏繁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不曾想那那个被厉鬼害死之人的儿子李硕竟然找上了佛堂,夏繁曾与他有过几面之缘,面对现状,夏繁察觉到一股阴谋的味道,决定追查到底,没想到在这神秘厉鬼身上藏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和一个悲情的故事,夏繁在动了恻隐之心的同时,也意识到可能有人在背后策划一盘大棋。在追查下,幕后黑手也浮出了水面,竟是佛堂的“老骗子”,夏繁一直被他利用,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他阴谋的助力,夏繁认识到自身错误的同时,决定阻止他这个破坏世界秩序的计划,最终在自身的成长和一场激烈的对决中阻止了一场灾难的发生,也完成了自己身心的蜕变。

 

部分剧本节选

鬼道之序 第一稿

 

1、精装房内 日 内

中介阿姨打开房门,带着夏繁雨舒看房

夏繁(神色满意的点头说):精装两室,家电齐全,可以的,我们就租这儿了.

中介阿姨(神色担心)劝说道:小伙子,阿姨真不是吓唬你,你想想,这么好的房子还这么便宜,怎么能租不出去呢?这房子真闹鬼呀,整个小区都传开了,已经死了两个男租户了,你年纪轻轻的可别….

雨舒(打断阿姨,表情苦逼):阿姨,我们如果有钱,也不会租五百一月的房子了,你放心吧,是鬼都怕他,他死不了的。

中介阿姨(摇头叹息,走出房间):唉,不听劝的孩子,看来又要出人命了…

夏繁(放下行李,对雨舒说):师妹,算算这家伙什么鬼

雨舒(打开行李,拿出罗盘,闭眼掐指,片刻后说):是只欲色女鬼,此鬼常与好色之徒亲近,崇人邪淫,而鬼得食淫污之物,吸人阳寿,夺人性命,师兄,(对着夏繁傻笑)你今晚有艳福了。

夏繁(无奈的笑,半开玩笑的拍了下雨舒后脑勺):再算算她来历!

雨舒(揉揉后脑勺):刚刚就算过了,生前是个脑残少女,被男人甩了后生活放纵,在外面吸毒害人害己,最终不堪负重自杀,死后怨气不散便成了这欲色鬼,专害好色之徒。

夏繁:备好家伙事儿,今晚12点灭了她,别再睡过头了.

雨舒(不耐烦):好啦我知道啦! 对了师兄,这欲色鬼的障眼法厉害的紧,你如果开冥途(等于阴阳眼,可以看见鬼魂)的话容易中招阿

夏繁:买包香烟,在烟叶里混入朱砂点燃,她一样现行,去吧。

 

2、夏繁幼时家中 夜 内

夏繁的母亲与幼时的夏繁躲在角落,夏繁父亲与歹徒甲搏斗中,歹徒乙突然出现,用枪挟持夏繁母亲

歹徒乙:夏警官,停手吧!

夏繁父亲举起双手

歹徒甲:送我们哥俩吃牢饭的时候,没想过今天吧?

夏繁父母眼神交流,夏繁母亲反擒拿制服歹徒乙

夏繁父亲:小繁快跑!

歹徒甲(暗骂一声)操!(掏枪击杀夏繁父亲)

 

3、出租房夏繁房间 夜 内

梦中的一声枪响,夏繁惊醒,擦了把冷汗,起床走向雨舒房间

 

4、雨舒房间 夜 内

夏繁拿着朱砂笔黄纸画符,雨舒准备着朱砂和香烟

夏繁:铜钱剑先藏在你房间,我怕她感受到剑上的阳气会有所提防,现在10点,先休息会吧。

雨舒(不耐烦):我知道啦,明明自己搞的定,每次都拽着我…

夏繁(打断雨舒,语气沉稳):咱们吃阴间饭的,实战经验等于自保能力,我和师傅不能保护你一辈子(摸了摸雨舒的头,转身离去)

雨舒(对着夏繁背影偷偷做鬼脸)

 

5、夏繁房间 夜 内

夏繁躺在床上假装睡着,房间角落里藏着点燃的朱砂烟,一阵风推开了房门

夏繁(心中暗道):来了!

镜头一转 夏繁慢慢睁开双眼起身,一个身着性感红睡衣的美艳女子进入夏繁房间,媚眼如丝,挑逗着夏繁,夏繁做痴呆被勾引状,美艳女子逐渐爬上床,用手托起夏繁的下巴,气氛暧昧。

夏繁(眼神变清醒,嘴角一抹坏笑):上钩了。

夏繁(右手掏出藏在枕下的符咒,左手结印,击向女子眉心):天元太一精司主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女子被符咒击飞,现出恶鬼原形。恶狠狠的盯着夏繁,

女鬼(恐怖的狂笑后收回吓人的表情,以常态说话)碰见行家了,老娘陪你玩玩!(瞬间隐身消失)

夏繁(皱眉略惊讶)朱砂烟没用
夏繁紧张观望四周,被女鬼偷袭,凭空被击飞两次

夏繁(心说)只能开冥途了。

夏繁取牛眼泪开了自己的冥途,陷入女鬼幻术中,四周变扭曲,全是女鬼的分身。

夏繁(冷笑,心道)跟我玩这套...

夏繁大杀四方,攻击女鬼的分身,打算全部击破,找出真身。

夏繁击败女鬼全部分身后,女鬼的分身又不断陆陆续续冒出,夏繁丝毫不惧,打算继续应战,一声推门响打断了夏繁,夏繁放松一笑,立刻紧闭双目。

雨舒(睡眼朦胧的推开房门,向夏繁扔出铜钱剑):对不起师兄我又睡过啦!接剑(手拿罗盘开始掐算)

夏繁(接住铜钱剑对雨舒说):没关系,老战术!

雨舒(拨弄罗盘,后大喊):乾方位,躲!

夏繁飞身躲过攻击

雨舒:震方位,守!

夏繁用铜钱剑挡住攻击

雨舒:离方位!攻!

夏繁皱了皱眉,拨弄手指做查数状,结果又被看不见的攻击击飞

雨舒(急着说):师兄你怎么不攻呀!

夏繁(略生气):说上下左右!忘了我五行八卦背的不熟吗!

雨舒(尴尬的傻笑):嘿嘿,习惯了(随即紧张说道):师兄,左上方快攻!

夏繁(抖了个剑花,刺出铜钱剑,女鬼一声惨叫,随后又消失)

雨舒(声音紧张)师兄,我!我!

夏繁(紧张的问)你什么?

雨舒(焦急)救我!

夏繁望向雨舒,发现雨舒正在被隐身的女鬼掐着脖子

夏繁(左手结印,咬破手指,将血涂在剑身上,飞身一跃,大喝一声刺出铜钱剑)给我破!

女鬼被夏繁刺中,显形。夏繁拔出剑,女鬼落地,尝试挣扎。

夏繁(松了口气):你鬼门以破,无法再作恶,别挣扎了。

女鬼(不甘的喊道)凭什么!生前我被男人玩弄抛弃,害我染上毒品自杀!我报复的都是糟蹋我的臭男人,我有什么错!你凭什么要送走我!

夏繁(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女鬼,语气冷酷,拿着符咒对准女鬼眉心)你误会了,我没想送走你,你生前不珍惜生命,死后不知悔改继续害人性命,人杀人偿命,鬼害人偿魂,你没资格下地狱受刑再投胎转世,魂飞魄散吧!

女鬼(眼神慌乱,语气祈求)先生你绕我一命,我下地狱一定好好服刑改造,下辈子一定好好做人,求求你.....

雨舒(打断女鬼)师兄,要不然还是超度她……

夏繁(语气冷酷)你别管。

夏繁(对着女鬼)急急如律令,敕!

女鬼一声惨叫,魂飞魄散。

 

6、商业街 日 外

 

夏繁雨舒二人漫步在路上

雨舒(神态疲惫)师兄,找工作也太难了,咱俩除了抓鬼啥也不会,好不容易找个端盘子的活,你这见鬼就抓,两天一请假,我都跟你一起被辞退三回了!不行我们还是回茅山吧,你跟师傅求求情呗。

一段快切镜头,夏繁在多个不同场合灭掉多个不同的厉鬼

夏繁(面无表情)想回你自己回。

雨舒:唉?对了师兄,师傅到底为什么把你逐出师门阿?

夏繁(叹气)偷着跟我下山,不怕师傅生气?

雨舒(略得意)嘿嘿嘿,师傅让我自学奇门遁甲造物篇,说一个月后找我后验收成果,不会发现的。

夏繁(看着雨舒无奈的笑)

夏繁叹了口气,陷入回忆

 

7、医院手术室、夜、内

一孕妇躺在病床上顺产,医生护士在忙前忙后,孕妇出奇的痛苦,不断嘶吼,腹部不断胀大,直到一个离奇的程度,护士被吓跑,医生冷汗直冒。

夏繁在去医院的路上狂奔,到医院门口停下,开冥途,确认怨气方位,等不及电梯,狂奔爬楼梯,李硕开车赶往医院,神情紧张,一路超速,与以上画面平行剪辑。

夏繁(不顾阻拦,推门而入)来晚了。

(夏繁视角)一鬼婴在孕妇腹中,掐着婴儿的脖子,鬼婴对着夏繁冷笑。

夏繁(眼神愤怒,结印,一道金光刺入孕妇腹中)滚!

小鬼被击飞,孕妇腹部逐渐恢复正常

小鬼怨毒的盯着夏繁,瞬间消失,骑在夏繁的脖子上,试图勒死夏繁

夏繁(面色略痛苦,镇定的结印,双手合十,体冒金光,震飞小鬼)敕!

小鬼落在地上,夏繁转身走向小鬼

夏繁(掐着小鬼的脖子将其拎起,面色狰狞的质问)挺爱掐人脖子是吧?你也感受一下!

小鬼面色绝望,流下一滴眼泪,被夏繁掐死,灰飞烟灭

夏繁(转身询问吓瘫的医生)人怎么样了?

医生:孩子没事,大人断气了。

夏繁凝视着孕妇痛苦的遗容,面色纠结,转身准备离去

医生(强股勇气):等等,你是什么人,不说清楚你不能走

夏繁(头也不回的关门离去)阴阳先生。

急救室外走廊、夜、内

李硕飞奔向急救室,夏繁推门而出,焦急的李硕不小心撞了夏繁一下,两人眼神上交流。

李硕飞奔进急救室,随后一声痛苦的哭嚎,夏繁闻声回头,随后摇头离去。

时间点切换,一个神秘人拿着锦囊收走了鬼婴泪。

 

8、医院大厅、夜、内

夏繁坐在公共椅上,情绪低迷,遗憾。后被嘈杂声引起注意

一面色虚弱的男子手持佛牌,紧抱医生大腿呼救,周围乱作一团,嘈杂声不断

夏繁(紧盯男子的佛牌,凝神思考)是邪牌…

男子:大夫你救我,求你了别报警,我会死的!我进去了一定会死的!

医生(不耐烦,对助手说)马上报警,送这人去戒毒中心!

男子(突然站起暴走,掏出刀,挟持医生怒喊)谁TM敢报警我就杀了他!你不救我,你也别想活!

周围人开始慌乱,夏繁走进人群

夏繁(态度镇定)他救不了你,放下刀,我能救你。

男子(抓狂状)你离我远点,再靠近我杀了他!

夏繁:你带的根本不是请神的佛牌,甚至连阴牌都不是,是邪牌!你自己也意识到原因了吧,把刀放下!

男子(表情从疑惑到醒悟,扔下刀)

 

 

9、小酒馆、日、内

男子面色苦闷,与朋友喝酒

男子朋友:不就是赌赔一块石头么,至于不你?

男子:我TM全部家当都搭上了,你说至于吗?

男子朋友(掏出自己胸前佛牌):没发现我最近就没缺过姑娘吗?你看这个。

男子(疑惑)这什么?

男子朋友(得意)我从一个东南亚回来的法师那请来的桃花牌,你也试试去吧。

 

10、神秘场景、夜、内

男子从一神秘人手中获得佛牌

神秘人:这块捞财阴牌,是用男性尸体上的石蜡,泡在尸油里炼制而成的,保你鸿运当头…

男子表情兴奋,拜谢神秘人

 

11、文玩市场、日、外

男子接连赌石,块块中彩,接连发财

周围人惊叹不已

“这么不起眼的石头能切出紫罗兰?”

“这成色水头都这么好…”

“这哥们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块至少七八十万吧…”

 

12、男子家中卧室、夜、内

男子捧着佛牌入睡,半夜被鬼压床

鬼魂(对男子说)你靠赌石赚钱太慢了,你去贩毒,我保你不会出事….

男子(惊恐)我不敢,我挣的钱都供奉给您,您饶了我…

鬼魂(威胁)给我去!我要更多的钱!你敢摘掉佛牌,我就让你死!

男子惊醒,一身冷汗…

 

13、文玩市场、日、外

男子继续赌石,可块块都赔,周围人纷纷议论

“这哥们的好运怕是昨天用光了”

“是阿,今天赔的够惨的”

“哪有人会一直稳赚不赔阿”

“嗨,这东西就这样…”

男子掏出佛牌,皱眉思考

 

14、男子家中卧室、夜、内

鬼魂再次来找男子

鬼魂(语气疯狂)你不听我的!我不会帮你赚钱,你不贩毒,就没钱赚!

男子惊醒,发现自己手臂上莫名多出几个针眼,床边摆放着一堆吸毒用品、注射器

 

15、医院角落、夜、外

男子(跪在夏繁面前)我现在明天醒来床边都会多出不同的毒品,您不救我,我就万劫不复了!

夏繁(伸手)把你的牌子给我看看

男子(小心掏出佛牌)好的,但您千万别摘下来…

夏繁(用力一拽,拽下佛牌)放心吧!

男子(抓狂)你TM要害死我阿!我会死的!

夏繁(淡定)你被他骗了,只要摘下这邪牌,他就控制不了你了。

男子呆滞状

夏繁(手握佛牌)我先收拾他,再帮你驱邪!

夏繁(对着佛牌说)不用师妹算,我也猜得到。你生前也不是什么好鸟,自己滚出来,还是我给你打出来?

 

佛牌没有反应,夏繁一声冷哼,将佛牌抛向空中,一手五指生焰,单手捏碎佛牌,一鬼影飘出,欲逃跑,夏繁箭步窜出,抓住其头部,按在地上。

夏繁(冷笑一声,掏出一把铜钱)喜欢钱是吧?给你吃个够。

夏繁将铜钱塞进鬼魂嘴里,鬼魂如同被灌砒霜一般,痛苦挣扎,灰飞烟灭。

时间点切换,神秘人再次出现,拿锦囊收走了尸油

 

16、茅山道观 日 内

师傅(质问夏繁)我让你去超度个借胎鬼,你出去一趟灭了俩? 

夏繁(语气冷峻)送一个杀人凶手投胎,我做不到。

师傅(语气平静)你身为茅山派传人,不度化鬼魂怨气和维持秩序,只知道快意恩仇,道心放在哪了?

夏繁(依旧冷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看不惯这秩序,就要维持正义。

师傅(无奈)你嫉恶如仇不是坏事,可你想过没有,这鬼魂被你打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他身上没有被度化的怨气就会飘散在人世间,如果你一直坚持你的做法,日后这世间没被度化的怨气越来越多,必生异象,若是有心术不正之人想用旁门左道之术加以利用,出了乱子,又是谁的责任?

夏繁(认真脸)我负责,管他弄出什么魑魅魍魉,我都亲手灭了他!

师傅(严肃)人有法律制裁,鬼有地府惩罚,可你现在明显道心不正,把自己摆在裁决者的位置,去下山游历一圈吧,师傅能教你的,不多了。

 

17、商业街、日 外

雨舒的呼唤打断夏繁的回忆

雨舒(摇着夏繁的肩膀)师兄、师兄,你想啥呢?你要出车祸啦!

夏繁(猛的抬头,眼看一台黑色轿车不避不让的奔向走在人行横道上的自己)

轿车急刹车,夏繁急忙闪身,还是被轿车刮倒,车窗摇开,主驾驶坐着一位中年大叔(刘叔)

刘叔(语气不满)出门没带眼睛阿!怎么过马路的!

雨舒(据理力争)这是人行横道,你左转不避让行人还有理啦!

雨舒(疑惑状)咦?印堂发黑,大叔,你招到脏东西啦!

刘叔(下车,生气)你个小姑娘怎么说话呢?咒谁呢,谁招脏东西了?

夏繁(起身,拍了拍灰,示意雨舒住嘴)

夏繁(上下打量了刘叔几眼后说道)家里如果供着什么野仙家仙的,找个明白人问问,是上错了香还是供错了果,那东西不懂别瞎供,碰见脾气不好的,够你吃一壶的!

刘叔(表情从疑惑变成慌乱,对夏繁客气说道)小先生,刚才失礼了,您真是吃阴间饭的?

雨舒(得意的插嘴)那当然了!我师兄厉害着呢!道行在南边儿年轻一辈里算是最高的了!唉你知道什么是南边…

夏繁(挥手示意,打断雨舒)

夏繁(看向刘叔)要帮忙? 

刘叔(谦虚的笑了笑)不瞒小先生你说,我这最近确实霉运不断…

夏繁(打开副驾车门坐了上去)走吧。

 

18、轿车内 日 外

刘叔(请教口吻,对夏繁说)刚才听这位姑娘说,小先生你们是南边的?

夏繁(挑眉疑问)你还懂南茅北马?

刘叔(笑了笑)我自己做了点买卖,开了个算命佛堂,在本市也有点名气。

夏繁(略诧异)你是出马弟子?那怎么还会招到脏东西? 

刘叔(尴尬的笑)呵呵,您别笑话,我虽然懂点你们的事,但我就是个江湖骗子,凭这张嘴和平时看人的阅历,混口饭吃,没真本事。

夏繁(不屑)说吧,什么事没摆明白!

刘叔(求助口吻)是这样,上个月我给一个有钱人家的老爷子操办葬礼,这平时吧,骗骗普通人还行,佛堂里供的牌位也都是假的,可这家人里有亲戚是正经的出马弟子,虽然隔代了,但也是明白人,我怕露馅,便在佛堂里供了个正经仙家的牌位,从那以后,我大灾小难就没断过,喝口水都差点呛死。小先生,您看我这事严不严重阿.

夏繁(气乐了)没有前世缘,也没有家族延续出马缘,你就敢自己乱供?你知道你供的仙家打哪来的什么脾气吗?胡闹!先带我看看再说吧。

刘叔(感谢口吻)好好好,我们马上到了。

 

19、刘叔佛堂 日 内

三人走进佛堂,夏繁雨舒两人左右观望,发现黄三太奶牌位

夏繁(观察着堂口,自言自语道)黄三太奶…(转身对刘叔说)你说你供什么不好,偏供个最小心眼的黄皮子! 

刘叔(思考状)您看出什么门道了吗?我是哪得罪这大仙了?

夏繁(皱眉,摸了摸香台上的香灰,说道)给家仙上香的日子只能是每月阴历初一和十五,怪不得这小心眼的黄皮子缠着你不放!

刘叔(着急状,刚要询问,被夏繁抬手打断)

夏繁(对雨舒说)师妹,备好烟酒烧鸡,晚上开堂,跟这老黄皮子聊聊。

雨舒(诧异状)师兄,谈判不是你风格阿!你不一直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吗?一个成了气候的黄皮子而已,不是你的对手吧?

夏繁(耐心解释)南茅北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能谈判就不能动手,不然容易给师傅惹麻烦,再者说,我虽然不怕它,但三清符咒术多是对付厉鬼亡魂的,对这野仙作用不大,再备点黑狗血,以备不时之需!

雨舒(卖萌)知道了师兄,可是我们没钱了

夏繁(对雨舒宠溺的笑了笑)管他要阿!(指刘叔)

 

20、夏繁雨舒出租房 夜 内

一桌饭菜摆好,刘叔与夏繁、雨舒 三人坐在餐桌前,雨舒打开一瓶白酒,夏繁凭空点燃一道符,又用其点燃三只香烟

夏繁(手拿香烟,上香状,闭眼默念)此间土地 神之最灵 升天达地 出幽入冥 三清茅山第36代弟子夏繁,有请黄家三太奶!

刘叔身体突然绷直,闭目睡着状,又缓缓睁开

夏繁(对着被黄皮子上身的刘叔,恭敬的说)黄三太奶,有失远迎,晚辈夏繁有礼了。

刘叔(声音变尖锐,表情诡异)南边来的小辈,找你家太奶我作甚?

夏繁(不卑不亢)这不是知道了有不懂事的外行乱开堂,太奶必定要来此地,特备好饭菜好酒,给太奶接风。

雨舒(面色讨好,给刘叔倒酒)太奶您喝酒

刘叔(奸笑两声,边吃边喝)嘿嘿嘿,算你两个小辈懂事,说吧,找老太太我干嘛,帮忙的事我可不管。

夏繁(冷静的笑了笑)不敢麻烦太奶帮忙,只是这小老头不懂事,扰了太奶您清净,我让他把堂口撤掉便是,再替他给您赔个不是,您看您菜也吃了酒也喝了,是不是消消气,放他条生路?

刘叔(放下手中的烧鸡,仰头大笑)哈哈哈,按理说,喝了你小子的酒,是该卖你个人情,但这老小子折腾我跑一圈不算,上错香不算,打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坏了你太奶我的名声,没得商量!

夏繁(皱眉)您这…

刘叔(瞪眼挑眉)怎么着?我黄三想干嘛,轮得到你个小辈插嘴?

夏繁(面色变冷)那就是没得聊了?

刘叔(干了一杯酒,放下杯子,语气强硬)没得聊!

夏繁(语气冷酷)给你脸了是吧?

刘叔表情诧异

雨舒(一脸懵逼)师兄,你不是说好好聊吗

夏繁:干就完了!(拿起酒杯泼向刘叔)

刘叔(捂着双目,惨叫一声,随后倒下,昏迷)

黄三太奶(离身刘叔,不见形体,只闻其声)无耻小辈,敢偷袭你太奶!

夏繁(不予理会,对雨舒说)开冥途,废了它!

师兄妹二人从怀中掏出瓶装牛眼泪,滴在手指上,抹过双目。

 

夏繁定睛一看,一个夹着尾巴的小脚老太太漂浮在半空,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雨舒(拿出罗盘默念)如临震,巽二宫,为金克木…师兄,封遁开门,断它后路!

夏繁(双手结印,背后生光,九把剑影飘在身后)剑指决,封!

黄三太奶:臭小子,你破我遁术又如何?太奶我可不怕你的三清符咒! 

夏繁(冷笑):师妹,上家伙!

雨舒:好嘞!(端出一把水弹长枪,指向黄三太奶)

夏繁(诧异)搞笑分场合阿师妹,黑狗血呢!

雨舒:举一反三呀!上次你让我往香烟里灌朱砂,我这次就拿黑狗血泡子弹,再加上这杀鬼降魔咒(掏出一张符,贴在枪身上)怎么样师兄?连发的,一梭子弹给她打成黄皮子PLUS!俩月约不了老头!

夏繁(宠溺又兴奋的摸了摸雨舒的头):行阿师妹,长脑袋真不是用来凑身高的,还有没有!

雨舒(又掏出一把水弹枪)给你买的这个贵,我好吧!

夏繁(邪笑一声)射它丫的! 

黄三太奶被二人一梭子连发扫射打的惨不忍睹

黄三太奶:好小子,有种,太奶我不和你斗法,我这就找你家长辈说理去,问问茅山掌门是怎么教出这目无尊长的徒弟的!

夏繁:小爷我早就被逐出师门了,你爱找谁找谁,就是胡三爷来了我也不怕!再不走,就废了你的道行!

黄三太奶(怨毒的盯了夏繁一眼,一声冷哼,转身消失)

雨舒:师兄,它就这么走啦?

夏繁:这东西跟人没什么区别,欺软怕硬,不过这黄皮子心胸狭隘,日后报复是少不了的,小心点便是了。

雨舒:那它不会真去把胡三爷请来吧?

夏繁:不会,胡三爷监管着全东北的出马仙,为人最是公正,这事黄三理亏,它找胡三爷没用,也不怕它搬弄是非,好了,收拾东西吧,回家睡觉。

雨舒:那师傅那边呢?

夏繁(笑了笑,语气轻松)他自己看着办吧

雨舒(无奈)哦

 

21、刘叔佛堂、日、内

刘叔(紧张)小先生,像你说的,这黄仙报复心最强,现在这你们跟它没谈拢,还把它打跑了,回头它再来找我,我还有命活吗?

夏繁:这黄皮子现在恨我入骨,没心思找你麻烦,安心过日子吧。

刘叔: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要不你们二位还是留在我这吧,吃住我都管,谈钱也好说!

夏繁:不行…(被雨舒打断)

雨舒:等等师兄,我觉得行唉,我们就当给他打工拿薪水呗!再这么混下去咱们两个茅山正统传人就快跟丐帮混了!

夏繁:你是说我们两个真吃阴间饭的要给一个江湖骗子打工?

雨舒:或者饿死,你选一个,再说你都被逐出师门了,我都不怕你怕啥?

夏繁:我宁可跟丐帮混。

雨舒:好,你去吧,我留下,师兄保重。

夏繁:你!…(被气乐了,摇了摇头)

夏繁(思考状,对刘叔说):这样吧,钱和吃住就免了,我俩留在你这打个下手,按月给我们开薪水就好了,直到那黄皮子不再出现。

刘叔:那再好不过了,不过我这店里来生意的时候,麻烦二位装成我的学生,当个托,毕竟我是靠这个吃饭的,嘿嘿。

 

一声敲门声打断对话,贵妇形象中年女子推门而入

贵妇:请问刘先生在吗?

雨舒:您找我师傅?

夏繁(小声嘀咕)你入戏够快的阿?

刘叔(仙风道骨状,稳坐茶台前)姑娘找我,可是为了看风水?

贵妇(惊讶状)您是刘先生?哎呀,早就听说您神,这我还没张口,就知道我来干嘛,您是真神呀!

夏繁和雨舒对脸懵逼

刘叔(面不改色)说说吧。 

贵妇:不瞒您说,我家爷们以前没什么本事,去年他跟朋友一起做买卖,挣到大钱了,可是最近生意有点不景气,我这以前穷怕了,所以着急阿,都说您特别神,今天就特意来找您请教一下。

刘叔:好说,把你丈夫的生辰八字给我

贵妇:已经写好了,您看一下。

刘叔(闭眼掐指,冥想状)所谓富不过五代,穷不过三代,看你丈夫的八字以及祖上的命运,到他这辈,家中应是必有富贵了,你放心吧,生意一时不好而已,不会影响他的命格,若是你想此生更加富有,可以看看祖坟的风水,有必要的话,挪坟,会让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贵妇(松了口气):感谢您呀刘先生,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我带上我家爷们,咱一块去挪坟。

刘叔:下月十一,良辰吉日,您请回吧。

时间点切换,贵妇离开 

雨舒(好奇状)刘叔,你怎么算出那阿姨是来干嘛的,这连我都算不出来的!

夏繁在旁,凝神准备听解释

刘叔:我就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那女人穿金戴银,打扮的富贵却俗气,而且手上都是老茧,明显干了半辈子家务活,所以阿,八成是哪个暴发户家的土婆娘,这种人来瞧事,多是因为家里生意一时不景气想改改风水,就像她自己说的,以前穷怕了。

雨舒服气的举起大拇指,(镜头掺杂贵妇来访时部分细节)

夏繁(不屑的小声说)老神棍




编剧:崔靖晨

手机号:18610264929

邮箱:448536565@qq.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通州区玉桥街道自由筑二期9107


评论


评分:

崔靖晨:

评论:
04月02日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