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世 第四十一集 (15人评价)


第四十一集   
   刘薇起床,不见丈夫在身边,以为在厕所,或者书房。丈夫经常整夜呆在书房。刘薇掀开被子,下床,穿上拖鞋,走出卧室,看了看卫生间,没人,又看了看书房,仍然没人,显然丈夫一夜未归。
   刘薇回到卧室,点开手机,拨打丈夫的电话,电话依然关机。她放下电话,思索了一下,然后重新拿起,拨了组院办主任的电话。
   电话拨通,刘薇道:胡主任吗?我是老郭的妻子刘薇。
   对方:哦,郭夫人,我是老胡,什么事?你说。
   刘薇:是这样,我想问一下,老郭昨天夜里是不是整夜都在手术室?我给他打电话,他都关机,一直到现在,早晨了,他还关机。
   吴主任:郭院长他出差了,他没跟你说吗?
   刘薇:没呀,他没跟我说要出差呀。
   胡主任:可能是临时接到的通知,太匆忙,忘了跟你说了。
   刘薇:临时接到通知,太匆忙,太匆忙也不至于到要关机的程度吧。
   吴主任:关机可能是被动的,有可能电池没电,要不手机坏了,他自己不知道,甚至有可能是手机被盗了,各种可能性都有,没法排除。
   刘薇听后“嗯”了声,而后问:胡主任,那你知道老郭他上哪出差?
   吴主任:上省城,省城有个临时召开的会议让他去,昨天下午是我给他订的票,听他说两天后回来。
   刘薇听后道:如果这样,但愿他快点知道自己手机坏了,如果弄丢了,或者被盗,赶紧补办一部。

 
   孙警官一早就赶往市局技术中队,找到他的法医同学,找到时,对方还在做昨夜他送来的比对样本。不过还好,孙警官等了没多久,对方就把比对完成,完成后走到孙警官身边,没等自己开口,孙警官先开口了,开口道:怎么样,两者一致吗?
   对方摇了摇头道:你送来的样本和那名溺水女身上提取的样本,DNA位点对比不一致,也就是说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孙警官虽然早有预感,但当听到这一结果后,还是感到震惊,震惊后道:你能确定吗?他们两个不是同一个人。
   对方:当然可以,没有什么好怀疑的,除非你的样本提取有问题。
   孙警官:怎么讲?
   对方:比如就像上次奥运会上,有人把枪的准星瞄到了别人的靶子上,结果自然把冠军送给了别人,放到你身上就是,提取样本时搞错了对象,结果张冠李戴了。说完,看了眼孙警官,发现对方脸色有些变化,变得惨白,判断自己的话让对方受惊了,于是小声问了句:这事的严重性是不是…
   孙警官点了点头,道:马上要移交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发现搞错了…。说了一半摇了摇头,道:我个人倒无所谓,整个队的全年业绩考核看样子要断送在我手上了。说完,停了停,道:算了,现在不说这个,赶紧想办法补救。
   对方:既然你这么说,赶紧想办法补救,那我这边也就先不汇报了,不过你要抓紧时间,时间长了我这里想瞒也瞒不住,到时你不要说同学我不够意思,你要理解,大家都有难处。
   孙警官:我能理解。说完,拍了拍对方的肩,离开了技术室。
 
   刘薇将车开进电视台,今天她要接受当地电视台的专访,对她即将荣登副市长职位做个任前准备。
   刘薇一下车,新闻部主编就迎上来,迎上后寒暄两句,之后领着对方走进大厅,走边走边道:省台时政部记者魏岚等下就到,今天由她来对你进行专访,专访内容一共分为12个要点,一星期前发到你邮箱,你都看了吧?
   刘薇:大致看了遍。
   主编:看了遍就好,不过我要稍稍提醒下,这位魏大记者可不是一般的时政记者,她有可能不按常理出牌,所提问题有可能超出那12个要点,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碰到刁钻的,或者尺度大的一定要灵活应对,千万不要把问题抛回去,她这人有个脾气,不在乎对方回答的是对还是错,只在乎你有没有自己的观点,一旦发现,你再拿腔拿调打官腔,她会变本加厉,让你难看,你千万注意,不要到时被她搞得下不了台。
   刘薇:知道,谢谢提醒。说完,两人步入电梯。
   
   走出电梯,主编:既然我们先到,那我就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熟悉完环境,我再带你到化妆间,化妆师可能已经到了,我们从影视基地专门请的,相信会令你满意。
   刘薇:谢谢。
   主编:不用谢,必须的。说完,停顿片刻,继续道:化完妆,如果对方还没到,那我们直接试镜,我来模拟采访你,你看怎么样?
   刘薇:挺周到的,可以,今天你是导演,我是大咖,我只能听从你的。
    主编听后一笑,道:今天请到副市长做我们的大伽,我有点受宠若惊。
   刘薇:受宠若惊的应该是我,我不是还没上任吗,这么高的规格,专门请省台的大记者来专访我,你要知道,她可是专做高端访谈的,我在她眼里算什么,我真担心到时我会被问得张口结舌。
   主编:不会的,我相信你的气场到时肯定能压制住对方。说完,两人跨进一房间,进入后,主编道:看看这里,到时我们就安排她在这里专访你,你熟悉一下,看看有什么需要我们调整的。
   刘薇站住后,前后上下看了看。
   …
 
   夜班结束,回到家里,叶泉林熟睡中听到手机铃声,他接起,是平时一起玩石头的大头打来的,电话里道:我是大头,你现在在哪?
   叶泉林:我在花果山,什么事啊?
   大头:别逗了,大白天,你不会是在哪口水帘洞里迷路了吧?
   叶泉林:是,是迷路了,什么事?快说。
   大头:有个客户找到我,说他刚从和田回来,带回一块羊脂玉,不带一点杂色,有兴趣御览一下吗?他想出手。
   叶泉林:我昨天值夜班,现在刚入睡,能不能明天再说。
   大头:不行,明天他安排别人御览,想看的人太多,给我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有兴趣我们一起去。
   叶泉林犹豫了下,道:那,那好吧,哪里见面?
   大头:老地方,城隍庙对面一品茶庄,怎么样?要来赶快。
   叶泉林:你这人真烦,好好好,我这就过来。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大头放下电话,转身,对身边的孙警官笑道:搞定,只要我说我有石头,他肯定来,对了,上次杨队说的那块蜡石他是在哪看到的?
   孙警官:不要问我这个,我不感兴趣。说完,转身要走。
   大头见对方要走,问: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孙警官:不用。说完,走开。
   大头在后喊了声:不要忘了,8号包厢。
 

孙警官再次找到了叶泉林,不过这次他不是身披警服,一副公干的模样出现在对方面前,而是通过中间人把对方约到一家茶楼,并在一间很私密的包厢内,向对方摊牌了。

由于叶泉林平日里喜欢玩石头,所以错把中间人的神神秘秘理解成了来者不凡,肯定有稀世之宝要推荐给自己。在此种心理作祟下,猛然一见,对方竟然是孙某某,一时触不及防,心里防线轰然崩塌,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那几根头发肯定把船底捅破了,今天自己非得在这小茶盅中翻船淹死不可了。

“大,大头呢?” 叶泉林道。

“他有点事,走不开,我替他来。” 孙警官道。说完,让对方坐。

双方坐下,孙警官见对方一副垂头丧气相,再联想到前几次交锋,心里的预判有了十足的把握,于是首先开口说道:“你也不要再骗我了,那具玩意是不是被你动了手脚?”

叶泉林见对方这架势,心更虚了,怎么回答?与上次一样?死不认账?看这架势不行。对方这次肯定是有备而来,而且是目的明确。不过即使是有备而来,还有一点让他不太搞得明白,对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而要拐弯抹角通过中间人?对方完全可以带着手铐来,然后把他押到局里,在一间只有灯,没有窗的审判室里约见自己,怎么会在茶楼里?这葫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

“快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孙警官见对方只是发抖,没一个屁,急了,面带严肃地催促道。

“是。”叶泉林终于支持不住了,低声承认道。

“为什么?”

为什么能说吗?即使能,自己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啊···

“是不是看到漂亮就起了邪念,把她怎么啦?”孙警官问道。

“不不不,不是的,孙警官,不是你想的,我,我不是这种人,是有人让我帮忙,帮他搞具新鲜的。他想要做实验,找不到活体,就动了这脑筋。该死,我真该死,我看他是朋友,又被他多灌了几壶,就···”

“不要跟我说那么多,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想知道。”孙警官果断打断了对方。为什么要打断?难道对方交待会对自己造成不利?是的,的确是这样,在这个点上对他来说知道的越多越是不利。最起码你有知情不报的嫌疑。所以此时此刻对他来说越是无知越是资本,它可以为你装糊涂提供本钱。反正理论上成立自己就有退路。

“噢,对,对。不,不是,应该是···不是。”叶泉林有些乱套。

“好,不是就好。我再问你,什么时候动的手脚?我要你讲准确的时间,不要跟我玩大概。我讨厌别人说大概。”孙警官显然对时间很敏感,因为在他的期望之中,最好的结果是:在他最后一次带人前来认领之前动的手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此事件的危害程度降到最低。同时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也可忽略不计。

“什么时间?让我想想···应该是···我算下···那天我也是值夜班,是第二个夜班··对,算出来了,应该是上上个月的十五号。没错,是那天。”叶泉林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如实说道。

“糟糕”。王警官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嘎登”了下。如果是上上个月的十五号,那就是说前八个认领者全被错过了。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认领者认领的是他们该认的···如果这其中真有哪个是这具女尸的主人,那,那简直太要命了,绝对是人命关天···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好好,现在想这些还太早,先放放,不提它,先看看自己,还有其他几次前来帮忙认领的那帮同事,这么多人,这么多人竟然对此事毫无察觉,这是多么大的失职啊。一旦被上头发现,那,那后果绝对是···。不,不,这还是轻的,应该是直接···看样子自己真是知道的太多了。

“叶泉林啊,我今天把你约到这里,你知道我的用意吗?”孙警官心里“嗒噔”后,深知现在自己已离不开对方。因为只有对方才能救自己。于是思想斗争了半天,最后终于软下来,和蔼可亲地说道。

“你,你是想我好。怕我丢饭碗。”叶泉林忐忑地应道。

“对,你说的对。但有一点你没说到,那就是,我的用意是想与你交朋友,所以也请你把我当朋友看。好不好?”

“好,好。哪有不好的道理。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让你大人看得上我。”叶泉林被感动得差点跪下。

“好,既然是朋友,那我也不把你当外人,直说了吧,这事你知我知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再让人知道。知道了对你我都不好。知道吗?”

“知道,知道。”

“好,知道就好。还有,我还要再问你个问题,请你回答我,那具玩意现在在哪?”

“在我朋友手上,他把她···”

“停,不要说了。你说她在你朋友手上就够了,多说没意思。你现在明确地告诉我一句,那具玩意还能回来吗?”孙警官担心这其中不要有什么交易,因为有些交易是单向的,不可逆。一旦完成就无法追回。

“这,这应该···”叶泉林显得有些犯难。

“我知道有些事情办起来会很难,但难到底就一个字——钱。如果需要钱的话···”

“不不不,不是因为这个,不是钱的事。”

“不是钱?”孙警官道。说完,想了想,道:“不管是不是,你现在回答我,能不能追回来?”

“能,能追回来。”

“好,给我个时间。”

“那就,就三···噢不,五···噢不···”

“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把她追回来。怎么样?”

“我,我试试看吧。”

在双方成为朋友的基础上,口头协议总算有了开始···

 

 
   电视台专访现场,刘薇和时政记者魏岚面对面坐着,三台摄像机两台对着刘薇,一台对着魏岚
   魏岚:你的竞聘演讲我看了,你提到如何构建政商两界的两难平衡,这个课题很大,构建起来不亚于一项大工程,我想问一下,在你上任后,你打算如何把这么一个大工程具体化,也就是说,把它细分为一个个可以独立完成的小单元,然后具体落实,分步解决,我想听听你的工作思路。
   刘薇想了想,道:这的确是个大课题,也是一个大工程,先不说如何细分,先说说我对解决此课题的总体思路,总体思路当然很简单,运用经济学原理,尊重市场规律,把握问题关键,逐步,有层次地解决两难平衡这个大课题。说完,停了停,思索了下,道:经济学原理已经诞生了有两百多年,但它有很多基础,还有很多思维方式,其实绝大多数人并不十分清楚,我想说,其实经济学并不是单纯讲经济的,甚至也不谈什么资源配置,它的本质是告诉我们,如何用包容的思维方式来让自己强大,强大的目的自然是时刻保持先进性,不被时代所淘汰,从这点出发,我想解决两难平衡这个大课题的总体思路就有了,思路就两个字,包容,用包容心去看待问题,用包容并蓄的思维方式去解决问题。说完,停了停,继续道:再说说如何把这个大课题细分,细分是一种技术行为,这种技术行为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主观规划,也就是主动把一个大课题分解成一个个小课题,然后逐个解决,另一部分是客观演化,也就是时刻关注牢在主观行为的作用下,客观问题的演变,演变是必然的,发现它需要我们有很强的洞察力,以及预见力,只有及时发现新问题的产生,我们才能做到不走回头路,从而保证不至于走到最后,用一个更大的新问题去掩盖一个不那么大的老问题,这里面的经济学教训我们是有的,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
   魏岚边听边记,记完后道:从你的这段话中,我听就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培养包容心,还有一个是保持洞察力,我想问,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是你的某种心声,呼吁民众理解政府的某种心声。
   刘薇:你总结的很到位,是,可以这么说。
   魏岚:好了,问完这个问题,如何施政这块就结束了,接下来我想问一个比较个人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众多网民想从你这得到答案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如何经营好自己的婚姻以及家庭,为什么要问你这个问题,你肯定心存疑问,答案很简单,去年你的家庭被评为我省十佳家庭,所以很多人委托我问你,希望你能向他们提供答案。
   这是十二个要点以外的问题,刘薇显得有些局促,局促后问道:用经济学原理吗?
   魏岚:当然不是。
   刘薇:不用经济学原理,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说完,想了想,道:我想还是那两个字吧,包容,学会包容,有了包容的心态,什么难题都能解决,真的。
   魏岚:那么洞察力呢?应不应该有?
   刘薇想了想,想了很长时间,道:不,维系家庭靠的不是洞察力,靠的是相互信任,信任在任何时候都比洞察力更为重要。
   魏岚:好吧,就这个答案吧,用包容心加信任来经营一个好家庭,听上去有那么点模糊的感觉,可能很多网友会不满意,为了让他们满意,我接下来再问一个问题,一个让你无法模糊的问题,我想问,如果婚姻与家庭出现矛盾,你舍弃哪个?是为了个人追求舍弃家庭?还是为了家庭稳固舍弃婚姻?有点绕,但我想你能听懂。
   刘薇听后内心长叹一声,想了很长一段时间,问:我们能不能把这两个问题统一起来看,而不是割裂开看?
   魏岚:不是割裂,是独立,把两者独立,你会如何选择?
   刘薇再次陷入沉思,沉思后道:家庭,我会选择家庭。
  魏岚:为什么?能给我一个简短的答案吗?
   刘薇:可以,因为婚姻属于个人,是一种个人行为,家庭不是,它会关系到众人,我们不能因为个人而伤害众人,这就是我的选择,希望大家能满意。
 
  茶室内,孙警官站起来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尽快找到你朋友,让他尽快把人要回来,这事不能再等了,一是刑侦队接手,肯定会发现,到时什么结果都有可能,你是聪明人,应该比我更明白。说完,转身离开。
   叶泉林在其身后,一个劲道:是,是,我马上去找他,找他把人要回来。
   …
 
   身处古刹,法师与郭院长漫步林间,法师手捏佛珠,道:贫僧已看出,一年前你来此地,是为了求得日后功成名就,今日你来此地,是为了求得一份念想,一份心如止水的念想,从动到静,超脱于世,其中妙趣无穷啊。
   郭院长听后一笑,没有应答,只顾低头,默默地跟在对方身后。
   法师:轰轰烈烈,是场盛宴,心如止水,是心的皈依,贫僧深知你各种滋味都已尝过,但孰是孰非,孰优孰劣,你依旧委决不下,所以来此求得暂时安宁,想让自己置身局外,冷静打量过去与现在,从中寻求来日之途,善哉善哉。说完,与对方一起登上台阶,登上后道:种种纠葛如张网,外人看来绚丽无比,但它却是樊笼,人在其中无法独善其身,一味冲撞,难免伤及左右,更别说自己,如想摆脱,老夫看来唯有一条,慧剑斩棘,斩断纠葛与不堪,趁有余力,再做一次寻求。
   郭院长听后仰天感叹,道:重新开始肯定还是畏途险道,畏途漫漫其修远兮,我已无力上下求索,难啊。
   法师:是难,但难有难的妙趣,人,从生到死,没有坦途,所谓励志,就是不畏险途。说完,停了停,道:坦也好,险也罢,优劣就在那,不会因为你我改变,你我能做的唯有漠然不顾,超脱应对,也许只有这样方能摆脱一身烦愁,进而得以独善其身,即使来途依就是畏途,那又如何,人生之途没有不二之选,施主你说呢?
   郭院长听后依旧笑笑,笑后两人走向山林深处…
 

女人需要浪漫,浪漫就在屋内,条件是只要你用心去营造。好,现在自己知道,从背后搂住对方是种浪漫,那除此之外呢?作为男人只知道一招可不行,何况自己也不是那种有胆之人,知道“爱慕”是种很隐晦的感觉,做得太明就不艺术了,更谈不上美。有句话怎么说的,对,叫“人在做,天在看”,每当想起这句话,楼汉夫就会不自觉地告诫自己,贼心可以,但绝不能让它发展成贼胆,低俗与高雅只有半步之遥,这半步自己一定要把握住,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是个有修养,有品位的高雅之人,不是那种毫无抑制力的禽兽。

于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话具体到楼汉夫与复活女身上就是:虽然从背后搂住你我一时做不到,但我还是可以想出其他浪漫招术的。那是什么招术?那就是西方人最为推崇的浪漫方式——烛光晚宴。

自从他知道对方喜欢红酒后,他就开始满脑子勾勒一场浪漫之宴。昏暗的灯光下两人面对面坐在烛台旁,伴随着柔柔的佐餐音乐,两份七成熟的牛排,冒着“吱吱”作响的胡椒味,安祥地躺在银白色的瓷盘中。这时一双无形的手,戴着洁白的手套,为他俩从空中接过一瓶飘然而来的琼浆玉液,并娴熟地打开,分别斟上,而后消失。消失前好像在说,我是上帝的使者,我是来祝福你们的,现在我的使命完成了,是个多余的。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含情脉脉地享用了,再见···

楼汉夫把这个梦做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一天,他决定付之行动。于是···

 
   楼汉夫走进商场,商场很大,人又多,为了节省时间,他问导购:哦,小姐不好意思,我不常来你们超市,我想问一下,红酒专柜在哪个区域?
   导购:我来告诉你,你向前走,走到厨卫专柜,然后向左拐,笔直往前大概20米后,你就看到了。
   楼汉夫听后道谢,道谢后又问:哦,对了,差点忘了,你们超市有没有那种分切包装好的牛排,就是那种可以直接烹饪的半成品牛排。
   导购:有,就在生鲜冷藏区,你到了红酒专柜后可以一眼看到。
   楼汉夫:谢谢。
   导购:不用谢,应该的。说完,双方分开。
   楼汉夫按对方说的来的红酒专柜,左右看了看,没有找到上次复活女选的那瓶,于是顺手拿起一瓶法国红酒。
   法国人喜欢浪漫,红酒也应该如此,楼汉夫没怎么仔细看就将其放入购物车,而后转身准备走向冷藏区,不想转身后听到隔壁酒柜传来几声女导购的说话声,这声音很像一个人,会不会是她?
   楼汉夫绕过酒柜,发现的确是她—顾佳怡,她正在为自己男友经营的品牌做义务宣传员。
   楼汉夫走上前,这时对方也看到他,但没理睬他,想转过身避开他,不想已晚,对方已站在她的面前。
   楼汉夫: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你去外国进修了。
   顾佳怡不想回答,侧过脸,不说话。
   楼汉夫见状,也不多说话,推车准备走开,刚走出两步,对方开口了,问道: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你要说说清楚。
   楼汉夫很诧异,问:什么照片?
   顾佳怡:我在你身边的照片。
   楼汉夫以为是曾经的工作照,问:什么时候拍的?
  顾佳怡:就是半月前,我刚从国外回来那几天拍的。
  楼汉夫听后更为诧异,看了对方一眼,觉得不可礼遇,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完,转身走开,走向冷藏区。
   在楼汉夫身后不远处,童警官身穿便衣,佯装购物,监视着双方。
 
   童警官走进陈局办公室,问:陈局,你找我?
   陈局:是,昨天你说,想再到那位楼某人家里看看,觉得上次调查有疑点,后来去了没?
   童警官:家里倒是没去,不过我今天跟踪了他一天。
   陈局:有什么发现没?
   童警官:怎么说呢,算有吧,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上次在楼某人家里遇见的那个女人有可能不是顾佳怡。
   陈局:通过今天跟踪发现的?
   童警官:是。说完,停顿了下,道:楼某人今天在乐福超市购物,碰到顾佳怡,我发现两人的关系毫无亲密可言,根本不像上次在他家中。
   陈局:那你意思是,那是两个女人?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童警官:是,我有这种判断。
   陈局听后思索了下,道:那么说,楼某人对我们撒了谎?
   童警官:对。
   陈局:如果真是这样,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把家中女人谎说成了顾佳怡,并盗用了对方的身份证号。
   童警官:有这种可能,楼某人曾经是顾佳怡的上司,同时也是对方的表姐夫,所以有机会掌握对方的身份证号。
   陈局听后思量了一下,道:那下步你有什么打算?
   童警官:我想直接去找顾佳怡谈谈,一来问问视频中的那女人是不是她,二来通过她了解一下,楼某人和那位在校女学生之间的关系,看看有没有这种可能,楼某人在社会上招募人体实验样本,如果成立,那性质就恶劣了。
   陈局: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事我们可能不能再等了,再等如果出了事,我们警方是有责任的。

 

买好了蜡烛,选好了牛排,还有红酒和其他配菜,楼汉夫早早地回了家。之后,与家中女人交待几句后卷起袖子,打着炉灶,按照包装说明,一步步精心操作起来。没多长时间,桌面上的蓝图宣告完成。接下来就是关上灯,点上蜡烛。当然在点之前还要许个愿:愿有情人能永远有情下去。再接下来是什么?肯定不可能有第三双手伸过来为两人打开手中的红酒,理想与现实总归有距离的···就在他“嘣”地一声打开瓶塞,房门铃声也“叮”地一声同步响起。是谁这么不知趣,在这个时候出现···

打开房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人万般同情的叶泉林,叶老弟。

由于楼汉夫跟复活女说过,就是这位自家兄弟把她从潭子里救出,送到他这里,这才有今天,所以复活女对叶泉林的到来心存感激。现在对方就在门外,没有理由不招呼进来,进来一起“浪漫”。

叶泉林此时哪有这心,朝嫂子应了声后就一把将大哥拉到屋外,焦急万分地说道:“大哥,不好啦,我那边出事啦,那,那个孙警官看出那柜里躺着的不是大嫂。他,他···”

“他什么他,小声点,慢点说。”

“那警察人挺好的,把我当朋友,答应我,给我五天时间,让我在这几天里,把她放回去。你说怎么办啊?”叶泉林急得话语中带着哭腔,两只手好像在闹独立,比划个不停。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不正在想办法吗。”

“大哥,你不要生气,不是我说你,我敢肯定,你也是想不出招了。大哥,一路上,我绞尽脑汁想了个办法,一个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你看行不行?”

“什么办法?”

“你看是不是可以这样,我把那柜子动下手脚,让它不至于那么难呆,然后请嫂子委屈一下自己,再到里面躺上一躺,之后,我就再把那警察叫来,打开,让他看,这时嫂子醒了,这下别人就说不了我们什么了。你看这样行不行?”叶泉林绘声绘色道。

如果不是考虑到过道上有个娃在玩耍,楼汉夫恨不得扑上去捂住对方的嘴,这么馊的主意他也想得出,简直不想人活了,亏得他逢人就说,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呸···

就在楼汉夫想痛斥对方,不想家中女人走了出来,非常热情地对屋外的兄弟说道:“大兄弟,今天刚好有菜,进来一起热闹热闹。”

叶泉林见这么漂亮的嫂子在请自己,哪有心思拒绝,再急的事情也要先放放,于是朝大哥做了个鬼脸,进去了,拖也拖不住。

楼汉夫知道今晚自己营造的这份浪漫算是彻底泡汤了···

 

 
   汤岌和顾佳怡坐在餐厅内用餐
   汤岌:今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为公司做了一天的导购,累坏了吧,多吃点。
   顾佳怡:吃不下。
   汤岌:怎么?累的吃不下?
   顾佳怡:不。
   汤岌:那是因为什么?
   顾佳怡:我今天在商场碰到他了,他很无耻。
   汤岌:你是说那个曾经的主任?
   顾佳怡:是的。
   汤岌:他怎么样你没?有没有动手动脚?
   顾佳怡:那倒不至于。
   汤岌:那你说无耻是什么意思?
   顾佳怡:他从我身边走过,看得出,他对我很蔑视。
   汤岌听后想了想,道:这个人太不识相,我在道上认识几个人,到时我约他们出来,好好…
   顾佳怡没有让对方把话说下去,道:算了,还没到这一步,如果到了,我会说的。
   …
 

浪漫之宴让楼汉夫感到唯一欣慰的是,眼前这位老弟终于还是没有将他的妙计合盘端出,摆放在众人面前。尽管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国加州牛排成了对方的美餐,并且此人的出现让自己手中的这瓶绝版梅多克变得无比苦涩,但一想到至少自己可以逃过今晚这劫,他还是觉得划得来,值。

当然,为了使对方尽快进入迷幻状态,楼汉夫还是花了点心思,比如,在酒过三旬后,他偷偷替对方换上了瓶高度白酒。他知道,对方酒量不行,平日里两瓶啤酒就会让他左右不分,上下颠倒。现在两种酒混着喝,那肯定“药效”加倍,到时最好舌头打结,欲述不能。

楼汉夫的目的最后不仅达到,而且还有了额外收获。额外收获是,在他搀扶着对方准备蹬上一辆的士时,对方很感激地对他说了句:“大哥,谢谢你的牛排。那件事我来帮你搞定。”说完,推开对方,忍不住又吐了两口,之后,抹干,皮笑肉不笑地补上后半句:“那警察是我哥们,只要我跟他说,五天不行,最起码也要七天,他肯定会卖我面子。”说完,又是一阵傻兮兮的痴笑,之后,摆手,让自己回。

可怜的楼汉夫啊,满心的喜悦只维持了半分钟,本以为可以阳光明媚了,没想到转眼回到了冰天雪地,让人欲哭无泪。

 

 



编剧:朱尘

手机号:13059702122

邮箱:zch2122@126.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