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世 第四十集 (22人评价)


第四十集    
   A市公安局会议室,陈局主持今天会议,对十天前破获的大案做阶段性总结。
   陈局:7.12特大抢劫杀人案不久前我们刚刚破获,嫌疑人已抓获,案件圆满侦结,预审材料已如数移交检察院,今天我们在这里开个内部会议,总结一下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说完,朝汪队看了眼,道:汪队,整个案件是由你主导侦结的,现在就由你来说吧。
   汪队听后低头沉默了阵,想了想,抬头道:那好吧,就由我来做个简单的总结。说完,站起,站起后打开卷宗材料,道:今年7月12日,下午3:20,在我市东城区百坊路花神街道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受害人是名男性,66岁,退休职工,当时他刚从银行网点取完钱,金额16万,取完后骑自行车返回住所,据受害人妻子讲述,受害人是打算用这笔钱作为购房的预付款,没想到在距离家门不到300米的地方,遭到一名蒙面男子劫持,在双方搏斗过程中,该蒙面男子向受害人连捅数刀,致使受害人当场死亡,同时放在自行车筐内的16万现金被全数劫走,接到报案,我们在20分钟内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封锁保护,对主要路口设卡检查,同时寻找目击者,调取相关监控视频,但由于案犯作案时蒙着面,所以我们能掌握的关键信息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征得上级部门同意,采用悬赏的方式寻找破案线索,悬赏通告发布后,我们陆续收到近20条反馈信息,但这些信息过于凌乱,价值都不是很高,很难对案件侦破起到作用,直到半个月前,一名举报人前来向我们反映情况,此人向我们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那天他们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喝到高兴时,相互吹牛,有的说自己曾一人单挑三人,有人不服,说自己当年在农村和五头野猪搏斗过,当时有个刚入圈的酒友突然冒出一句,你们这算什么,老子杀过人,而且是在大白天,这句话让举报人有了联想,联想到不久前发生的7.12案,于是前来提供线索,得到线索后,我们觉得有价值,于是组织警力连夜调查,这一查证实了我们的判断,第二天一早,我们当机立断实施抓捕,一举将嫌疑人抓获,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大体就是这样,具体细节就不多说了。
   汪队说完,坐下,坐下后陈局再次总结道:办案需要人民群众,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要把雪亮的眼睛转化为我们需要的办案线索,这还需要我们在认识上与时俱进,大家想想,如果没有悬赏,这条线索还能进入我们视野吗?在我看来可能性不大,所以,想通过思想觉悟来提高办案率,那是理想主义,我们在这上面曾经走过弯路,甚至犯过错误,错误地把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理想化。说完,停了停,继续道:好了,这起省厅督办的要案侦结了,大家辛苦了,特别是刑侦大队,此案从开始到结束,你们刑侦大队付出巨大,这一点我们是有目共睹,所以我们局现在正在整理相关材料,准备为你们队申报集体一等功,到时估计能批下来。说完,停了停,道:如果批下来,估计奖金不少。说完,台下一片笑声,笑声后,陈局继续道:笑归笑,眼不要红,你们要知道,如果没有刑侦大队的出色表现,此案拖到来年,或者让嫌疑人闻风跑掉,那我们每个在坐的人,年终福利肯定会受影响,除此之外,如果此案不破,我们地方公安的品牌形象也会打折,品牌打折在我看来比少拿福利更让人不悦,大家应该和我一样,有同感吧。说完,想听听下面的反馈,不想台下一片寂静。
   陈局有些失望,道:既然大家用无声来表达对我的认同,那我们就继续,接下来我们集体研究一下,如何处理这起所谓的新生事件。说完,把视线投向童警官,道:童警官,就发生在楼某人身上的这起新生事件你比较清楚,就由你来向大家说明吧,说明后大家集体讨论一下,针对这类事件我们应该如何处置。
   董警官听后没有马上站起,而是看了看身边的汪队。
   汪队默默地坐着,脸上没有表情…
 
   郭子岳完成本周的行政查房,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卫生局电话,电话是卫生局纪委打来的,电话里直:郭院长吗?我是纪委鲍书记。
   郭子岳:哦,鲍书记,你好,你真是难得,有什么事吗?
   鲍书记:是,有件事我想单独跟你谈谈,你现在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来我这一趟。
   郭子岳看了看墙上的时间,道:有,查房刚结束。
   鲍书记:那好,你到局里来一下,我在办公室等你。

 
   郭子岳走进书记办公室,对方早已等候在那,见对方进了,马上招呼郭院长沙发上坐。郭院长坐下后,鲍书记为他端上水,而后自己坐下,坐下后道:还记得上次你和纪检组长小赵一起调查的那件事吗?
   郭子岳端着杯,想了想,道:你是说关于楼汉夫在开发区有间地下实验室,是这事吗?
   鲍书记听后点了点头,应道:是,是这事。
   郭子岳:怎么了?调查有结果了?
   鲍书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理了理思路,理后道:当时我们怀疑那间实验室之所以没有被拆迁,有可能是因为他背后有人,有人在暗中支持他,我们把这一情况向上级纪委做了反映,上级纪委答应帮助调查,现在调查结果出来了,但考虑到你有可能会对结果产生想法,甚至是怀疑,所以特地把你叫来,想听取一下你的态度,在你得到结果之前。
  郭子岳:我的态度?我的态度当然是,不管结果怎么样,就事论事,该怎么就怎么,不带半点个人感情色彩。
   鲍书记听后放下心来,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停了停,再次理了理思路,道:事情是这样的,上级纪委听取我们的汇报后,走访约谈了一些人,通过走访约谈,我们对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的确,楼汉夫背后有人支持,但经过调查了解,我们认为这种支持是有必要的,也是合理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以后五年十年我不敢保证,毕竟我们现在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初级阶段需要我们运用灵活变通的方式去面对新生事物,而不是一味的按教条走,我这么说不知道你是否能理解。
   郭子岳听后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低着头,沉默。
   鲍书记:有想法不要紧,说出来就好,不要保留,现在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郭子岳知道自己刚才已经把话说出去了,现在不可能收回,于是道:我还是那句话,接受任何结果,不带半点个人色彩。
   鲍书记:好,有这种态度就好。说完,停了停,道:接下来我再向你通报一件事,你可能也想知道,那个背后支持楼汉夫的人是谁,她是市发改委主任,也是你的夫人,刘薇。说完,停住,看对方反应。
   郭子岳的反应是惊愕,惊愕后问:刘薇?你是说我夫人刘薇?
   鲍书记:是的,是她。
   郭子岳:能够确定吗?
   鲍书记:当然能,我们已经打电话跟你夫人做了核实,她承认有这件事,并向我们作了解释,她的解释是充分的,也是合理的。说完,停住,继续看着对方的反应。
   这次对方的反映有些呆板,神情看似死机一般,过了大约两分钟才算回过神,回神后问了句:那她是怎么解释的?
   鲍书记:你是说你夫人?
   郭子岳:是的。
   鲍书记:你夫人的解释是,那块地的用途需要重新规划,在新的规划出台之前,针对那间私人实验室的拆迁可以暂缓,它的存在不会影响整个开发区的开发进程,拆了它不利于地方小微企业的发展。
   郭子岳听后再次沉默,沉默后,问:既然这样,那对楼汉夫实验项目的性质她又怎么解释的?
   鲍书记:这个问题你夫人也说了,她说她约谈过楼汉夫,通过约谈,她认为楼汉夫的实验性质符合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没有违规,既然没有违规,那相关部门就没有必要多加干涉,政府干涉过多,不利于地方经济发展。
   郭子岳听后长时间沉默,看得出,他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耻辱感,自己的老婆暗中支持自己的情敌,此时的他无脸再多问,只有默默承受。
   坐在一旁的鲍书记,看出对方内心的焦灼,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有些事她让你知道,反而不利于双方的工作,发改委有它的工作思路,我们有我们的工作思路,两者有统一也有矛盾,她瞒着你,这也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要不然我们双方都会很难做,从这一点上看,你夫人的做法是理智的,她没有因为你是她丈夫而把所有不该说的向你说。说完,停顿了一下,道:你夫人上次在竞聘演讲中讲到,如何构建两难平衡,她讲的很好,听得出她是个有智慧的女人,用智慧去把问题得到解决,解决在不动声色中,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强势,力排众议,把一件事情搞得风生水起,风生水起对谁都没有好处,包括你我,你看是不是这样?
   郭子岳此时只能点头接受…
 
   郭子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心的苦闷让他无法入座,一旦坐下就有种被困住的压迫感,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用这种方式排解愤懑。他不时看表,看表是为了算出还剩多少时间他就要面对自己的夫人,当再次见到自己的夫人,他该对她说些什么?是宽宏大量地一笑了之?还是让她做出对自己更有说服力的解释?解释为什么要隐瞒自己那么多年?
   焦灼,焦灼中他想发泄,他担心如果不及时发泄他会爆发…突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这声音让他暂时摆脱焦灼,他走到电话机旁,提起,道:哪位?
   对方:请问您是郭子岳郭院长吗?
   郭子岳:是,你是…
   对方:我是静山寺主持,继宗法师,去年法会上我们见过,今年给您打电话,说您已经升迁,让我打这个电话试试,我就打来了。
   郭子岳:哦,继宗法师,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法师:是这样,您的善款我们已收到了,我们已经把施主您的名字刻在功德碑上,施主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看看,借机住两天,摆脱摆脱都市里的器尘,以此安得稍有的清静,您看如何?
  郭子岳听后长吸了一口气,内心长叹一声,但没有说话…
 
   失踪女肖瑾是趁午餐时分“打的”赶来的,赶到时楼汉夫还在手术室没出来,虽然此时手术已经完成,病人已经转入病房。
   助理推门进入手术室,告诉楼汉夫有个女的找他,现在正坐在门诊室等他。
   楼汉夫听后没有脱去手术服,半挂着口罩,来到诊室。进门后发现是肖瑾,于是关上门,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学校吗?
   肖瑾见对方进来,站起,迎上,迎上后道:我听你的,当天夜里我就回校了。说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对方。
   楼汉夫避开对方的眼神,带点责问道:回去了,又出来,学校知道这次你想怎么解释?
   肖瑾:我会回去的,我承认我想你了,想来看你,不过除了想来看你,还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了一半,看着对方,没有往下说。
   楼汉夫:你怎么不说了?
   肖瑾:我担心说了你会责难我。
   楼汉夫听后沉默了一阵,沉默后道:不会的,你说吧。
  肖瑾听后想了想,道:回去后我按我们事先说好的向学校作解释,学校方面没说什么,说回来就好,以后安心学习就是了,但昨天突然有名女警察来找我,找到我,问我很多问题,其中问到你,问我是怎么找到你的,我说是网上朋友介绍的,她问哪个朋友,我一急,随便说了一个,后来发现那个朋友曾经拉人组织过传销,在公安局有案底,想这下坏了,要牵连到你了,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又收不回,你说这事怎么办啊?
   楼汉夫听后沉思了阵,道:这有什么,20年前传销刚兴起的那阵子,我的确被人拉去搞过传销,当时我还给一帮刚入会的新手上过课,这些都是过去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会把它再翻出来当韦说。
   肖瑾:这就更糟了,这属于从犯,要加罪的,就今年暑假,我们学校有栋教学楼被公安局征用,用来关押一批传销犯,听说那几个组织者后来都判了重刑。
  楼汉夫:这事我知道,你们学校被征用的那幢楼不是用来关押传销犯的,是用来对传销者进行再教育的,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放心吧。
   肖瑾听后稍稍放下心来,道:真的?
   楼汉夫:真的,真的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说完,上前用手轻轻呵护了一下对方,让对方不必受惊,不想对方趁势拥抱上来,并道:如果说我真的喜欢上你,你会带我走吗?
   楼汉夫正想摆脱,并回绝对方,这时突然门开了,助理进来,进来后见状,愣住了…
 
   失踪女肖瑾坐在楼汉夫的车内,两人一句话不说,好一阵后,肖瑾道:你生我气了?
   楼汉夫不语,只顾开车。
   肖瑾:我看得出,你是真生我气了。
   楼汉夫依然不语。
   肖瑾:你这是要往哪开?往学校吗?
   楼汉夫:是的,上次你中途下车,到了夜里才回校,你骗了我,这次我一定要把你送进校门。
   肖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非得赶我走,你让我心里很难过。
   楼汉夫: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问你,刚才有人进来,你为什么不松手,当着旁人的面把我抱得更紧,你想要干什么?想要钱吗?
   肖瑾听对方说这种话,伤心地哭泣起来,几声后,泣声道:你怎么能这么想,把我想成那种人,我不是站街女,我从没卖过身,我跟你说过的,你还要我说几次,我和她们不一样,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完,乌乌哭泣。
   楼汉夫见状,道歉道:对不起,我说错了,我收回刚才的话。
   肖瑾哭泣道:说出口的话还能收回吗?你既然那么说了,那就说明你是那么想的。
   楼汉夫:不,我不是那么想的,我可以向上天发誓。
   肖瑾:既然你发誓不是那么想的,那你是怎么想的?你敢说吗?如果不敢,那你就不如我,不如一个小女人,至少我敢大声说出来,我喜欢你,而你不敢。
   楼汉夫知道对方在激将自己,他是成年人,他不会一时冲动的,于是沉默一阵后,道:你在我眼里就是只小鹦鹉,知道吗?
   肖瑾:别把我当小鸟,即使真是只小鸟,也有长大的一天。
   楼汉夫:你长大了,我也老了,其实我现在已经老了。
   肖瑾:我不在乎,即使你真的老了,我也不在乎。
   楼汉夫无言以对,默默地开着车,而对方则不再说话…
 
   小珂赶往教室的路上,碰到郭琪,小珂低头想绕过,不想被对方拉住,拉住后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话,关于我父亲的,还有你父亲,我母亲都跟我说了。
   听对方这么说,小珂抱着书本,站立位,不过她不想多说,只是用眼神告诉对方,结束了,不要再说什么了。
   郭琪见状,道:能不能听我说两句,虽然我不喜欢解释。
   小珂:不必了,既然我们彼此都已经知道,再解释就多余了。说完,绕过对方,走开。
   刚走出两步,听到身后郭琪道:是我父亲不对,但他毕竟是我父亲,我必须站在他的一边,希望你能理解。
   小珂听后站了下,轻声道:你做的对,如果你站在我的一边,我会看不起你的。
   小珂说完,继续走,这时又听到身后郭琪道:我们还有可能吗?
   小珂没有应对,迈开步,走开。
   就在小珂迈步的同时,陈天从远处赶了上来,赶上后有些气喘地站在小珂面前,道:楼彦,听说你答应了,加入新组建的足球队,谢谢你,给我面子。
   小珂听后表情有些冷漠,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完,走开,把两个男人撂在一边。
   陈天不解自己怎么会碰钉子,于是走到郭琪身边,问:你们刚才说什么了?该不会把对你的不满发泄到我头上了吧?
   郭琪:你自己赶上的,不怨我。说完,走开。
   陈天站在原地,左右看看,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懊恼之余对走开的郭琪喊了声:记住,说好的还没结束。

 
   办公室主任走进郭子岳的办公室,见对方正襟危坐,问:院长,你让我来有什么吩咐?
   郭子岳睁开半眯的眼睛,道:你来了。说完,停顿了一下,道:我要出去两天,静山寺的继宗法师打来电话,让我去趟,继宗法师是弘一法师的第三代传人,他的邀请我不能拒绝,我今年的年休假还没开始休,趁机用两天,你替我记下,何时开始何时结束,这中间有什么行政上的事务替我安排一下,就这事。
   主任:知道了,院长,有事我会安排的。
   郭子岳:这两天如果有人问起我的去向,就说我去外地开会,别的不用多说。
   主任:知道,院长,我会说临时接到通知,要到外地开个重要的会议。说完,见院长点头,补充道:院长,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既然继宗法师让你去,你就安心去,多呆两天,这里有我,你放心。
   郭子岳:那好。说完,停了停,道:对了,你去帮我看一下,下午到省城的车票,高铁车票,有合适的给我订一张,五点之前能赶上的都可以。
   主任:好的,我这就去办。说完,离开办公室。
 
   孙警官完成取证,从林市返回,回到当地已是夜里,老刘开车把他送到住地,问:明天上班是不是来接你?你的车还在队里。
   孙警官:不用,我可以开未婚妻的车。
 
   孙警官回到家里,见未婚妻靠坐在床上看书,还没睡,于是问: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平时不到十点就睁不开眼。
   韩姑娘:平时你在家,你不在家我就觉得缺点什么,可能是安全感吧,睡不着,不如看书,看看你的那本《人的一百种死法》。
   孙警官听后笑笑,道:我待会儿又要出去,不过马上回来,你先睡。
   韩姑娘:怎么一回来又要走?你们队里除了你就没人会做事了?
   孙警官:这事不关他们,我的事。说完,停顿了一下,道:把你车钥匙给我,我的车在队里。
   韩姑娘不情愿地指了指,道:放在柜上提包里,自己拿。

  
   孙警官一出门就给叶泉林去了电话,问:你现在在哪?
   对方:哦,孙警官,有什么事吗?我今天不在家,今天轮到我值班,在单位。
   孙警官:那更好,你呆着,不要走开,我马上过来。
 

对肇事车辆的取证需要采用一定的技术手段,而采用技术手段需要花费点时间,所以孙警官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才从林市返回。返回时已是夜里。

一返回,孙警官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马上找到那个叫叶泉林的入殓师。找他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让他再带上自己再去“瞻仰”一下那具遗容。看看上次到底是自己看花了眼还是真出了什么邪门之事;二是这个姓叶的家伙太让人可疑了,那天他看自己的眼神明显不对头,就像做了贼一样。问他为什么浑身发抖,竟然说自己的手像死人。如果真有事,极可能与他脱不开干系。

非常凑巧,尽管孙警官赶回去时已是夜里,但对方当天正好轮到值夜班。值夜班好,人少,甚至没人,可以不受外界干扰。人多了,干某些事情会很不方便。特别是那种不能让局外人知道,更不能公开的密事。

叶泉林在孙警官离开的两天时间里,没少烧香拜佛,跪地祈求佛祖保佑,保佑这事快点过去,让“馆藏文物”的账面能早点夹平。同时也没忘感谢上苍打来的那个电话。那个电话太及时了,如果再晚点就出大漏子了,现在想想都后怕。记得当时自己面对对方的目光,如果此时再有人喊上一句,“叶泉林,你干了些什么?”估计自己会大小便失禁。太恐怖了,太让人胆破魂飞了···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两天过后,没想到对方会杀个回马枪,打来电话,让自己好好呆在原地,他要马上过来。真是作孽啊,真不知道自己哪辈子祖宗得罪过谁,这笔烂帐非得算在自己头上。

叶泉林一接到电话,两腿发软不说,脑子“轰”地一声就乱套了。乱套的原因是:自己只顾烧香了,忘了及时做预案了。要知道,上苍即使真要帮你,也得你自己抓住那根稻草,他老人家能做的也仅仅是向你提供一次机会,抓不抓得住要看你自己的悟性。很明显他老人家做到了,而你却没能抓住。

他老人家做到什么啦?叶泉林冥冥之中听到有个声音在责备他“我已经给你两天时间了,对你来说时间就是机会,你完全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想好对策,即使对策是上上策。如果你问我何为上上策?那我告诉你,三十六计上写得明明白白,‘走为上策’。‘走’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

叶泉林在明白“上上策”为何物后,立马感知到自己的双腿由软变成咪咪软,橡根泄了气的憋胎,扶都扶不起来。明白得太晚了,此时大悟已无意义,就算让你跑你也跑不动;即使跑得动你也跑不了;即使跑得了,结果还是一样,抓回来罪加一等。怎么办?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坐着,等死等活等到时看看是否命已注定。自己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再垂死挣扎一回,或许这也是上苍能给自己的最后机会。

想到垂死挣扎,想到最后的机会,叶泉林猛然间产生了丝信念,他好像听到有人告诉他,要相信,香是不会白烧的,它能让你有信念。有了信念就有了战胜一切困难的利器,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天上的乌云就会自己散去,到时阳光就会自己钻出来···

咦,既然等待也算是一次不小的机会,那就是说应该还有希望。哪怕是一线的希望···对,不能放过它,必须抓住这根最后的稻草,奋力一把···现在想想该怎么抓,对,到时只要自己守住底线,死活不承认,那对方肯定没招···对,就这样,到时死不承认看他怎么样。多少革命先烈都是这么干的,我得学学···

面对自己临危不惧、急中生智的不俗表现,叶泉林像是打了鸡血,立马来了精神,像换了个人,转眼变得踌躅满志,信心满满···

孙警官这次是开着私家车来到殡仪馆的,刚停好车,让他没想到的是会有人替他拉开车门。天那么黑,又是在这个鬼地方,如果不是旁边停尸房内有两个人守夜的活人,说不定他真会被这突然一袭吓着。还好,替他开门的那人很快就自报了家门,说道:“孙警官,我就是小叶,叶泉林。我怕夜黑你找不的路,就等在了这。我这就领你去。”说完,搀扶着对方下了车,而后又替对方合上车门,然后恭敬地走在前头。

孙警官在叶泉林的引领下一步步向“库房”走去,走着走着,王警官开始从刚才的惶恐中走了出来,怎么回事?自己还没跟对方说自己要来干什么,对方就轻车熟路地把自己领上了道?自己是不是刚才在电话里说漏了嘴?还是···就在他停住脚,想问问,不想对方也停住脚,并抢先开口道:“孙警官,到了,你要看的就在这里。”

阴森凄凉的“库房”内寒气逼人,加上夜深人静,站在这里不免让人毛骨悚然。孙警官显然也不例外。看得出,他已被周围的不散阴魂搞得魂不守舍。这种魂不守舍让他彻底忘却了刚才已到嘴边的那句该问的话。算了,既然咽下何必吐出,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干活,早点干完早点走人。

叶泉林这次没有发抖,而是回归职业本色,很娴熟地将一副遗容展示在了孙警官的面前。不过此版娴熟并未触动到对方,对方仍然很严肃地吩咐道:“把她的裙摆撩开,我要看看她的小腿。”

叶泉林没想到对方会提这种要求,更不明白对方此举的用意,愣住半天,不知如何应对。怎么会这样?原因是在他急中生智的预案中,没有这一应对环节。没有这一环节就意味着这是个漏洞。怎么办?

“听到没?愣着干嘛?”孙警官催促道。

“好,好。”叶泉林反应过来,提醒自己,现在务必镇定,有事当没事。天不会塌下来,即使塌下来也会被电线杆撑着。

玉骨冰肌般的双腿很快就展示了出来,孙警官放下双手,撑住身躯,而后俯下腰板,把脸压低,尽量近距离凑近对方。他要仔细看看这个部位,看看上面有没有明显的划痕···看了半天,很遗憾,什么也没有,除了两块惨白惨白的肌肤。

这太奇怪了,难道老丈人说的是真的?她的灵魂已将她的躯壳带走?不对,如果真是这样,那眼前的这具又该怎么解释?孙警官越想越觉得蹊跷。这蹊跷慢慢演变成一种相当偏激的想法,会不会是因为···如果是···孙警官开始联想起身边的这位入殓师,联想起此人曾经给自己留下的异样眼神···还会不会是···在他把视线收回的同时,他抬起头,带着浓重的诧异与怀疑,将目光再次投射到眼前的这家伙脸上。注视着对方,问道:“你会不会把人搞错了?上次···”

“不,不会,绝对不会的。”叶泉林斩钉截铁地应道。为什么说得如此决绝,语气如此肯定,因为此画面在他的脑子里已不知演练了多少遍。甚至好几次差点脱口而出,从而答非所问。

孙警官皱眉,定神,注视了对方几眼,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开始把问题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而且想得越来越复杂。这是种怎样的复杂?别急,慢慢来,接着看。

“我要采集几根她的毛发。”孙警官收回目光,站直身,径直走到遗容的头部。这次他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而是学着对方那般,拿出职业本色,拔取了逝者头上的几根毛发,并将它们整齐地夹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中。完成后,转身,不再多问一句,走出了“库房”。

来到室外,孙警官给当法医的同学打去电话,问:DNA比对最快需要多长时间。答:最快六小时。孙警官:那好,我马上过来趟。对方:现在?你疯了?···

 



编剧:朱尘

手机号:13059702122

邮箱:zch2122@126.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