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天使(第三十六集-下) (102人评价)


S:36-7

景:杭州顾宅@明琦房门前

时:夜

人:明琦、靳韬

  △杭州顾宅月夜景

  △明琦房门前

  △靳韬走来,看见

  △明琦坐在台阶上,仔细观察着四周的景色

  △靳韬走近明琦身边,在她身边坐下

靳韬:赏月?(看月亮)今晚的月色虽然皎洁,可惜不太圆满。

明琦:不是,我是在看这个地方,在看(语气不是很确定)我的家?

靳韬:今天一路从上海来到杭州,为了赶路,路上都是将就吃点东西,结果晚上又没见妳吃几口,饿了吗?

明琦:饿,好饿。

  △靳韬满意的笑

靳韬:不错,进步了,至少在我面前,妳已经不再总是伪装自己。

  △靳韬将手中的纸包递给明琦

靳韬:这么说我这礼物来得正是时候,特地给妳买的。

  △明琦打开纸包

  △纸包里装着两三个包子

  △明琦回忆

  △第二十八集,S:28-22

  △明琦、乐樵动作一致、可怜巴巴的望向包子摊,咽口水

  △乐樵拉着明琦在街上大肆买各式各样食物

  △靳韬随后负责付钱、拿东西

  △时序恢复

  △明琦忍不住笑了出来

靳韬:唉,当时只觉得真是两个让人头疼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要是放着不管,该怎么办啊。

明琦:怎么?你现在已经开始觉得这两个小鬼麻烦了吗?

  △明琦递给靳韬一个包子,自己也满足的吃着

靳韬:怎么会,现在只觉得,人如果能预料未来,这世上就万事太平了,如果当时知道那个小女孩是妳,我一定会更加小心仔细,把妳照顾好。

明琦:那你一定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因为那个时候你确实非常仔细的照顾我,下雨的时候先照顾我,自己反倒淋湿了,到寺庙讨热水,也是先照顾我,忘了自己,是个让人足以羡慕乐樵的大哥哥,那天和你们分开之后,虽然得知爸妈的决定让我很失望,可是我却因为想变得像遇见的那位大哥哥一样厉害,所以选择到上海上学。

靳韬:现在终于回家了,对于这个期盼了许久的「家」有什么想法?

明琦:陌生,全然陌生,就连爸爸妈妈也是,如果他们能够对我再坏一些,再冷漠一些,也许我就有理由恨他们、讨厌他们,可是他们没有,我说我想去上海念书,他们同意了,还供给学费、生活费,这对很多女孩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奢望,结果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面对他们,该怎么做才是对的,有好多话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是适宜的。

靳韬:如果还需要考虑这些,就不是家人了,不过分开多年,一时之间难以适应,也是情有可原,也或许是爸妈当年的作法让妳仍然心存芥蒂。

明琦:现在我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可是要我像乐樵对娴姊那样撒娇,我又会不知所措。

靳韬:简单,干脆,我们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一次,让爸妈也尝尝被抛下的滋味,让他们深刻感受妳当时无助的心情。

  △明琦讶异疑惑的望着靳韬

  △靳韬态度坚定

靳韬:就决定这么办。

明琦:又在说笑了。

靳韬:不是说笑,明天一早就付诸行动,趁着大家还没起来之前出门,就坐第一班火车离开杭州。

 


S:36-8

景:杂景

时:晨/夜/日

人:靳韬、明琦、朗儿、顾父、顾母、环境人物

  △杭州顾宅清晨景

  △明琦、靳韬(抱着朗儿)悄然离开,没人惊动任何人

  △火车行驶的画面

  △乡下顾宅建筑夜景

  △明琦、靳韬、朗儿走进顾宅

  △北方乡下(顾家于乡下老家)郊外,庄稼地日景

  △明琦、靳韬、朗儿来到第二八十集,S:28-13,明琦和邻居玩捉迷藏的地方

  △几个孩子依旧在此地玩着捉迷藏

  △明琦、靳韬、朗儿来到第二八十集,S:28-9,顾父、顾母烧香拜神的庙里

  △明琦、靳韬、朗儿虔诚的烧香拜神

  △庙外

  △明琦、靳韬、朗儿走出庙外

明琦:原来你所说的离开就是回来这里。

靳韬:比起杭州,这里才是妳真正曾经成长的家,这里拥有了妳更多的回忆和情感。

明琦:是啊,当时宅子里只有我和奶娘,空荡荡的,可是邻居的妈妈们好像说好了似的,时不时的都不忘多照顾我一些,有时候,还会被他们自己的孩子埋怨偏心。

  △画面回忆,第二十八集,S:28-13

  △明琦、大宝、小花、小玲聚集

小花:怎么这么快就被明琦找到,我们再玩一次。

明琦:好呀,再玩一次。

大宝:可是我们已经出来玩这么久了,再不回家,小心妈妈找来骂人。

小花:才不会呢,每次我们偷偷跑出来玩,被妈妈知道,妈妈只要知道我们是和明琦一起玩,妈妈都不会骂我们。

小玲:对啊,我妈妈也是,她最偏心了,只疼明琦而已。

  △时序恢复

明琦:可是尽管已经拥有这么多人的照顾,我还是不满足,贪心的想再要自己的爸爸妈妈。

靳韬:这不是贪心,一个孩子想要自己的父母有什么错?这是就算有再多的玩伴,再多的照顾也替代不了的亲情。

  △靳韬在第二十八集,S:28-9算命摊的位置停住脚步

靳韬:对了,妳还记得这里原本是有个算命摊子吧?

明琦:印象中好像确实有过这么个人。

靳韬:我听说他在镇上还挺有名的,好多人家里有了烦难事情,都会去请他排忧解难,曾经,当妳面对向嵘胁迫,必须在我和朗儿之间做出选择时,妳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做出选择的决定让我无比震撼,如果有一天,同样的情形发生在岳父岳母身上,妳面临必须在父母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妳会选哪一个?

明琦:为什么要选择?我不要选,我不要什么都不做就认命的选择,为什么你会特地提起他?

靳韬:可是岳父岳母却是什么也做不了,这件事我也是听岳母说起才知道的,她说在妳和明瑊出生之前,她和岳父一直为子嗣问题着急烦恼,后来听人说起这位算命先生,就姑且去找他,想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没有子嗣,若真如此,也好死心,不再强求。

明琦:迷信,这事怎么说得准,很多时候只是巧合罢了。

靳韬:这里民风封闭纯朴,不像上海容易接受新知,很多巧合的发生往往都是在迷信与相信两边难以界定,信与不信只在一线之间游移徘徊,有的时候,对这里人来说,这些巧合反而是一种心灵上的寄托,让他们还能对未来怀踹希望。

明琦:那后来这位算命先生铁口直断了什么事?

靳韬:算命先生一相岳父、岳母的生辰,就立刻断定他们命中只会有一个女儿,至于儿子,则是奉劝他们别再强求了。

明琦:不准确。

靳韬:相了生辰以后不久,岳母就真的怀了身孕,所以岳父、岳母对他的铁口直断就更相信了,天天盼着临盆的那天,不过没料到的是,妳和明瑊会是双生,这算不算只有一胎的断定?或者这算不算违逆了只能有一个女儿的天意?偏偏,明瑊一出生就有心脏病,病情危急,岳父岳母真的害怕,是不是他们命里就只能有一个女儿的缘故,所以现在上天要来带走一个?为了明瑊的病,岳父、岳母费尽心力,却是无能为力。

  △画面回忆,第二十八集,S:28-6

  △顾父、顾母走出诊疗室,心情备受打击,走在长廊上

  △顾母伤心的哭

  △时序恢复

靳韬:眼看着明瑊一天天虚弱,这对一筹莫展的父母,只能求助神灵,希冀最后一丝希望,就在这里,再次见到这位算命先生。

  △画面回忆,第二十八集,S:28-9

  △顾父、顾母走出庙外,忧心忡忡,经过算命摊

  △时序恢复

靳韬:算命先生听说源由之后,教了他们一个或许可以瞒天过海的办法。

明琦:什么办法?

靳韬:妳有没有听说过,有些人年纪大了之后,反而越来越不喜欢过生辰,越来越不愿意铺张招摇?

明琦:为什么?

靳韬:怕掌管生死的神灵知道他寿数已近,同样的道理,他让岳父岳母带着明瑊搬到一个完全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让那个地方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有明瑊一个女儿,或许能瞒过勾魂使者的耳目,尽管难舍,也只能半信半疑,姑且一试。

  △画面回忆,第二十八集,S:28-10

  △顾母情绪五味杂陈,凝望着明琦

  △顾母一直抱着明琦,整夜舍不得放下

  △时序恢复

靳韬:正因如此,岳父岳母带着明瑊到杭州重新开始生活,把妳留在乡下老家,这样,在杭州的外人都认定他们只有明瑊一个女儿,后来,他们在杭州的医院,遇见了一位在心脏病方面专精的权威医生,说也奇怪,明瑊的病虽然反反复覆,却一直幸运的保住了性命,甚至活过医生断定的寿命。

明琦:也许只是巧合。

靳韬:确实,也许只是巧合,更准确的来说,是巧合遇见这位医生之后,医生救了明瑊,但为了保住明瑊的生命,岳父、岳母又怎么敢去确认这个巧合,怎么敢做这赌注,只能让另外一个一直委屈着,因为这个赌注的代价太大,大到他们承受不起。

  △明琦下意识抱紧朗儿,不想失去他

靳韬:还记得妳说过,小时候只要哪家邻居煮了麦芽糖,总有妳的一份,对吧?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岳父、岳母离开前,一一到这些佃户家里,以免除佃租作为回报,慎重请托大家帮着照顾这个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女儿。

  △画面呈现

  △顾父、顾母一一拜访小花家、小玲家,向小花、小玲妈妈鞠躬请托的画面

  △时序恢复

明琦:他们为了我,一家一家向大家拜托?

靳韬:是,每一户,亲自向大家慎重拜托。

明琦:你是想告诉我这些,才会让我回来这里吗?你一向不是会不顾家人任性妄为的人,爸妈也知道你的计划吗?

靳韬:是,因为他们心里的亏欠,让他们对这个女儿已经无计可施,说穿了,他们只是一对为了孩子心力交瘁的父母。

  △顾父、顾母走来

顾母:琦儿,爸妈来接妳了。

明琦:当初你们为什么要一声不说就离开,既然有苦衷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以为自己是被你们抛弃的孩子,从小,你们说因为明瑊身体不好,任何明瑊喜欢的东西妳都要我让,我也都让了,我那么努力想要当个你们认为的好孩子,我以为最后我还是被抛弃了。

顾母:如果能够两个都要,我们又何必舍弃另外一个?琦儿,爸爸妈妈只是平凡人,没有能力改变生死,当一个都快保不住了,我们只能全尽心力先救这一个,当初就是为了这一丝希望,爸爸妈妈才会对妳这么残忍,半夜偷偷丢下妳离开,妳现在也当妈妈了,如果当面辞别,妳还会舍得放开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吗?孩子,妈妈知道妳怨我们,可是就算再一次选择,妈妈宁愿被妳埋怨,也不能拿瑊儿的性命来赌呀,只要瑊儿能多活一天,妈妈宁愿让妳恨我一辈子。

  △明琦抱着朗儿,再望向父母,模样愧疚憔悴,终于愿意喊出

明琦:爸,妈!

  △顾父、顾母上前抱住明琦

顾母:琦儿,对不起,让妳等了这么久,爸妈来接你了,我们回家吧。

顾父:是啊,孩子,我们回家,以前没有给妳的,以后爸爸妈妈加倍给妳,经过这些辛苦,机来妳会得到幸福的。

  △明琦抱着父母尽情哭泣

 


S:36-9

景:杂景

时:日

人:明琦、靳韬、朗儿、顾父、顾母

  △杭州顾宅@大厅

  △顾父、顾母正坐听堂

  △明琦、靳韬、朗儿一家三口跪在垫子上,正式拜见顾父、顾母

  △顾父、顾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杭州风景

  △明琦、靳韬、朗儿游遍杭州名胜风景,一家三口欢乐幸福

  △杭州顾宅@大厅

  △顾父、顾母为明琦选购嫁妆,各式各样的陪嫁物摆满大厅

 


S:36-10

景:杭州顾宅@大厅

时:日

人:明琦、靳韬、顾父

  △明琦、靳韬、顾父坐在大厅里说话,传来欢声笑语

  △门房匆匆跑进

门房:老爷、小姐、姑爷。

顾父:什么事?

门房:有一封给姑爷的电报,是上海派来的。

顾父:上海来的电报?靳韬,快看看,是不是商行或是家里有什么紧急要事?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来了通电报呢?

靳韬:岳父先别着急,说不定是姊的耳边少了朗儿淘气的声音,不习惯家里太安静,催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靳韬接过电报,打开看,笑容瞬间收敛,却又不想让在场的人发觉,尽力的表现出若无其事,将电报交给顾老爷

明琦:怎么了?电报里说了什么?

靳韬:没什么,就是姊想念朗儿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琦:真的吗?

顾父:真的,就是一些问问家常的话,没什么事情。

  △明琦疑心

 


S:36-11

景:杭州顾宅@明琦房间

时:夜

人:明琦、靳韬

  △杭州顾宅夜景

  △明琦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背对房门,试图入睡

  △靳韬小声走进明琦房间,心情沉重的望着明琦,情不自禁拨开明琦脸颊上的发丝

  △明琦察觉,起身,看见

  △靳韬坐在床沿,一副心事重重、为难不已的模样,身上穿着外出服装

明琦:你怎么还没睡?

靳韬:睡不着,所以就鬼使神差的走到妳房里,原本只是想看看妳,抱歉,把妳吵醒了。

明琦:你是在想今天下午的电报吗?那封电报果然不是娴姊话话家常这么简单而已对吧?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门吗?

靳韬:其实我本来打算今晚偷偷离开杭州,在妳察觉之前直接回上海,如果和妳告别,我担心自己根本狠不下心转身,原来当年爸妈必须离开妳时,心里是这么挣扎。

  △明琦听着靳韬的话,心里满是离别的焦虑、受伤的不解,直接紧紧抓住靳韬的手不放

明琦:难道连你也要丢下我吗?

靳韬:我知道岳父岳母曾经的不告而别,让妳心里受伤了这么多年,挣扎着妳是不是能够承受再次的重蹈覆辙,是不是能够承受心里再一次受伤,所以犹豫着究竟该不该叫醒妳,没想到妳自己却先醒了。

明琦:为什么突然要走?难道是我做错什么事,所以你已经厌倦我了吗?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一定改,朗儿呢?难道你只要孩子,不要我了吗?

靳韬:不要胡思乱想,天晓得我有多不想把妳留下,思念了六年终于才盼到妳,我怎么可能不要妳,就是因为要保护妳和朗儿,所以才必须让你们都留下。

  △靳韬伸手紧紧的搂住明琦

靳韬:如果这次我没有向妳清楚表明立场,只怕妳又会再一次陷入被遗弃的担惊受怕中,我没有不要妳,也没有要偷偷带朗儿离开,相反的,我希望他能留在妳身边,为了妳和孩子的安全,你们都必须留在杭州。

明琦: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靳韬:今天下午的电报是乐樵发来的。

明琦:乐樵?

靳韬:对,他说北方爆发战争,他从医院里的军人伤员那边得到消息,日本人恐怕就要打到南方,沿海这几个城市,上海、南京只怕都躲不了,所以明天岳父会先安排妳和朗儿还有岳母先到乡下避一避,乐樵那边已经安排德婶、娴姊从上海出发,你们直接到靳家在乡下的宅子会合。

明琦: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或者我和朗儿和你一起回上海?一家人不是应该就要在一起吗?

靳韬:我还有我的责任必须回去,如果我和你们到乡下去,上海那些靠靳家商行生活的职员该怎么办?战争无情,枪炮更是无眼,妳和朗儿是我往后日子最重要的牵挂,只有你们平安无事,我才能无后顾之忧,所以你们不能跟我回上海冒险,同时我还要慎重的托付妳,把自己还有孩子照顾好,记住,你们是我能坚持下去的意义。

  △靳韬将结婚证书交给明琦

靳韬:这一别,婚礼怕是要延期了,虽然知道姊一定会保护你们,可人生的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不敢保证日后会发生什么事,为了你们母子俩日后的生活,只能委屈妳了,这是我所想到对妳和我们的孩子能做的权宜安排,对不起,时间仓促紧急,已经没办法给妳一个盛大的婚礼,这次回上海,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情况,我不想自私的绑住妳,但为了妳和朗儿日后的生活,必须要有这纸婚书,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都已经齐备,只要妳签名用印,妳和朗儿就是我靳韬名正言顺的妻子和儿子,将来我要是有什么万一,这纸婚书就是你们的保障。

明琦: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嘛!看着你这样慎重交代的模样,真的让我感到好害怕。

  △靳韬将贴身携带的项链交给明琦

靳韬:这钥匙收好,一定要贴身收着,千万不能交给别人。

明琦:这是什么钥匙?

靳韬:在靳家乡下房子的主卧室里,床底下有个暗道,那是为了以防万一留的后路,有人进去之后,别人要想再从外面进去,或是里头的人想出来就必须有钥匙,钥匙只有两支,姊和我各有一支,暗道里的东西是你们日后生活的保障,明琦,我把这钥匙交给妳,等于是把半个靳家的家产都交到妳手上,以后这一家子就靠妳照顾了。

明琦:这……

靳韬:妳很坚强,我相信妳可以做得很好,妳一定可以帮我照顾好这些我所重视的家人。

  △明琦望着靳韬,起身,拿起桌上的钢笔,在结婚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

明琦:朗儿不能没有爸爸,我会等你来和我们团圆。

靳韬:明琦……

明琦:你要是敢失信,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靳韬:好,我一定会去接你们。

  △明琦难过的抱住靳韬

明琦:为什么要有战争,明明是好不容易迎来的幸福,却又不得不分离。

  △靳韬抱住明琦,心痛难舍

 


S:36-12

景:杂景

时:日

人:明琦、靳韬、靳娴、环境人物

  △上海

  △战争爆发,战况严峻,死伤无数

  △靳家老宅

  △明琦、靳娴看报纸,忧心不已

靳娴:上海情状这么危急,靳韬、乐樵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靳娴担心的看着明琦

靳娴:明琦……

明琦:娴姊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倒下,靳韬答应过我,他会来接我们的,在他来接我们之前,我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大家,等待团圆的那一天,娴姊自己也要保重。

靳娴:好,为了我们的家人,我们都得照顾好自己。

 


S:36-13

景:杂景

时:日

人:明琦、靳韬、靳娴、德婶

  △半年后

  △靳家老宅@明琦房间

  △明琦在房间整理朗儿写字的纸张东西,看着朗儿工整的字迹,欣慰的笑

明琦:如果靳韬看到朗儿进步这么多,一定也会非常高兴。

  △德婶慌张的来到明琦房门口

德婶:三少奶奶!三少爷……三少爷他……

  △明琦神色一震

  △靳家老宅@走廊

  △明琦心急的向大厅方向奔跑

  △靳家老宅@大厅

  △明琦匆忙跑进大厅,慌乱之中,左脚被门坎绊了一下,差点摔倒,被人迅速扶住,抬头看

明琦:靳韬!

靳韬:我来接妳了。

  △明琦惊喜,直接抱住靳韬

  △靳娴看着明琦、靳韬终于团聚,此刻眼中只有彼此,欣慰的笑,示意德婶识趣的跟她一起离开现场

明琦:真的是你?我不是在作梦吧?

靳韬:是我,我来接妳了。

明琦:这些日子我提心吊胆的,就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靳韬:回到上海之后,上海没多久立刻成为战区,乐樵有他的理想,所以便和书沅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之后,两人一起去了前线的医护队,任性的把医院的经营丢给我,商行和医院的事情完全让我分身乏术,直到最近上海情势稳定,职员们的生活和安全不再处处充满危机,我才能来见妳。

明琦:谢谢你没有忘记承诺。

靳韬:只是这场战争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才能结束,对不起,不但没能给妳一场盛大的婚礼,还让妳久等了。

明琦:没关系,我不要这些了,只要有你,其它的我都不要了,生命实在太脆弱了,能够和心爱的人一起活着,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现在我已经有这么多爱我的家人,还有始终不曾放弃过我的你,相较之下,那些表现让外人钦羡的场面根本就不重要,我只想要你就好,我只想珍惜你就好。

  △明琦依恋的靠在靳韬怀中

靳韬:明琦,我们回家吧。

明琦:好,从今往后,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靳韬亲吻明琦

  △全剧终


....................


終於寫完了,如釋重負,感謝大家收看,祝大家新年快樂!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