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花儿开放 (16人评价)


一集正文

1、青龙别墅、厨房。夜,内景。

朱绾如忐忑不安的推开房门。

系着一条田园花边围裙的吴天皓,正在做着朱绾如平时最爱吃的意大利面。

朱绾如惶恐不安地不知如何开口。

吴天皓宠溺地拢过朱绾如的肩:“绾如,面马上就好,先吃口水果吧。”

在一块苹果沙拉即将喂到朱绾如嘴里的瞬间,朱绾如轻轻地推开吴天皓手轻蔑地:“天皓,我爱的不是你!”

“啪!”果盘掉地下,洒了一地苹果沙拉。

吴天皓惊极了,紧抓着朱绾如痛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朱绾如冷漠地:“我爱的一直不是你,我要与你分手!”

吴天皓痛心失望的惊退三步,含泪痛心指着朱绾如:“我早就对你说过,恩情不能当爱情,这就是你今天要给我的回复吗?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对待我!”

朱绾如扭过头:“你错了,我一直是为了替朋友还债,替家中人还债,被迫与你交往,从没爱过你,爱的是汪多。”

吴天皓喉咙一甜,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吴天皓痛不欲生的指着朱绾如痛叫:“你说什么,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朱绾如强忍心痛,冷漠地看着吴天皓:“好,那你听好了,我一直是为了替朋友还债,替家中人还债,被迫把自己卖给你,从没爱过你,爱的是汪多。”

扑哧,吴天皓狂喷一口鲜血,怒吼:“滚!你给我滚!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

朱绾如狠下心快速离开房间。

2、青龙别墅、厨房。夜,内景。

吴天皓痛不欲生地跪在厨房灶台前,锤打灶台哭泣大叫:“什么他妈的天之骄子,公司继承人,还不一样会失败,非但不能给我任何帮助,还拖累我失去真爱,失去一生的幸福快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吴天皓心灰意冷的拿起菜刀,快速向右手腕上割去。

3、路边。夜,外景。

朱绾如跑出别墅,拔通了卫月如电话:“喂,月如,我和天皓在青龙山庄已正式分手,他现在情绪很激动,我担心他会做什么傻事,你快来陪陪他吧。”

4、卫月如卧室。夜,内景。

卫月如大吃一惊(电话里):“好,绾如姐,谢谢你相告,我这就赶过去,你就放心把天皓哥给我好了。”

卫月如挂了电话,快速冲房间,开车向青龙山庄赶去。

5、公路上。夜,外景。

卫月如驾驶着轿车,飞速向青龙山庄驶去。

6、路边。夜,外景。

朱绾如痛不欲生:“对不起,天皓,别怪我狠心,你是那么优秀,除了我,还有卫月如,而我却是汪多的唯一,我别无选择,请你把我给忘了吧。要是我们二人不相遇相爱,我一直是你眼中的野蛮女,该有多好啊?”

朱绾如眼前一片模糊,忆起一年前的情景。

7、朱大雄家。早上,内景。

朱大雄:“绾如,你今天好好打扮一下准备去相亲。”

朱绾如脸红震惊:“相亲!爸,对方是谁,什么样的人啊?”

朱大雄心虚:“他是天英公司少主李全。”

朱绾如惊退一步,惊呼出声:“啊!是他!(突然想起一事)爸,他不是看中我三姐的,怎么又变成我了啊?”

朱大雄眼中闪烁着贪婪无情之光:“经过我大力推荐,李少爷说了,他不会再爱你三姐,会一辈子对你好,你不用担心这个。”

望着父亲那贪婪无亲情丑陋脸,朱绾如突然觉得她人生好悲哀。

朱绾如含泪痛心指着父亲:“爸,你怎么可以三姐不成,又找我。”

朱大雄有点惭愧不安的后退一步。

朱绾如悲愤至极上前一步:“爸,你这种一再出卖女儿终身幸福换来的利益,良心能安吗?”

朱大雄心虚后退一步狡辩:“绾如,李少爷人长得高高大大,家中又有钱,那点配不上你,我这也是为了你……”

朱绾如强打断:“爸,李全是什么样人,谁都知道,你别说的那么好听。”

朱大雄再心虚后退一步无语。

朱绾如情绪失控:“爸,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好恶心无耻吗?你还配做一个父亲吗?”

“啪!”朱大雄恼羞成怒重拍一下桌子:“大胆!你怎么和我说话的!”

朱大雄暴跳如雷:“只要你还是我女儿,我活着一天,你必须得听我的,否则我打死你!”

朱绾如昂首挺胸直视着父亲:“死我也不会同意的!爸,你打吧!”

朱大雄暴怒:“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8、朱大雄家。早上,内景。

朱大雄暴跳着向女儿身前窜去打人。

刘碧玉急忙上前一把拉着丈夫:“大雄,有话好好说,不可动手打人。”

刘碧玉:“绾如,只是相亲,又不是举行婚礼,看把你爸给气得,听妈的话,别与你爸较真,去见一面吧。”

朱绾如:“我决不会去见那个花心恶少。看着就恶心。”

“你敢!”朱大雄继续在那儿暴跳着要打人。

刘碧玉再死命拉着丈夫对女儿相劝:“绾如,你爸最近身体不大好,这个家不可以没有他,成不成先去见一面,算妈求你了,好吗?”

朱绾如心软:“行,妈,我见。”

朱绾如话落伤心欲绝地流下两行委屈泪水。

朱大雄暴怒情绪开始有点缓和下来。

刘碧玉放开丈夫,上前心疼抚摸女儿:“绾如,你是好孩子,难为你了。”

朱绾如委屈地在母亲怀中痛哭。

刘碧玉边疼惜的轻抚女儿,边对丈夫说:“大雄,绾如已同意,你快说一下时间地点吧。”

朱大雄:“中午十二点,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

刘碧玉:“现在时间还早,那等过会再去吧。绾如,你快别哭了。”

9、朱大雄家。早上,内景。

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七点多。

朱绾如瞥了一眼石英钟,突然想起今天陪好友去参加冠军连锁超市唱歌比赛事。

朱绾如:“好的,我记下了,到时一定会到。爸,妈,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走了。”

朱绾如急忙抓起包向屋外大步走去。

10、路上。日,外景。

“叮铃铃。”朱绾如按着车铃,脚上加重力道,自行车快速摇晃奔跑着。

“砰!”朱绾如撞上从路口冲出来的轿车上,连车带人被撞倒在地上。

吴天皓走下车烦躁不安地:“干什么,骑车不看路,没带眼睛啊!”

朱绾如倒在那儿心虚无语。

吴天皓烦躁:“干什么呢,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敢快起来,在那儿装什么死,想赖上我怎么着?”

吴天皓再烦躁不安的松一下自己领带:“一大早就碰上这种倒霉事,真晦气。”

朱绾如“蹭”的站起来,毫不遮掩地鄙视吴天皓:“看你长得到人模狗狗样,有几个臭钱,开辆好车,便这么仗势欺人不说人话了!”

吴天皓吃惊:“你……”

朱绾如强打断:“你什么你。上路不看车,我看你才不会开车,没带眼睛。”

吴天皓气极无奈:“好男不和女斗,和你这种野蛮女孩相斗有失我身份。”

吴天皓气虎虎打开车门,抬腿准备上车走人。

朱绾如厌恶不稍地:“呸,小人。”

吴天皓重新回头冷眼看着朱绾如:“用野蛮挑衅来吸引男人注意,不是好方法。”

朱绾如一脸不稍:“切,吸引你个屁。你当你是美男宋玉转世。真够不要脸的。”

吴天皓气极指着朱绾如:“你……你太野蛮了。”

朱绾如勇敢打落吴天皓的手:“对付你这无耻恶少,就得强硬野蛮。”

朱绾如小拳头一比划,嚣张地:“我告诉你,本小姐要不是急着赶路,非好好收拾你一顿不可!”

望着朱绾如趾高气扬地骑上车离去背影,吴天皓气极:“真是个野蛮女!疯婆子!下次再让我看到你,非让你好看不可!”

吴天皓正怨恨骂着,手机突然响了。

吴天皓心烦接听:“喂,我是吴天皓,你是那位。”

11、冠军超市宣传部。日,内景。

冠军超市宣传部:“喂,吴总,您好,我是冠军超市宣传部的,唱歌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问吴总您什么时候到啊?”

12、路上。日,外景。

吴天皓:“我知道了,我正在路上,一会就到。”

吴天皓挂了电话,生着闷气上车去参加那个冠军超市无聊的特邀授奖嘉宾任务。

13、冠军超市歌咏比赛场上。日,外。

舞台上,朱绾如站在超市舞台众多唱歌选手中。

吴天皓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嘀咕:“太好了,野蛮女,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别怨我,看我如何用特邀嘉宾身份收拾你。”

主持人:“大家请安静一下,现在我宣布,比赛正式。下面有请第一名选手登台演唱。”

比赛开始从第一名选手唱起。

吴天皓看了几名庸俗女孩在舞台上乱喊乱跳,便厌恶的坐在贵宾室中眯起眼睛养神,不想再看。

主持人:“好,下面有请第十号选手,朱绾如小姐上台演唱。”

朱绾如轻松快乐的上台,开始唱歌。

(请在此处加一段情歌。)

朱绾如清脆脱俗有亲和力的歌声,快速传入吴天皓耳中,把他从无聊昏睡中惊醒,抬起头观看。

吴天皓惊傻了眼:“咦,这还是之前那野蛮女孩吗?”

吴天皓不可置信的捏了一下脸:“我不是在做梦吧?她可真是另类,处处让人吃惊意料不到。”

朱绾如那张扬着青春美丽色彩的倩影与那清脆脱俗有亲和力的甜美歌声,飞快占领了吴天皓全部心神,全身心地坐在那儿听着朱绾如唱歌。

14、冠军超市歌咏比赛主席台上。日,外。

主持人:“好,经过挑选,本次大赛冠军得主是朱绾如,请朱绾如小姐上台来领奖。”

“耶!绾如,好样的。”

台下人们那一片尖叫欢呼声,立刻把吴天皓从出神中惊醒过来。

“啪!”吴天皓懊悔的给自己一耳光:“我怎么可以被她歌声感染失神忘了利用特邀嘉宾身份去刁难她,被她钻空拿到冠军,真该打。”

朱绾如惊喜得张大嘴巴上台领奖。

主持人:“我们这次比赛不止有丰厚的奖品可拿,冠军获胜者,还有幸可以陪一名最英俊帅气的白马王子跳舞。”

主持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天风建设集团公司总经理吴天皓,上台来授奖,并陪朱绾如小姐跳舞。”

为不失身份,吴天皓只好生着闷气上台去给朱绾如授奖。

“耶!”

吴天皓刚一上台,就引来台下一群崇拜者的一片欢呼声

吴天皓高傲站在台上,脸上带有令人着迷的笑意,优雅不失高贵威严地挥着手:“大家好,请静一下。”

激动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朱绾如看着台上吴天皓震惊失落:“怎么会是他呀?真倒霉。”

授完奖后,吴天皓鄙视不屑地贴在朱绾如耳边小声地:“野蛮女,别以为评委们被你迷惑,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我心中你什么都不是,根本不配当冠军。”

朱绾如怒气上冲:“恶少,你算什么东西,没资格训我。被你脏手拿过的奖品,我不要了,更加不会陪你这种人跳舞的!”

吴天皓怒火上升,双眼凌厉的望着朱绾如。

朱绾如视如不见:“恶少,我朱绾如一直靠自己努力工作挣钱养活自己,所以以后你少惹我,我不怕你,更不会讨好你。”

说完朱绾如飞快给吴天皓做一天真可爱鬼脸,一挥手:“拜拜,可爱无耻自大恶少,本姑娘不陪你玩,走了!”

说完,朱绾如快步离开。

吴天皓惊诧了眼,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儿出神(画外音):好美,好可爱的媚笑鬼脸。"

吴天皓回过神来,望着台下那些向他投来惊讶异样目光,尴尬地在台上停留一下,脸红脖子粗地大步走去。

15、公路上。中午,外景。

朱绾如正骑着单车,突然听到手机响了。

朱绾如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写着:父亲。

朱绾如接手机:“喂,爸。”

电话那边扑面而来一句训斥。是朱大雄那粗暴声音。

朱大雄:“绾如,你在哪儿?别忘今天中午十二点去美乐大酒店与李少爷相亲之事,你要是胆敢不去,我决不会轻饶你!”

朱绾如一惊,想起早上事,心情顿时差到了极点:“爸,我知道了(望一下地形)我现在就在那酒店附近,马上就到不会迟到的。”

朱绾如挂了电话,骑上单车向美乐大酒店赶去。

16、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中午,内景。

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朱绾如愁苦着脸坐在李全对面。

李全眼色迷迷地盯着朱绾如,散发着贪婪的光。

朱绾如心中一阵反胃,懒得看他一眼,一直摆弄着手里咖啡。

李全手暧昧地摸上朱绾如的手:“亲爱的。”

朱绾如吓了一跳,一股恶心冲上心头,冲着李全挤出一个惨淡的笑容,把手推了回去:“李少爷,有话说话,别这样。”

17、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中午,内景。

吴天皓走进美乐大酒店,看到这一幕惊呆一下,上前嘲笑:“哟,野蛮女,你不是自命清高的,怎么才一会功夫就变了?”

吴天皓趾高气扬:“野蛮女,这次你被我抓个正着,看你还有何话可说。”

“啪!”朱绾如忍无可忍地拍桌起身,端起面前水杯便像吴天皓脸上泼去:“无耻恶少,找死!”

“啊——!”李全心惊害怕惊叫“啊——!”一旁食客睁圆双眼不可置信惊叫。

“啊——!”酒店工作人员睁圆双眼不可置信惊叫。

吴天皓脸上得意之色一瞬间僵硬愤怒起来。

李全急对吴天皓哈腰认错:“真是对不起吴总,我不知道她会这么做,我这就帮你说……”

吴天皓迁怒于李全身上:“啪!”狂怒的给李全一耳光。

吴天皓双眼带杀气:“你算什么东西,这儿那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要不然我非跺了你喂狗不可!”

李全畏怕:“是是,吴总,你忙,我走。”

李全捂着被打的脸,灰溜溜的离开。

18、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中午,内景。

场面火药味并没因李全的离去而消去,仍然火药味很浓。

吴天皓怒视着朱绾如一分钟,威严凌厉地:“野蛮女,你好大胆子,可知这么做会有什么可怕后果吗?”

酒店众人被吴天皓那凌厉的目光与声音惊怕的全身一冷,无不替朱绾如的安危担心。

朱绾如头威风八面的一拽,凤目圆睁,拳头紧握直视着吴天皓:“恶少,我会有什么可怕后果,我不知道,但你得罪我的下场,我已先知道了!”

“啊——!”众人震惊至极地惊叫。开始在一起小声谈论朱绾如到底为何方神圣。

吴天皓脸上怒容更浓,眼中杀气更凌厉,指着朱绾如:“你……”

“怎么,讲不过我,想打人吗?”朱绾如继续拽着高傲的头,拳手紧握,像个圣斗士“来呀,这么多人看你一大男人是如何打弱女子的!”

吴天皓心惊震憾不已的后退一步。

19、美乐大酒店。多功能厅,中午,内景。

李天美走进酒店看到这一幕,怒容满面的冲上前:“好野蛮女孩,竟然如此对我男朋友说话,找打。”

李天美挥手像朱绾如脸上打去。

吴天皓上前一步,抓着李天美手训斥:“李天美,这儿没你的事,给我走开,不许你多事!我也不是你男朋友。”

李天美心伤哀怨地:“天皓,我在帮你……”

吴天皓冷漠强打断:“免了,不需要,以后别来烦我,就是对我最大帮助。”

李天美含泪心伤抓着吴天皓手哀求:“天皓,我们家庭相配,学历相配,我相貌也不比其她女孩差,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

吴天皓心烦挣脱李天美手:“天美,爱情是神圣纯洁,不是任何优秀可以代替的。”

李天美拽着吴天皓胳膊,声音满是哽咽:“天皓,我爱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够接受我啊?”

吴天皓不耐烦地再甩了下胳膊:“不是你改不改问题,而是我不爱你,懂吗?我不爱你!”

“呜呜。”李天美抓着吴天皓胳膊哭的可伤心了。

吴天皓继续不耐烦地甩了下胳膊,冷漠无情:“李天美,你快放手,少给我使一哭二闹三上吊手段,我不吃这一套。”

朱绾如义愤难平上前:“恶少,你拽什么,这么高贵美丽女孩爱你,你不知珍惜,还如此伤害她,太过分了,不怕遭天谴。”

吴天皓生气:“野蛮女,你给我走开,什么都不明白,在那儿瞎说什么呀?”

朱绾如:“恶少,你少凶,我才不怕你,玩弄女孩感情,伤害女孩的心,一贯是你们为富不仁恶少的行为,我怎么不明白了。”

众人小声惊呼:“哇!好厉害,了不起!”

吴天皓怒目圆睁看了眼嚣张野蛮的朱绾如。

朱绾如突然扬起下巴对着吴天皓眯了眯眼,嘴角得意的一撇,流露出一丝明媚可爱的媚笑来。

吴天皓顿时被这种美丽可爱的媚笑所迷。

吴天皓回过神来,无奈地:“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气虎虎离去。

20、美味小吃店。傍晚,内景。

王小华与男友王伟雄手拉手走进美味小吃店,找了个位置坐下,要了平常二人爱吃的小菜。

王小华边吃,边问:“伟雄,快说说你今天去那个家公司面试的怎么样啊?”

王伟雄放下手中筷子,面带忧愁叹气:“唉,我今天是去那家公司面试不假,但没有通过,后来我才得知,我的名额被他们公司的一个部门主管家亲戚给顶替了,现在没钱没势,想要找一份合适工作真是太难了。对不起,小华,我又让你失望了,真没用。”

王小华松手温柔的拉着男友的手安慰:“好了,伟雄,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我对你有信心,这家不成,我们再找下一家,相信一定会有一家大公司看到你的才华,肯录用你的,所以我们再接着找,别再灰心难受了。”

王伟雄忧伤地:“唉,但愿如此吧。”

说到这儿,想到二人的处境,王小华与王伟雄都心情沉重,各自吃着面前美食沉默无语起来。

21、红星服装厂门口。中午,外景。

时值下班高峰期,红星服装厂门口人车涌动,一起向公路上赶动,朱绾如也加在人车之中。

正在公路上开车的吴天皓看一眼欢快的朱绾如,鬼使神差的停下车,打开车窗望像朱绾如。

看到坐在车中的吴天皓,朱绾如脸一冷,向吴天皓走来。

吴天皓微感不安的下车热情打招呼:“好巧,野蛮女,原来你在这儿上班,我们又见面了。”

朱绾如生气:“是吗,这也太巧了,我走到那,你跟到那,世上还有比这更巧的事情吗?”

吴天皓生气:“野蛮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这不是巧合,我故意来与你见面的。”

朱绾如没好气:“难道不是吗?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恶少不就是喜欢没事捉弄女孩玩寻开心吗?”

吴天皓气疯了:“野蛮女,你太野蛮不可理喻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有什么值得我寻你开心的。我呸,太恶心了。”

朱绾如气羞不甘心地:“你就一霉星,看到你这霉星恶少就倒霉,快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吴天皓憎恨地:“好,既然你说我是霉星,那我就祝你永远嫁不出去,孤老一生!”

“砰!”吴天皓怀恨上车,大力关上车门开车离去。

“死恶少,敢咒我,气死我了,去死吧。”朱绾如狂怒跳着脚,反唇相讥“那我也祝你出门便被车撞死,晚上做恶梦被恶鬼缠死!”

22、公路上。日,外景。

刘碧玉走在大街上,突然感觉一阵头晕,摔倒在地。

吴天皓急忙停车上前问候:“伯母,你怎么了,可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啊?”

刘碧玉坐起身,平了一口气:“小伙子,谢谢你关心,我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会就好,不用你帮我。”

吴天皓:“那伯母,你家在那儿,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可做,我送你回家休息吧。”

吴天皓相扶刘碧玉上车。

刘碧玉:“好,那小伙子,真是太感谢你了。”上了吴天皓车回家。

23、朱绾如家大院门口。日,外景。

刘碧玉指着一院子让吴天皓停车:“好了,吴先生,我家到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请你下车到我家喝口水再走吧。”

吴天皓停下车,快速下车给刘碧玉开车门:“不了,伯母,你别客气,我走了。”

朱绾如站在院门口惊疑:“妈,你怎么会坐他车子回家?你认识他吗?”

吴天皓(心中惊叹):“唉,世界真是太小了,她竟会是野蛮女母亲。”

刘碧玉吃惊:“怎么,绾如,难道你认识吴先生吗?”

朱绾如稍带心烦:“他,也算认识吧。”

吴天皓一皱眉头:“对,我们二人也算上是认识了。”

看到二人这古怪表情,刘碧玉冷下一张慈祥脸对女儿训斥:“绾如,今天我身体突感不舒服倒在地上,是吴先生好心送我回来,你这是什么态度,不许你再对吴先生不礼貌,一定要好好和他相处,听到没有?”

朱绾如惊疑(画外音):“恶少怎么会突然起好心帮助母亲?不对,这事恐怕有阴谋,没那么单纯简单?”

刘碧玉沉着脸推了发呆的女儿一下再训斥:“绾如,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在发什么呆啊?”

朱绾如心烦:“妈,我知道了,你身体不舒服就快去休息,这事别管了,我来照呼他好了。”

朱绾如连拖带拉把母亲给推进屋中。

24、朱家大院门口。日,外景。

朱绾如回身来到院门口,冷着脸,紧握小拳头:“恶少,你快老实交待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警告你,你少打我什么坏注意,我可不是好欺服的!”

吴天皓特委屈火大跳起来:“我没你想的那么坏!野蛮女,你说话给我客气点,交待什么?我好心帮你母亲罪行吗?”

吴天皓心伤激动:“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野蛮女孩,不知感谢我,还硬把我当成了罪犯!”

朱绾如惭愧不安:“我……”

吴天皓越发激动失控:“你就一扫帚星转世,谁碰上谁倒霉!就该去庙中当尼姑!去精神病院呆着!永远不要出来,免得祸害世人!”

朱绾如娇羞不安:“恶少,就算我说的话有点不对,你也不要太过分,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吧。”

吴天皓恨声地:“过分,像你这种人也知道过分难受?我呸!也太高抬你自己了,而且我再过分,也没有你过分!”

朱绾如伤心生气:“恶少,你少血口喷人,我怎么过分了。”

吴天皓伤心:“我做什么恶行被你抓着了,凭什么一再叫我恶少,伤我名声?凭什么怀疑我对你母亲的善意帮助?这不是过分是什么啊?”

朱绾如口塞:“我……我……”

吴天皓恨声不解气挥手大吼:“我什么我,你给我解释,你这不是过分,是什么啊!没人要的野蛮女!”

朱绾如气羞不甘心地:“恶少,你少在那儿充好人训我。天下乌鸦一般黑,像你们这种为富不仁的富家子弟,那个不欺男霸女坏事做尽,我叫你恶少有什么不对!”

吴天皓气极:“野蛮女,你……”

朱绾如强打断:“你一再纠缠我不放,今天刚在厂门口被我收拾一顿,马上就与我母亲混在一起,说你是单纯做善事,谁信,当我傻啊?”

吴天皓气极大跳:“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野蛮女,疯婆子,气死我了!认识你这个不可理喻的野蛮女,是我一生最大的不幸!”

朱绾如反唇相饥:“恶少,你又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呀。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人渣,是人都比你强。”

吴天皓气疯了:“你……你……”

朱绾如嚣张地:“恶少,你什么你,还不快给我走,想让我动手赶你走吗?”

朱绾如顺手拿起门院旁的扫把就像吴天皓打去。

“野蛮女,疯婆子。”吴天皓怨恨万分咒骂上车,开车离去。

25、朱绾如家门口。中午,稍后,外景。

王小华吃惊走上前:“绾如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不像是你你的性格,太没礼貌了。”

朱绾如厌恶不屑:“小华,你不懂别再在那儿瞎乱说,我不需要恶少假好心问候我,帮我母亲。什么东西。”

王小华敬佩:“敢像吴总发脾气,绾如姐,你恐怕还是第一个,真的好大胆。”

朱绾如:“他也是有鼻有眼凡人,不是神,有什么不敢的,你没必要对他那么崇拜害怕。”

王小华畏怕:“是,话是这么说,但那得有那胆量才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

朱绾如怒气上冲,声音见大:“看你那没出息样,世上恶霸都是被你们这些胆小怕事之人惯出来的。我就冲恶少凶了,他又能奈何。”

王小华震惊

朱绾如嚣张地:“这次算便宜恶少了,下次恶少再对我纠缠不放,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直打到他不敢纠缠我为止!”

看到朱绾如神勇的表情,王小华灵光一闪:“噢,绾如姐,我明白了。(想起自己与男友艰难的处境,王小华起了大胆想法)绾如姐,现在工作好难找,吴总家的天风建设集团公司正在招收人才,请你把伟雄哥推荐给吴总,去他们家公司上班好吗?”

朱绾如吃惊:“你疯了,我又不是那该死恶少老板,那有那么本领命令恶少,也不想再去见恶少。”

王小华:“绾如姐,你别激动,吴总虽不是你手下,但却是你的追求……”

朱绾如脸红惊叫:“呸呸呸,在胡说些什么呀,我才不想被那该死的恶少看上,追求我呢。”

王小华:“吴总多高贵优秀,怎么,瞧你一脸不高兴样,吴总配不上你怎么的。”

朱绾如:“狗屁高贵优秀,恶少他就一人渣败类!我看着就恶心,连给我当拿鞋端水的佣人都不够格,更别说其它的了。”

王小华:“绾如姐,我知道你很优秀,但你也不要太高傲,更不要太被幸福冲昏头脑,差不多就得了,免得吴总对你失去耐心不要你了,到时后悔就晚了。”

朱绾如气极一跺脚:“我呸!冲你个大头鬼!我都快要恶心死了,还幸福呢?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吧,那该死的恶少没追求我,我和恶少一点关系也没有!(稍停,恨声地)要是有,也是克星!是仇敌!决不可能是你说的那种关系。所以你说的事我办不了。”

王小华生气地:“朱绾如,你神气什么,伟雄哥是名牌大学生,又不是硬让你安排一个无能之人进去,使你无法像吴总交代,太不够朋友了吧。”

朱绾如面对着小华急促不安地说:“要是我能帮你,我会义无反顾,可我和恶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我真的帮不了你。” 

朱绾如见小华沉默不语,松了一口气:“刚才,你也看到了,就算傻子也明白,我这时候去见恶少,他会咋样对我?”

王小华语塞无语。

朱绾如心烦的离开。

想到自己与男友艰难的处境,王小华呆站一会,起了一个大胆想法,坐车去天风建设集团见吴天皓。


编剧:王四快

手机号:15151253675

邮箱:1193394633@qq.com

联系地址:连云港市东海县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