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世 第三十集 (22人评价)


第30集  
   为了应对不久后的科目二,小珂主动找到郭琪,让对方带自己再练练,特别是倒车入库这一项。
   郭琪趁母亲出差在外,一大早就将母亲的车开出来,在公园附近找了处闲置的露天停车位,专门练倒车入库。
   几次后,小珂基本掌握要领,坐在车内的郭琪感觉可以了,他看了看时间,已不早,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早点,给小珂一份,留给自己一份,两人坐在车内,边吃边聊。
   郭琪:上次我妈无意间从我的手机相册中看到你,她一眼就认出了你,说你父亲曾与她是同事,这世界真是太小,像个村。
   小到边吃边应道:你妈以前也是名医生?
   郭琪:对,以前她是二院的一名内科大夫。
   小珂:难怪,不过她能一眼认出我,这倒蛮奇怪的,小时候的我跟现在的我完全不是一个人,如果把两张照片放在一起,让我认,哪个是我,哪个不是,说不定我会认错。
   郭琪:不奇怪,万一我妈一直在关注你,看着你一天天长大,那样的话,众里寻她就不难了。
   小珂:一直在关注我?这可能吗?我又不是你家什么人。
   郭琪:这倒也行,不过我妈好像对你家的情况很了解,她甚至知道…。说了一半,发现不妥,于是打住,没往下说。
   小珂:她知道什么?你怎么说了一半不说了?
   郭琪:算我没说吧。
   小珂:不行,你得说,不然我会朝很不好的地方去想。
   郭琪:我正是因为担心这个…算了,我真的不想说。
   小珂:你必须说。
   郭琪看对方真的生气,只好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你父母正在闹离婚。
   小珂听后松了口气,对方知道的不是她最不想提及的那件事,于是随口纠正道:他们已经离婚了。
   郭琪:对不起,我不想提,但你一定要让我说。
   小珂:是啊,我也不想提,但他们的确已经离婚了,就在几个月前,现在他们两个已经走出来了,有了各自的生活,但我却陷在里面,出不来,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有我自己清楚,但清楚又能怎么样。说完,表情凝重地看着窗外。
   郭琪见对方久久凝视窗外,道:有些事说出来可能更好,闷在心里永远是个结。
   小珂:也许是吧。
   郭琪:那现在能不能把闷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也许我可以为你分担点。
   小珂摇了摇头,道:没人能替我分担,除非他原谅我,原谅我在他面前说的那些话,还有做的那些事,那些话和那些事太伤他,或许他现在正在恨我,我真担心他哪天突然离开,去了另一个世界,走之前不给我一点机会,那样的话,他就会把恨带进天堂,让我一辈子没法释怀,背着十字架过一生,如果那样,我会恨死我自己,我怎么能那样,我还是人吗?我恨我自己。

    
    刘薇出差归来,见车不在,判断大概是儿子开走了,于是打电话问:儿子,你妈的车你在用吗?
   儿子:妈,你回来了,车我在用。
   刘薇:是不是教你学妹练车?
   儿子:是。说完,停顿了一下,道::我跟她说了,说你和她父亲曾经是同事,所以一眼就从照片中认出她,她觉得很奇怪,想问你是不是一直在关注她。
   刘薇听后笑了笑,道:谈不上关注,她长得跟她父亲有几分像,所以不难分辨。
   儿子:原来这样,到时我跟她说,告诉她原因。
   刘薇:有这必要吗?
   儿子:怎么说呢,两个人在一起,实在找不到话题时,说不定能利用一下。
   刘薇:你们俩个现在…
   儿子:妈,我要赶去上课,你如果要去单位就打的吧,车我可能要明天才能开回来,好了,拜拜。说完,挂了电话。

   刘薇放下电话,内心有些复杂,复杂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楼汉夫与郭子岳之间的不可调和,另一个是…
    这个问题非常隐晦,只有她私下里从楼汉夫身上才能得到明确,于是她再次拿起手机,拨通对方电话,道:汉夫吗?我是刘薇,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谈件事。
   楼汉夫:什么事?我可能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出来。
   刘薇:一个小时后可以,到时候把我的演讲稿放到U盘里,带给我,我急用。
   楼汉夫:那好,送到你办公室吗?
   刘薇:不,我今天不在单位,到时你出来我们再看看在什么地方见面,你看怎么样?
   楼汉夫:也好,到时我给你打电话。


   在一家咖啡厅,两人见面,一见面楼汉夫就问道:不是说好放到你的邮箱里吗,怎么突然改用U盘了?
   刘薇:我的邮箱密码他知道,如果改密码,他更会怀疑,他心眼小,所以你还是放到U盘里给我好了。说完,两人坐下,这时服务生过来,两人随便点了两杯,待服务生走后,楼汉夫中包中取出U盘,递给对方,对方接过,道:谢谢,花了你不少时间吧?
   楼汉夫:哪里,从我以前的文章中直接拉了几段,用不了多少时间。
   刘薇:那些文章发表过没?
   楼汉夫:没有,都是些个人色彩很浓的文章,没有人会要。
   刘薇:没有我就放心了,如果发表过,那真是不敢用。
   楼汉夫:那是,我也不敢,那等于是害了你。说着,服务生将两杯热咖啡端上。
   待服务生走后,两人端杯抿了口,放下杯后,刘薇道:知道郭琪在追小珂吗?
   楼汉夫:你说你家儿子在追小珂?
   刘薇:是的。说完,仔细观察对方的反应。
   对方的反应好像并不为然,只是端杯,继续抿了口,放下杯,道:这个岁数是小了点,不过你家那位挺优秀的,听说好像是什么学生会主席,现在是剩女时代,如果能成我倒是不反对。
   刘薇听对方这么说,心里觉得很欣慰,笑了笑道:是真心话吗?
   楼汉夫觉得奇怪,反问道: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回答完,突然觉得对方另有所指,于是道:你是担心,我和老郭之间…
   刘薇:不,不光这个,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
   楼汉夫:还有其二?其二是什么?
   刘薇想了想,道:不怕你笑话,有件事我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么说吧,老郭这人你也知道,心眼比较小,小到一直怀疑儿子不是他亲生的,因为郭琪早产20天,如果按足月推算,我怀郭琪的时间正好是他出差在外的时间,除了这个外,何况那时我们还有来往。
   楼汉夫听后乐了,冷笑一声道:这男人怀疑起我来了,怀疑我是隔壁老王,笑话,这事要搞清楚很简单,做个DNA,一目了然。
   刘薇:他没这勇气,如果发现孩子真的不是他的,那他会羞愧而死的,他的心胸不如你。
   楼汉夫听后轻叹了一声,道:那只有你跟他解释了,我跟他根本没法沟通。
   刘薇:这我知道,但问题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的话根本没有说服力,更何况…
   楼汉夫见对方说了一半,停了,于是问道:何况什么?
   刘薇:何况这么长时间怀疑下来,让我也没十足的底气,我问你,21年前,在老郭去北京出差的那个月里,我们是不是有过交往,甚至是身体上的接触?
   楼汉夫想了想,半晌后,摇了摇头,道:交往是有可能的,身体上的接触是不可能的。
   刘薇:你可能忘了,但我记得,有那么一次,那次我们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小聚,我喝多了,你送我回家,回家后,你把我扶到沙发上,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如实对我说,你对我做了什么没?
   楼汉夫听后皱起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怀疑我趁人之危?我是那种人吗?那天送你回家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丁丽,王平,老八,你喝醉了,当然不知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打个电话问问。说完,掏出手机,道:他们几个的手机号我都有,我现在就给丁丽打一个,那天是她扶你进的卧室,她最有发言权。说完,准备拨号。
   刘薇见状,赶紧阻止,道:算了,我相信你,我只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你当真了。
   楼汉夫:这事能不当真吗,人命关天啊。
   刘薇听后笑道:谁的命那么不值钱?说罢,停顿一下,道:好了,被人听到不好,到此为止吧,现在你跟我说说演讲稿,过两天我就要上台了,你是我的幕僚长,不用我提醒你,你所肩负的职责吧。


   汤岌团队将形象代言招聘广告发出后第二天就有人赶来面试,而且一来就是两位,两位都是在校大学生,一位是小珂的室友甲,因为她来自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所以赶来应聘的目的很单纯,想挣点学费。另一位是小珂的室友乙,就是那位母亲想让她早点嫁人早点生娃的女生,她赶来应聘的目的很简单,开阔自己,锻炼自己。
    面试从甲开始,她与汤岌隔桌而坐。汤岌看完对方的简历后,抬头看了眼对方,道:简历我看了,基本条件是可以的,但有一点我无法说服自己,那就是,如果我让一位学生来代言酒的品牌,你说社会舆论会怎么评价我,我想听听你对这个问题的观点。
   甲女生涉世不深,哪能回答这种问题,除了胀红了脸,一个字也答不上来,最后抱歉道:对不起,我第一次参加应聘,很紧张,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来。
   汤岌听后道: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果我们位置互换,不瞒你说,我也答不上来,最起码不能迅速答上来,你做得很好,你让我看到一个诚实的你,不知道就不知道,没什么,有时夸夸其谈反而显得一个人无知。说完,看了眼对方的反应。
   对方听后,有所释怀,把低垂的脸抬起,道:谢谢,谢谢你能这么说。说完,再次低垂下头。
   汤岌见状,道:那就这样,暂时待定,你先回去等通知,有结果我会在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女生:谢谢。说完,站起,离开。

   面试重新开始,这次面试的是小珂的另一位室友。
   汤岌看完对方简历,道:你和刚才那位应聘者是结伴而来的吧?
   女生:是的,我们两是室友,一起来试试。
   汤岌:既然是一起来的,又是室友,那刚才那个问题我就不问了,不然对前面一个不公平,我现在改问你这个问题,如果你和你的室友条件一样,我要在你们两个之间2选1,你认为哪个更合适?
   女生也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种刁钻的问题,想了半天,道:这是道智力题吗?
   汤岌:不,不是智力题,更不是脑筋急转弯,我想听到你的真实想法,你怎么想就怎么答,可以没有结果。
  女生:那好,我在想,如果我说对方,你肯定会认为我虚伪,或者不够自信,如果我说自己,那你又会认为我没有牺牲精神,所以我的回答是…抛硬币吧,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汤岌听后笑了笑,道:这个回答不算差,但也谈不上好,因为这个回答不太符合我们的品牌定位,我们的品牌定位是,高端,大气,有一定的侵略性,而不是中规中举,走中庸之路。说完,停顿了一下,道:现在我想接着再问你,如果现在你知道了我们的品牌定位,你会改变你刚才的回答吗?
  女生想一想,道:不改,我依然坚持刚才的回答。
   汤岌:很好,这是我想听到的,我不喜欢善变的人,你的坚持让我很欣赏,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不能马上敲定你。说完,再次停了停,道:这样吧,你和你的室友暂时都待定,有结果我们会第一时间电话通知,你看怎么样?
   女生:什么时候才能产生结果?
   汤岌:两日内吧,不会超过三个工作日,因为我们也很急。

   两名在校女生走后,汤岌以为面试可以告个段落了,没想到刚坐下,门又被打开,打开后,进来一名穿着时尚的女郎,该女郎不是别人,正是杨队的表妹,也就是与孙警官见过一次面的那个女人。
   女人走到桌前,拉开椅子,优雅地坐下,之后等待对方发问。
   汤岌用眼神打量了一下对方,觉得容貌的确不凡,于是道:请问你是来应聘的吗?
   对方:是。
   汤岌:能不能先让我看一下你的简历?
  对方:简历?什么简历?
  汤岌:报上登的不是很清楚吗,一份带有免冠照的个人简历,简历表可以从公司网站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