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追凶 (26人评价)


长篇小说《真凶快跑》于2010年5月出版发行后,2011年1月,我把《真凶快跑》寄到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文学部,他们很感兴趣,问我《真凶快跑》的续集(即《真凶快跑之心灵风暴》)出版了没有,故事有没有和《真凶快跑》连贯。我说没有。后来海润影视说,没办法,主要原因是小说的内容不够,凑不够三十集电视剧的分量。

  2011年8月,我把《真凶快跑》改编成电影剧本,寄到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文学策划部,他们也觉得不错,但是中影集团不搞涉案剧,他们代我转到紫禁城影业有限公司,就没有下文了。

  2014年底,我把电影剧本《真凶快跑》寄到福建省重大文艺创作项目库(这是福建省文联举办的剧本征集活动),目前已经入围初选。

 

电影《铿锵追凶》微型推介书

 

 

×××导演就凭这个电影上十亿票房台阶!击败徐铮宁浩周星驰!

 

故事情节饱含戏剧张力,具有牢不可破的逻辑,非他人能企及!

刑侦故事内容绝对充实,不需要像其它涉案题材电影那样“戏不够爱情凑”!

宣扬法治精神,讴歌人民警察,具有正能量,是主旋律题材!

许健踏破铁鞋追捕真凶,技术性击败(绝杀)零口供的犯罪嫌疑人陈求真!

 

电影剧本《铿锵追凶》(又名《我是升级版本的刑事警察》)


根据长篇小说《真凶快跑》(王界著,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改编

 

剧本金句之一: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剧本金句之二:警惕那些只读过一本书的人!(比如副大队长蒋光亮)

剧本金句之三:公义不可以用钱来交换!

剧本金句之四:作为刑警最大的耻辱莫过于: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冤魂未散,真凶却现身了!

剧本金句之五:恐怕好莱坞的编剧也编不出这种古怪离奇的故事!

 

普遍认为有关涉案侦探的剧情会落入俗套,不是的!《铿锵追凶》这个本子拼的就是智慧和逻辑推理。

电影剧本《铿锵追凶》的逻辑严密,故事一气呵成,绝无冷场。即使感情部分的戏也充满“阴谋”。它直击当下,讴歌智慧型的、依法办案的警察,人物刻画得有血有肉,是多年来把故事讲得最好的电影剧本,实在不可多得。

 

人物表

(黑体字者为主要人物,按出场序)

 

⑴许 健 37岁,刑警大队大队长。一个弱势的警察,书生气尚存,但是他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保持中立收集证据。坚持依法办案、踏破铁鞋把真凶抓捕归案的正是他。他认为警察最大的悲剧是:凶手被执行死刑,真凶却现身了!所谓的弱势警察,是指不搞刑讯逼供、不随意刑拘公民的警察。

⑵邵幼萍 33岁,女,许健妻子温茹春的朋友。一个从澳洲回来的人。她觉得同情心、正义感比法律和友情更重要。所以她帮助了乔君烈。

⑶张 宾 28岁,刑警

⑷林所长 50岁,光明路派出所所长

⑸徐希愉 34岁,女,刑警支队技术大队法医。一个不要名誉,追求美好生活的警察。她认为在老百姓绝望的时候,警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所以她最终没有辞职,留下来当一名法医。

⑹乔小星 9岁,也叫大卫,乔君烈和蓝雪的儿子

⑺蓝 雪 34岁,死者,交通投资集团公司财务经理

⑻蓝 母 60岁,女,宋老师,死者蓝雪的母亲。一个坚强的女人,不遗余力追查凶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⑼蓝 父 65岁,蓝老师,死者蓝雪的父亲

⑽蒋光亮 45岁,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一个强势的警察。吹胡子瞪眼睛,拍桌子大喊:说!你说不说!他咄咄逼人,就像张国强、王志文和李幼斌式自以为是、蛮不讲理的人。

⑾曾思敏 26岁,女,刑警

⑿乔君烈 39岁,民营公司董事长。虽然他在潜逃中失去一条腿,但是他没有抱怨自己,因为他为自己保存了尊严和自由。

⒀杨丽童 24岁,女,乔君烈的情人

⒁廖伟明 25岁,盗车团伙成员

⒂胡志良 55岁,蓝雪的上级,交通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

⒃陈求真 34岁,徐希愉和蓝雪的老同学。因一念之差而杀害蓝雪。他能够在短时间内移花接木地布置作案现场,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凶手。

 

 

电影剧本《铿锵追凶》故事梗概

 

※※※ 故事主线 ※※※

 

十多年前许健还是一名医科大学的学生。由于考分不太理想,只好就读于法医专业。当时许健并没有当法医的打算,期望毕业后报考研究生,当一名医生。但是许健在大四那一年,巧遇一位低年级的女生,一念之差偷窃她的一本名叫《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书。正是这一本书改变了许健的人生轨迹,毕业后许健当上了法医,由于工作认真负责,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称号,不久后被任命为技术大队副大队长,四年后被任命为刑警大队大队长。

乔君烈的妻子蓝雪在家里被杀害了。乔君烈的儿子乔小星、蓝雪的母亲蓝母和蓝雪的老同学徐希愉法医认定乔君烈就是凶手。

在作案现场,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儿。有些刑警对此分析,是乔君烈施放煤气试图焚尸灭迹,但是乔君烈考虑到自己的儿子正在家里,不能把儿子也烧死了,最终就把煤气阀关上了。

在案发当晚,乔君烈和蓝雪争吵激烈,蓝雪持刀要劈了乔君烈,乔君烈狼狈逃出家里。由于心事重重,乔君烈习惯性地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两个多小时,中途还在一家超市买了一包中华香烟。在来到情人杨丽童的住处之前,乔君烈遭遇抢劫,手臂受伤流血。蓝雪恰好在此期间遇害的。正是这些能认定乔君烈有作案时间和动机的原因,致使他担心自己涉嫌蓝雪之死,非得找一个人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不可,就和杨丽童订下针插不入的攻守同盟:乔君烈在离家出走后,立即乘坐出租车来到杨丽童住处,而且整个晚上都和她在一起。

然而蓝雪的尸体阴道溢出精液,经作DNA序列比对,证明是乔君烈的。乔君烈向办案警察解释,当晚他曾经在家里戴着安全套自慰两次,盛有精液的安全套就扔在书房的废纸篓里,他指出是凶手嫁祸于他。而且他是蓝雪的丈夫,即使他和蓝雪做爱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凶手。

对警方极为不利的是,案发当晚,乔君烈家里所在的住宅区的监控录像,被一个盗车团伙抢走了,使破案难度大增。

正是由于杨丽童的证言,作为刑事警察大队大队长的许健,认为乔君烈没有作案时间,证据不够充分,力排众议,在法定的时间内依法解除对乔君烈的刑事拘留。

蓝母对此非常不满,到处告状,且跟踪乔君烈。身为法医的徐希愉威胁用测谎仪对付乔君烈。乔君烈对司法公正没有信心,担心再次被刑事拘留,更担心遭到刑讯逼供后屈打成招。这种恐惧的感觉促使他找个机会逃亡于外。

乔君烈仓皇出逃,等同于说明他就是凶手。这使许健非常被动。许健不得不全力寻找乔君烈的下落。

在乔君烈的女朋友杨丽童的住处,许健在废纸篓中找到乔君烈在案发当晚购买一包中华香烟的电脑小票,上面的时间准确无误地证明:乔君烈和杨丽童之前所作的供述和证言不是事实:他有作案时间!这张购买香烟的电脑小票,是杨丽童在案发当晚为乔君烈洗衣服,在清理衣服口袋物品的时候,自认为这张电脑小票是废纸,不经意地把它扔进废纸篓里的。乔君烈和杨丽童的攻守同盟由于百密一疏而不攻自破。杨丽童被迫供认她为乔君烈作了伪证。

对于所有关心蓝雪被害一案的人来说,乔君烈无疑就是凶手。

许健受到的压力非常大,想尽办法追捕乔君烈。但是乔君烈一次次地逃脱了。

个性坚强的蓝母继续到处告状,且大量印发了寻找乔君烈的启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乔君烈。有人告诉蓝母,乔君烈在广州市出现了。蓝母只身来到广州,在辨认和跟踪乔君烈的过程中,不幸遭遇车祸,蓝母死于非命,乔君烈在试图抢救蓝母的时候,也身受重伤,丢掉一条腿,面目全非。

许健领着十多个刑警在广州市搜捕乔君烈,找到乔君烈的落脚点,缴获他的电脑和大量现金。却万万没想到这时候乔君烈正躺在ICU病房里,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着。

乔君烈之所以在遭遇车祸后得以生还,全赖许健的女朋友邵幼萍的全力帮助。邵幼萍和乔君烈有着这样的一种关系,这是许健绝对没有想到的。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邵幼萍也希望乔君烈早日落网,让许健扬眉吐气。邵幼萍在广州市工作期间,乔君烈为了调查盗车团伙的下落,寻找案发当晚乔君烈家里所在的住宅区的监控录像,竟然自投罗网来到邵幼萍的办公室里。邵幼萍在大致地认定面前的人就是乔君烈后,义无反顾地选择报警。但是乔君烈当即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取出早已写好的遗书,向邵幼萍宣读,并极力解释自己是无罪的。最后邵幼萍被感动了,接受了他的解释,不但打消了报警的念头,还提出愿意帮助他做点儿什么。特别是乔君烈惨遭车祸严重受伤,邵幼萍无偿地资助乔君烈治疗,帮助他逃脱警察的追捕,也帮助他寻找真正的凶手。

蓝母死亡后,由于办案不力的原因,许健被下放到派出所当副教导员。但是许健念念不忘追捕凶手,并把破案的目光投向另外的作案嫌疑人。然而后来当许健在近距离看到乔君烈时,居然无法把他认出来。因为乔君烈失去一条腿,变得面目全非了。

抢走监控录像的盗车团伙中有人落网,供出胡志良在案发当晚曾经在乔君烈家里出现过。

胡志良是国企佳秀集团公司的老总,蓝雪生前正是该公司的财务经理。胡志良有严重的经济问题,蓝雪曾经举报过胡志良。胡志良狗急跳墙杀死蓝雪的推测就顺理成章地浮现出来。但是在关键时刻,胡志良潜逃他国,使蓝雪被害一案变成了悬案。

许健意外地发现邵幼萍和乔君烈经常联系,在非常震惊之余,顺藤摸瓜把乔君烈抓获。邵幼萍受到牵连,因涉嫌包庇罪被刑事拘留。

但是在胡志良成为作案头号嫌疑人的情况下,抓获乔君烈已经意义不大。

很快,在滤清事实真相后,乔君烈和邵幼萍恢复了自由。

乔君烈给许健讲了一个案例。在日本九州岛,某个凶手在作案后,由于警方抓错了人,真正的凶手认为自己安全了,就大摇大摆地回到作案现场,企图亲临其境享受一下劫后余生的喜悦,却被被害人家属当场发现,最终落入法网。

许健被下放到派出所后,平日工作不太忙碌。许健接受乔君烈的建议,常常来到案发现场守株待兔。在中秋之夜,许健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慢慢地走过来,感叹欷歔地仰望着乔君烈的家。而且,这个人身带熏人的狐臭。这个人就是陈求真,蓝雪过去的同学。徐希愉说,陈求真过去曾经苦苦追求过蓝雪,被拒绝了。

陈求真被捕了。

乔君烈家里所在的住宅区,有个住户反映,案发当晚他乘坐电梯时,遇上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身上洒着一种味道怪异的香水。后来在陈求真办公室里搜到一瓶香水。把香水洒在陈求真的身上,经那个住户辨认,正是那种怪异的气味。

案发现场有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儿,正是陈求真试图用煤气味儿来掩盖他身上的怪异的香水味儿,而不是乔君烈打算焚尸灭迹。

徐希愉证明,有一次老同学聚会,当时陈求真也在场。徐希愉说了蓝雪的丈夫乔君烈把女人领到家里寻欢作乐,完事后把安全套扔在床下却忘了清理,蓝雪发现后大吵大闹。

这样就可以解释,陈求真在作案后,清理作案现场和嫁祸于人的思维非常清楚,几经寻找如愿地把乔君烈自慰用过的安全套找到了,有模有样地制造了奸杀的假象。

那个抢走监控录像的盗车团伙全体成员都被抓获了。盗车团伙主脑当时也考虑到监控录像里可能有凶手的身影,就别出心裁地把录像带保存下来。果然,在监控录像里找到了陈求真走进乔君烈家门的身影,而且监控录像的时间显示,正好跟案发的时间是吻合的。

最后许健在陈求真佩戴的眼镜找到蓝雪的血液,技术性击败(绝杀)零口供的犯罪嫌疑人陈求真。

陈求真受到公正的审判。

 

 

※※※ 故事副线 ※※※

 

十多年后,许健在热闹的街道上,巧遇一位小许健几岁、名叫邵幼萍的漂亮女人。

邵幼萍正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失主,当年那位低年级的女生。

邵幼萍在许健家里,无意中找到那本《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她非常惊讶,却含而不露。许健却无法把十多年前与他有一面之缘的邵幼萍认出来,也无法识破邵幼萍的真正身份和动机。

前年,许健的妻子温茹春和许健分居了,在澳大利亚定居。

后来邵幼萍主动告诉许健,是温茹春派她来故意挑逗和考验他的。

邵幼萍是一个思想前卫、有挑战意识的女性。

渐渐地,邵幼萍真心爱上了许健。

后来邵幼萍对许健固执地追捕乔君烈颇有微词。认为许健所做的事儿全然没有意义,要求他放弃警察的职业,早日融入主流社会,做一个有所作为的人,比如当一个大公司的CEO。许健和她之间的感情出现微妙的变化。

最后,邵幼萍和许健分手了。

许健和徐希愉相爱着。



编剧:王界 

手机号:13902386986

邮箱:oldwangjie@126.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