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天使(第三十四集-下) (15人评价)


S:34-5

景:乐和医院外

时:日

人:明琦、靳韬、乐樵、书沅

  △靳韬追出院外,看见

  △明琦坐在偏僻角落,拼命想要忍住眼泪

  △靳韬自责,走向明琦,在她面前蹲下

  △明琦看见靳韬,侧身,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靳韬以为明琦是在跟自己赌气,只好轻柔的将明琦身子扳正,让她面对自己

  △乐樵、书沅随后来到,在一旁观察

  △靳韬实在无计可施

靳韬:对不起。

  △明琦再次想要侧身避开靳韬的目光

  △靳韬阻止

靳韬:其实在妳第一次喊我时候我就已经醒了,只是听见妳为我这么着急的声音,觉得实在太难能可贵,一时之间太过高兴,才会忍不住这么做,对不起,不要生气了。

明琦:你真的没事?

靳韬:真的没事。

明琦:可是这些伤看起来好严重。

靳韬:都只是些外伤,过几天就会好的,有些麻烦的是右手骨折了,不过包扎固定一段时间也会没事的,还在生气吗?

明琦:知道你平安无事,怎么会生气呢?

靳韬:那为什么哭?

  △明琦望着靳韬

明琦:因为高兴……太高兴了……

  △明琦忽然主动抱住靳韬,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明琦: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靳韬:明琦……

  △靳韬虽然震撼,还是顺势珍惜的抱住明琦,等待她情绪恢复

  △时间稍后

  △明琦情绪稍微恢复

靳韬:没事了,很庆幸的,我们赌赢了。

明琦:我觉得自己很惭愧。

靳韬:为什么惭愧?

明琦:因为当火药引爆的时间一分一秒逼近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当时实在太害怕了,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勇敢豁达,面对生命威胁时,根本做不到从容。

靳韬:这很正常,谁都会害怕死亡,正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当能够拥有的时候,才会更懂得珍惜。

明琦:可是明瑊却从一出生,就得时刻面临这种恐惧,而我,只想着自己,怪爸爸妈妈偏心只爱明瑊,现在明白了这个道理,却已经狠心剥夺了你和朗儿之间的亲情,让你错过太多朗儿的成长。

靳韬:不怪妳,只要还能重新开始,就不算太晚。

  △明琦望着靳韬

明琦:靳韬,有几件事你可以答应我吗?

靳韬:好。

明琦:我的婚礼不要和明瑊的一样。

  △靳韬听见明琦的要求,震撼,不敢置信

靳韬:好。

明琦:嫁衣我不要像明瑊一样的红色旗袍,我想要穿西洋式的白色婚纱。

靳韬:好。

明琦:我还想要西洋式的教堂婚礼。

靳韬:都依妳。

明琦:还有,之前离开上海的时候,乐樵担心我会暂时没有能力照顾朗儿,所以给了我一笔钱,五千块,你要负责还给他。

靳韬:当然,妳是我的妻子,朗儿是我的儿子,既然是用来照顾你们的钱,自然是我得还给他,姊如果醒来知道后,一定特别高兴,只是,明琦,有件事必须请妳体谅。

明琦:什么事?

靳韬:毕竟明瑊是受我连累才失去性命,我对她始终有一份责任,实在做不到狠心撇清她的名分,这点势必会让妳再受委屈。

明琦:不重要了,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这些形式都不重要了。

  △靳韬喜出望外,情不自禁亲吻明琦

  △乐樵如释重负,笑

  △书沅难掩担心,望着乐樵

  △乐樵发现

乐樵:不需要替我担心。

书沅:你没事吧?

乐樵:这是什么问题?看到Angel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们俩身为朋友,不该为她高兴吗?

书沅:那你呢?

乐樵:我现在完全理解为什么命运会对Angel做这样的安排,为什么祂会将Angel带向靳韬身边。

书沅:为什么?

乐樵:因为对于Angel,他从来不曾放弃,(释怀)好了,既然已经和好,这里就没我们的事了,走了,走了,非礼勿视。

  △乐樵、书沅离开现场

 


S:34-6

景:西郊

时:夜

人:向嵘、俞探长、探员们

  △探员们在西郊搜索

  △向嵘躲过巡捕搜索

俞探:快找找。

  △巡捕房没有发现向嵘

俞探:再到前面去搜。

  △向嵘察看四处环境

向嵘:这里是……

 


S:34-7

景:西郊@木屋外/内

时:夜

人:向嵘、俞探长、探员们

  △木屋外

  △向嵘来到木屋附近,寻找能进入木屋的方法

  △木屋门窗紧锁

  △木屋内

  △屋内窗户紧闭,毫无光线

  △木屋外

  △树林处

  △探A搜索,抬头看向远处的木屋

探A:头儿,人会不会躲在前面的屋子里?要不要进去搜?

  △俞探长看着木屋,回忆

  △一双年轻女子的手将木屋的门上锁的画面

  △时序恢复

  △俞探长故意阻止

俞探:没听说过那间房子是有主人的吗?属于私人的地方,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人就躲在里头,不能乱闯,贸然进去搜,遇上个存心找碴屋主,当心给自己惹麻烦。

探A:是。

  △远处传来探员声音

探BOS:头儿,前面发现血迹。

俞探:过去看看。

探A:是。

  △脚步声纷纷离开,树林趋于平静

  △向嵘破坏门锁,进入屋内

  △屋内

  △月光透过向嵘打开的门缝照进,屋内微亮

  △向嵘摸索屋内环境,看见桌案上似乎摆着东西,疑惑,拿起桌上的火柴,点亮蜡烛,震惊

  △微弱的火光中照出,桌案上有两个骨灰坛,坛前各另牌位,一个写着「亡妻林华茵之灵位」,另一个牌位写着「爱子向云樵之灵位」,牌位前的香炉里插着一些曾经焚香祭祀过的香脚竹支

  △向嵘凝视着「林华茵」的牌位,泛起心愿达成的伤感笑容

向嵘:茵儿,原来妳在这里!妳知不知道,自从回到上海之后,我一直在找妳,找遍所有墓园,找遍每一座荒坟残垣,原来妳一直在这里。

  △向嵘再望向「向云樵」的牌位

向嵘:云樵……茵儿,靳娴说我们的云樵还活着,这究竟是不是真的,还是只是她想要我放弃同归于尽的打算,情急之下所找的借口罢了……

  △牌位上「向云樵」的名字和乐樵身影渐渐重迭(进本集,S:34-8)

 


S:34-8

景:乐和医院@病房

时:日/夜/黄昏

人:

  △病房日景

  △靳娴尚在昏迷之中,仍未清醒

  △乐樵仔细替靳娴擦脸,端着脸盆离开

  △病房夜景

  △明琦、靳韬、朗儿在病床的一边,乐樵、德婶在病床的另一边,一起守护靳娴

  △病房黄昏景

  △靳娴清醒,房里没人

  △时间稍后

  △德婶进入靳娴病房

  △病房内空无一人,不见靳娴

  △德婶着急,外出寻找

  △乐樵走来

乐樵:德婶,发生什么事了?

德婶:小姐不见了!

乐樵:什么!

 


S:34-9

景:西郊@木屋内/外

时:夜

人:向嵘、靳娴

  △西郊夜景

  △屋内,漆黑一片

  △屋外传来脚步接近的声音

  △向嵘警觉

  △门被推开

  △靳娴进入

  △向嵘迅速挟持靳娴

靳娴:大哥,是我,我知道对于当初茵姊姊的死,你心里有恨,但如果不想终生遗憾,就先让我把话说完。

向嵘:妳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靳娴:这里是一切仇恨怨怼的开端,你已经走投无路,多年来心里只有妻儿,只有这里才是最有可能见到你的地方。

向嵘:临走之前,妳曾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茵儿,因为信任,我才放心把她交给妳,如果妳只想自保,于情理之上并没有错,要是做不到,妳大可拒绝,我不会为难妳,我可以再自己想办法。

靳娴:你能再想什么办法?为了安置茵姊姊一再拖延离开时间,最后落入龙爷手中?还是让一个即将临盆的人跟着你一起东躲西藏?还是带着刚出生的孩子居无定所,四处躲避龙帮的寻仇?

向嵘:即使这样,茵儿不至于死得如此凄惨。

靳娴:对不起,是我辜负你的托付。

向嵘:所以为了带靳韬逃命,妳当真选择出卖我。

靳娴:我没有。

向嵘:借口。

靳娴:你可以不相信,我不晓得龙爷是怎么知道你把茵姊姊藏在这里,但我当真没有,当初事态严重,为了避免靳韬被波及,爸妈确实让我带着靳韬回乡下避风头,我也想带茵姊姊一起走,可是等我和俞哥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已经挽回不了茵姊姊的性命……

  △靳娴回忆,讲述往事

 

  △二十六年前


S:34-10

景:郊外

时:日

人:向嵘、靳娴

  △同第二十四集,S:24-10,向嵘的回忆六

  △郊外景

  △向嵘心急等待

  △靳娴小心翼翼留意四周,匆匆赶来

靳娴:大哥!

向嵘:娴儿!

  △向嵘不放心,观察四周

向嵘:没被人发现吧?

靳娴:放心吧,我一直很小心,应该没人发现。

向嵘:现在城里情况怎么样?

靳娴:龙爷派出龙帮里所有的人,已经放出誓言,他说龙帮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你找出来,替他的儿子血债血偿,龙爷都来家里好几次了,爸妈虽然想与龙爷和谈,替你寻找一条生路,可是龙爷完全不肯罢休,还有巡捕房,现在正满城搜索,连俞哥都得彻底避嫌。

向嵘:娴儿,现在我必须离开上海,一无所有,我不能让茵儿还有未出生的孩子跟着我吃苦,此时此刻我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妳,所以只把茵儿的藏身之处告诉妳一人,他们是我的一切,是比我性命还要重要的最后支柱,无论如何,妳一定要替我保护他们。

靳娴: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向嵘:拜托!

向嵘:娴儿,此时此刻我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妳,他们是我的一切,是比我性命还重要的人,妳一定要帮我保护他们。

靳娴: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

向嵘:拜托……

 


S:34-11

景:街景

时:日

人:靳娴、俞探长、环境人物

  △时间接续,第二十四集,S:24-10,向嵘的回忆六后

  △街景日景

  △靳娴着急的走着,正想转弯离开,被喊住

俞探OS:娴小姐!

  △靳娴回头,看见

  △俞探长急忙赶来

靳娴:俞哥?

俞探:娴小姐,可总算找着妳了,一早不见妳的踪影,家里都快急疯了,现在这种时候,妳怎么能随便出门呢?

靳娴:你急着找我是因为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俞探:还不是为了大少爷的事。

靳娴:大哥的事?

  △俞探长小声对靳娴说

俞探:龙帮那边不是正天罗地网找着大少爷吗?龙爷现在正处于盛怒时候,谁的劝都听不进去,老爷心里实在没底,不知道龙爷会因此牵连多少人,担心小姐和三少爷因此祸事临头,所以决定让德叔、德婶护送小姐和三少爷先回乡下避一阵。

靳娴:回乡下?

俞探:是啊,现在就得离开,家里简单收拾好小姐和三少爷的行李,德叔、德婶已经先送三少爷去码头,我负责找到小姐后再护送妳过去会合,小姐,我们赶紧过去,我也好回去向老爷报个平安。

靳娴:我现在不能去码头,我已经答应了大哥,要替他照顾茵姊姊和他的孩子,大哥要离开上海,如果我现在又自己走了,他们该怎么办?既然要回乡下,我要带他们一起走。

俞探:妳见过大少爷?

靳娴:见过,我现在就要去找茵姊姊。

俞探:现在龙帮的人一定也到处在找人,小姐一个人去实在太危险,我和小姐一起去,事不宜迟,赶紧走。

靳娴:好。

  △靳娴、俞探长匆忙离开

 


S:34-12

景:西郊@木屋

时:日

人:茵儿、(龙帮)周振、许宾、冯定

  △茵儿大腹便便,即将临盆,待在木屋里,忐忑不安,担心着向嵘

茵儿:嵘哥怎么去了这么久都还回来?不会是在外头出了什么事吧?他说不能让我和孩子跟着他飘零,所以要去拜托娴儿来接我,可是……这可能吗?现在这种危急时刻,娴儿会愿意淌这趟浑水吗?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周振OS:开门,开门,里面的人听见了就赶紧开门!

  △茵儿害怕

茵儿:糟了!难道是龙帮的人?难道真让嵘哥说中了,龙帮会千方百计找到我,利用我和孩子作为人质威胁他?不行,我不能落在龙帮手中,连累嵘哥。

  △茵儿默不作声

  △敲门声更加急促

周振OS:开门,开门,别以为不出声哥几个就会相信里头没人,再不出来,我直接踹门了!

  △踹门声

  △茵儿紧张,看门板已经岌岌可危,着急的想找什么东西堵着门

  △门被用力踹开

  △茵儿被踹开的门板波及,腹部猛力撞到桌子

  △周振看茵儿

周振:妳就是向嵘的妻子?

茵儿:你们想做什么?

周振:龙爷交代了,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把妳带回去,让向嵘自己出来给少主赔命。

茵儿:不,我不会跟你们回去,我不会让你们利用我来威胁嵘哥。

周振:由不得妳,带走!

  △许宾、冯定抓着茵儿,用力拖走

茵儿:放开我!放开!

周振:老实点。

茵儿:放开我!

  △茵儿奋力挣扎

  △许宾、冯定没抓好

  △茵儿挣脱控制,猛力摔倒在地,腹部忽然一阵剧痛

茵儿:好痛!

  △茵儿摔倒在地,双腿之间鲜血直流,染红裙子

  △周振、许宾、冯定震惊

许宾:怎么会这样!

周振:我怎么知道!

茵儿:孩子……孩子……

  △茵儿因为剧痛,渐渐失去意识

  △周振、许宾、冯定惊慌,面面相觑

  △周振试探茵儿鼻息,震惊

周振:没气了!

冯定:死了!

许宾:现在该怎么办?

周振: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冯定:趁现在没人看见,赶紧走。

许宾:要是走了,龙爷那边怎么交代?

冯定:总不能让人瞧见,直接担上杀人的罪名吧?龙爷那边顶多就说,咱们到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

周振:说得也是,快走!

  △周振、许宾、冯定落荒而逃

  △时间稍后

  △茵儿手指动了动,尚存微弱意识,却动弹不得,血流不止

 


S:34-13

景:西郊@木屋

时:日

人:靳娴、俞探长、茵儿、屋主

  △靳娴、俞探长赶到,震惊看见

  △茵儿倒卧在地,地上已经晕染一大滩血迹

靳娴:茵姊姊!

茵儿:娴儿……

靳娴:发生什么事了?难道龙帮的人已经来过了?

茵儿:他们来抓我……想利用我威胁……威胁嵘哥……

靳娴:我送妳去医院!

茵儿:来不及了……来不及到医院了……孩子……孩子好像快出生了……娴儿,拜托……帮我……

靳娴:我怎么帮妳呀?

茵儿:别慌……以前我看过家里的女人怎么生孩子的……照我说的做……

靳娴:好,我知道了。

俞探:我去外面看着。

  △俞探长离开屋子

  △屋外

  △俞探长在屋外守着

  △屋内不时传来茵儿生产的惨叫声

  △时间稍后

  △屋内传来婴儿的哭声

  △屋内

  △茵儿自己咬断婴儿的脐带

  △靳娴从床上拿来薄被包裹婴儿

茵儿:没时间了……娴儿,柜子里有个盒子……拿来……

  △靳娴从柜子里找到第二十四集,S:24-8,向嵘的回忆四,装「云状刻纹樵字项链」的盒子,交给茵儿

靳娴:茵姊姊,是这个吗?

  △茵儿打开盒子,将项链戴在婴儿身上,将写着「向云樵」的红纸交给靳娴

靳娴:向云樵。

茵儿:这是嵘哥替孩子起的名字……娴儿,妳快带孩子离开……千万别让人知道……孩子还活着……快走……

  △茵儿因为失血过多,逐渐失去意识

靳娴:茵姊姊,妳撑着点,我立刻送妳去医院,(对屋外喊)俞哥!

  △俞探长进入

茵儿:来不及了……快走……娴儿,答应我……保护孩子平安长大……别让龙帮知道……也别让孩子有任何报仇的念头……

  △茵儿撑不住,咽气

靳娴:茵姊姊?

  △俞探长探看茵儿的生命迹象,摇头

  △靳娴伤心,哭喊

靳娴:茵姊姊!

俞探:小姐,没时间伤心了,妳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俞探长看到屋子角落有竹篮,拿来竹篮,把自己的衣服铺在竹篮里

俞探:把孩子放进来。

  △靳娴将婴儿放在竹篮里

  △俞探长找了块布盖住

俞探:也只能这样了,孩子,将来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命了。

  △俞探长将竹篮交给靳娴

俞探:小姐,妳先离开,到码头和德叔、德婶会合,你们一刻也别耽误,赶紧回乡下,幸好走的是水路,只要离了岸,消息暂时不会透风。

靳娴:那你呢?

俞探:我必须留下来收拾善后,现在发生命案,一旦通报,验尸官按程序得查验死因,现在不见婴儿的遗体,势必让人起疑,龙爷脑筋转转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得先阻止验尸官把消息对外泄漏,如果还想保住这个孩子,现在立刻离开。

靳娴:我知道了,茵姊姊就拜托你了。

俞探:我会处理,快走。

  △靳娴带着乐樵离开

  △靳娴离开后,屋主正好走来,一看屋里震惊不已

屋主:唉呀!我这屋子怎么成这样了!你……你是什么人?

俞探:你是这里的屋主?

屋主:是。

俞探:正好,我是巡捕房的俞探员,烦你去巡捕房找我师父洪探长报个消息,就说这里出了事,我人已经在现场,请他和杨验尸官赶紧过来,就说这些,一个字也别说漏了,记着,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不想日后惹上麻烦,就不许对其他人透露,只找洪探长,明白吗?

屋主:只找洪探长,知道了。

  △屋主匆忙离开木屋

 


S:24-14

景:郊外

时:黄昏

人:向嵘、路人A、B、环境人物

  △同第二十四集,S:24-13,向嵘的回忆九

  △西郊郊外景

  △向嵘急匆匆奔跑赶至

  △偏僻小木屋,群众围观,路人交头接耳

路A:唉~年纪轻轻的,死得真惨。

路B:可不是。

路A:刚才趁着巡捕没注意,我偷跑过去看,全看见了,身上都是血,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听屋主说,还是个下个月就要生了的孕妇。

路B:孕妇!那孩子呢?

路A:没听说,这母亲都这样了,孩子还能活吗?肯定是两条命都没了。

路B:一尸两命啊。

路A:也不知道是得罪怎么样的人,下这么狠的手,心够歹毒的。

路B:你少说几句,让人听见了,给自己惹麻烦。

路A:怎么了?

路B:我才听说,出事前,有路过人看见三个男人在这附近出入,这附近很少来人,忽然来了三个鬼鬼祟祟的大男人,十有八九和他们有关,还有人认出来,其中一个叫周振,是龙帮的。

路A:告诉巡捕房了吗?

路B:龙帮的事啊,哪敢说,不要命了吗?

路A: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对一个女人也下得了手,真狠。

路B:一个年轻女人能有什么本事,肯定被人给连累了。

  △第三十四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