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集39集 (18人评价)


剧情推介:

一域无人写过的战争史,一页古镇土楼的传奇篇,一段刻骨铭心的真情爱,一批鲜为人知的养生方,一幅地方风俗的生活照,一首难以忘怀的抒情歌,一幅闽西名胜的山水画,一本记录轶闻的陋室铭,一部您心中有影视无的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写就剧本。该剧是以红军时期战斗在闽西山区由政委方方、团长吴胜领导的独立红九团和由寻淮洲任军团长粟裕任参谋长的中央红军第七军团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游击在闽西连城县至永安县燕城一带攻城拔寨的真实战斗历史为背景,再现红军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战斗历程的精创纪实连续剧。剧情紧紧围绕主副两条线而展开:主线从闽西独立红九团首次攻打燕城开始,血战燕城智取连城,三打大土楼三战蟒蛇崖,贡堡战斗为保护明朝“会清桥”舍身扑灭大火,夺取小陶镇战斗在戏园子里迫使三百敌人缴枪投降,把缴获的五万个银元两万斤食盐和几十万斤粮食送到瑞金,直到红七军团奉命与独立红九团会师闽西小陶镇,公开打出“北上抗日先遣队”旗帜于1934年7月15日率先从闽西小陶镇开始东线长征后结束。副线则紧紧围绕主线而展开,刻画出了主要人物苏林峰及其一家祖孙三代人在底层社会环境里奋力抗争,俊男苏林峰乡间贡席竞渡比赛初露锋芒参加红军后大智大勇,美女邓思林农村对歌脱颖而出担任红军情报员无私奉献,爷爷苏一方用草药为红军治病拒交秘方被保安团长李聚财冤狱,姨奶奶贡献神药阴枣支援红军被敌人逼迫葬身火海,女友吴飞云参加红军手握炸弹引爆敌群,全家真诚奉献、英勇战斗、青春无悔的革命历程血肉相连。剧本首次深入挖掘出了神药阴枣、茅头红贡酒、六阴粉和九阴茶等一批民间养生药方,具体演译出了闽西土楼里钱粮巨万妻妾矛盾的奇闻轶事、贡堡古镇御赐“大儒里”廊桥古宅的厚重文化、桃源洞百米高一线天甲天下的奇观景致、百丈崖峻峭陡壁后的藏银密洞、贡川山乡梹榈竹林中的对歌美女、燕江射垛峰下沙溪水面贡席竞渡的夺魁武侠、深山密林中温泉热西偏僻峡谷里的爱情吊脚楼等诸多烩炙人口的现实场景。全剧故事题材丰富,连续出彩感人,剧情跌宕起伏,战斗惊险意外,人物个性突出,情感爱憎纠葛,场景集中明确,生动具体地再现了几位真实红军将领当年的战斗足迹和浓缩了当年历史背景下偏僻山乡里百姓的日常生活,把曾经烽火燎原的闽西革命老区展现在今人面前。不忘初心,革命前辈的路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们将继续走向未来,未来还将继续......

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

 

第三十九集 孪生双英

 

第1场  外  阴枣作坊外院围墙被炸坏的大门前  日

钟志强和别动队员们从大门里走出来,

 

苏林峰神情沮丧地最后一个走出大门,

 

李德安连长带着一连战士们赶到了阴枣作坊大门外,

 

李德安焦急地走到钟志强面前很担心地轻声问,

 

李德安:人救出来吗?

 

钟志强:里面根本没人,

 

李德安:怎么回事?

 

钟志强:我也不清楚,你们追上敌人了吗?

 

李德安:我们追到了燕江边,李聚财过江后立刻炸掉了浮桥,我们只好回来了,

 

钟志强:又让他跑掉了,

 

李德安:我用望远镜看见保安团押着一个人质,

 

钟志强:什么人质?

 

苏林峰走过来,

 

苏林峰:是谁?

 

李德安:我看像是苏老中医,

 

苏林峰:什么,我爷爷被保安团抓走了你没看错?

 

李德安:应该没错是你爷爷,

 

苏林峰抹去眼泪,

 

苏林峰:指导员,你和李连长回去报告情况,我带几个人去燕城,想办法救出我爷爷,

 

钟志强:情况紧急我同意,不过千万不可冲动,我请示团首长后会尽快赶去燕城配合你的行动,

 

苏林峰:指导员李连长再见,

 

苏林峰和李燕江等几个人骑上马向前跑去,

 

第2场  内  红九团团部里  日

吴团长、方政委、钟志强、李德安围坐在一张桌子前,

 

吴团长拳头砸在桌子上,

 

吴团长:阴枣作坊遭此大祸都要记在国民党反动派的账上,李聚财这条地头蛇欠下的血债太多了,我们一定要让他加倍偿还,

 

方政委:苏老中医为红军治病做出了很大贡献,我们一定要尽快想办法救出他,

 

吴团长:政委说的对,钟志强立刻带领别动队赶去燕城配合苏林峰行动。李德安带一连在燕城外围机动随时准备接应,行动一定要严格保密,

 

方政委:我会立刻与燕城地下党取得联系,请他们利用各种人脉关系配合这次行动,一定要把苏老先生解救出来,

 

吴团长:就这么定了,开始行动,

 

大家都起立,

 

钟志强和李德安:是,

 

两人向团长政委敬礼,

 

第3场  内  刘道士屋里  日

苏林峰和李燕江二人从门外走进来,

 

刘道士:师弟怎么回来了,

 

苏林峰:师兄,又有重要的事要请你帮忙了,

 

刘道士:师弟你说,

 

苏林峰:我爷爷被李聚财抓到燕城来了,请你立即去洪田告诉我父母,并把他们接到你这里来,等我进城摸清情况后再说,

 

刘道士:行,

 

苏林峰:我们分头行动,你骑我的马去,

 

刘道士:好,

 

第4场  外  豆腐西施小吃店  日

苏林峰和李燕江来到邓思林的豆腐小吃店门前,

 

邓思林笑脸热乎着,

 

邓思林:两位里面请,

 

第5场  内  小吃店的单间里  日

邓思林苏林峰李燕江三人从门外走进来,

 

邓思林:弟弟怎么就回头了,

 

苏林峰:我爷爷被抓了,

 

邓思林吃惊地看着苏林峰,

 

邓思林:爷爷被抓关在哪里,你打算怎么救?

 

苏林峰:目前还不知道,我准备先去找卢兴邦的副官华仰骄打探情况再说,

 

邓思林:怎么去,就这么空空手吗?街上人都说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这些当官的都一样,

 

苏林峰:姐姐的意思,

 

邓思林:我这里有几斤上好的红菇,还有我爹给我的百年人参,说是给我,

 

说到这里邓思林突然停顿了一下显得很害羞她赶紧低下头,

 

邓思林:不说这些,等我一下我去拿来给你,

 

她转身走出了门,

 

苏林峰:李燕江,你现在去玉皇阁,如果我父母到了就告诉他们,如何救爷爷一定要等我回来再说,

 

李燕江:知道了我这就去,

 

李燕江离开,

 

邓思林提着一袋红菇走进门来,

 

邓思林:带上红菇和人参快去办事吧,

 

苏林峰接过红菇袋子和一支大人参,

 

邓思林又掏出10个银元放在他拿着大人参的手上,

 

邓思林:这十块银元你也带在身上以便在监狱里打点打点,都说狱卒如虎狼有罪无罪先打三百杀威棒,爷爷年纪大了可别让他老人家受罪呀,

 

苏林峰:多谢姐姐,

 

邓思林: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客气,你爷爷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我也把他老人家当作自己的亲爷爷呢,

 

苏林峰:好,那我走了,

 

邓思林:快去吧我等你,

 

苏林峰快步走出门,

 

邓思林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凝视着苏林峰勿勿走出门去的背影,她忽然用双手捂住了脸颊,

 

第6场  内  华仰骄的房间里  日

华仰骄高兴地拉开房间门,

 

门外站着手提东西的苏林峰,

 

华仰骄:苏老弟半月不见躲到哪里去了,我找你找的好苦呀,

 

苏林峰:多谢大哥还记着小弟,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

 

他顺便故意抬起手上的东西晃了晃,

 

华仰骄:快进来快进来,

 

苏林峰手提东西走进门来,

 

苏林峰:华兄公务繁忙,小弟多有打扰,

 

华仰骄:哪里哪里,兄弟许久不来我以为你早把哥哥忘记了,

 

苏林峰走到桌子边放上东西,

 

苏林峰:这是送给华兄的上等红菇,

 

他又故意把那支大人参顺手交到华仰骄的手上,

 

苏林峰:给华兄补补身子,

 

华仰骄接过人参仔细看着又认真嗅了嗅,

 

华仰骄:嗯原气很浓,这是真正的百年野山参价值可不菲啊,

 

苏林峰:请华兄一定笑纳,

 

华仰骄:请坐快请坐,

 

两人坐在桌子边,

 

华仰骄:老弟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苏林峰:为我爷爷的事情,

 

华仰骄盯着苏林峰故意打哈哈,

 

华仰骄:什么事尽管说吧还送什么东西呀,那可是难得一见的野山参,太珍贵了太珍贵了嘛,我可不敢收,

 

苏林峰:你要是真拿我当小弟就别再客气了,不然我走了,

 

他说着站起身就要走,

 

华仰骄连忙阻拦,

 

华仰骄:好好好别走别走,我收下我收下就是了,快请坐有什么事就说,只要不是军事秘密就行,

 

苏林峰:我可不懂什么军事,我是来求你放我爷爷的,

 

华仰骄:你爷爷是谁,被谁抓了,

 

苏林峰:我爷爷叫苏一方,是我们燕城一带的老中医,他被李聚财抓了,

 

华仰骄:苏老先生是你爷爷?他老人家可是燕城最有名的一代名医呀,他跟李聚财有什么过节吗,

 

苏林峰:根本没什么过节,只是李聚财为了夺取我爷爷手上的阴枣秘方才故意找茬儿的,

 

华仰骄:阴枣秘方?

 

他立刻瞪起贪婪的眼睛,

 

华仰骄:是不是传说中的阴枣秘方,那可是给光绪皇帝吃过的秘方呀,这么说真是在你爷爷的手上?

 

苏林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秘方,只是我爷爷经常用来给病人治疗咳嗽的药方罢了,连我也会开,

 

华仰骄:你真的会开药方?

 

苏林峰:会,我经常跟我爷爷给人看病来着,

 

华仰骄:那你把阴枣秘方写出来,我父亲也有个爱咳嗽的老毛病,

 

苏林峰:最好让我给你父亲诊过脉再开方子比较好,治病是要对症下药的,

 

华仰骄:你道真内行,我父亲不在燕城住,你还是把药方写给我吧,

 

他急忙递上纸和笔,

 

苏林峰:那也只好这样了,

 

他接过华仰骄的钢笔和纸坐在桌子边很熟练地写起了草药的名字,

 

华仰骄赶紧站在苏林峰的身后看着,

 

苏林峰在纸上写着:红枣,贝母粉,天花粉,茯苓粉......

 

苏林峰写完阴枣药方转身递给了华仰骄,

 

他赶紧双手接过药方仔细地看着,

 

华仰骄:这真是阴枣秘方?

 

苏林峰:我爷爷就是这么开的药方,

 

华仰骄:好,真是神奇,

 

他把药方认真地折迭好放进了上衣口袋里,再仔细地扣好扣子又轻轻地拍了拍显得十分满意,

 

华仰骄:既然你爷爷是因为这件事被李聚财抓起来的那就好办,我请卢师长出面李聚财他不敢不放人,

 

苏林峰:这样最好,那我现在先去看看我爷爷怎样了,

 

华仰骄:行你先去吧,苏老先生就关在东门保安团的兵营里,就说我让你去的,

 

苏林峰:谢谢华兄,那我就告辞了,

 

第7场  外 保安团兵营大门  日

兵营的大门边上挂着写有“燕城保安团兵营”的木牌,

 

苏林峰走到保安团兵营的大门前被站岗的卫兵拦下,

 

卫兵:站住,干什么的?

 

卫兵瞪眼凶霸霸的,

 

苏林峰:班长大哥,我找李五班长,

 

卫兵:你是他什么人?

 

苏林峰:我是他朋友,班长大哥给个方便吧,

 

苏林峰悄悄递上了一包香烟,

 

卫兵接过香烟赶紧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卫兵:进去吧,李班长就在左边第一个房间里,见了李班长代我问个好,就说是九班的林小三站的岗,

 

苏林峰:知道了,谢谢大哥,

 

第8场  内  保安团兵营一栋平房里  日

屋子里有十几个士兵正在大通铺上掷骰子赌博闹哄哄的,

 

苏林峰站在平房的门口,

 

苏林峰:哪位大哥是李五班长?

 

没人答理,

 

士兵们在大通铺上继续掷骰子,

 

苏林峰:我师兄刘道长让我来找李五班长说个急事儿,

 

床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干瘦男子双手捂着骰子在摇,

 

士兵A:李五班长找你的,

 

被士兵A称作李五班长的干瘦男子把骰子投进面前的大碗里,

 

两个骰子转了几转停止,点数最小,

 

李伍把掷骰子的大碗翻了个底朝天,

 

李五:捣阳滋魁,今天手气真背我走了,

 

士兵王胖子拉住李五,

 

王胖子:给钱给钱不给钱不准走,

 

士兵B:对,愿赌服输不能赖账

 

李五:捣阳滋魁,我朋友来了还不快放手,我李五是什么人啥时候赖过账,

 

王胖子:你赖的账太多了,别仗着你叔叔是团长就可以赖账我王胖子不吃这一套,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先付了赌债才行,

 

李五:付就付,不就是三个袁大头吗,

 

他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也只是摸出了两个银元顺手往桌子上一丢,

 

李五:拿去吧,不会操索的讨债鬼,

 

王胖子:不行还少一个,

 

李五:剩下的赊账,

 

王胖子:不行不行,你给的是两个孙小头,要是三个也就算了,今天有我在绝不准赊账,

 

王胖子一把抓住李五两人拉扯起来,

 

苏林峰走上前去,

 

苏林峰:各位各位,另一个我来付吧,都是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

 

他说着就丢了一个袁大头银元在桌子上,

 

李五跳下床铺走到苏林峰面前,

 

李五:小子,我就是李五,什么事这么急遇到鬼敲门啦,你是,

 

苏林峰:我是西门刘道长的师弟,李班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李五:这里太吵,就到隔壁房间吧,

 

第9场  内  一个房间里  日

李五和苏林峰从房间门外走进来,

 

李五:不好意思最近我手头上有点儿紧,小兄弟真是够朋友初次见面就让你破费了,说吧有什么急事儿?

 

苏林峰:我想见我爷爷苏一方,他就关在你们这里,

 

李五:你想见苏老中医?他可是我们团长亲自出马抓来来的要犯,这可让我很……

 

苏林峰:李班长,他可是我的亲爷爷呀,请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他又把五个银元放到了李五的手上,

 

苏林峰:还请李班长多多关照,

 

李五紧紧握住五个银元,

 

李五:行,我今天是豁出去了,跟我走,

 

第10场  外  保安团禁闭室外  日

禁闭室设在兵营偏僻角落靠围墙的一间破旧的砖瓦平房里,禁闭室的门关着旁边站着一个卫兵,

 

苏林峰跟着李五来到偏僻的禁闭室前,

 

卫兵:五哥来了,

 

李五:把门打开,

 

卫兵:团长有交待,

 

李五:还听不听五哥话,

 

卫兵:听,当然听,

 

卫兵打开禁闭室的门,

 

李五转过头来对苏林峰,

 

李五:进去吧,见了你爷爷快点说话我在外面等着,

 

苏林峰:知道,

 

他又掏出两包香烟给李五和卫兵一人一包,

 

他走进了禁闭室,

 

第11场  内  保安团禁闭室里  日

苏一方面容憔悴地坐在禁闭室里角落的稻草上,

 

苏林峰睁大眼睛快步从门扑到爷爷面前,

 

苏林峰:爷爷,

 

苏一方手扶墙壁要站起来,苏林峰赶紧上前扶起爷爷两人拥抱在一起,

 

苏林峰:爷爷受苦了,

 

苏一方拍拍苏林峰的肩,

 

苏一方:不怕,你怎么进来的我还在担心你呢,

 

苏林峰:爷爷不用担心孙子,他们把你怎样了打你了吧,

 

苏一方:我又没犯法他们不敢把我怎样,李聚财要阴枣秘方我已经给了他还想怎样,挨几下打嘛爷爷还抗得住,

 

苏林峰:我们会尽快救爷爷出去的,

 

他抬起头向这间禁闭室的屋顶看着,

 

这间屋子不高很简陋而且没有天花板,在几根木梁的桁条上直接覆盖着阴阳瓦片,

 

苏一方:我不担心自己我倒是十分担心你姨妈她们,现在怎样了?

 

苏林峰:我姨妈她们,

 

他回头看了一眼关着的门,把声音压低,

 

苏林峰:他们放火烧毁了阴女宅子,

 

苏一方:人呢?

 

苏林峰:爷爷别急,我很奇怪那么大的火把整个吊脚楼都烧毁了,却找不到姨妈她们的一点踪影,

 

苏一方:怎么可能?我是亲眼看见她们都在吊脚楼上的呀,

 

他在屋子里走了几步,

 

苏一方: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也只有你聪明的姨妈能够做到,不过我还是很担心,不行我要尽快出去寻找她们,

 

苏林峰:好,我会尽快救您出去的。哦爷爷,姨妈她能做到什么?

 

苏一方:隔墙有耳,等我出去以后找到你姨妈她们再说吧,

 

苏林峰:行,这里的上上下下我已经都打点过了,他们不会太为难您了,

 

苏一方:我不怕,你放心地去办事儿吧,

 

苏林峰:爷爷,我爸我妈我哥哥他们都来了就在城外等着您,还有邓伯伯的女儿邓思林向您问好,我来这里上下打点用的钱和东西都是她给的,

 

苏一方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苏一方:这是个好姑娘呀!你回去对她说,她的心意爷爷我高兴地领了。再告诉你爸妈不要太担心,我现在平安的很,

 

苏林峰:知道了,

 

苏一方:那你就放心走吧,对了房间里的蚊子咬的我不能睡觉,

 

苏林峰:我让他们拿蚊香来,爷爷多保重,

 

第12场  外  保安团禁闭室外  日

苏林峰从禁闭室门里走出来,

 

苏林峰:我爷爷的吃住还请李班长多多照应着,晚上再给点上蚊香,用了多少钱我会如数还给李班长的,

 

李五:照办照办,请小哥放心一切都包在我李五身上,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老爷子受半点委屈的,

 

苏林峰:那就多谢了,

 

李五把苏林峰送出了保安团的兵营大门,

 

第13场  外  一条小巷子  日

苏林峰一人在路上走着,

 

李燕江从一条小巷子里悄悄拐出来,

 

李燕江:队长跟我来,

 

苏林峰跟在李燕江后面沿着小巷子悄悄地往里走去,

 

第14场  外  一座偏僻的房子门前  日

苏林峰跟在李燕江后面快步走到一座偏僻的房子门前,

 

李燕江:队长先进去吧,叔叔和阿姨们都在里面等你了,我在外面警戒有事情叫我一声,

 

苏林峰:好,你也要注意安全,

 

李燕江:还有,钟指导员和李连长他们也来了,

 

苏林峰:人呢?

 

李燕江:他们都埋伏在虎形山上,准备随时配合我们的行动,

 

苏林峰:知道了,

 

他走进了屋子里,

 

第15场  内  一间房厅里  日

刘道士、苏石大木、苏苏和苏林山都在房厅里,

 

苏林峰走进房厅来,

 

苏林峰:爸妈你们都来了,大哥也在,

 

苏林峰走到刘道士面前,

 

苏林峰:正好师兄也在,等一下我有要事商量,

 

苏苏:林峰,爷爷怎么样了?他在保安团里挨打了吧快告诉妈妈,

 

苏林峰:你们请放心,爷爷那里我已经打点好了,他老人家暂时没事儿,

 

苏苏:爷爷年纪大了关在里面总是让人不放心的,要尽快想办法救出他来,

 

苏石大木:你先别急让我和林峰商量一下,保安团就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一定把爹救出来,

老二,有办法救出你爷爷吗?

 

苏林峰:保安团的情况我已经摸过了,关爷爷的那间房子不高,我们可以在下半夜乘卫兵打瞌睡时,从房顶上把爷爷救出来,不过我需要几个人帮把手,

 

苏石大木:这个办法可以,让我和你一起去我已经好多年没有高去高来了,

 

刘道士:我也去,义不容辞,

 

苏林山:我也去,

 

苏苏:你不行。他们都是从小练武的人,能像猫一样在房顶上跑,你行吗?

 

苏林山:妈,我,

 

苏林峰:哥哥别急,如果我们今晚没救出爷爷,还有其他的办法需要哥哥出马的,

 

苏苏:先吃晚饭吧,

 

苏林峰:好我去把李燕江叫进来,我们一边吃晚饭一边商量具体的行动安排,我的肚子饿得早已经是前肚皮贴着后脊梁了,

 

第16场  内  豆腐西施小吃店里  夜

苏林峰、苏石大木、刘道士和李燕江四个人走进小吃店里,

 

邓思林把他们引进了小吃店的后院房间里,

 

邓思林:吃过晚饭了吗,我去端来,

 

苏林峰:不用忙吃过了,

 

邓思林:已经没有客人了我去关店门,再打几碗煨豆腐来当霄夜,

 

第17场  外  一堵围墙外  夜

下半夜天上黑黑的不见月亮的影子,

 

苏林峰、苏石大木、刘道士和李燕江四人悄悄走到围墙边停下,

 

苏林峰:现在情况正常,我和父亲上房去救爷爷,师兄和李燕江留在这里接应,开始行动,

 

苏林峰和苏石大木分别踩在李燕江和刘道士的双手托掌上再被向上一送就爬上了墙头,

 

第18场  外  保安团禁闭室屋顶  夜

苏林峰父子二人趴在屋顶上,

 

禁闭室门前没有站岗的卫兵,

 

苏林峰:门前没有卫兵,

 

苏石大木:可能是去茅厕了正好下手,

 

苏林峰用手指点了点屋面,苏石大木会意地点了点头,

 

他们开始轻轻地动手一块一块地揭开屋顶上的瓦片,

 

屋顶上露出了一个空洞,

 

苏林峰赶紧伸头向下看却一声不吭地停住不动了,

 

苏石大木:傻看什么还不快让开,我要下去救爷爷,

 

苏林峰:爷爷不在,

 

苏石大木:你说什么快让我看,

 

他也伸头向下仔细看着,

 

下面空不见人,

 

画外:一只公鸡报晓声,四面八方的公鸡都跟着叫了起来,

 

苏林峰:爹,我们快撤天就要亮了

 

苏石大木:别急,我们再去别的房间找找,说不定你爷爷可能在那里,

 

苏林峰:不行快撤,

 

苏石大木:要走你先走,我答应过你妈保证今晚一定要救出你爷爷的,

 

苏林峰:说好的今晚行动听我指挥不能莽撞,快走,

 

苏林峰果断地一把拉起苏石大木离开了屋顶,

 

第19场  内  保安团兵营的一栋平房里  夜

平房屋子里的大通铺上李五喝得烂醉躺在铺上一动不动,

 

几个士兵摇着他的身体,

 

士兵A焦急地喊着苦腔调,

 

士兵A:班长班长快醒醒,你吓着大伙儿了,

 

卫兵押着苏一方走到李五床头边,

 

士兵A:苏老中医快救救李班长吧,

 

苏一方:怎么会这样,慢慢说,

 

他先探了一下李五的鼻息又摸着李五的脉搏,

 

士兵A:不知李班长哪弄的钱,晚上赌博又赢了请大家喝酒就变成这样了,他还有救吗?

 

士兵B:求求你快救活他吧他叔叔是团长

 

士兵C:李五要是死了我们都要受到军法严惩的,

 

苏一方:你们真想救他就赶快弄一碗蜂蜜水来,

 

士兵A:蜂蜜水,有有有,

 

士兵A离开,

 

苏一方:把他翻过来,用枕头垫在肚子下面,

 

几个士兵一起把李五翻成面朝下并用枕头垫在他肚子下面,

 

苏一方:拍拍他的背让他吐出来,

 

一个士兵拍着李五的背后,另一个士兵把一个木盆子放在李五的嘴巴边,

 

李五连续哇哇的吐了半盆子胃里的脏物出来,

 

士兵A手上端着碗快步走进来,

 

士兵A:密糖水来了密糖水来了,

 

苏一方:灌进他嘴里,

 

士兵A:他嘴闭着怎么办,

 

苏一方:让我来,

 

苏一方右手接过碗,

 

两个士兵扶起李五坐着

 

苏一方左手拇指和食指掐住李五脸上的颊车穴,李五的嘴巴张开了口,

 

苏一方把蜂蜜水慢慢地灌进了李五的嘴里,又拍了拍他的胸部,

 

李五重重地喘了几口气,

 

李五:水水,

 

士兵们: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士兵A:您老真是神医,

 

士兵们:神医神医,

 

苏一方:多给他喝些水我走了,

 

士兵A:别走别走今晚就睡在这,

 

画外:公鸡叫声,

 

卫兵:天要亮了,被团长看见可不得了,

 

士兵A:那我送送苏老先生,

 

他扶持着苏一方向门口走去,

 

第20场  外 一条街道上  日

一群身穿白色医生服的医生们在街道上边说边走,

 

医生A:苏老中医医德高尚他也被抓让我们怎么看病呀,

 

医生B:保安团随便抓人我们去找卢师长告状,

 

医生C:王老板你们商会也来人了,

 

大枣父亲王老板:我们商会来了好多人要为苏老中医请愿,

 

青枣父亲张老板:一ZgbE'EZgb来,

 

医生A:对对对都去都去,大家一起走啊,

 

一大群人向前走去,

 

第21场  内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里  日

卢师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接电话,

 

画外:很多人的吵闹声,

 

卢师长生气地放下电话,

 

卢师长:华副官,外面是什么人敢到老子的办公室前吵闹,快叫警卫连把他们都赶走,

 

华仰骄小心翼翼地走到卢师长的办公桌前,

 

华仰骄:师座,外面都是来告状的,

 

卢师长:告状告谁的状,告状去找警察局,我这里是军队不管他们的屁事,

 

华仰骄:告的是保安团长李聚财,

 

卢师长瞪起眼睛,

 

卢师长:好大的胆,他们连保安团长的状也敢告,

 

华仰骄:是的,今天各家诊所和商店都关起了门,来告状的都是燕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卢师长:他们告李聚财什么?

 

华仰骄:听商会会长王老板说,李聚财打着您的旗号去搞什么阴枣秘方,还抓了燕城著名的老中医苏一方,现在燕城里全都乱套了,

 

卢师长:操他的李聚财,拿着我的枪不去打红军尽给我找麻烦,我看他是闲得发慌了,

 

华仰骄:那怎么办,

 

卢师长:干脆派他带上燕城保安团把那五万斤军粮押运到小陶前线和朱麻子的保安第七团一起去围剿红军吧,

 

华仰骄:一箭双雕,师座真是英明。不过一山难容二虎,我看李聚财和朱麻子这两个老猾头肯定是尿不到一个壶里,

 

卢师长:我就是要让朱麻子和李聚财不对付,这样我才好掌控他们省得这个李聚财在燕城里狐假虎威网箩钱财败坏我的名声,

 

华仰骄:是啊师座,

 

卢师长:老子戎马半生没病没灾的身体硬朗得很要什么秘方嘛,他这是在暗里咒我早死呀,

 

卢师长忽然站起身来向华仰骄招手,

 

卢师长:你过来,

 

华仰骄走到卢师长桌子前身体前躬,

 

卢师长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向前,

 

卢师长: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秘方?

 

华仰骄:是阴枣秘方,

 

卢师长:是不是给光绪皇帝吃的那个神药阴枣秘方?

 

华仰骄:正是,

 

卢师长直起身子摸着下巴,

 

卢师长:哦,原来如此。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你去,立刻把李聚财给我叫来,

 

华仰骄:是,门外那些人怎么办?

 

卢师长:你先让他们等着,等我问清情况再说,

 

华仰骄:明白了师座,

 

卢师长:去吧,

 

华仰骄离开了卢师长的办公室,

 

第22场  外  李聚财家院子里  日

华仰骄全副武装带着十几个脖子上挂着冲锋枪的士兵从院子门外走进来,

 

华仰骄:你们在这等着,

 

士兵们立刻分开站成两排,

 

第23场  内  李聚财家客厅里  日

李聚财身穿一身丝绸褂子吃惊地站在客厅里,

 

副官罗四快步走到他身边,

 

罗四:报告团长,卢师长派人来了,

 

华仰骄走进门来,

 

华仰骄:李团长很悠闲呀,

 

李聚财:华副官,你带这么多人来是不是红军的大部队又打过来了,

 

华仰骄:不是红军打过来了,是卢师长派我来护送你去师部问话,

 

李聚财下意识地伸手就去身后掏枪,但一摸枪不在就装作是摸屁股,

 

华仰骄也条件反射地把手放在腰间的手枪套上质问,

 

华仰骄:你想干什么,

 

李聚财急忙伸手摇了摇,

 

李聚财:别误会,天气太热,我的屁股被虫子咬了真是痒痒,

 

他又故意地抓了抓屁股,

 

李聚财:卢师长真是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叫属下去办说一声就行了,还让华副官亲自来接,不敢当不敢当,

 

华仰骄:那就快把阴枣秘方交给卢师长吧,

 

他伸出一只手抖了抖,

 

李聚财:阴枣秘方?什么阴枣秘方,

 

华仰骄:李兄别再演戏啦,你假借卢师长的名义强抢阴女宅子的阴枣秘方,又逼着人家放火烧了吊脚楼,还抓了燕城名医苏一方关在保安团部,

 

李聚财:没有的事,

 

华仰骄:这可是十几条人命的大案子,燕城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李聚财:不可能,

 

华仰骄:你罪责难逃民愤难平还想抵赖,

 

李聚财:不不,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华仰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

 

李聚财:哈哈哈……,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可是保安团长,是奉卢师长命令去消灭红军赤卫队的,

 

华仰骄:是你胡说的吧,

 

李聚财:这阴女宅子私通红军,把阴枣送给红军治病证据确凿,我可是剿匪有功之臣何罪之有哇,

 

华仰骄:哦,

 

他看着李聚财围绕他慢慢地走动着,李聚财的眼睛也跟着华仰骄转动着,

 

华仰骄画外:好你个李聚财死猪不怕烫呀,今天我华仰骄要是不烫掉你三层皮,我就不是蓝衣社的人,

 

他突然停在李聚财面前,

 

华仰骄:李团长别急嘛,你要真是剿匪功臣卢师长一定会重重奖赏你的,

 

李聚财:那是,

 

华仰骄:不过据我掌握的情报说,你这次不但没有消灭一个红军赤卫队,反而被红军打死了三十多个士兵,这么大的事件你去向卢师长交待吧,

 

李聚财连忙拱手陪着笑脸,

 

李聚财:华副官,既然你都清楚了那你可要再帮帮我呀,

 

华仰骄:要我怎么帮你,你这次麻烦大了,滥杀无辜,谎报军情,损兵折将,嫁祸上峰,不论哪一条都是死罪,燕城医界和商界的名流们早已把你告到卢师长那里去了,

 

李聚财: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华仰骄:快把那个阴枣秘方拿出来吧,

 

李聚财:秘方丢了,

 

华仰骄:那我就无法帮你了,你自己去对卢师长说吧,

 

李聚财:不不,华副官当时我刚拿到秘方红军的大部队就打过来了,我记得是把秘方放进了裤子口袋里,然后就骑马跑回来了,

 

华仰骄:那秘方呢,

 

李聚财:本想立刻把阴枣秘方献给卢师长的,可是一摸口袋不见了就不敢去见卢师长了,

 

华仰骄: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放在别的地方?

 

李聚财:我仔细想过了,我在上马的时候是李老板那个老东西扯住了我的腿不让我走,难道是他?

 

华仰骄:别管他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去见卢师长吧,

 

李聚财:唉,破财消灾吧,管家,快端出来,

 

李府管家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用一块红绸布盖着,他走到华仰骄面前,

 

华仰骄伸出中指和食指轻轻夹起红绸布揭开一看,里面放着十根金条,

 

他毫不客气地伸手一把抓起二根金条在手上掂量了几下,

 

华仰骄:那也只好这样了,

 

他顺手将金条放入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再向门口外一撇手,

 

华仰骄:李团长,请吧,

 

李聚财:一会儿见了卢师长,还请华副官不吝金口,多多美言多多美言,

 

华仰骄:好说好说,

 

李聚财:那好,我这就去换衣服马上跟你走,

 

李聚财走进了里屋,

 

第24场  外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门外  日

李聚财穿着军装,罗副官捧着一个木盒子跟着华仰骄走到门外停下,

 

华仰骄:你们先在门外等着,

 

李聚财:是,请把这个送给卢师长,

 

他从罗四手上拿过木盒子端到华仰骄面前,

 

华仰骄接过木盒,

 

华仰骄:等下见了卢师长,不管他怎么骂你都得应承着,他骂得越凶就越没有事情,就怕他不骂直接把你拉出去毙了,还记得上次我带你见卢师长吗?

 

李聚财:记得记得,

 

华仰骄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华仰骄:报告,

 

卢师长画外:进来,

 

华仰骄左手腋下夹着盒子右手正了正军帽轻轻推开办公室的木门走了进去,

 

第25场  内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里  日

华仰骄左手腋下夹着盒子从门外走进来然后回身把门虚掩上,

 

华仰骄把盒子放在卢师长面前的桌子上打开盒子盖,

 

里面露出八根金条,

 

卢师长用手盖上盖子,

 

第26场  外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门外  日

李聚财把耳朵靠近门听着,

 

卢师长画外:混蛋,李聚财就是个不干正事的市井小混混,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燕城的保安团长,

 

华仰骄画外:师座息怒师座息怒,

 

副官罗四也靠近门听着,

 

卢师长画外:不行,上次他丢下燕城逃跑我就该枪毙了他,这次去搞什么秘方又损失了我几十条枪,不能再放过他了,

 

华仰骄画外:再给一次机会吧,

 

卢师长画外:绝对不行,他身为保安团长不去消灭红军,竟敢假冒我的名义去抢什么阴枣秘方,他不但枉杀百姓还损失了几十个士兵,不论哪一条都够拉出去枪毙的,

 

华仰骄:师座师座,

 

卢师长画外:不行,这区区几条黄鱼能抵得上几十个士兵的生命吗,老子今天一定要枪毙了他,

 

李聚财吓得发起抖来了,

 

李聚财:罗四我们快走,

 

罗四拉住李聚财的衣服,

 

罗四:团长走不了,你看,

 

他用手指了指门外不远处那些荷枪实弹站岗的卫兵们,

 

卢师长画外:你去叫李聚财给我滚进来,

 

罗四:卢师长叫你了,

 

门打开了,

 

华仰骄走出门,

 

华仰骄:李团长卢师长有请,罗副官在门外等着,

 

李聚财惊恐地转过身来看着华仰骄的脸色,

 

华仰骄微笑地点了点头,

 

华仰骄:卢师长有请,

 

李聚财两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罗四和华仰骄赶紧上前扶起,

 

华仰骄的头靠近李聚财耳边,

 

华仰骄:雷声大雨点小雨过天晴了,

 

李聚财立刻站稳了身体,双手正了正军帽又扯了扯衣服的下摆,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华仰骄伸手向门里一摆,

 

华仰骄:请,

 

李聚财:报告,

 

李聚财推开门走进了卢师长的办公室里,

 

第27场  内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里  日

卢师长坐在办公桌后面,

 

李聚财从门外走进来立正敬礼,

 

李聚财:报告卢师长,属下前来领罪,

 

卢师长:李取财,你这个保安团长是怎么当的,抢个药方子就死了那么多人,我看你今天怎么向燕城的老百姓交待,

 

李聚财:报告卢师长我没有抢什么秘方,这都是燕城的刁民在造谣,我是去围剿红军赤卫队的,我是消灭红军的功臣,

 

卢师长:哦,既然你是功臣,本师长应该奖赏你才对呀,那这些金条

 

李聚财:这是送给

 

卢师长:我知道,这是你们地方上支援中央军的军费,我代表五十二师收下了,

 

李聚财:是是是,中央军光复燕城劳苦功高,地方上理应支援理应支援,

 

李聚财画外:哼拿了我十根大金条,还要当婊子立牌坊,

 

卢师长:既然如此,华副官你去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吧,

 

他把金条收进了抽屉里,

 

华仰骄:是,

 

他转身走出了门口,

 

第28场  外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门外  日

华仰骄带着一群人走到门口,

 

华仰骄:各位代表请进,

 

第29场  内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里  日

华仰骄站在门里边,

 

苏石大木和苏林山从门外走了进来,

 

苏林山走到华仰骄面前,

 

华仰骄眼睛看着苏林山,

 

苏林山也看着华仰骄然后把脸转开了,

 

华仰骄画外:嗯,这个小兄弟会避嫌,

 

华仰骄微笑地点点头,

 

几个医生及大枣的父亲王老板、青枣的父亲张老板和几个商界名流们乱纷纷地从门外涌进了门里,

 

众人:找卢师长评理,找卢师长评理,

 

华仰骄:安静大家安静,听卢师长训话,,

 

卢师长站起身,

 

卢师长:肃静,在我这可不许吵闹,你们谁是领头的说话,

 

苏石大木:保安团随便抓医生,让我们以后怎么看病?

 

医生A:说的是呀,乱抓医生病人怎么办,

 

卢师长:抓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苏林山说:保安团抓了我爷爷苏一方,赶快放人,

 

卢师长: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模样长得秀气说话倒挺横,

 

苏林山:我叫苏林山,苏一方是我爷爷,

 

医生B:不能随便乱抓人,苏老先生是燕城的名医不是红军我们可以作证,

 

药商王老板:报告卢师长,保安团抓的是苏老中医,

 

药商张老板:保安团乱抓人,我们要求立刻放人,

 

医生C:对,我们要求立刻放人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李聚财:卢师长别听他们胡说,这个年轻人是苏一方的孙子,但他也是红军快把他抓起来,

 

卢师长:红军?来人把他抓起来,

 

门外立刻冲进来十几个持枪的卫兵紧紧抓住了苏林山,

 

苏石大木一步跃上办公桌面跳到卢师长身后用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苏石大木瞪圆怒眼大吼一声,

 

苏石大木:快把人放了,不然我立刻扭断他的脖子,

 

华仰骄惊讶地看着苏石大木,

 

李聚财紧盯着卢师长,

 

卢师长:哎哟哎哟,放手放手,

 

卫兵们惊恐地松开了苏林山却又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华仰骄:别动武别动武,误会了误会了,他不是红军他不是红军,

 

华仰骄走到苏林山面前点点头,

 

华仰骄:师座我认识这个年轻人,他是苏老中医的孙子,在红军占领燕城时他也被迫跑到沙县去卖过红菇的,

 

卢师长:哦有这事,

 

华仰骄又向苏石大木走过去,

 

苏石大木朝他一瞪眼

 

苏石大木:别过来,

 

华仰骄赶紧停下,

 

华仰骄:请好汉赶快放开卢师长,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卢师长向卫兵们摆摆手,

 

卫兵们放开了苏林山,

 

苏石大木也放开了卢师长但仍立在卢师长身后,

 

李聚财:不能放开他,

 

李聚财刚向卢师长走近两步一看苏石大木的眼睛正瞪着自己立刻又退回了两步,

 

李聚财:卢师长他真的是红军,

 

华仰骄:胡说,你想让卢师长被卡死吗?

 

李聚财:卡死,哦别卡死,华副官你可是真拿了两条

 

华仰骄:李聚财我可是拿了两条人命当真,绝不像你拿着人命当儿戏,你竟敢连卢师长的命都不顾吗?

 

卢师长:混蛋李聚财,你想让老子死吗?

 

他用手摸着脖子,

 

卢师长:你说他是红军有什么证据?

 

李聚财:有,他肩上扛枪的印记,他手指上扣扳机的老茧都是证据,

 

卢师长:快看看,

 

一个卫兵赶紧查看了苏林山的肩膀和手指,

 

卫兵:报告师长,这个人细皮嫩肉的,身上没有当兵的印记,

 

李聚财和华仰骄也都赶紧上前去再仔细地看了一遍,

 

李聚财还不死心,他又用鼻子在苏林山的衣服上像狗一样反复地嗅了嗅,

 

华仰骄:李团长,他身上有女人的香味儿吧,

 

李聚财:我不是在闻香味,我是在闻

 

华仰骄:是在闻药味吗,

 

医生A:他是医生看病当然有药味,

 

药商张老板:医生的身上都有药味,我们做药材生意的人身上也有药味,

 

医生B:医生的身上有药味这也有罪吗?

 

李聚财:我不是闻药味是闻枪油味,

 

卢师长:闻到了吗,

 

李聚财:没、没有,卢师长他不是医生他真的是红军呀,

 

华仰骄:师座,是不是医生只要找个病人来试一下就知道了,

 

卢师长:对,快去找个病人来,哦呸真晦气。不用找啦,华副官我的姨太太最近身体欠佳,你去把她请来看看吧,

 

华仰骄:是,

 

华仰骄离开,

 

李聚财:卢师长您真的相信他是医生吗?

 

卢师长:住口,你惹的屁事我这是在为你擦屁股呢,

 

女人的京戏腔调画外:啥事儿这么急——呀,接着是一阵女人的咳嗽声,

 

大家都回头看着门口,

 

第30场  外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门外  日

门外边站着一个娇艳的女人用手夸张地拍着胸口,她就是卢师长的姨太太,

 

姨太太又“嗯嗯”了两声清理过嗓子后才迈动脚步,

 

华仰骄:姨太太请,

 

华仰骄满脸堆笑的陪着卢师长年轻妖冶的姨太太拐进门里,

 

第31场  内 军阀卢师长办公室门里  日

姨太太头戴首饰身穿牡丹花高衩口丝绸旗袍,白光光的双脚踏着红色高跟皮鞋,走动时故意把长白腿撩得很高伸出裙外,手上拿一条真丝手帕捂在嘴巴边上慢慢地从门外扭了进来,华仰骄紧跟在后面,

 

华仰骄:太太慢点走,小心咳嗽,

 

几个卫兵都立正低头盯着姨太太的白腿,

 

卢师长刚要迎上前去却被苏石大木伸手按在了坐椅上,

 

姨太太:哎哟,我的师长大人,奴爱爱正在搓麻将呢,刚和了一把华副官就硬是把我给叫来了,

 

卢师长:我让医生给你看病,

 

姨太太故意噘起嘴唇,

 

姨太太:看病看病你就知道看病,又是哪来的江湖老郎中想骗钱啊,

 

卢师长:看病还不是为你好,

 

姨太太:我说过我的病不用看,只要潘安在世陪我唱个小曲儿就会好的,

 

卢师长不耐烦地指着苏林山,

 

卢师长:行了行了,今天就请这位中医给你看病,

 

姨太太觉得没趣,仰起脸谁也不看的就走到卢师长桌子边,

 

华仰骄连忙搬过一张靠椅放在她屁股后让她坐下了,

 

姨太太抬起涂了粉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看着,

 

姨太太:是哪个老中医呀,还不快过来瞧病我可没功夫等,

 

苏林山一见她这个德行就站着没动装作没听见,

 

华仰骄急忙走到苏林山身边,

 

华仰骄:苏老弟,姨太太是在请你过去瞧病呢,快呀,

 

李聚财也不怀好意地走到苏林山身边,

 

李聚财:怎么样,是不敢呢还是不会呢,

 

苏林山:你身为保安团长,是保护百姓呢,还是欺压百姓呢,

 

李聚财:我看你就是个不会诊病的江湖骗子,

 

苏林山:你胡说,我家世代相传都是行医看病的,不会诊病会什么,

 

姨太太这才抬起头注意看年轻英俊的苏林山,她脸上立刻显出了微笑,

 

李聚财:能打枪,而且你很能打枪,

 

姨太太:很能打枪好哇,我就喜欢能打枪的,

 

姨太太高兴地向苏林山招手,

 

姨太太:这位小哥快过来看我呀,

 

李聚财:姨太太也知道他很能打枪呀,

 

姨太太:我一眼就看出他很能打枪,他要是不能难道你这个岁数的人还很能打枪?

 

李聚财:我能,哦我不能,不不我能我能,

 

李聚财语无伦次地显出尴尬,

 

华仰骄和在场的其他人听了姨太太与李聚财不伦不类的对话后都发出了笑声,

 

卢师长:都给我住嘴,什么乱七八糟的,

 

姨太太:行了,我就要眼前这位小郎中给我看病,

 

卢师长:快看病,不会看病立刻拉出去枪毙,

 

姨太太:哎哟,我的师长大人,奴爱爱知道您是最能打枪的,要说打枪嘛这位小后生还真是太嫩了点儿,

 

姨太太又向苏林山招手,

 

姨太太:来吧,快过来给老娘诊病吧,

 

苏林山走到姨太太面前,

 

姨太太两眼看着苏林山发呆,

 

苏林山:请太太伸出右手,

 

姨太太:哦,

 

她把两只手臂都放在了桌子上,

 

苏林山:请太太将手巾盖在手腕上,

 

姨太太:还隔着手巾把脉,你小小年纪道挺封建的嘛,

 

她微笑地点点头把一方丝帕盖在了右手腕上,

 

苏林山站在姨太太的身前把过右手脉再把过左手脉,

 

卢师长盯着苏林山做完把脉的动作后点了点头,

 

卢师长:这位小郎中,你看我姨太太的病有无大碍呀?

 

苏林山:太太的病应该好好调理才行,

 

卢师长:你是说,

 

苏林山:太太的肝、脾、命门三脉沉缓,心、肺、肾三脉急而浮燥,粗看太太面如桃花,细看太太颧骨红如胭脂,嘴唇赤如夕阳,又听太太声音高亢而气喘,说话语急则咳嗽,据此判断病灶当在上焦,

 

卢师长:太太的病是,

 

苏林山:痨病,

 

卢师长:什么,她自从跟了我就穿金戴银吃山珍海味的,整天无所事事不曾劳累,怎么会得劳病?

 

李聚财:卢师长,我说过他不会看病他在胡说,

 

姨太太生气地瞪眼看着李聚财,

 

姨太太:他说的都对,你才胡说,

 

卢师长:小郎中你怎么说,

 

苏林山:可能是因为思虑过度而伤心,

 

姨太太:是的,我每天都在伤心,

 

苏林山:心属木木易生火火大伤阴,心火外炎即入肺肺属金火克金而伤肺阴,金生水而肾属水故肺为肾母母病累子,因而心火伤肺阴亦伤及肾阴,

 

姨太太:对对,我每天腰酸背痛的,

 

苏林山:肾阴伤而虚火旺,阴虚火旺又导致心肾不交,由此往复循环天长日久导致太太肺生沉疴,就咳嗽不止了,

 

卢师长:你说的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李聚财:卢师长别听他胡说八道,姨太太年轻貌美当然是面如桃花,这小子却诅咒姨太太是得了痨病,我看他就不是医生他肯定是红军,

 

卢师长:来人,把他抓起来,

 

苏石大木:住手,我看你们谁敢抓我儿子,

 

他又飞快地出手卡住了卢师长的脖子,

 

卢师长:哎哟哎哟,

 

姨太太:他说的对都别动手,

 

姨太太急忙站起身大声喊叫着,她立刻就被呛得咳嗽了一阵子才停止,

 

姨太太:我是说,给我看病的这位小郎中说得很对,我得的就是这个病,以前给我看病的几个老郎中也有这个意思,

 

卢师长:我怎么没听说,

 

姨太太:只是他们没有治病的灵丹妙药,当着我家师长的面不敢说出真话罢了,

 

卢师长:住,住手,听姨太太的,

 

卫兵们没再上前抓苏林山,

 

姨太太:今天这位小哥郎中敢说实话我喜欢,你们不问他有没有治病的药方却要抓人家,真是岂有此理!以后谁还敢给我看病,李团长,难道你能给我看病吗?

 

她生气地用手指着李聚财,

 

李聚财:我、我,不不,

 

卢师长歪头看苏石大木求道,

 

卢师长:好汉请放、放手,我太太说的对,

 

苏石大木放开了手,

 

卢师长:李聚财你混蛋,你真想害死老子呀,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立刻把你关起来。小郎中,我太太的病你能治吗?

 

苏林山:治病救人是我们中医的本份,我一定尽力而为吧,

 

卢师长:那就快开药方吧,

 

他用手推过桌子上摆的纸和钢笔,又赶紧用手摸着颈脖,还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苏石大木,

 

苏林山:我爷爷说过,世上的人本无病,思虑过多就有了病,太太我说的对吗?

 

姨太太:对,小哥郎中你说的对,

 

苏林山:我爷爷说,草药本不治病,世上的人有了病草药才治病,

 

姨太太:是这个理儿,

 

苏林山:世上本无灵丹妙药,相信的人多了就有了灵丹妙药,太太你相信我吗?

 

姨太太:相信相信,我的病可就拜托你了,来小哥郎中快到我这里坐,

 

她站起身来把自己坐的椅子让给苏林山坐,

 

苏林山走过来坐在姨太太的椅子上,伸手拿起钢笔就在纸上写了起来,

 

姨太太用一只手搭在苏林山的肩上另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低头看着,

 

华仰骄赶紧走到苏林山身后的另一边也仔细看着,

 

李聚财也走上前去偷看却被华仰骄故意挡住了,

 

苏林山在纸上写着:红枣,贝母粉,天花粉,茯苓粉......

 

华仰骄看着纸上的药名点着头,

 

姨太太看着苏林山的脸侧点着头,

 

苏林山刚写完药方就被华仰骄赶紧拿走送到了卢师长的手上,

 

苏林山写完药方走回到了一同来的人群里,

 

卢师长接过药方看了一下,

 

卢师长:就是这个?

 

华仰骄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

 

卢师长满意地把药方折起放入口袋,

 

他又回头看一眼苏石大木才敢站起身来,

 

卢师长:行了,姨太太的病看过了,小郎中会看病不是红军,你们各位也都可以走了,

 

他又忌惮地回过头对身后的苏石大木笑道,

 

卢师长:好汉也请吧,我今天心情好可以原谅你刚才的鲁莽行为,不过下不为例,

 

苏石大木:我不走,你还没有放了我父亲,

 

苏林山:你要言而有信快把我爷爷放了,不然我们大家都不走,

 

众人:是啊,是啊,卢师长要言而有信,

 

医生A:不放了苏老中医我们都不走,

 

医生C:还燕城百姓一个公道哇,

 

卢师长:真有这事,李团长你抓的人呢?

 

李聚财:抓,哦不,是请是请,我是真心请苏老中医来给姨太太看病的,没想到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误会,

 

卢师长:哦原来如此,难得你有一片孝心,既然是误会那还不快把人放了,

 

李聚财:是,卢师长,

 

李聚财画外:好你个卢大头我胳膊拧不过大腿,今天算是蛋打鸡飞认栽了,

 

他对一直站在门外的罗四,

 

李聚财:罗副官,去传我的命令把苏老中医放开,

 

罗四:是,

 

卢师长又转身对苏石大木,

 

卢师长:好汉这样行了吧,你们大家都可以去迎接苏老中医了,

 

苏石大木:那我们就谢谢卢师长了,

 

他说着就双手抱拳行了拱手礼,

 

卢师长却下意识地缩头向后退了一步,

 

苏石大木:还请卢师长让李团长就在这里给保安团打个电话,我怕他反悔,

 

卢师长:李团长打电话吧,

 

李聚财:罗副官已经,

 

他看着卢师长,

 

卢师长也阴着脸盯着他,

 

李聚财:是,

 

他走上前拿起桌子上电话,

 

李聚财:接保安团,找疤瘌眼,把苏老中医放了,什么什么时候,立刻放,

 

医生A:卢师长顺应民意为苏老中医平反了冤案,我代表燕城医界同仁表示衷心地感谢,

 

卢师长面露德色,

 

卢师长:哪里哪里,我卢兴邦身负党国重任一向为百姓谋福祉,理当如此理当如此,今后还望燕城的父老乡亲们多多言善多多言善啊,

 

苏林山:卢师长卢太太华副官,我也替我爷爷谢谢了,

 

他说完鞠了个躬,

 

姨太太:小哥郎中只有你能看好我的病,

 

苏林山转身跟着大家后面走出了门口,

 

姨太太向着苏林山的背影连连招了几下手绢,

 

姨太太:今后你可要常来呀,

 

李聚财:卢师长,我也告辞了,

 

卢师长:你等等,省政府有一项重要任务要你去办,

 

李聚财:什么任务?

 

卢师长:具体情况由华副官向你详细交待,我把话说在前头,这次任务要是再搞砸了提头来见,

 

李聚财:是,

 

本集结束。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集美区北站高铁阳光花园545号楼1301室


评论


评分:

叶英平:

评论:
01月03日 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