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 (6人评价)


上海滩类型电影

在纷乱的战争时期,作为本土宗教的道门,有着自己的宗旨‘浊世,道教下山救人;平盛,道教封山修道!

张道子是道门传人,出生在这样一个水深火热的年代。他目光长远,杀伐决断,曾热血激昂,参加起义,打军阀,杀鬼子。

但兄弟的背叛,信仰上的打击,所爱之人的逝去,世道上的难测使他心灰意冷离去,此时他虽然被尊称为道子,也为各方所重,但终究还是一个人,终究还有自己心里无法承受的脆弱。

当居住在共荣镇时,一个和逝去的爱人相同面貌的女子出现,而以往的纷争因果,也在这有着东亚第一示范镇中落下帷幕,一切了结!


布局共荣镇

城门口,身着上校军服的钱求扶着一位中山装的中年人上了轿车。

看着上了车的中年人又摇下了车窗。

钱求:“专员请放心,属下对赤匪早有了防备。”

专员点了点头:“重庆数位要员托我带的书信,你要尽快送来回信啊。”

钱求:“属下定不负厚望!”

钱求摇手微笑着送走了轿车,身后站立的人昂首提胸吼道:“属下稽盗专员孙担前来领命。”

晨光射出金黄光亮照在了斑驳的城墙上,钱求走了几步将鼻尖贴在城墙,深吸口气后闭眼面向朝阳。

钱求:“呼(吐出口气),你也来闻闻。”

孙担也贴近嗅了下。

钱求:“闻到什么?”

孙担:“呵呵,属下愚笨……”

钱求看着还不刺眼,脸盆大的朝阳:“血腥味,金戈铁马的血腥味,这千年古城上每一处城墙都浸透着古今敌我的鲜血,只有这样的城池,才能庇护一代又一代,也只有这样一座座构建出的版图,

才能迎来一个又一个时代。”

孙担迎着钱求看来的目光,讪笑了下,低头吞了吞口水。

钱求拿过旁边警卫的步枪扔给低头的孙担,手马上指向天空中飞过的一只鸟雀。

“碰!”

枪声已经响起,鸟雀落下。

钱求:“不亏是流窜三省的大盗。”

孙担拿着步枪,抱拳道:“团长慧眼识人。”

一辆桥车开来,车上的副官下车打开了车门,钱求上车摇下了车窗。

钱求:“还满意?”

孙担:“满意满意,能够顺便护送李老板,是属下最大的荣幸。”

钱求:“记住,你的任务是护送,送信才是顺便。”

孙担用手打着脸:“是,是。”

车窗摇上,又摇下,钱求:“你最喜欢李老板什么戏?”

孙担陶醉:“贵妃醉酒,她的体味……”

钱求:“我也喜欢,真是一段孽缘啊(用京剧唱着)!”

车子远去,留下的孙担惊愕的张着嘴,他把手放在喉咙上捏了捏,又向前几步,捡起在地上扑腾着的一只麻雀:“路上不会尴尬了,说,他还没我唱的好。”


车里,“咳咳!”声响起,钱求用手绢捂住嘴,待看到手绢中的血色后又用力揉成一团,笑道:“土匪死完啦,土匪头子该无所顾忌了!”


共荣镇 张府

太师椅上,张道子将书打开,里面两张黑色图纸,抽出一张递出。

旁边,赵之钦双手接过。

张道子合上书后看着封面(西游记封面):“北俱芦洲。”


稽盗

一辆马车在道上驰过。

孙担赶着车:“李老板,前面就是共荣镇的地界。”

“吱吱喳喳!”

麻雀叫后,李幽幽的声音也透出车帘:“劳烦您了,麻雀的腿已经包扎好。”

孙担:“那是它的福分。”

李幽幽:“那位公子,先生可有了解?”

孙担干笑:“呵,吁。”

孙担扯了扯马绳,马车也减缓下来。


敲锣之声在村庄响起,火把点亮了一座接一座的茅屋,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夜晚,四周尽是叫喊哭闹之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骑在马上,四周被身着黑衣的汉子团团护卫着。

有两个小孩喊声:“娘,娘!娘还在里面!”

有人大叫:“糟啦,孙家大娘行动不便!”

不时,有人回应:“出来了,出来了!”

一个黑衣汉子将背着一位老妇人放在了马前村民聚集处,旁边跟着两个哭泣的小孩,扑进了老妇人怀里。

一个杵着拐杖的老人,向前走了几步,重重触响着地面:“张公子,你该满意了!”

牵着马的小孩回头看了看骑在上面的孩子依旧面无表情,开口:“我家老爷寿诞时建好青砖瓦房,相邻的渔村都搬迁了,只有你们不识抬举,以后再在离水不远建房的,有一座烧一座。”

拐杖老人气道:“张家行善数代,怎出了你们这样仗势欺人!”

那扑在老妇怀中的一个小孩,“啊”的大叫一声后,突然冲向了马匹所在,临近时却又被一个壮小孩呵呵笑着绊倒坐在身下。

马上的孩子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小孩正红眼盯着他,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走近在他耳边说了数声,小孩笑了下,眼镜青年抱着他下了马。

小孩向村民走去,正开嘴,却听有人惊喜喊道:“张家老爷!”


“吁!”

孙担止住了马车,

“抢劫!”

两边树林中冲出十数拿着刀枪的盗匪。

孙担扫视了一眼围着的众人,马车前拿着把驳壳枪的大汉却退了一步,惊恐急声道:“退,退,快退。”

众人鸟兽般散走。

李幽幽:“那后来?”

孙担:“后来不久发生洪水,整个村子都被淹了……!”

说完挥鞭斥声:“驾!”




编剧:张秘

手机号:18996021472

邮箱:446577379@qq.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