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值一百万 (6人评价)


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90年代,李小酒偷看了哥哥李小黑笔记本上的计划,先一步前往有“妖怪”传闻的小荒村去带回“抱养”孩子,一切都很顺利,但正把迷晕的小孩放入装人的箩筐时,奇幻的事发生了,而这一切都和小荒村中流传的神话故事有关。

李小黑的手下有两个头目,眼镜和壮三。而李小酒偷看的“计划笔记”中的两个孩子本是他们所负责的。

李小酒先眼镜一步完成了小荒村事件后,又前往壮三所在的任务区域。而这时,卧底警察壮三正和女同事,记者导演着一场能公开见报的拐骗事件,好为接下来打击这个表面人贩,暗地却是你情我愿的“违法抱养”团伙作铺垫,但小百万和其父亲及李小酒的介入却使行动功亏一篑。

小百万因为捡回的受伤七彩麻雀在与父亲的口角中被怒扔放飞而离家出走,后来住进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李小酒家中。两人在李小黑安排的两件事件磨合后,小百万步步将李小酒从社会的边缘引导回正常生活。但因为刚从警校毕业警察的“热心”,小百万父亲开出了寻回孩子的百万悬赏。

这一道火线,虽然使李小黑下定了决心解散人贩团伙但也使其迷晕了头,和早已经洞悉一切的小百万争斗起来,而夹在兄弟和朋友其中的李小酒更是痛苦难以抉择。

三人之间正因为巨额的悬赏闹得不可开交,老人蛇头王军已经步步接近,当三人的纠葛落下帷幕,幡然醒悟时,生命也走向了终结,但这一切又在神秘力量下回到开始……

第1幕 初始

1.秋 小荒村道路上 拂晓

乡村小道上,李小酒挑担子站着。

旁边有小孩低头羞涩出声:叔叔。

李小酒放下担子,揭开了箩筐上的铁盖,露出热气升腾的红薯,又拿出一颗糖递了过去。

小孩喉咙滚动,盯着糖摇摇头:可以拿给哥哥们吃吗?

李小酒向小孩身后看去,手递得更近了。

小孩也看了看身后,薄雾中朦胧可见一间破旧的瓦房。小孩接过糖后拨开糖纸放在嘴中嚼嚼了起来,他脸很红,但没嚼几下就晕了过去。

李小酒连忙将他接住,弯腰放进了担子的另一箩筐中,而箩筐中的小孩这时在熟睡中微笑了起来。

小酒看着,眨眼(眼睛闭上)。

2.秋 小荒村天空上 早晨

雾气之上的天空中,有一彩色云朵显目于一片白云之内。彩云渐渐变白,褪去的色彩聚束成

一道光芒落下,无声无息笼罩在一个站在电线上的麻雀身上,光芒瞬间散尽,显出了一身五彩斑斓

的羽毛。而原本四周的同类这才被这怪异的鸟儿‘惊吓’得四处飞散。那原本无忧无虑的麻雀,转

动着变得血红的小眼珠子,当摇摆头看到自己五颜六色的‘衣服’时,顿时吓得晕掉了下去。

3.秋 上学街道 早晨

街道零零落落的洒落着一些或泛黄,带绿,有点红的落叶。在这秋天的早晨,拐弯的街道上

,还未见得人影,便有阵阵的铃笑声随风传来,伴随着或快,或慢,疾走奔跑的脚步声。孩

子们手上拿着树叶挡在眼前,只在眼睛处开着两个洞。他们相互打闹冲过了转角处,不远迎面而

来,抱着婴儿的妇人惊慌避让到一旁。

前方有扫成堆的落叶,孩子们敞开着衣服跑来,第一个孩子带起一阵风笑着跑过:“嘻嘻(卷

走落叶)。”

抱婴儿的妇人:慢点,这熊孩子!

清洁大爷:唉!

第二个孩子减慢着速度要停下,却看到清洁大爷叹息后露出笑脸也笑着跑了过去,落叶更加散

乱了。

第三个孩子将树叶藏在身后,面对着清洁大爷侧身走过。

清洁大爷愣了下笑着:乖,上学吧。

第四个孩子停下,他将手上的树叶放在扫成堆的落叶上,又向下压了压。而其他三个孩子也转身

回来,将手上的落叶齐齐放下。

第五六个身影终于也到了这里,是小百万和他父亲。但父亲路过时只是侧头看了眼,笑着点了

点头。而被牵着的小百万则只低头看着手上完整的落叶,嘴巴张合念叨着什么。                                                                                   

清洁大爷:去上学吧,别迟到了。

小孩们跟在父子后面走着,互相看着,都沉闷起来。前方,父亲微微叹气后瞄了眼小百万,小百万

偏离了身子,将手中的落叶放入了路旁的垃圾桶。

孩子们:哈哈!

孩子们顿时围着小百万欢笑起来,但小百万却皱眉看着电线上那吱吱喳喳的麻雀们,从口袋

中取出了一瓶“泡泡水”。只见玻璃瓶中,水泽显得五颜六色。

街道上,鲜艳的气泡升腾起来,四周的孩子连同匆匆的路人,看过来的脸上都带起了微笑

,脚步也都减慢(人群渐渐聚多)。

“啪!”(耳光声响起),升腾而上的气泡破灭。

抱婴儿的妇人一手捂着被打的脸,一手还拉着婴儿的腿,而壮三正斜抱着婴儿拉扯着。

壮三:嘿!你这疯婆娘,不就昨晚闹一架,把孩子给我!

妇人愣盯着(打蒙),跟着慢慢退后的壮三缓缓前进。

人群围了上来,而小百万被父亲拉着站在最外面。

父亲:大伙劝一下,不要伤着孩子。

围观:对啊,不要伤着孩子。

围观:慢慢说,一家人什么谈不拢。

壮三(怒吼):闪开,这是老子的家事!

正向前了几步,劝解的人都停下。

婴儿:哇!

妇人反应了过来,捂脸的手向壮三抓去。

抱婴儿的妇人:杀千刀的人贩子,放开我儿子!

壮三举手一档(疼呼):嘶!你这疯婆娘!

壮三看着手上多出的几道深红见血痕迹,呲牙咧嘴。小百万皱起眉头看向了父亲,但父亲却

对他摇了摇头。

人群中一个记者站了出来,拿着照相机向壮三正面拍去。

壮三(大吼):干什么!

记者连忙放下相机,绕过壮三跑了。

婴儿断断续续的哭声,“哇!呜,呜!”

李小酒,躲在不远的树后看着聚集的人群。突然,“刺啦”裤子破裂的声音响起,李小酒回头

,一只大狗咬着破碎的布料,留着口水看着他裤子破裂处,小酒低头看看自己露出的皮肤,转身向人群狂跑,大狗‘汪汪!’……!

围观声:不会真是人贩子?

壮三单手抱着孩子,和妇人拉扯着出了人群的包围,他另一手放在凸起的腰间,衣服提上,露出明晃晃的刀子。

小百万(大喊):住手!

李小酒(大喊):走开!

两道声音传出,一道是从稚嫩之声,声音虽然大,但没有人回头,却震得临近的人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并掏了掏耳朵。

壮三看了小百万一眼,头转向身后,怒声道:叫你拍!

壮三前冲两步,将正举着相机的记者推倒在一旁地上。

后面直冲而来的李小酒,撞上了壮三。

“嘭!”壮三被撞倒在地,伴随着的还有“嗙!”的一声,一把小刀落地的清脆之音,大狗夹着尾巴回跑。

“刀!”(人群惊呼声)

壮三扑了回去捡起刀凶狠的对着众人,妇人抱着孩子擦着眼泪逃回了人群,记者坐在地上愣对着破碎的相机。

李小酒速度不减的冲入人群后,转头看着后面,结果身体又撞倒了小百万,那瓶“泡泡水”也掉裂在地上,李小酒身体不稳,大腿压着小百万的脚,屁股却压向了碎玻璃。

(翅膀‘扑腾声’)电线上一群麻雀四散而去。

4.特效镜头

【希望这里能运用动漫技术显示画面,从电线上摔下的小麻雀,在碎玻璃中醒了坐起,一支翅

膀撑着彩色水渍的地上,另外的翅膀则扶着头,头上有一圈代表‘晕’的星星转动,它迷糊的甩了

下头,头上的星星不见了,但一片阴影覆盖而来,小麻雀抬头一看,一个人类的屁股迎面压下,小

麻雀吓得眼珠子凸出放大,晕了过去。】

画面停顿一下,李小酒“嗷嗷”嚎叫着双手撑起,躲开了小百万父亲踢向他的一脚,捂着屁股

向远方奔去。而拿刀的壮三也趁机离开,只有那抱着婴儿的妇人在原地哭泣着。

壮三(一边逃一边叫嚷):你这做娘好狠心,这么用力拉!

父亲(将小百万扶了起来):儿子,快!伤到那没?

小百万(盯着李小酒快消失的背影,无意识的回应):嗯。

地上,残盛着“泡泡水”的碎玻璃尖上一道鲜红血痕,水渍中有一只倒地的斑驳小鸟。                                   

围观:那个男的一看就不是好人,这大清早的真是晦气!

围观:这个做妈的一直拉着不放,可怜这么小的孩子,喊也喊不出!                                                  

围观:可能这人也有问题,不然怎么就找上她。

父亲听得猛摇了下头,皱眉拉着小百万离开。

5.秋 上学街道 白天

父亲瞥了眼牵着的小百万:死了,脏,扔了吧。

小百万一边无意识的一脚拐着走,躺在手上的麻雀明亮的眼睛眨了下。

小百万:不脏,它还活着。你看,它还眨眼睛勒!

父亲(摇摇头后惊恐):你腿怎么!

父亲的手向后快速招了几下,一辆桑塔纳开了上来,接上两人。

(车里视角)身后聚集停留的人群(渐小消失)。



编剧:张秘

手机号:18996021472

邮箱:446577379@qq.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