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神国 (65人评价)


《玉龙神国》故事梗概

 

创造了灿烂东巴文化的纳西族,在玉龙雪山下繁衍生息了数百年。相传在雪山之上,纳西人的保护神阿普三多建立起一座神国,心存真爱的人死后,灵魂将进入其中永享幸福。玉龙神国于是成为纳西人毕生向往的幸福神界。

故事始于康熙在位,世袭土司木氏统治丽江时期。至此,木氏家族已统治丽江近四百七十余年。土司的长侄木崇,带人在丽江的白沙镇惩戒欠租的农民。玉龙(男主)与和嘉、阿仲、志武(男主的兄弟们)出面制止,双方发生冲突。木崇叫嚣,最后宽限几日,如若不交,尽数贬奴。

木崇回到府邸,向自己的伯父——现任土司木兴,阐述了刚才的经过。木兴告诫,要当心民间反对木府统治的思潮,巧妙寻找机会逼迫反对势力现形。木兴还告诉他,清朝准备与侵占西藏的准噶尔汗国开战,后者很有可能派人造访,寻求同木氏联姻。

待木崇退下,木兴想到了唯一的爱女——云儿(女主),欲探女儿对婚姻的态度,云儿谦恭识大体的态度让木兴倍感欣慰,并应允让女儿参加一年一度的六月火把节。

 

火把节是一个让人们忘却阶级身份,倾诉真挚情感的盛大节日。为期三天的节日里,年轻壮实的小伙儿和活泼俏丽的姑娘们都将盛装出席。

玉龙的兄弟阿仲,早已同云儿的贴身婢女阿芝有了私情,又怎能错过这样短暂而自由的相处机会。于是玉龙、和嘉、志武三人,调侃要见见阿仲的心上人阿芝。在不明身份的情形下,玉龙初遇云儿,对她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火把节第二天,两拨人又一次相聚在拉市海,玉龙给姑娘们讲述自己在虎跳峡遭遇火虎的经历。夜幕降临,玉龙带云儿泛舟湖上,在对歌中互诉倾慕,两人心间情愫暗生。第三天,无数男女青年来到雾路游翠阁祭祀玉龙神国和阿普三多。期间玉龙向云儿三次表露爱意,云儿最终含羞接受,双方交换了定情信物。

 

然而,欢腾的节日也不能停止时间的脚步。

 

七月,准噶尔汗国的王子——噶尔丹,意料中的造访丽江并向土司提亲。木兴不愿嫁女,碍于情势又不能断然拒接,于是提议举办一场纳西人与准噶尔部的比武,以输赢决定是否联姻。

玉龙原本无心掺和,但当他发现云儿就是这场联姻的主角时,毅然决定捍卫爱情,上台挑战准噶尔王子。

首场比试武艺,玉龙与噶尔丹打成平手。

第二场比试箭术,噶尔丹手下护主心切暗算玉龙,双方险些爆发冲突,被土司木兴出面化解,比武得以继续。

第三场比试团体骑兵作战,纳西人遭到重创,最后只剩玉龙孤身作战。在身负重伤的情形下,他将噶尔丹金冠斩断。噶尔丹弃刀认负,最后黯然离开丽江。

 

至此,云儿感受到玉龙的深情厚意,彻底倾心于他。玉龙心系民生,欲为欠租的贫民请命,求木兴高抬贵手。木兴勃然大怒,拂袖离去。

 

在准噶尔使团离开丽江后第十日,大清云贵总督高其倬奉旨来到丽江,对木府拒绝准噶尔汗国的行为进行嘉奖,并侧面打探木兴对于清朝对准噶尔开战的立场。木兴承诺将协清灭夷,双方推杯换盏间,达成了一致。

然而,高其倬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此次到访丽江,要暗中调查丽江改土归流的可能性——丽江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岂能掌控于一家之手。他有意要收归丽江治权,耐心地等待着废除世袭土司制度的契机。

 

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四川总督年羹尧占领川滇交界的巴塘、理塘。这两地在历史上曾属于木府势力范围,因三藩之乱失陷,木兴此次配合清军作战,是存有私心,想要借机收复巴、理。得知两地被划入四川管辖,急命木崇领兵入藏。

木兴为了配合战争,对百姓的逼迫更加严苛。玉龙为帮助欠租农民,只得变卖家产以缓解众人的一时困境。

他对战噶尔丹时身负重伤,在三多阁祭司老东巴的妙手治疗下,正在慢慢恢复健康。老东巴得知玉龙和木府千金云儿互许芳心,赞许这对青年男女的真挚情谊并鼓励玉龙的父母向木府提亲。木兴虽赏识玉龙的过人胆识与才华,但听说玉龙通过变卖家产帮助乡亲解围,认为玉龙这是在收买人心与木府作对,将玉龙的父母赶出府邸。玉龙和云儿只得借助阿芝偷偷送信来互寄爱意。

 

随着战事紧逼,木兴决定亲自带兵入藏参战,争取原本属于木府的失地。木府大肆征发徭役,玉龙因伤未愈躲过一劫。在木兴带兵出征的这段时间,云儿与玉龙的感情在婢女阿芝的帮助下迅速升温。而沙场前线,木兴因为急功近利兵败如山倒,又利欲熏心,杀死了巴塘、理塘守将。前线带兵的年羹尧闻讯大怒,上疏告状到御前。木兴忧惧之中,带领残兵败将灰头土脸回到丽江,玉龙与云儿的快乐时光只得暂时告一段落。

 

失利归来的木兴,对于木府内部的制度及人事管理更为严苛,对百姓的剥削与压榨更加疯狂,与此同时,对待朝廷的态度变得谄媚起来,一反常态倾尽财宝进贡朝廷。就在玉龙一行人对木府反常行为深感愤恨却又不得不隐忍之时,阿芝因之前帮助玉龙与云儿见面,被木兴判定里通外贼关入大牢,要择日以家法处死。玉龙自责并承诺一定想办法救出阿芝,阿仲明白虽然事因玉龙云儿的恋情而起,但是错不在他。阿仲安慰玉龙并答应他不做单打独斗的鲁莽之事,却在暗中拿定主意,在和嘉的帮助下,密谋救出阿芝要带她远走高飞。

 

在和嘉还有云儿的掩护下,阿仲秘密从牢中带走阿芝,不料尚未彻底离开府邸的守护范围,就被巡逻士兵发现,不得不仓皇北逃。和嘉无奈只得去找玉龙救场,可等玉龙带人赶到时,阿仲已经为了掩护阿芝逃离而被抓,重伤之下奄奄一息。在玉龙等人的武力胁迫下,木兴妥协,答应用朝廷律法审判阿仲,而不是以木府家法将之处死。但事后木兴的报复极其酷烈,将许多支持玉龙的人抓捕进大牢。两日后,玉龙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转移木府注意力,打开大牢救出阿仲和一众支持者。阿仲赶去与阿芝约定的地点。不料阿芝与外界音信隔绝,以为阿仲已经遭遇不幸,自缢而死。阿仲悲愤交加,也自焚殉情随阿芝而去。

 

至此,玉龙与木兴的矛盾和仇恨变得不可调和,而云儿夹在中间亦饱受煎熬。为了祭奠阿仲与阿芝的灵魂,老东巴举办大祭风仪式,将两人的亡魂超度往玉龙神国。也正是这一次祭祀,让云儿和玉龙第一次产生了殉情的念头。

 

就在木兴焦头烂额之时,高其倬再次奉旨前来,调查木兴兵败和擅杀守将之事。至此,人们才明白为何木兴败兵归来一反常态的讨好朝廷,又为何对民间的言论如此疯狂打压。于是玉龙等人借机接近高其倬,检举木氏多年来的罪行。高其倬经过一番试探,发现玉龙正是破解改土归流僵局的最佳人选,遂向他许诺会还丽江百姓一片朗朗乾坤。玉龙答应与朝廷里应外合,在恰当的时机举旗推翻木府。

然而高其倬口蜜腹剑,貌忠实奸,他看出玉龙虽为命世之才,本性却桀骜不训,将来必成清朝统治丽江的隐患。如何才能不伤己分毫又继续利用玉龙推翻木府呢?高其倬选择从云儿下手。

 

时值康熙驾崩雍正即位。木兴正因擅杀守将一事惶惶不可终日,担心被朝廷清算。高其倬于是暗中怂恿木兴将尚未出阁的爱女献给新帝为妃,以巩固木府与朝廷的关系,为自身留下后路。木兴虽然心系爱女,但在权利与家族使命的面前,已然动心。于是,木兴决定先设计除掉玉龙。没过多久,玉龙和志武收到征召令,带领役夫前往西藏送粮。木崇早已在其必经之路虎跳峡安排大批马匪进行劫杀,玉龙和志武寡不敌众,殊死恶战中志武为保护玉龙壮烈牺牲。玉龙此时已洞悉木府阴谋,却遭受重重围困无路可逃,眼看就要死于埋伏,关键时刻火虎出现,舍身救走玉龙。它驮着玉龙意欲越过虎跳峡,被木崇一箭射中,人与虎俱掉入汹涌波涛消失不见。

 

云儿得知玉龙遇袭的消息,不顾一切夺门而出,前往虎跳峡殉情。在她将要跳崖之际,侥幸逃生的玉龙出现,两人悲喜交加,忘情相拥。而一路追赶女儿至此的木兴,看到两人更是喜怒掺半。不一会,和嘉也带着大批民众赶来支援玉龙。就在双方对峙不下,暴乱一触即发之时,云儿勇敢地站出来阻止双方的厮杀。一方面看出形势不利,一方面又爱女心切,木兴只得暂时作罢,但要求云儿跟自己回府。云儿为缓和剑拔弩张的形势,黯然离开玉龙随父亲回去。

 

看到云儿和玉龙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切,木兴再也不能容忍,将她禁足在府中,不许外出一步。与此同时, 玉龙也与和嘉积极筹划推翻木府的起义。很快,接云儿入宫的圣旨打破了双方的平静。崩溃的玉龙,怀着最后的希望去求高其倬。高其倬一面推诿并不知情,一面激将玉龙男儿应当以事业为重。玉龙这才明白自己只是政治博弈中的一枚棋子。无论此次推翻木府成功与否,朝廷都不会接纳能够煽动民变的造反者,自己最终只有死路一条。至此,玉龙心生死志,唯一的希望就是与云儿再见一面。

 

老东巴出手帮忙,为两人制造了一次见面的机会。他去向木兴建议,让已经贵为皇妃的云儿前往三多阁祭祀阿普三多,为木府和百姓祈福。木兴很高兴的答应了,并承诺会为阿普三多重塑金身。

云儿自收到圣旨,早已心生死志,在三多阁见到玉龙,得知他的真实处境后,更加深了这一念头。与其屈辱的活着,不如以死抗争去追求神国。经过商议,两人决意寻找机会一同殉情。

 

赴京当天,云儿请求父亲,让自己再去玉龙雪山前祭拜一次,木兴拗不过只得答应。送亲车队浩浩荡荡离开木府,向雪山脚下行进。玉龙趁机指挥贫苦百姓袭击木府各处产业,解放被羁押的奴隶,并带领两千死士,在蓝月谷埋伏木府的送亲车队。他击伤木崇,趁乱带走云儿,骑上火虎直奔玉龙神国的入口雾路游翠阁。

 

高其倬闻讯及时赶到蓝月谷,制止了贫民百姓与木府侍卫的厮杀。和嘉递上早已拟好的诉状,控诉木氏七条大罪。高其倬趁势剥夺木兴的权利,并要把木氏罪行禀告皇上以做出最后裁决。心灰意冷的木兴这才明白自己失去了女儿和一切,俯首认罪。他们带人追赶玉龙和云儿,希望能避免殉情悲剧的发生。

 

玉龙与云儿,这对向死而生的真挚爱侣,骑火虎攀上玉龙雪山之巅,俯瞰人间,仰望神国。他们掩着心中悲意,唱着幸福的歌谣,携手飞天而去,奔向信仰中美好的玉龙神国。


 



编剧:李昊

手机号:15900756008

邮箱:la.chine@qq.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徐汇区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