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梅,加油!》 (10人评价)


                  

影片名:《兰梅,加油!》

编剧:柴淅

联系方式:手机:13410965736,qq:664886917

故事题材:现代都市、青春励志、伤害宽恕

电影类型:励志、青春、剧情

影片时长:110分钟

字数:4.1万字

完成状态:完稿

版权归属:编剧本人


故事看点:

兰梅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夜之间失去爱情、亲情和友情,经历了痛苦和挣扎之后,她学会了原谅和宽恕,并最终赢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故事以情感为基线来展示青春励志的人生,也融合了炫丽的跑酷和精彩的嘻哈等青春文化元素。

剧情简介:

从小因父母离异后,父亲不知所踪,母亲改嫁他人,在兰梅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了获得继父的认可,她从小乖巧听话,努力学习,成绩一向名列前茅。进入大学后,她悄悄地谈起了恋爱,但在学业上却从来也不敢放松。母亲的病重让她倍感压力,她开始更加努力地学习,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争取到学校的年度奖学金,以减轻家庭负担。

但是很快,不幸的事情便接踵而来。

先是母亲突然辞世,连与她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都没给;接着是继父无奈地宣布停止对她的供养;紧接着谈了两年多的男朋友,突然向她提出分手;最后连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也被她全部都得罪了。

然而,也正是在兰梅最困难的时候,新男朋友曹政轩却从天而降,并迅速走进了她的生活。

在曹政轩的鼓励和支持下,兰梅重新鼓起勇气去面对生活,生活的困境也开始慢慢地得到改善。

她为室友出头,赢得了大家的谅解;她利用业余时间兼职打工,以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她通过努力学习,终于取得了名列榜首的好成绩;同时,在曹政轩的帮助下,她也终于有离散多年的亲生父亲的消息。

就在一切正向着美好发展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再次向她袭来。

先是与亲生父亲的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然后是自己的学校奖学金提名被人给匿名举报了,最终还是失去了获得奖学金的机会;同时,因为男朋友曹政轩的父亲牵涉到一桩腐败弊案之中,致使曹政轩也被人打伤住进了医院。

倔强的性格,激发了兰梅昂扬的斗志,她再一次直面自己的亲生父亲,终于用真情实感挽回了他那一颗破碎的心。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父亲未婚妻薛婷的冲动,又将父亲推入一场纠纷冲突当中,并使其受伤入院。而在兰梅和曹政轩的共同努力下,父亲和薛婷的感情也得以挽回。

此时,曹政轩的父亲又遭人绑架,身陷险境。兰梅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勇敢地追随曹政轩去现场救人。一招调虎离山计谋不成,致使兰梅和曹政轩也坠入险境。然而,正在两人遭受蹂躏之际,兰梅父亲却率领一绑自己人冲到了现场,与绑匪们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

大战过后,曹政轩和父亲也住进了医院,正当大家喜庆劫后余生之时,兰梅却又接到了外婆病危的电话通知。兰梅心急如焚,但她更希望能带着父亲一起回到外婆身边。于是,她便将母亲留给她首饰盒拿给父亲看,并成功劝服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兰梅父亲和外婆的爱恨情仇在病榻前,终于得到了圆满地化解。

兰梅也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和信赖,获得他一直珍藏的金色旗舰领带夹。

在父亲和薛婷的婚礼上,兰梅感觉无比幸福。

 

人物简介:

兰梅:20岁,大学在校生,七岁时父母离异后,爸爸从此杳无踪迹,妈妈带着她又重新嫁人,虽然后来又有了弟弟,但她对自己在新家中的位置十分敏感,养成了她乖巧听话,逆来顺受,却始终缺乏安全感的性格。

曹政轩:21岁,兰梅现男友,建筑商之子,为人仗义,敢作敢当,喜欢刺激和冒险,爱玩酷跑。

兰父:兰梅的父亲,一个被丈母娘嫌弃,霸道无理却重情重义之人,外表刚硬,内心柔软。

特别说明:如果可能,本人愿意参与后期的剧本修改和影片摄制工作。

剧本样章:

 

 

《兰梅,加油!》

编剧:柴淅

 

字幕

 

校园,外,清晨

航拍一组绿树掩映的校园镜头,字幕继续。

画外音(兰梅):我叫兰梅,是这所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二年级的学生。(一组肖一博骑自行车在校园里穿行的镜头。)他是我的男朋友肖一博,是这所大学经济学系的学生。我们是高中同学,恋爱已经快两年了。(一组校园林荫道上汽车行人川流不息,自行车和行人行色匆匆的镜头。一组肖一博上课听讲,与人讨论的镜头。)他对自己的专业一向充满信心,整天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名指点江山、笑谈风云的经济学家。(一组学生在操场上晨跑的镜头,有不少留学生面孔。)一年前军训结束的当天晚上,他跑来我们宿舍找我,然后就在这个操场的西北角,我们有了第一次热吻。后来他对我说,等我们毕业了,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一组学生在篮球场打篮球的镜头。)怎么说呢,我觉得他说这句话时的样子很幼稚,所以完全没有被感动到,但是那天晚上的月色却很迷人,一直以来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一组学生们涌向教学楼,在走廊上挤来挤去地寻找教室的镜头。)我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也不是一个实干家,所以,以我不能胜任貌美如花为据,我推断出他所说的负责赚钱养家这件事,有99%的可能性只是一个美丽的口号。(镜头转内:兰梅坐在阶梯教室的前排,正在摊开课本和笔记本。)所以,我必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把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老师走进教室,开始在讲课。兰梅专心致志一边听讲,一边做笔记。镜头推向教室的窗户渐渐虚化。)

<片名——兰梅,加油!>

 

学校图书馆,内,夜

兰梅正在台灯下学习,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兰梅赶紧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一起身往外走,一边压低声音:“喂,我在图书馆里,你等一下……”

 

图书馆大门外,外,夜(A)

兰梅接听电话。

兰梅:“好了,说吧,什么事?”

 

万达广场,外,夜(B)

肖一博站在肯德基门前打电话,怒不可遏。

肖一博:“什么事?你忘了我们约好的今天晚上一起看电影了吗?”

 

以下对话在(A)和(B)间切换。

兰梅突然想起来了,笑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了!”

肖一博:“你不知道,你这样很让人讨厌吗?”

兰梅收起笑脸:“我知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只想着学习了,请你原谅我!”

肖一博有点气急败坏:“原谅你?你说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兰梅:“也才,第二次嘛!”

肖一博:“第二次?第五次了都!你自己想想,江边那次,肯德基那次,爬山那次……”

兰梅开始有点气愤,打断道:“行了,知道了!没见过有你这么斤斤计较的人!”

肖一博:“我斤斤计较?欸,你搞搞清楚先,是你爽了我的约,不是我!”

兰梅有点不耐烦:“我爽了你的约我不对,可是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肖一博有点郁闷:“我不想怎么样,我只希望你能对我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兰梅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我怎么不尊重你了?”

肖一博:“你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应该做到,包括对我。”

兰梅无奈地哼了一声:“好吧,现在的情况是,我答应的事我给忘了,你说怎么办吧?”

肖一博:“你……”

兰梅:“你到底想怎么办你自己先好好想想,想好了,想清楚了,再来跟我说,好吧?”

兰梅说完,挂断电话就进了图书馆。

肖一博:“喂,喂……”看了看手机,一脸愤怒却无奈的表情。

 

学校图书馆,内,夜

兰梅回到座位上,将手机随手丢在桌面上,又重新开始自习。

画外音(兰梅):说实话,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我也并不是故意爽的约,我只是太专注于学习了而已。那么,我为什么会连约会都能给忘了呢?这其中有着深层次的原因,只是我还不想跟任何人提及,包括肖一博。(桌面上的手机又震动起来。兰梅拿起来查看后直接挂断。)我越来越发现,恋人之间总是会有许多奇怪的事情发生,例如:有些话你只愿意跟他一个人说,而有些话你谁都愿意说却唯独不愿意跟他说,还有一些话你想要自己不说他就能知道。大家这样的表现,有时候是因为性格中的懦弱或倔强,有时候则纯粹就是为了置气或伤害。(手机震动又响起,兰梅看都没看直接关机。)我的生活总是如履薄冰,这一点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就算最亲密的肖一博,我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个字。一方面是为了病床上的母亲,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必须努力拿到学校的奖学金,而且还必须是甲等。我不知道生活中究竟有多少人,每天过着像我一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真想把大家聚到一起来痛哭一场。

(黑场)

 

地铁上,内,日

兰梅站在角落里看手机,看着车门外的光影闪烁发呆。

画外音(兰梅):上学期朋友介绍了一份家教的活,有点儿远,每周去三次,每次公交转地铁,地铁转公交,来回光是在路上就要花三四个小时,虽然很辛苦但也很充实,那也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工作挣钱。(地铁门开了,兰梅下车随人流上行,出地铁。)那段时间为了这份工作,我也没少挨肖一博的埋怨,他总是怪我不学经济学,不懂投入和产出比,蠢到只知道一味地作贱自己。我喜欢他用“作贱”这个词,说明他在乎我,心疼我。但其实我也知道,他那些埋怨不过是在为自己总是周末落单而发的一通又一通牢骚罢了。

(黑场)

 

公园广场,外,日

多云,兰梅忙着给来往行人分发楼市促销传单。

画外音(兰梅):不过,学期结束时,我还辞了那份家教的工作,不是因为肖一博的牢骚,也不是因为受了他所讲的投入和产出比的经济学的启发,而是因为年度奖学金,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所以现在我干这个,虽然收入大不如从前,但离着学校近,也相对自由。

突然间天色转暗,风雨不期而至,行人四散躲避。

兰梅跑到一处报刊亭檐下,抱着一包传单,无奈地看着雨天。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兰梅回过神来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接听。

雨声很大,兰梅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捂住耳朵,怀里还夹着传单。

只听见兰梅“喂喂”地喊了几声,然后静止不动,接着传单全部从怀里滑出来掉落一地。

然后,兰梅挂断电话,抱着背包冲进雨中……

(黑场)

 

医院大院,外,日

兰梅一边急匆匆地向前奔走,一边仰着头四下查找,最后终于找到住院部大楼。

 

住院部走廊,内,日

兰梅急切地查看着一间间病房门的牌号。

找到了母亲的病房后,她去突然停在了门口。

从门上的玻璃窗能看到里面站着医生、护士、继父和弟弟,以及病床上盖着白床单的母亲。

 

医院病房,内,日

兰梅缓缓地推开房门,心潮起伏,情绪激动。

众人一起看着她,医生和护士面无表情,继父和弟弟泪流满面。

床上躺着的是白色床单一直遮盖过头顶的母亲遗体。

兰梅缓缓地走到床前,护士替她把床单打开,露出了母亲平静安详的面容。

兰梅的眼泪奔涌而出,双手摇晃着母亲的遗体,嘴里喃喃地说着:“妈,妈,你醒醒,是我,是梅梅呀,梅梅回来了。妈,妈……”

弟弟哭诉道:“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妈走之前,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

兰梅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扑倒在母亲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医生轻轻地退出了房间。

继父也轻轻地退出了房间。

弟弟扑在姐姐身上哭。

 

病房走廊尽头,内,日

继父痛苦地抽着烟,烟雾吐出来迅速被窗户吸走。

(黑场)

 

兰梅家客厅,内,日

继父和兰梅侧坐在客厅沙发上,继父把一个包金雕刻的小首饰盒递给兰梅。

弟弟坐在卧室看着客厅里的爸爸和姐姐。

继父:“梅梅,这是你妈留给你的,要我亲手转交给你。”

兰梅从继父手里接过首饰盒,眼睛噙着泪水轻轻抚摸着,然后轻轻地打开盖子,看到里有是母亲用过的耳环、戒指、项链和发卡等。

兰梅盖上盒子,双手紧紧地捧着,埋头抽泣。

继父表情激动:“梅,梅梅……你虽然不是我亲生女儿,但从小到大爸爸一直都当你是亲生女儿一样。”

兰梅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看着继父:“爸,我知道……”

继父眼含热泪:“对不起,梅梅,为了给你妈妈治病,家里已经负债累累了,还有你弟弟也要上学,是爸爸无能,爸爸实在是,实在是无力再承担你的学杂费了。”

兰梅:“我知道……”

继父嘴角翕动:“对不起,梅梅,你,你别怪爸爸,爸爸实在也是没办法了。”

兰梅:“爸,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为这个家所付出的努力,我不怪你!”

继父:“孩子,你……走吧!”

弟弟从卧室里冲出来喊道:“爸,你让姐姐去哪儿?你是不是不要姐姐了?”

继父没有理会弟弟:“梅梅,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你想了随时可以回来。”

弟弟抽泣道:“爸,妈妈刚离开,你就不要姐姐了,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继父咬紧牙关深吸一口气,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兰梅:“弟弟,别说了。爸爸不是不要姐姐,这里也永远都是姐姐的家。”

兰梅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爸,我走了!”

继父用力地点点头:“……”

兰梅一手拿着妈妈的首饰盒,一手拉着行礼箱向门口走去。

弟弟追上去一把抱住兰梅:“姐,我不让你走。”

兰梅哭笑着:“傻瓜,姐姐是回学校上学,你不让姐姐走,姐姐还要不要上学了?”

弟弟没有回话,只是一味地抱着兰梅哭。

兰梅将弟弟推开,帮他擦了擦眼泪:“别哭了,姐姐放假就会回来看你的。”说完抬眼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房门的继父,然后拎起行礼箱决然地走出家门。

看着兰梅吃力地走下楼梯的背影,弟弟声音沙哑地喊道:“姐,姐,别忘了放假回来看我!”

听着弟弟的呼喊,兰梅再一次泪流满面。

 

兰梅家小区,外,日

兰梅拎着行礼箱走出楼道,然后放下来拖在身后,头也不回地走向小区大门。

 

大街上,外,日

秋风萧瑟,落叶纷飞。

兰梅拖着行礼箱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兰梅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家的方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兰梅满面泪痕地继续向前走,迎面而过的行人忍不住都回头再看她一眼。

(黑场)

 

阶梯教室,内,日

同学们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只有兰梅坐在角落里发呆,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黑场)

 

兰梅宿舍,内,夜

兰梅躺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宿舍里室友老大、老三和老四进进出出,有说有笑,没人在意躺在上铺的老二兰梅。

手机响了,兰梅拿起手机来接能,无力地应道:“喂!”

片刻之后,兰梅挂断电话,又躺了一会儿,开始艰难地起床。

(黑场)

 

篮球场旁边,外,夜

兰梅蓬头垢面地出现在肖一博面前,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上去像个女鬼。

肖一博谨慎地问道:“你,没事儿吧?”

兰梅深吸一口气提了提精神:“你这么晚还来找我,什么事?”

肖一博:“我……我……”

兰梅有点儿不耐烦了:“有话快说,我很累,需要休息!”

肖一博:“我……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不是很合适,”(停住,看兰梅的表情。)

兰梅愣住了,半张着嘴看着肖一博。

肖一博:“嗯……我们,分手吧!”

兰梅:“分手?为什么?”

肖一博:“我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很合适。”

兰梅:“不合适?”

肖一博:“不合适。”

兰梅干笑了两声:“你来,就为这件事儿啊?”

肖一博:“兰梅,对不起!”

兰梅:“没关系,你走吧!我要回去睡觉,我太累了。” 说完,木然地转身往回走。

肖一博:“兰梅,兰梅,你听我说,兰梅……”

兰梅什么也听不见,继续往前走。

肖一博盯着兰梅软绵绵的背影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兰梅宿舍,内,夜

兰梅木然地走进宿舍,一副丢魂失魄的样子。

老大走上前来:“老二,怎么了?”

兰梅站在自己床头,像个木头人一样。

老三围上来:“出什么事了?”

老大:“老二,你说句话呀!”

老三:“是啊,到底怎么了?你说出来呀,看看我们大家能不能帮你。”

兰梅一言不发,机械地爬上床,倒头便睡。

老四从卫生间出来,围上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大指了指床上的兰梅,又轻声“嘘”了一闭嘴的动作,然后摆了摆手,让大家散开。

大家无声地各自散去。

 

阶梯教室,内,日

同学们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只有兰梅坐在角落里发呆,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黑场)

 

学校食堂,内,日

兰梅坐在餐桌上看着自己打的饭菜发呆,周围的同学来来往往。

最后,整个餐厅只剩下她一个人。

拖地的清洁工推了推兰梅,兰梅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起身端着餐盘往回收桶走去,将一口也没吃的饭菜全部进桶里,然后木然地走出餐厅。

(黑场)

 

兰梅宿舍,内,夜

一个盛有水的脸盆挡在路中间,兰梅木然地走进宿舍,一脚将脸盆踢翻,盆水溅了老四一身,惊得她一阵尖叫。

老四上前来质问:“你搞什么呀?”

兰梅冲老四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啊,端盆水放在挡路上。”

老四辩解道:“谁有病啊?我刚打来的热水,准备泡脚呢!”

兰梅:“泡脚没有卫生间啊?”说完哼了一声,一把将挡在自己面前的老四推倒在地。

老大和老三赶紧上前来扶老四。

老大训斥兰梅道:“你搞什么啊你?不会好好说话呀?”

老三:“有病赶紧看医生去,别在宿舍里发神经,拿室友来出气。”

老四站起来,一边揉着胳膊,一边眼睛里噙满委屈的泪水。

三个人站成统一占线上,齐刷刷地瞪着兰梅。

兰梅也回瞪了她们一阵,走回来将她们推开,然后甩门而去。

老三冲着门又骂了一句:“有病!”

 

校园操场,外,夜

万籁俱寂,小雪纷飞。

灯光昏暗的操场上,兰梅一个人抱膝而坐,像个被白雪覆盖的木桩。

两个巡夜的保安缩手缩脚地路过,其中一个冲她喊了一声:“谁?”随即一道手电筒的光束便照了过来。

兰梅一动不动。

两个保安走了过来,拿手电筒照了照兰梅的脸,发现她是个女生,就把手电筒给关掉。

保安甲:“你是那个系的?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

兰梅还是一动不动。

保安乙:“你聋了吗?问你话呢?”

兰梅像是真的聋了。

保安甲:“起来,起来,赶紧回宿舍去。”说着,便伸手来挽扶兰梅。

兰梅将保安甲的手甩开,厉声喝斥道:“别碰我!”

两个保安给震住了,好一会儿保安甲才又劝道:“已经快凌晨两点了,起来回宿舍去。”

保安乙:“你这样坐一夜会被冻死的!”

兰梅又僵持了一会儿,终于开始缓缓地艰难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宿舍走去。

两个保安莫名其妙地站在操场上,一直看着兰梅的背影在雪夜里渐渐远去。

 

宿舍楼大门口,外,夜

兰梅踏雪而来,站在门口有气无力地敲门。

宿管阿姨(画外音):谁啊?这么晚上还敲门。

兰梅像是什么也没听见,继续有气无力地敲门。

宿管阿姨出现在门厅:“别敲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兰梅给宿管阿姨勉强挤了个笑脸。

宿管阿姨找到钥匙,上前来开门:“你们宿舍没贴《宿舍管理规定》啊?今天这是第一次,下次再这么晚回来,可别想我再给你开门。”

门打开了,兰梅走进去,二话没说便径直上楼,只听到身后宿管阿姨一边锁门,一边唠叨:“这么大冷的天,一个女孩子家这么晚还在外面,能有什么好?唉,现在这些孩子啊,就是不知道珍惜,父母辛辛苦苦赚点儿钱把你们送到学校来,你们就这样回报父母啊?”

兰梅停下了脚步,听到宿管阿姨已经跑回屋了,才又继续上楼。

 

兰梅宿舍,内,夜

门被轻轻地推开来,走廊的灯光跟了进来。

兰梅静静地走进来,关好门,脱掉棉衣,摸黑爬上床,缓缓地躺下来,盖上被子,闭上眼。

(黑场)

 

校园林荫道,外,日

阳光明媚,路边的积雪尚未完全融化。

兰梅抱着一堆书匆匆忙忙地赶路。

(黑场)

 

教学楼,外,日

兰梅的背影疾步走上台阶,走进教学楼。

(黑场)

 

阶梯教室,内,日

教室里坐满了人,三三两两交头接耳。

兰梅独自一人在专心预习。

老师走进教室,开始在讲课。

兰梅专心致志地一边听讲,一边做着笔记。

(黑场)

 

教学楼走廊,内,日

一阵急促的下课铃响过,学生们纷纷从各个教室走出来,熙熙攘攘。

(黑场)

 

阶梯教室,内,日

已经只剩下兰梅一人还在做笔记。

兰梅抬头看了看四周,突然惊醒起来,连忙收拾了书本、文具、手机,抱起来就往外冲。

 

教学楼梯道,内,日

兰梅匆匆忙忙地下楼梯,曹政轩由楼下往楼上跑,两个人相互让了几次,结果还是没让开,冲撞在了一起,兰梅的书本、文具、手机散落一起。

兰梅差点要摔倒,被曹政轩抓住手挽救了回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曹政轩一边连声道歉,一边赶紧弯腰帮忙捡东西。

兰梅顾不得埋怨,只顾弯腰捡东西。

一个曹政轩停住看兰梅拾东西的特定镜头。

一个兰梅急匆匆拾东西的特写镜头。

一个伸手捡拾散落一地的手机主机、后盖和电池的特定镜头。

曹政轩把自己捡到的书和笔记本递给兰梅,兰梅接过来抱在怀里,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便走。

曹政轩呆呆地望着兰梅匆忙离去的背影。

 

阶梯教室,内,日

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老师在黑板上板述,兰梅打开后门悄悄地溜了进去。

兰梅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摊开书本、笔记本开始认真听课。

后门再次被打开,这一回出现的是曹政轩,他猫进来在后排角落里坐下。

曹政轩四下找寻,终于发现兰梅专心上课的侧背影,便微笑着痴痴地盯着她看。

 

教学楼走廊,内,日

一阵急促的下课铃响过,学生们纷纷从各个教室走出来,熙熙攘攘。

兰梅抱着书本混在人群中。

曹政轩跟在后面盯兰梅的梢。

 

校园林荫道,外,日

兰梅在前面走,曹政轩在后面跟着。

曹政轩急赶了几步,追到兰梅身边:“同学,你好!”

兰梅停下来,转身看到一个高大男生,又左右看了看:“是叫我吗?”

曹政轩:“你不记得我了?”

兰梅盯着曹政轩又看了看,然后疑惑地摇了摇头:“不记得!”

曹政轩:“我们俩,刚才在J5的楼道里,你忘了吗?”

兰梅:“我撞了你?”

曹政轩:“欸,对了!哈哈!”

兰梅:“我撞伤你了?”

曹政轩:“你看看我们俩这体型,谁撞伤谁呀?哈哈!”

兰梅:“那你找我干嘛?”

曹政轩:“我想知道,你的手机是不是摔坏了?”

兰梅看了看攥在手里的手机:“哦,没有。”

曹政轩:“摔坏了我可以赔给你。”

兰梅:“没事,是我的错,我撞的你,不用你赔。”

曹政轩:“要不,你把手机给我看一下。”

兰梅:“(停顿了一下)啊,不用,谢谢你,再见!”说完转身便走。

曹政轩失望地看着兰梅的背影越走越远。

 

街边手机维修店,内,夜

维修店老板将拆开后盖的手机往台面上一丢:“修不好了,换个新的吧?”

兰梅:“老板,你再看看!”

老板:“再看看也没用,就算我帮你修好了,修手机花的钱也够买一部新的了。”

兰梅盯着台面上的手机愣住了。

老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这手机就算不坏也该淘汰了。我这儿有几款手机,你要不要看一下。”

兰梅一把抓起台面上的手机部件:“不用!”说完,转身便走。

 

校园操场边,外,夜

兰梅独自一人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发呆。

兰梅看了看手里的破手机,突然猛地举起来奋力砸向地面。

“嘭”的一声,破手机粉碎了一地。

兰梅抱头痛哭。

(黑场)

 

万达广场,外,日

兰梅顶着寒风在广场上努力地散发传单。

曹政轩走过来,兰梅迎上去,递上传单:“你好,商场做活动,买一送一。”

曹政轩一边接传单,一边惊喜地认出兰梅:“啊,是你呀!”

兰梅也认出曹政轩来,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是我,怎么了?”

曹政轩:“哈哈,咱俩可真是有缘分啊!”

兰梅:“哼,谁跟你有缘分呀?”

曹政轩:“这样,咱们留个电话吧?”

兰梅:“没有。”

曹政轩:“没有?手机坏了?”

兰梅:“不关你的事。”

曹政轩:“怎么不关我的事?是我给撞坏的呀!”

兰梅:“行了行了,走开,别耽误我工作。”

曹政轩:“好,你等着我。”说完跑进了商场。

兰梅看了看曹政轩的背影,苦笑了一声继续发自己的传单。

兰梅在广场上努力地散发传单,曹政轩突然又出现在兰梅面前,还递过来一个手机盒:“给!”

兰梅看着盒子问道:“什么?”

曹政轩:“手机呀!我把你的撞坏了,现在赔你一个新的。”

兰梅:“不用你赔,又不是你的错。”

曹政轩:“怎么不是我的错?不是因为我,你自己会把手机往地上扔吗?”

兰梅:“是我撞的你,又不是你撞的我。”

曹政轩:“行了,这件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这样,责任五五开吧,手机我出一半的钱,怎么样?”

兰梅:“我没钱。”

曹政轩:“没事,我给你无息无限期贷款。手机卡还在吧?”

兰梅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挎包里掏出手机卡来递了过去。

曹政轩接过手机卡,迅速地拆开手机盒子取出里面的手机,打开后盖把卡装进去,开机,拨号,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挂断,然后交给兰梅。

兰梅看着手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一把从曹政轩手里接了过来。

曹政轩哈哈笑着,伸出手来:“我们这就算是正式认识了。你好,我叫曹政轩,是咱们学校计算机学院的学生。”

“你好!”兰梅勉强笑了笑,捏住曹政轩的指尖摇了一下算是握过手了。

曹政轩:“欸,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兰梅:“我还不想认识你。”

曹政轩:“好吧!(短暂停顿了一下。)我帮你发传单吧?”

兰梅:“不用!”

曹政轩上来抢夺传单:“没关系,我反正也没事干。”

兰梅:“我说了,不用你帮忙。”

曹政轩:“小心!这手机可是刚刚买的,可别再摔了。”

兰梅停住了推辞。

曹政轩趁机把兰梅怀里的传单全抢了过去,然后开始见人就发。

曹政轩:“商场做活动嘞,买一送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兰梅看着曹政轩忍不住笑了笑。

 

阶梯教室,内,夜

兰梅正在自习,手机震动了一下。

兰梅拿起手机来查看,是曹政轩的微信:怎么样?手机好用吧?

兰梅:还行。

兰梅回完信息刚准备放下手机,震动又来了一下。

曹政轩:在干嘛?

兰梅:自习。

曹政轩:这么用功啊!为挣奖学金啊?

兰梅:是啊!

曹政轩:我没打扰你吧?

兰梅:你说呢?

曹政轩:叫我说,肯定是没有了。哈哈!

兰梅:有空再聊吧!再见!

曹政轩:嗯……好吧!

兰梅关掉屏幕,重又开始自习。

过了一会儿,兰梅停下来看了看没再有动静的手机,微笑了一下又继续自习。



编剧:柴淅

手机号:13410965736

邮箱:664886917@qq.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