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新规:剧组需参加考试 考到100才能申请复工


90后演员洪浚嘉,自从年前回到老家过年,至今还在家里晒太阳。他盘了下手头的工作表,总结出4个字,“有出无进”。“《人民的正义》年前刚刚杀青,原计划4月完工、正在拍摄中的《玉昭令》停工了,已经谈好角色、年后要开拍的《雷霆令》延后……”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北京演员武笑羽参演《危机先生》,戏份原本2月11日就能结束。她在家过完年,1月27日回到成都刚拍了一天,1月28日,剧组停工。为了能随时复工,连同主演黄晓明在内的300多名演职人员,都在酒店原地待命。

  在横店,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清落》最迟不会晚于3月25日杀青;如今,拍摄进行到三分之一,停工。“整个剧组有260-300人,停工后离开了100多人,留下来的人我要管吃管住。”《清落》制片人陈益韬说。

  《清落》剧组工作人员在房间内办公。

  在桂林,《谢谢让我遇见你》去年12月16日开机,拍了一个多月,1月28日主动停工。制片人刘一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么长时间的停工。2月是没有希望了,最乐观的是3月。”

  有人在微博上做了“待复工剧集”的不完全统计:《大江大河2》《有翡》《青簪行》《谢谢你医生》《亲爱的自己》《亲爱的戎装》《你微笑时很美》《我就是这般女子》《一起深呼吸》《传家》《涩女郎》《危机先生》《小女霓裳》《玉昭令》《雪中悍刀行》《我的小确幸》……

  因为疫情,向来争分夺秒赶进度的影视剧组,时钟骤停。

  2月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和演员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事实上,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就发布了暂停剧组拍摄活动的通知。当时,横店共有20个剧组在拍,11个剧组、6000多人在筹备,包括《传家》《迷局破之深潜》《燃烧大地》《夜凜神探》《清落》等。

  面对骤然停工,陈益韬曾发微博称,要保障剧组人员近200人的餐饮、住宿等日常支出,“一天亏50万元,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摄”。另一位有两部戏在拍摄中的制片人朱文玖也对媒体表示,“我们组总共800多人,每天一睁眼就是100多万元,压力太大了。”

  陈益韬说:“如果3月中下旬能复工,损失大概在100万(元)以内,还能接受,不至于关门倒闭。现在所有演员都接受了无条件延期,不和下一部戏撞档期,各方承担各自的损失。大家都互相理解,不然都没活路。”

  《谢谢让我遇见你》剧组是主动停工的。“我到现在都认为,(主动停工)这个决定非常对。想想有点后怕,每一天都可能出现情况。”刘一说,“家里有做医生的亲戚,1月中旬就提醒我要小心,所以我们剧组很早就戴上了口罩。桂林当时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想着加班加点能拍完。”

  《谢谢让我遇见你》拍摄现场

  剧组原定1月24日全员吃顿年夜饭,初一放一天假,接着抓紧开工。然而,当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刘一和剧组核心成员开了第一次会,决定取消年夜饭,改成包饺子,各自拿回房间吃;不久,桂林出现病例,公共场所也陆续封闭不再接受拍摄,刘一开了第二次会,为了保证大家安全,同时避免整体滞留带来更大的损失,剧组决定停工,并暂时解散。

  大部队解散后,留守桂林的只有制片人、导演、剪辑师等六七人,“库房、服装间都还在,我们留下来看东西,也抱着一线希望能尽快复工”。剧组之前都住在同一个酒店,这家漓江畔的酒店早已不对外营业,只保留了刘一等人的房间。距离酒店200米的一家医院,是此次疫情的定点收治医院。刘一从酒店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医院,进出的人不多,“整个城市都很安静”。

  为了节约时间和成本,剧组把之后的工作提上来做——先剪辑。这几天,刘一的生活特别简单规律:上午不用起特别早,下午和导演、剪辑师一起,看素材、看片子,有时候也捋下剧本,看看还缺哪些戏、哪些戏要改,晚上各自回房间。

  疫情之下,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而无戏可演的演员也一样焦虑。

  《危机先生》剧组所住的酒店早已不接待新客人,人员出入都要戴口罩、量体温。酒店只提供早餐,不能堂食,只能打包;午餐和晚餐,剧组不允许大家叫外卖,都是统一做、统一送到房间吃。

  武笑羽参演过《如果蜗牛有爱情》《正阳门下小女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热门剧,原本2月14日就要进下一个组。现在,《危机先生》延期了,下一部戏尚无开机计划。

  “我是北京人,经历过2003年非典,这次一开始没太在意。一个湖北的粉丝跟我说她买不到口罩,我还给她寄了100个。后来有武汉的朋友跟我分享一手的消息……我意识到不太对……有段时间刷朋友圈,刷得我快崩溃了。”武笑羽说。

  在《破冰行动》中饰演钟伟一角而崭露头角的洪浚嘉,觉得自己还算“运气”不错,至少回家了,“《玉昭令》是在横店拍的,没走的人都隔离了;我大学室友在武汉拍戏,只能在酒店待着”。

  因为近来发展不错,去年秋天,洪浚嘉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去年年底做好了今年的一些规划,“钱花出去了,等着收入来cover(覆盖支出)”。“现在我在家啥都不干,睁眼就是员工工资、房租……一个月8万-10万(元)的支出少不了。本来年前还有一笔给工作室的投资,就差最后一步签合同。想着过完年再说,但现在估计对方也需要现金流,就没下文了……”

  洪浚嘉说:“演员也分头部、腰部、腿部,我可能算腰部,还有点存款,还可以活下去,那腿部演员怎么办?横店说要复工,有人不理解,觉得不是国计民生必需品,着什么急?其实演员是最不急的,一时半会饿不死。但剧组停工,幕后工作人员就是零收入。复工都是为了养家糊口。”

  “去年大家说影视业寒冬,行业大洗牌,现在涟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咚,投进去一块大石头,又要洗掉一批。没签约的演员没着落,签了的演员也害怕——在不可抗力的条款下,解约随时可能发生。”尽管着急,但对复工,洪浚嘉是既期待又害怕,“疫情还不明朗,现在让我复工,我是不敢的。工作人员可以戴口罩,演员拍戏又不能戴。”

  2月10日,横店影视城发布复工指导意见,规定复工时间原则上不得早于2月12日24时,需经审批备案。

  听说能复工,《清落》剧组的演职人员已经全部回来,但复工依然不易。从2月13日开始能优先复工的,要求剧组成员必须春节期间没离开过本地。如果是从外地回横店的人员,就由专门的车接送到专门的酒店,先隔离14天再说。

  《清落》剧组的管理非常严格,除了同房间的两个人,其他所有人都通过“云视频”联系;送餐送水到房间,楼层之间都是隔离的。陈益韬说:“横店规定,要先在网上参加实名制的考试,单选题多选题判断题,剧组全体人员都考到100分,才能递交复工申请。”

  今年上半年,陈益韬原本还有3部戏在筹备中,现在全部停滞,“比起工作,我更担心疫情,大不了上半年不拍了。公司人力成本一个月在80万元左右,员工不上班我也得发工资,估计能撑半年”。

  从2月14日起,《危机先生》剧组部分复工,在棚内拍摄。《谢谢让我遇见你》由于需要在公共场所拍摄,且人员已经解散,复工暂无时间表。刘一说:“最大的损失是项目的延后。本来这会儿快杀青了,Q2或Q3(第二或第三季度)就能上。对我们小公司来说,一个项目赶着一个项目,肯定有损失,但平台方和资方也理解。”

  剧组停工,裹挟在其中的人们,日程表也不得不随之慢了下来,很多人多年来难得有“闲”思考一些东西。

  武笑羽的房间在酒店的高层,能看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这两天河边开始有散步的人,还有车开过”;还有一片居民楼,“每到晚上六、七点,每家的窗户都有灯光透出,感觉有点温馨,也有点疼”,“等疫情结束了,我就想照常工作、生活,珍惜平凡的每一天”。

  洪浚嘉说:“我有两个最大的感受,第一,手里一定要有现金流;第二,珍惜生活。好多事没做,我以后还可以做,但有的人可能再也没机会做了。”

  陈益韬说:“从个人角度,我工作很忙,全国各地飞,以后我想回归家庭,多和家人在一起;从公司角度,我以前希望能越做越大,以后也许不再刻意追求大制作,更关注细分领域和新人新作,以前以甜宠剧为主,以后也会更关注人文情怀和现实主义。”

  过年期间还有些阴冷,桂林这两天已经有了春天的感觉,天晴了,也暖和了。“经历这一次,以后再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这个行业还是很团结的,没有出现让我寒心的事情。我始终不认为这是寒冬,都是可以过去的。”刘一说。

(责编:烩饭)


注: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