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与其清理门户,不妨考虑改班规


8月31日,欧弟宣布正式加入德云社,并称已入德云社家谱。随后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称决心清理门户,要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家谱中提到,“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疑指曹云金与何云伟 。9月4日,曹云金发微博直呼被人赶尽杀绝,置之于死地,网友猜测所指之人就是郭德纲。尽管曹云金退社已有一段时间,但一时间原本情同父子的师徒隔空呛声,令人感慨。

ninja147300700128474.jpg

作为国内最火的相声演出团体,德云社自张文顺、邢文昭、王文林、郭德纲、于谦等人开山立社以来,二十余年在相声领域艰辛耕耘,终于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守得云开见月明,树立相声艺术新旗帜:以天桥卖艺、茶馆说书为原型成长起来的街头撂地相声艺术,虽然自新中国成立以后,曾经走进晚会相声、电视相声等体制,但被包养也成了相声的死胡同,逐渐偏离相声市井演出的初衷,失去亲民的况味、失去了观众,成为尴尬的艺术。郭德纲作为德云社掌门人,从传统出发对相声艺术进行改良并获得成功。德云社这个团体不但扛起了传承相声艺术的大旗,也因与主流相声界大异其趣的演出风格,深耕茶馆、贴近观众的表演方式,赢得了市场的高度肯定,天桥等地的德云社剧场逐渐成为广大相声爱好者新的精神家园。

然而树大招风,创业易、守业难,同时相声团管理上沿袭的是以往师徒传承、曲艺班头的江湖作风,加上在艺术追求、利益划分等方面的原因,徐德亮、李菁、何云伟、曹云金、刘云天等人先后出走,个别甚至出现师徒反目等情况,令人唏嘘。

诚然,郭德纲于艺术表演上开宗立派、承袭大统,真正算是有艺术造诣的一代宗师;但作为一个聚集才华横溢青年才俊、市场号召力巨大的团队CE0,他并不那么成功。一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未必是一个管理大师。其根本问题是认为传统曲艺的人员管理,也应执行传统的管理方式,而不顾市场与人心的新变化。

在曲艺繁荣的京津地区,相声队伍一直执行的是江湖规矩,而相声演员队伍一直有一套成熟的培养体系:脉络清晰的师承关系、明确的舞台分工、入行拜师以后的权限义务,学成要给师父效力三年报答养育之情等,全部都有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所以,此番郭德纲收欧弟为徒的同时提出清理门户,依据即是自己在微博晒出的德云社十大班规。比如第一条、第二条即为不准欺师灭祖、不准结党营私。而何云伟、曹云金出走,恰恰也被外界猜测违反了这几条班规。

这些江湖门派味道浓厚的班规,对于一个传统演艺团队来说是足够好的管理制度,但对于一个现代的企业来说是落后、粗犷、道德化的扭曲教条。恰恰是制度方面的落后,让德云社的劳资纠纷异常严重:一方面,无论是合伙人制度(郭德纲和徐德亮王文林的关系),还是老板雇佣员工制度(郭与其他云、鹤字辈徒弟之间),都应该有更符合现代企业特质的管理制度与规定,权利义务对等、多劳多得、进退自由,而不是郭德纲自己认为“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的金科玉律。而一旦有成员因故退出,班头郭德纲就常常站在道德角度进行评判,罕见有圆满退社不被指责的成员,双方并没有平等的契约关系。

另一方面,随着文艺的加速发展,演出市场之间的高度开放,加速了人员流动和和作品互相转化,以道德约束限制人员流动的班规必然遭遇到利益的诱惑与市场的挑战:即使最火的相声演员也只是一个曲艺演员,而一旦成名之后转型成为话剧、影视、综艺演员,其人气的变现与资源转化,必然带来收入利益的大幅增长,不论曹云金、岳云鹏动人在其他舞台上的活跃,郭德纲本人这些年也不断在影视、综艺等领域活动甚多,不似十年前专心于相声艺术本身,也在验证这个规律。班头可为,成员不许,这种在制度执行上的双重标准,也影响了团队的互信基础。如果没有当初兄长们宁可退社也要单干的决绝,以德云社人员管理的严格,岳云鹏们如今的全面转型简直不可想象。

从戏班到企业的转型,由过去的家族式、权威式管理向制度化、人性化管理,是曲艺演出社团在这个经济利益纠纷越发明显的时代里,必须跨过去的坎儿。郭德纲必须给自己的云、鹤字辈弟子们一个理性假设,而不是假设他们是只知道上台卖力演出、下台叩谢恩师的道德完人。越试图以师徒承袭、行业规矩、知遇之恩,加上江湖意味浓厚的班规来管理自己的合伙人与员工,遭遇的困境就越明显:越人情化的管理方式,越容易败于人情。德云社的骨干一次次纠纷、出走甚至反目,折射的便是这种制度管理的落后。

在电影《霸王别姬》里,民国年间的陈蝶衣和师哥因为学艺不精,尚能趴在凳子上等师父来执行家法,并大声喊打得好,而长于新社会的小四已经对这种帮规家法不认同甚至反抗:并不是小四心坏了,不认师父了,而是时代已经变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陈蝶衣当时也气得发抖全身,但也无可奈何。郭德纲与其生气地做个清理门户的师父,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改改班规,做个跟着你有肉吃的CEO。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